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章 马达

第六十一章 马达

安妮还是坐在操控台上,表情复杂的远远看着艇尾那几个奇怪的生物……

是的,就是奇怪生物,这一路走来,十九岁的少女已经比同类人有太宽阔的视野,她也曾经多次到非洲这片大陆来狩猎游览,真正接触到战乱确实是第一次,也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矛盾的生物……

他们面对杀戮时候冷漠无情肆无忌惮,心如磐石,面对一点点收获吃食又如获至宝欢乐无限,情绪激动,和她就正好处于完全相反的状况。

刚才在那个高级的观景望远镜里看见齐天林面无表情的抵近击杀海滩上俘虏头部的景象,如同烙印一样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脑海里,就好像那张著名的越南阮隆上尉枪杀照片一样,完全颠覆了这个一直生长在法制社会姑娘的思维模式,有一种叫做厌恶的东西强烈的撞击她的情绪,根本就不愿看那几个身影!这些肮脏的战争鬣狗!

所以,当蒂雅后来笑呵呵的捧着一袋新鲜水果送上来的时候,安妮冷冰冰的拉起船锚,摇摇头不理睬,自顾自的升起帆出发,把小姑娘搞得莫名其妙。

等她撇着嘴把东西拿回去给齐天林告状的时候,齐天林倒是回头看看高高的操纵台笑:“我们表达了共享的意思就行了,你要学着和别人打交道……”

作为他来说,再明白不过这种情况了,作为一个个战争机器,当他们开始在向文明社会转移的时候,这样的障碍一个个就会出现了,别人另类的眼光,自己对社会的不适应,很快就会吞噬一个个刚从战场下来,看似强悍无比,实则脆弱的心灵,而且越是原来就来自于文明社会欧美国家的战士,之后的反应越强烈,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文程度较高,对这些心灵上,哲学上的思考更多一些,亚亚这土胚就绝对不会!

这货现在就抱着自己的SVD步枪一动不动的趴在甲板上练习据枪瞄准海鸥!

每天超过六七个小时的据枪!

在他那个285芯片的脑袋里面,除了听从齐天林的所有指挥,就是急切的想增强自己的战斗能力,多年的猎人生涯,让他具备了丰富的追猎和弓箭长矛经验,对于枪支,还一直停留在AK步枪胡乱扫射的阶段,齐天林的到来,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作为他和木木的父亲,也曾经是个雇佣兵,但是部族多年的输送雇佣兵的经验告诉他们,对于外面不断变化的战术枪械器材,传授一些过时的战术技巧是会害死人的,还不如只是百般锤炼身体素质,留下一张强悍的白纸,等成为雇佣兵以后,再进行快速的培养学习……

亚亚现在就是这样,他

简直是如饥似渴的利用在船面甲板的这段完全安宁的训练阶段,天天都和蒂雅对着朝阳练习拔枪射击,正午太阳下各种姿势据枪狙击海鸟,晚暮夕阳中跟着齐天林练习技击搏杀……

顺便说一下,蒂雅经过痛彻心扉的思考,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把自己那支从首领侍卫手中夺来的G17手枪分给了亚亚,五四手枪是齐天林给予她的第一件武器,具有特别巨大的意义,从那个强悍外军手中夺来带消声器的P226这有另外一重特殊意义,在她眼中同样拿着P226的齐天林才是和这支枪最般配的意义,具体是什么,她自己的小心眼还在慢慢萌芽,没有想清楚。

于是亚亚这傻孩子就老拿着一支G17训练,齐天林不停翻白眼,这种手枪一般都是作为自卫武器或者民用警用,战场上很少有人选用这个作为辅助进攻武器,为了不至于误导这孩子,他不得不掏出自己的那支非常高级的金伯尔送给他,那才是最适合他的一柄利器,小黑人不知道这支枪的价值,但是似乎有一种天生战士的敏锐,比划过两天就知道这支金伯尔和G17比起来,虽然外表斑驳,实用程度增加得不是一般般……

安妮越发的沉默,偶尔回到船舱用自己的卫星电话和家人谈话时候,也会咨询自己看到的杀戮,听取长辈的一些意见,但是闭口不谈自己船上几个不速之客。

更多时候,她都是坐在操控台上,一边轻松的操纵一下舵盘,一边静静的观察这三个不同肤色的人,他们应该从哪里来,到哪去,做什么,那只明显属于非洲中部荒漠的幼年雌狮子和来自非洲山区的珍贵绿猴,又是怎么来的?

