叛徒

第54章 不宽裕

第五十四章 不宽裕

看着站在一堵墙边的一溜黑漆漆的小伙子,齐天林忍不住有点动心,这种血液当中充满天生战争因子的黑人在战场上所能爆发出的战斗力,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大熊永远都是端着米尼米机枪冲在最前面,其实他只有一米七的块头,可一千二百发的携弹量已经是美国陆军机枪手的两倍!

黑妹曾经在肉搏战中被对方连捅四刀,这个看起来颇有点害羞的瘦黑人居然硬是咬着对方的喉管不松口,直到对方先断气!

这就是长年在残酷自然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普勒图人,对待战争如同疯狗一样血腥,对待主人却像牧羊犬一样忠贞!

可最后齐天林还是摇摇头:“我打算自己单身追杀叛徒,不想带着一个杀人的小队,他们如果想离开这里取谋求新的生活,我倒是可以帮忙。”

木木父亲唯一的一只手拉住他的衣袖:“那你无论如何要带上一个当做你的仆人!”然后就是喋喋不休的一大段推销,齐天林的战斗,生活,乃至带孩子,似乎都能让他们的年轻人做到!

齐天林想一想:“有人熟悉索马里之角的海盗么?”这里算是内陆地区,距离海边还有四百多公里,不知道这些部族之间有没有熟悉的。

黑老头的脸上终于消失了一直那种憨憨的表情,有点狡黠的笑了:“我们都是……”

齐天林大吃一惊:“你们这里距离海边那么远?”

黑老头点头:“我们有两条船,在城里藏着,必要的时候,一辆卡车就可以把船拖到任何一个海边下水,所以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开始当海盗……”

齐天林不可置信的摇头:“我一直以为都是些靠近海边的部族在做这件事……”

黑老头摇头介绍:“其实海盗的大本营都在内陆,就在你已经经过的那个几十公里外的城市,那就是所有海盗的大本营,我们都不住在海边,要下海了,就一卡车船,一卡车人到海边去上班……”是的,没错,老头用了上班这个词来形容当海盗!

齐天林沉吟一下,干脆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我打算到海边用海盗的船登上一艘愿意带我去欧洲的货轮或者别的什么船,因为我必须要携带武器。”

黑老头一脸笑意:“这就是我们擅长的!”

齐天林提条件:“那你找两个小伙子带我们去拦截船只,我那部车也留给你们,让他们开回来。”

一脸欣喜的黑老头讨价还价:“那你必须带走一个去欧洲,你也必须在我们这里休息几天,作为木木的战友,我们如果不款待你,他死也不安生…

…”齐天林看他在用部落语言招呼一个黑人姑娘过来,顿时心里有点着慌:“那行!就住两天,你做好准备,我带……你们有谁能说阿拉伯语?”

墙边站成一排的黑小伙中有两三个举手,齐天林随便选了一个看起来结实精干的:“你跟我走,还有谁会开车?那就你了,到时候跟我们一起去海边,把车开回来!”被选中的两个小伙子顿时眉开眼笑,好像不是要上战场,而是要去吃什么大餐!

其他人也纷纷祝愿他俩,特别是要跟着齐天林走的那个,被一帮伙伴举起来狠狠的甩了几下!

黑老头却摇着头低声:“这就是神的旨意啊……”

齐天林莫名其妙:“怎么了?”

黑老头拿眼光看看那个小伙子:“他就是木木的弟弟,我的儿子亚亚!这些孩子里面最高明的猎手!”

齐天林正要开口说要不换一个,黑老头已经重重的在他的手臂上拍一下:“愿真神保佑你们,普勒图族人永远会是你的爪牙!”然后就大声嚷嚷着叫族里的人出来了。

正向着族人走过去的黑老头扭头指指院子中间那些食品:“这是木木和吉吉安换来的,待会儿,我们要举行一个仪式之后才平分给各家各户,请你也来参加……”齐天林点点头打算先回车上睡一会儿,既然要呆两天,就好好的整休一下,看来这里应该会全心的庇护他们……对于已经流浪逃离了几个月的他来说,不啻为一个港湾,可以真的放松一下心情的港湾……

坐在引擎盖上给自己的弹匣装子弹的蒂雅,看着走过来的齐天林瘪嘴:“中午只有吃口粮了?”

