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章 腹诽

第五十八章 腹诽

齐天林伸手把蒂雅抱在自己的右手臂上,让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脖子继续抽抽,只是用左手帮她顺顺背,免得哭噎住了,走到桅杆下扭头:“亚亚……过来把这货拖走,顺便把尸体收拾了!”

嗯,这时就体现出了有人手的好处了,亚亚笑眯眯的就跳过来,招呼那两个放下火箭筒帮忙,操艇手也把船系在帆船船舷上,手脚麻利的把已经吓得够呛的那个拉西图族黑人绑好,再开始把其余尸体扔下大海,又乐滋滋的收拾人家的步枪和火箭筒,算是战利品,一路都哼着小曲,浑不觉得扔下去的是尸体。

只是齐天林顺手扔过自己的电筒:“顺便把甲板上的血迹收拾一下,不然明天白天不好弄……”他顺便打量一下桅杆下的客厅,后面的船舱,似乎都没有其他人,都被杀了?

于是头顶上就传来怯怯的声音:“船……是我的……”是阿拉伯语。

这就是安妮给齐天林说的第一句话……

齐天林抬头,黑夜中,看不太清楚那个趴伏在横桅上的容貌,只看见是个穿着短裤背心的白人小妞,尽量语气平和点:“我知道,所以想和您打个商量,这艘船还有其他人么,我们想搭船……”

小妞不说话了,也不动。

齐天林能理解:“我是华国人,有南非护照,您可以看看,我们就三个人搭船,一定不影响您什么,前面靠岸也可以补给粮食,您要收费也可,如果能遇见别的船,我们也可以转过去,就因为我们要携带武器和动物,所以不得不偷渡……”

头顶上还是没声音……

齐天林想想:“您的终点是哪?”

幽幽的声音飘下来:“斯德哥摩尔……”嗯,苏威典的首都,齐天林在脑海里过了一下路线,穿过运河和地中海,穿过法西兰,英兰格之间……

于是他抬头:“我们最多搭船到法西兰,我们就下船,我们……我们自己带小艇挂在后面,接近海岸我们就离开,一定不会影响您过境……”

还是那口幽幽的声音:“我还能怎么办呢?你们荷枪实弹的……我能下来了么,上面的风太大了……”

齐天林赶紧点头:“当然当然……需要我帮忙么?”

他的话音刚落,唰的一下,一道白色的影子嘭的一声就掉在甲板上,因为桅杆是正好镶嵌在半层客厅挡风玻璃之间的,安妮就毫无风度的在齐天林面前摔了个七荤八素,四脚朝天!

实在是因为在颠簸的海面上抱着那个横杆太紧张太累了,心情骤一松弛,哪里还抱得住?

齐天林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金发船主,只是突然看见人家穿的运动型短裤开叉实在有点高,纵然在黑暗中,对于他这个久未近色的男人来也说有点晃眼,摇摇头,就抱着蒂雅转身走开了,但是耳边能隐约听见挣扎起来的白人姑娘很低声英语:“萝莉控……”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误会的齐天林看看怀里满脸是血的小花猫,翻个白眼,把她扔下来:“自己去洗脸,待会干透了又难受……”

蒂雅情绪是调整得快,好奇的开始打量这个新环境,齐天林是远远看过这种高级东西的:“后面应该有个靠近水面的低平台,你趴那洗脸去……”

这边亚亚已经找到个小桶,提水起来冲洗甲板了,趴在地面上洗得很认真,那俩火箭筒手也在洗,操艇手看看天色:“我们得回去了……”齐天林点点头,去那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提过来,又留下拉西图族人的海盗艇拴在船尾,打算作为最后的偷渡艇。

亚亚跳起来跟自己的三个族人使劲抱抱,他们过来给齐天林又认真的敬个礼,押着那个俘虏跳回自己的艇,挥挥手,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洗过脸和头的蒂雅只是抱过自己的小宠物,好奇的在船尾部分转悠打量。

白色的船体在黑幕下依旧显得璀璨晶莹,除了高洁度玻璃钢船体,需要走的地面都是铺满原产柚木,一半多甲板以外,就是一个半藏在甲板下的客厅,二三十个平方,靠墙一圈N字形的皮沙发,以蒂雅的眼光自然看不出这是秘鲁高山羊皮沙发,说起来应该是女色吸引了刚才那几个海盗,根本还没来得及到处搜掠,所以到处都还整洁干净,没有受到污染……