那个男人腰上造型简单纹饰特别的那柄战锤以及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造型的刀具,更是让熟悉各种复杂纹饰的少女心情越发的复杂……

一方面她真的讨厌暴力,憎恶暴力,可面前这几个人所表现出来的格格不入似乎又特别吸引她这个号称最具有冒险因子的姑娘心灵,唉……

日子就在这样的重复当中,一点点顺着右手边可见的由黄变绿景象慢慢接近非洲南端……

那个齐天林所谓的祖国,紧紧是停留在护照上的祖国……

只是……

海洋是这个星球上最大面积的东西,如果你以为海洋就只是表现她的浩瀚渊博那就错了,几乎是随时随地她都可以轻易的掀起一场翻天覆地的灾难

这也是单人驾船的安妮宁愿冒着海盗危险也要尽量近海航行的原因,她的经验还不足以进行那种完全按照某一纬度直线环球的高阶航行。

可纵

然是这样,在一个暮色即将来临的晚上,三人两兽,正坐在甲板上乐呵呵的晚餐,小猫突然就炸毛了!

船上的厨房不算大,但是因为有太阳能蓄电池板,对于电能不用太过吝啬,安妮在不反对的情况,默许了齐天林用厨房的设备给他们自己做饭,齐天林在观察了一下设备以后,也知趣的只选择电子加热设备,而不利用那些瓦斯设备。

所以三个人就又经常吃刀削面!还是利用齐天林自己在船尾部做的海水蒸馏器接的淡水来做面,水比较珍贵,齐天林的习惯是能煮熟就行,经常是黏糊糊的,看得操控台上的安妮一阵皱眉,可亚亚和蒂雅吃得开心极了,偶尔蒂雅还要去烙饼子卷点水果肉类吃,也不错!

小猫和塔塔没吃多久奶粉就没有了,没办法,只能一起吃饼子吃刀削面!

这俩吃货可能也意识不到自己和主人有什么不同,照例也吃得欢畅,只是小猫这样的反应,齐天林还是第一次看见!

一下全身就炸起来,已经有点微带斑点的耳部突然就支起来,呲着牙望着船体的左侧东方,惊恐的俯身,口中嘶嘶……

接着塔塔也有类似的反应,跳到蒂雅头上,死死抱住,吱吱吱的叫!

亚亚扔下手里的塑料盘子,跳起身来跑到船头,尽量的伸头闭眼嗅嗅……

他那用于追猎的鼻子似乎比齐天林还要灵,满脸惊恐的跑回来:“有风暴的味道!那边要开始有风暴了!”

因为大风和波浪之间的高速摩擦,在大型风暴运动的过程中,会产生低频声波,这种声波人类是感受不到的,但是某些感觉敏锐的动物可以,那种巨大的危险感是可以被它们感知到的,而不擅长驾船,却长年在海面讨饭吃的小海盗也熟悉那种山雨欲来的危险气味!

齐天林万分相信三个预报员同时的结论!

不顾上面台子那个姑娘的冷面表情跳上去:“快要有风暴了!可能是有危险的风暴!”

正懒洋洋端着一杯咖啡在回味的少女第一反应是觉得对方侵犯了自己的区域,满脸的不快:“我比你熟悉海洋,这些事情有我来做主!请你离开这里!”

齐天林看看比较远的海岸线,再次尽量申请:“真的,东边有一场风暴过来了,我们要尽量靠岸躲避一下!”

少女有点恼怒:“我再说一遍,这里我做主,你们只是非法搭船的偷渡客!”

好吧,偷渡客齐天林只好下去了,招呼亚亚去客厅把他们的粮食储备淡水储备搬到甲板下的船体中去,那些高级船内设施都是防颠簸固定的,这种重

物尽量放到船体里面去,也许能够在风浪中起到压重的作用,然后就把抱着小猫塔塔的小姑娘装进她的睡袋,不拉拉链,用绳子绑在桅杆上,亚亚也被绑在另一边,但是一柄防卫刃被他紧紧攥在手里,齐天林的要求就是,如果船体翻覆,他就要第一时间割断绳索把小姑娘救出海面,亚亚的水性还是不错的。

齐天林自己利用步枪上的三点式背带,把步枪紧紧绑缚在身上,身上除了那些钻石和必要身份银行卡,什么都没带,把自己靠在船尾小艇附近,有时候风暴中这样的小艇反而更容易活命……

一切准备好,就静静的看着东方,等待那场未知的风暴……

安妮是带着点嘲讽的表情看着下面几个人忙活的,对她来说,相信科学才是最重要的,通过卫星频道,她刚刚下载了最新的海图和气象图,所有的数据和图像都表明,没有任何的飓风和海啸在周围上百公里以内,而且现在她距离海岸只有十多公里,随时可以在气象图变化的时候调整航向到岸边躲避海浪风暴……

于是……

安妮号就这么错过了最佳躲避“马达”海啸的机会!

这次因为地震引发的海啸,完全不在气象部门的检测范围内,而且是刚刚发生在几百公里外的海底,全世界还没有任何部门得到消息,因为这一带本来就不是什么繁忙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