齐天林不理这个吃货:“你帮我看着,我睡一会……”钻进车里,把塔塔和小猫扔出去,就在现在比较空的折叠后座地面上蜷起来打盹,是蒂雅平时睡觉的地方,似乎能闻见一丝少女特有的气息……

蒂雅坐在那里,摸着手边的步枪,警惕的看着远处的黑人们,偶尔一巴掌打在有点唧唧歪歪的塔塔头上,生怕惊扰了齐天林睡觉,这小姑娘是不是太暴力了点。

一个小时不到,齐天林就醒过来,跳下车,背着步枪,朝已经围成一大团的黑人走过去,怀里抱着小猫,蒂雅头上趴着塔塔,背着步枪对她来说太重,空着手牵着齐天林的后衣襟也走过去。

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到来,开始散坐着聊天的黑人们坐正身体,有两个老者开始拍打双腿之间的非洲鼓……

咚咚咚的鼓声似乎有种无形的穿透力,慢吞吞的,但是一下比一下更能击中人心……

那帮小伙子只在腰间挂

了一块遮羞布,脸上画得白一道红一道的,双脚平开,用一个奇怪的姿势蹑手蹑脚的走过来……

黑老头口中最高明的猎手亚亚走在最前面,赤脚的他眼睛圆睁,仿佛一个怒目金刚,右手拿着一根长矛,轻轻的挥舞,在头顶慢慢的转圈,后面的几人东摇西晃,跟喝醉了似的,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一丝响动,赤脚在地面安静的前行,只有鼓声在耳边震动!

空地的中央自然就是那堆食物,亚亚带头走向的目标也是那里,只是在十多米外忽然就停住了……

亚亚双脚成弓箭步,黑色的双腿绷直,似乎蕴含了极大的力量,上身后仰,然后右转,扭转出一个怪异的姿势,如果非要形容,更像是人头马的动作……

鼓声突然变急,似乎情形变得紧张,亚亚身边的几个黑人也在他身边一字排开,一声呼哨,亚亚一直紧绷的身体一下就弹开,右手一挥,那支钝头长矛几乎就是一瞬间,嗖的一下飞出去,一下扎在食物堆的正前方,再过去几厘米,估计就一下把那包薯片给扎透了!

千年吃货蒂雅被薯片惊险的命运吓得打了一个嗝!

另外几个小伙子的手中也急速挥动,几柄长矛噌噌噌的飞过去整齐的在亚亚那支长矛边整齐的排开!

这还没完!

另外几个黑小伙扔过几把弓,这一排小伙子接过去,然后拔出别在腰上的一把箭矢,又摆开他们那个蹑手蹑脚的动作,围着食品堆鬼头鬼脑的探视,他们都是把箭矢在左手里捏成一把,再握住弓,平端平移,其中一支箭挂在弦上拉开……

这就很见水平了,齐天林可是行家,前面那个十多米扔矛还可以苦练,可这五六磅以上的弓,这么一直箭在弦上平移,左右手都一点不抖动,眼睛和箭尖始终都牢牢对着那堆食物,也就是他们假想的猎物!这需要很强的臂力和稳定能力,必须要有很长时间很专业的练习!

怪不得这些普勒图人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他们所有的一切技能都是在生存中磨练出来的!

黑小伙们在亚亚的带领下缓步兜圈,已经都转到了隔着食品堆和观众群相对的地方,那些削得尖尖的箭矢就是对着这边的大群观众!

鼓声节奏一变!

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这种没有尾羽的没有太远的射程,但是二十米内在强劲的弓弦拉动下,没有任何旋转的就一齐飞出来,不等观众们有任何反应,唰唰唰的插在食物堆和观众之间的地方插成一排!

齐天林自然是和一大帮黑人一起鼓掌,蒂雅撇着嘴,只关心她的零食被抢走

,塔塔倒是装模作样的鼓掌,算是代替了她。

接下来就是所有黑人举着各式长矛弓箭对着天空一脚跺地高唱一阵,似乎是在祭奠那些为了族人逝去的灵魂,就算仪式结束,各家各户上去自己拿取了一点食品……

这简直是在挖蒂雅的心,到后来她简直就觉得惨不忍睹,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再看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掏出大腿上的手枪去抢回来了!

可在这时,她忽然感到手里有什么东西在碰,一下睁开眼,亚亚正带着一脸羞涩的笑,捧着两三件食物站在她和齐天林面前,正把这几件东西往她手里放……

齐天林点头:“收起来吧,亚亚就算是我们的家人了,我们也算是这里的一户人,自然也有我们的份……”

蒂雅才开始上下打量面前这个个子比齐天林矮一点,十八九岁,浑身似乎都充满爆炸般力量的精壮黑小伙,满脸嫌弃:“你去把裤子穿好!”

齐天林看看只挂了一块遮羞布的亚亚,哈哈笑:“那你还不去把我的牛仔裤拿给他穿?”他开始是看过的,亚亚他们自己的衣服也多半都是大裤衩,实在是不宽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