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章 困惑

第六十二章 困惑

仅仅半个小时!

马达风暴的威力就呈现在肉眼可及的左手天际了!

本来就是暮色变暗的时候,可不再是那种金黄色的美丽余晖,就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紫色!太阳的光芒在那一刹那都被掩盖住了,只能勉强的透出一丝光线在积雨云端,更是给那厚厚的积雨云镶上一圈金边,越发显得诡异神秘!

据事后距离这里最近的美军基地监测,应该是印度洋一个岛屿附近的海脊发生了近海面地震,由此带来海啸……

这样的事情在远海其实是经常发生的,所以没有太奇特的地方,问题就出在这次海啸的时间,正好和天文潮的**重叠上了!这样就带来放大效应,轻松的传播到上千公里之外!

剧烈的大气扰动,气压和海水的翻腾,又带来了剧烈的暴风雨,所以这次地震式的海啸就被称为马达!它是带动后面一系列灾难的马达!

安妮也看见了,手里的咖啡杯一下就掉在地上,她下意识的想去捡,可溅起来的滚烫**惊醒了她,她赶紧开始手忙脚乱的扳舵,然后不得不大声呼喊那个看起来只是蹲在船尾准备抱住船身的男人:“你赶紧去把风帆解开转向!我们要朝向岸边!”

海啸中岸边也许不是最安全的,但是起码他们可以弃船逃离……

齐天林没有什么犹豫,一下就跳起来,伸手开始解开那些用特殊系法捆扎的缆绳,他也很少显得这么手忙脚乱,主要是不熟悉这东西!

少女慌了,一下就扔了舵盘跳下来,口中大喊:“你上去掌舵!”

于是几秒钟以后第一次站在舵盘前面的齐天林更加困惑,这玩应儿比起汽车方向盘都更让人疑惑舵位朝着什么方向!面前操作台上密密麻麻的按钮和四五个彩色电子屏,更让齐天林这个高中物理都没学过,这些年用电脑都是限于军事方面的粗胚一阵眼晕!

于是他就完全帮不上忙!

只能看着安妮跑上跑下的折腾!再次回到他们刚上船时候的状况……

安妮根本没有时间骂人,人家也没有任何错误,别人提醒过她有风暴,而且是她从来不允许别人进入她的操控台,不允许碰她的缆绳绳结……

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作为一个从小就跟着父母在船上玩耍生长的孩子,她再明白不过这种天上地下都在变化的风暴意味着什么样的当量级,所以当双体船在转向疾驰了十公里左右的时候,安妮不得不站在已经开始有三十度颠簸的船体上高声大喊:“解开所有缆绳!!!!放

下红绳!!放下所有帆面!!”

是的,有那么一根红绳,就是在危急时刻松开所有风帆的,因为本来就是利用大风大浪前进的帆船,大多数都是比较宽而且抗风的,只要解开所有风帆,那么放弃所有动力的船体在海面中就随波逐浪吧,毕竟在这样的风暴潮中帆船听天由命存活下来的机遇是高于别的很多船体的……

就是这么一句,都要幸好齐天林不同于一般人的灵敏听觉才能听见了,可见那惊涛骇浪拍击着船身的声音有多大了!

一个箭步扑上去,拉动那根红绳,两片巨大的三角形风帆一下就垮落下来……

安妮看看被绑在桅杆上开始狂呕的蒂雅,以及紧紧抱着自己的步枪,手持防卫爪一言不发看着齐天林的亚亚,终于有了一丝愧疚,顺手抓起台下仅有的两个救生衣包扔下去,然后就自己转身下船体舱去,下面有个大型救生包,有二十件救生衣……

齐天林接过来赶紧给蒂雅套在脖子上,这种高级的自动充气式救生衣功能就是让头部始终浮在水面,并不是用来游泳,主要就是救生等待救援……

还没等他把剩下的一个套到亚亚的头上,忽然就感到船体摆脱了地心引力飞起来了!

是的,马达的爪牙们已经狠狠的抓住了安妮号!

只是第一个浪头,就轻而易举的把这艘二十吨不到的双体玻璃钢帆船举上了接近十米的浪尖高空!

十米高的浪尖!这就是所谓海浪海况分级中的最高怒涛级别,再超过这个就不是分级表中的了,那叫暴涛,极其罕见!

所以齐天林只来得及把手中橘红色的救生衣一下塞进亚亚的口中咬住,自己就好像一只树叶上的蚂蚁一样被弹射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同样被弹射出去的还有抓着不锈钢舷梯往下跑的安妮……

这个穿着鹅黄色运动服的姑娘就像被野马屁股给颠飞的骑手一样,毫不犹豫的就掉进了满是稠密白色浪花的海水里!