两个船体是船舱,里面应该是卧室,其中一个还微微有灯光,小姑娘瞟了一眼,觉得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住宿样式,里面就是一个各种洋娃娃的天地,墙上贴满各种花里胡哨的明信片和绶带纪念品,略微有点羡慕的看一眼,摸摸自己捡回来装好的手枪枪刺,转身爬上甲板去找齐天林。

齐天林也在观察船体,客厅顶部也是个平台,理论上来说是给人晒太阳的,就中心有个操控台,带顶棚的,有舵,现在那个姑娘艰难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就在爬上操控台,开始扳动那个硕大的不锈钢船舵,应该是电子屏幕被点亮激活,有些反光照在那张低着的脸上,一声惊呼以后,那姑娘就使劲的开始扳舵,然后还急匆匆的跑出来解开缆绳调整两张三角帆的角度……

总之就是忙前忙后,齐天林试着发问:“需要我帮忙么?”

冷冷的回答:“谢谢,不用了……”

指挥刚刚洗完甲板笑呵呵过来的亚亚拆开行李,把自己的睡袋教他使用,让这个二十岁的大小子新奇得很。

蒂雅也有自己的睡袋,看看亚亚,就招手要齐天林和她一起睡,齐天林懒得理她,指指沙发:“这么大,坐十多二十个人都可以,你们就睡那上面……”

可这俩土贼分别在米色沙发上试着躺了一下,都一个劲摇头,拿着睡袋还是睡在柚木的地面上,把头藏在高级云石的茶几下面,心满意足,只是亚亚终于明白齐天林把自己的睡袋让给自己,有点着急,要跳起来……

齐天林背上步枪:“我得看着她一点,不熟……你们先睡,明天白天我睡觉,你们看着……晚上我的经验丰富……”

蒂雅一贯是只知道听齐天林的,亚亚看来被灌输的也是无限服从,抿着嘴使劲点点头,抱紧自己的SVD,拉上睡袋拉链,很快就在驼毛长绒地毯做的枕头上酣然入睡,索马里以前就是靠骆驼驼毛赚取外汇的,可这些当地人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高档东西。

齐天林把抱着小猫的蒂雅拉好拉链,拍拍她的小脑袋,自己就拿了床小毛毯顶着塔塔走上甲板……

他其实是无所谓这样的温度或者什么的,就那么靠在客厅外面的玻璃上,围着毛毯,把塔塔藏在自己怀里,靠着玻璃打盹,驾驶台的姑娘自己也裹上了一件防寒服,专心的在操作方向……

只要不和外界联络就行,齐天林静静的打盹监视着,眯上眼,似睡非睡……

一夜无话,齐天林只是在远处海天交接日出的时候,定睛看了一下,他是个粗胚,不太会形容那种光芒突然窜出来的感觉,只是觉得,当阳光突然洒到身上的时候,似乎对自己有种净化的作用……

只是当他又眯上眼睛大概十秒钟不到,脑海里稍微的滞了一下

远远的能看见海岸线在右手边?

这姑娘这么怕海盗,就靠着也门那边走了?嘿嘿,有意思……

直到天色明亮起来,亚亚真就抱着枪出来换他,手里还抱着小猫,说是要训练它,塔塔也需要……

齐天林在这孤零零的海面上,终于放宽了心,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好多天来都没有这么沉睡过,有亚亚在外面看着四周,有蒂雅在身边看着窗外,齐天林真的觉得可以好好睡一觉……

按照他的计划,只要一两天经过附近某个港口时候,他就驾艇过去买点食品什么的,所以当他黄昏时分爬起来,走上甲板,看着远处的海岸线,脑子无意识的扫视着,一片的荒凉黄沙海滩……

可是…

…可是!

太阳在朝右手边落下!

这时的齐天林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早上他在看朝阳的时候,会稍微有点什么不对!那时的朝阳在左手边啊!

他对于海面上的东西不太了解,也没有太多的方位感,可这起码的方位常识是军事人员必须了解的,这艘船现在一直在向南行驶!

那么右手边就应该是之前他和蒂雅经历了好几场战斗才越过的索马里南部地区!

顿时觉得大感头痛的齐天林提着步枪,蹭蹭蹭几步就爬上了操控台,站在那个白色T恤白色长裤的金发身影背后……

身材有点高,应该接近一米,一米七八的齐天林只觉得自己好像基本和她平行,T恤的衣领是立起来的,在风吹之下微微的颤动,腿上的速干长裤在风动之下贴身,展现出修长笔挺的腿部,脚上还是那双白色运动鞋……

您说您一海面水手,平时穿这么干净干嘛?

一贯脏兮兮的齐天林很有点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