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章 悲悯

第五十九章 悲悯

腹诽归腹诽,还是得赶紧问航线:“请问您是沿着非洲海岸线要从好望角围着非洲兜一圈么?”

女孩没有回头,只点了点头……

被证实的齐天林真是头痛了,现在就算靠岸,难道徒步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城市去找机动车又来穿越一次战乱国家么?

完全难以理解的阿兵哥忍不住疑惑:“到斯德哥摩尔不是从地中海近得多么?”

女孩终于回过头来,尽量带上点笑容:“如果绕近路,我就应该从斯德哥摩尔出了海港掉个头就回去,我这是在进行环球帆船航行……”

该怎么办?强行劫持这个驾驶员往亚丁湾运河区过去么?看看最多会开摩托艇的亚亚,第一次在海上航行的蒂雅,以及从来不会开船和看海图的自己,绕路就绕路吧,只要能顺利的到达!前华国人民解放军战齐天林同学只好垂头丧气离开驾驶台。

“请等等……”背后传来依旧是那个文雅而充满活力的声音。

齐天林没精打采的转过身,女孩在操控台上点了个按钮保持自动航行,才转身过来,双手互叠在腰间,微微躬身:“对于昨天你们对我的救援,我希望能够表示最真挚和诚恳的谢意……虽然我并不太乐意你们以这样暴力的方式解决,所以昨天开始我的情绪不太好,向您表示歉意……”

齐天林翻翻白眼,他没少接触过这种西方一直生活在比较安逸环境的年轻人,反战反核反杀动物反一切能反的,而且把这些反对当做一种彰显自己品味的时髦,可是就他自己的经历来说,那些索马里、利亚比的老百姓如果能和他们调换生活方式,鬼才愿意打仗杀动物求生……

不过他显然没兴趣也没有义务去说这些,微微点头表示:“我们也算是冒昧的打搅,我们一定会注意不干扰你的一切,你就当我们不存在好了,我们只在下面和甲板上活动。”在指着脚下的客厅时候,他才第一次正面仔细的打量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孩子……

和大多数他接触到的西方女孩子不同,这位的皮肤明显很好,细嫩光滑,按说长年在海上漂泊的话,应该很粗糙的,也许是这个操控台三面都是高透明玻璃环绕的原因?总之就是看得出来比较养尊处优……

个子高挑的原因还是因为腿长,真的很长,比起亚洲人来说,很容易产生超模身材的北欧美女的腿普遍很长,由此可见这个女孩真可能是家在斯德哥摩尔,上身的T恤有点松松垮垮的随意,但是尽量掩盖住了任何的性感元素,估计是有点防备齐天林几人,现在可能才算是真的放心了,所以这个部分可以跳

过,何况齐天林也不擅长一直盯着年轻女性的胸部看,虽然那里好像尺寸也不小。

跳过上半身的还有一个最大原因就是头部,在天鹅颈一般细长脖子上的头和身体一比就很小巧了,在金色的齐胸长发映衬下显得格外精灵,特别要说说这个金发,不是那种黄金色,而是比较少见那种偏白的很高雅的灰金色,如果要举例,就是那个乌兰克的前美女总理那种发色,很顺溜的简单中分,从脸的两边滑下来,只是尾端有点简单的微翘……

因为头发遮住了两边脸颊,脸部就显得特别修长,深陷的眼窝,高挺而中部微隆的鼻梁,细长纤薄的粉润嘴唇,都让姑娘雅静的面部显得比东方人多了很多起伏,特别是眼窝,深深的阴影格外的衬托出了眼睛的明亮……

是的,明亮的眼睛,也许所有前面看到的一切都都是为了衬托这双非常明亮的大眼睛,蒂雅的瞳孔是那种带点祖母绿的猫眼绿色,眼前这双眼睛是茶色的瞳孔,在眼白和白皙面部,深凹眼窝陪衬下分外的能说话……

这就是齐天林抬头看看一瞬间感受到的东西,当然他不会描述,只觉得没想到他以为的健壮水手姑娘看上去这么秀气灵性,也更加没了争论的心思,和美女同行也不算难受,对么?所以说完他就下去了,倒是让准备和他约法三章的安妮有种突然打到空气棉花的感觉,无奈的摇摇头,就当是在这块最混乱大陆边时多了三位保镖吧,虽然其中那个小女孩太疯狂而不靠谱了一点……

于是齐天林就带着蒂雅和亚亚,以及小猫塔塔正式的在这艘名为安妮号的双体帆船上成为乘客了,只是这几位乘客都不会和这个船主说话,自己自顾自的要么在客厅休息,要么在甲板上练拳,练枪,遛……狮子!

