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章 疯狂

第五十七章 疯狂

齐天林看看这边的枪支,觉得火箭筒碍事,起身往帆船上跳:“亚亚站在这里防守,其他人不许上来!”

然后端着自己的步枪一个滚翻就越过船舷翻上去!

这种豪华级双体船长度不到十五米,宽度却有接近十米,说是双体船,上面的甲板却是整体的,也就是有一个方方正正百来平方的大甲板,正中是桅杆,后半截是操控台,甲板下是船舱,看上去这艘船住上五六个人是没问题,看来是可以利用这艘船去到欧洲,也或者可以换别的大船,毕竟以海盗的身份登船也太那啥了点……

不过齐天林这会儿却没心情去观察船舱,因为他一翻上来就赫然看见四个黑人正嘻嘻哈哈的扔了步枪火箭筒,戏弄着一个惊恐万分爬在两三米高桅杆横杆上面的白人女孩!

另外一个黑人正在攀爬桅杆,伸手尽量在女子光光的腿上使劲拉拽,企图把她拉下来,不过只换来光腿穿着的运动鞋一阵踹跺。也许因为这个女子都成了瓮中捉鳖,自然不用开枪,有两个扔下了武器,正跃跃欲试的打算爬上去帮忙,还有个性急的黑人已经脱下裤子了!

只有一个黑人,还拿着步枪可他也是用枪口在试图尽量举高去触碰白人女孩的屁股……

真有情趣!

先跳上去的蒂雅也被他们看见,这样一个身材窈窕的小姑娘,居然让他们发出一阵惊喜的叫声,那个脱了裤子的黑人一转身就扑过来,要不是艇身是白色,黑夜中还真看不太清楚他的动作!

不过黑人们同样在黑夜中,也看不清楚一身黑袍,满脸怒意的蒂雅的手中动作……

蒂雅居然在从齐天林怀里翻出来的时候,就从小艇底部自己的背包外摘下了那个她一直珍藏的步兵进攻手雷!翻身上船的时候,已经熟练的从大腿上拔出了P226,双手捧枪,左手的手雷托住了手枪,由于都是黑色,双手和手枪手雷都紧紧靠在她的小腹上,一点没有被黑人们发现!

齐天林都不知道她捧着手雷,略微担心的在船舷甲板上半跪,迅速的利用枪身内红瞄准器对准唯一还拿着步枪的那个黑人,就是噗噗噗一个短点射!黑人被步枪子弹一下就掀翻到海上去了!

爬到高处的白人女孩躲在高处,是能看见小艇靠过来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海盗小艇靠过来,让她几乎有种绝望的感觉,真的第一次有点后悔这次的冲动之举,一瞬间甚至想到了自杀,可在这个一无所有的桅杆上能采用什么样的自杀方式?而且就算自己自杀了,身体……

可现在爬上来这个男

人却毫不停歇的就朝这几个恶魔开枪了,这巨大的反差让她惊讶得差点叫出声来,难道是……

更让她惊讶的是前面那个更早上来的细小身影……

就在那个光身子黑人刚刚要碰到蒂雅的时候,没有来得及装上消音器的P226直接就被从小腹部举起来朝上,根本来不及在黑人前胸寻找心脏的位置,蒂雅直接就把枪口垂直向上举!

于是这个下身已经高举激动器官的黑人几乎就在一瞬间就被下巴上一个冰凉的枪口吓得萎缩了!

但也许还没萎缩,蒂雅就扣动了扳机!

而且是连续扣动,就在自己的鼻子前二十厘米的地方!垂直向上扣动扳机!

其实这种手枪在自己脸前面垂直击发对射手自己也是极其危险的方式,因为每一颗被抛壳窗弹出来的弹壳极烫,如果打在脸上或者跳进衣服里,被惊慌的用手枪对自己开枪击中头部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不过小姑娘一贯是黑袍裹身,头巾裹脸,倒是正好避免了这样的危险!

嘡嘡嘡……很清脆的枪响一直持续了十四发!本来可以装十五发子弹的手枪弹匣,因为齐天林的习惯,为了保持弹匣弹簧的张力,一般都少装一发!

也就是说,蒂雅在自己的身前一口气就把手枪里面的子弹全部击发了!

黑人的头几乎是被从下巴往上,把天灵盖打得稀烂!

脑浆和鲜血先是被带到天上,再均匀的飘洒在米黄色的木条甲板上,砸出一个个小红花和小白花!

而不是通常所见的喷溅状血迹!

在蒂雅疯狂的心绪中,敢于污辱女性的武装分子是等同于杀害她母亲,企图强奸她的那个逃兵的!

纵然在齐天林百般照顾下,已经逐渐找回阳光笑容的蒂雅心中,仍然有这么一块极其黑暗的地方,也许永远都不可能被化解开来!

所以一旦扣动了扳机,她的脑海里面就完全没有了所谓的双连发,短点射等等以往做得熟练之极的技巧,只有杀戮!