安妮的单独驾船也很有规律,平时就在自己的操控台上驾船,默默看着这几个奇怪的人,有时会设定好自动航行,到自己的船体休息室去休息,偶尔才会在海面上抛锚完全停止的放松睡觉。

所以除了黄皮肤的齐天林得花点时间教育棕色皮肤的蒂雅和黑皮肤亚亚怎么使用卫生间马桶外,没有什么不和谐的情况,只是在两三天以后,严重问题就出现了……

食品!

按照齐天林自己的计划,登上一艘常见的万吨级货轮,对于增加他这么两三口人来说,只要付钱,食品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可现在呢,就这么一艘十多米长的帆船,那个船长姑娘明显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食品储备,虽然她也曾经好心的端出过一点牛排给蒂雅,那个千年吃货看看齐天林手里的单兵口粮,狠狠的吞下一口口

水,居然摇着头拒绝了。

亚亚也不讲究,他用蒂雅的军刺在船尾刺上海鱼都可以生吃,甚至练习SVD射击打下海鸟也可以吃,可这毕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看看似乎已经在接近比较富庶的索马里南部,齐天林还是决定冒险上岸去采购一番粮食……

处于礼貌和告知的义务,他还是给船长说了自己的打算,问能不能在看见村庄的时候,尽量靠近一点海岸线,自己驾驶小艇去采购一些水果蔬菜肉类食品。

静静的观察了他们几天的安妮没有太大犹豫就点头同意:“按照我的计划,我只会在约翰内堡斯靠岸补给,我只能靠近稍微停留等你,你驾艇快点回来。”

齐天林自然是点头说好……

可等他们在一片郁郁葱葱当中看见一个规模很有点不小的村庄,招呼着安妮靠过去一点,亚亚已经把摩托艇准备好要发动时,就听见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枪声……

齐天林猛的一下就把头抬起来,推一把蒂雅:“上去让船长赶紧开走,离开这里……”

只是蒂雅探头上去讲了这句话以后,那个一贯安安静静不吭声的船长姑娘突然就扔掉手里的高倍望远镜,开始激动起来:“你看不到那里有那么多妇孺吗?你难道不认为那是在屠杀么?你们都是军事人员,为什么不能去挽救别人的生命?!”

光是探出身子还不过瘾的安妮,满脸非常认真的从操控台跳下来,左手比较激动的挥动,右手抱住左肘,一脸的愤怒,指着齐天林背上的步枪:“你们不是一天到晚都在训练么?为什么不去救人,却胆怯的关掉发动机,准备马上逃离这个杀戮的地方?”

齐天林挠挠头站起来:“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几个要到欧洲去的偷渡者……”

他的话被擅长辩论的金发姑娘一口打断:“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你知道么?当你拥有一件武器的意义是什么?你拥有那种战斗的能力却不去挽救一个个可能消失的生命就是犯罪,你看看,能看得见么,有火光黑烟了,有人在呼救!你们就不能去救人么?”

齐天林真的不知道怎么辩解:“我不认识他们,我不愿意我们任何一个人为挽救不认识的人受伤甚至丧命。”

这样的解释让白人女孩更加火冒三丈:“那么多英雄,那么多伟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们认识的人么?人才是最重要的,这是正义的事情,就必须去挽救!”

齐天林真的很无奈:“那些部族或者军阀之间的混战,根本就说不上什么正义不正义,就是今

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

安妮急得跳脚:“你们必须去救那里的人!那些孩子,妇女是无辜的!不然我就抛锚不走了!”

是的,是能看见,有些穿得花里胡哨的黑人妇女和小孩在慌忙的逃向海面,期望能够躲在海水里躲过这突如其来的杀戮。

帆船距离海边大概还有一两千米的距离,自然没有什么安全问题,而且这个村落也看不到什么大型船只,只有为数不多的十来艘小渔船,现在也在乱糟糟的往上面挤人,想逃开点……

可这片大路上除了AK步枪最常见的武器就是RPG火箭筒了,海滩上丛林里一个额头上拴着红色布带的娃娃兵探身出来,熟练的放下手中的波波沙冲锋枪,取下背上的火箭筒,稍一瞄准,通的一声,一支火箭弹就带着尾焰砸在一百多米外的一艘小船上!

火焰不算很大,但是尖叫声,爆炸声,丛林里的欢笑声,海边的伤痛声呻吟声,似乎立刻就传到了远远的帆船上!

蒂雅举着自己的小望远镜看得有滋有味,亚亚也没心没肺的笑看着焰火……

安妮的脸上顿时涌出了眼泪,双手合十,满脸哀求的看着齐天林,逐渐开始抽泣,慢慢的连双膝都跪下来……

在她几天前面临最危险的时候似乎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哀伤的悲悯……

这也是人类最本能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