用现在她已经熟练操作的武器进行杀戮!疯狂杀戮!

十四发手枪子弹的连续击发有八秒钟时间!因为她的手劲还是太小,后坐延时比较长,齐天林就可以在五秒内完成!

就是这八秒钟,离这里最近的一个黑人已经扑上来了,他也听到了子弹完结后的嗒嗒嗒的空仓击发声,就没有躬身去拣自己的武器,他也已经看到自己的同伴被齐天林的步枪击倒,他急需抓住这个现在手里只有一块废铁的小姑娘作为人质!

他错了!

也许蒂雅这个时候确实来不及换取弹匣,甚至她还舍不得用手雷!

她直接就松手让P226掉在甲板上,手雷交到右手,左手在大腿上一抹!那柄缠着布条的军刺就死死的抓在手里,只是一个简单的上举,扑上来的黑人几乎是在感受到了刃口那冷冷的寒气,才发现自己几乎是把自己撞上这支军刺的!

蒂雅在这零点几秒里,只做了一个细微的调整,把军刺那并不锋利,其实是一个平口斜面的尖刃对准了黑人的脖子!

冲上来的力量太大了,根本来不及刹车,蒂雅只感到手臂有种向后微微一推,刺尖就好像用尖刀穿豆腐一样,就刺进了黑人的脖子!

如果不是这种号称最为凌厉的杀人利器,以蒂雅的力量是不能这么轻松穿透颈部肌肉咬合的,军刺这一瞬间就刺穿了三处肌肉!

如果不是这个黑人恶狠狠扑上来的巨大力量,以蒂雅自己的力量,也不能这么轻松穿透颈项,让颈动脉轻易的就被割断,从器官这边顺着开始迸流!

蒂雅还下意识的按照齐天林的教导略微偏了一下刃口,避开颈椎骨,军刺就干净利落的穿出后颈!顺带打通了颈动脉和气管以及颈部的肩胛提肌!

就在这一刹那,人体内巨大的血压被顺着军刺的血槽喷出来!在三棱军刺外形成三股强劲的血流,其中一股就直接砸在蒂雅的脸上!

你打开高压热水龙头对着脸上冲是什么感觉,蒂雅现在就是什么感觉,只是换成了鲜血而已!

黑人没立刻失去性命和知觉,只是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捂住脖子,可所谓的军刺最大的杀伤力就在这里,不是传说中的蓝幽幽的喂毒,而是军刺留下的这种奔驰车标取掉那个圈那种样式的三叉洞!根本就捂不住!

小姑娘手中抓着军刺是负担不住这么重的人体的,她被血柱冲到脸上的第一时间就一下拔出军刺跳开,扔掉军刺,一下拔掉手雷上的拉环,就要把手雷扔向已经被齐天林击倒两个,她干掉两个,唯一剩下吓得从桅杆上滑下来的那个黑人那个方位!

一只温暖的大手这时抓住了她的小手和手雷,熟悉的触感和温度,让狂暴的小姑娘扭头仰高,眼泪开始抑制不住的奔涌而出……

齐天林扔掉自己手中的枪在甲板上,双手抓住小姑娘的手,慢慢的扣住手雷保险杆,懒得去找被小姑娘顺手扔掉的拉环,接过来就远远的朝海面扔出去,换来一声闷响和高高的水花……

被取掉了手雷的小姑娘算是彻底被解除了武装,只是转头使劲抿嘴满脸泪花的看着齐天林

,然后开始咬牙,最后终于坚持不住,一下张开手,一头扎进齐天林怀里,双手死死抱紧,扯开的嗓门开始大嚎!

自从离开小镇以后第一次哭泣,痛彻心扉的哭泣!

奔涌的眼泪混着她脸上的血水在齐天林的黑色T恤上使劲的擦!

齐天林慢慢的抚摸小姑娘剧烈抖动的肩膀:“好了好了……哭出来好一点……”

亚亚是真听话,端着AK步枪,半跪在刚刚翻上来的船舷处,一动不动,满脸惊讶的欣赏了这场精彩表演,他一直以为蒂雅就是一只坏脾气小猫,却万万想不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嗜血狂暴,就那么几个动作,几乎就是一瞬间就解决掉两个成年男人!

相比之下,齐天林用步枪的快速射击就只是中规中矩,说不上什么格外的特别。

小艇上的三个黑人也看见了,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坐在桅杆底部那个黑人更是吓得浑身瑟瑟,刚才原本要对着他扔过来的东西他算是明白是个什么了!

就连坐在上面横杆上的那个白人女子也惊恐万分,这是来救她还是来杀她的?那样一颗手雷扔过来,别说那个黑人,别说正好在手雷上方的她,就是这艘艇的也会被炸个大洞啊!

这是怎么疯狂的一个女人啊?

一贯认为自己才是最疯狂最有冒险精神的安妮总算是看见了比她更疯狂的女人!

关键是你自己来杀了人,还自己哭得这么天翻地覆受了欺负似的!

这叫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