这已经不能算是海水了,几乎就是沸腾的死亡禁区……

这样的狂风巨浪中,海面上布满这样白泡沫一般的波浪斜面,那些白沫全部都是被狂风在海面上吹出来的泡泡,人一旦掉进去,很快就会被淹没在其中,就算你有救生衣,也会在这样的泡沫中间被淹没,直至窒息死亡……

安妮号,现在就真的如同是一片惊涛骇浪中的叶子,轻巧的被抛上天空,下面的浪花飞快的撒手,船体狠狠的砸到水面,再起来……再砸下!

这时的风力已经是所谓的超过十五级以

上了,很多万吨级大轮就是在这样的颠簸抛玩中被砸下来时候自己的重量狠狠的把太过狭长的船身折断的!

安妮号近似于一个正方形的船体加上双体结构,这时就显示出了极其有效的功能,而被紧紧绑缚在桅杆上的蒂雅和亚亚,除了一开始吐得昏天地暗,到后来连苦带微甜的胆汁都吐干净以后,浑然没事了,就好像在坐过山车一样了!

蒂雅的脑海一片空白,对眼前的过山一般的颠簸完全熟视无睹了,因为她的脑海里只有那个一瞬间帮她戴好救生衣就飞出去的身影,她永生永世都不能失去的身影!

小姑娘一直都没吭声,死死的睁大眼睛,企图在山峰谷底一样的海面上看见那个只要在她的视线里就一定不会错过的身影,那一刻她就要拔出自己左手的枪刺,离开这个绳索的束缚,毫不犹豫的和他在一起!

神经粗大的亚亚是另外一种表现,身体上的反应过去以后,他就开始迎着浪尖狂叫!嗯,对的,就是那种坐过山车的狂叫!就因为齐天林在飞走的一瞬间给他留下一个诡异的笑容,他就丝毫不担心,只关心自己这次难得的玩乐之旅,长大他那张比一般人都大得多的黑嘴,露出一口白牙,使劲的狂叫,过瘾极了!当然第一次张嘴,救生衣就飞掉了!

有两个不正常小子小妞,齐天林自然就更加不正常了,那一瞬间,他也是看见船尾飞得比他还高的安妮的,明黄的运动服在这样的能见度下太抢眼了……

还在空中,齐天林就拔出了背后的战刃,久未现身的战刃在舔到空气中暴风雨味道的时候,似乎发出一声欢畅的尖叫,齐天林只是手臂顺手一挥,一层淡淡的黄色就浮在了战刃的表面,当他落到水面的时候,轻易在水面用脚一拨就跃开来!

什么叫水上漂?这就是了!

几个腾挪就接近了安妮落水的区域,接住非同一般的眼力,几次搜寻就找到了那个倒霉孩子,把战刃往腰间一插,就从安妮的身后腋下伸过手去……

因为那艘船的缘故,他不是很担心绑在船桅上的两个小家伙,这没了船长,他们可就没辙了。

而大浪中救援是非常有讲究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在没有任何救生工具的前提下,虽然不经常在海面执行任务,齐天林还是熟稔这一套的,首先波涛汹涌的波浪怎么都不可能去对抗,只能顺应大浪,借助潮流来救人……

其次就是被救者的状况,惊慌失措的最危险,人事不省的最麻烦,安妮不闹,因为她确实是掉进白沫子海浪中就倒霉的在瞬间被高高的浪层打中头部,瞬间有点昏迷,现

在正处在最危险的无意识状态,稍微拖延,一个浪花俯在水面上口鼻朝下就会窒息而亡!

齐天林摸了一下安妮的呼吸脉搏,还有,就赶紧按照救助形式从身后扣住安妮的下巴,伸直手臂拽引,把她的脸完全露出水面……

可紧接着几个恶狠狠的浪花砸过来,两人连续的被高高推起,又落到谷底,太过汹涌的状况,让齐天林不得不靠近一些,从身后沿着安妮的左肩伸过自己的左手臂,扣住她的右肋,然后用自己的臀部顶住她的腰部,让她稳定的被自己架出水面,才开始侧泳着在海面上荡漾……

可是这样动作必然要经过少女的左前胸,然后抓住是右边胸部,太小的话,齐天林就只有扣住肋骨了,还好……很大!

可以用手牢牢握住的那种!

这让感到气闷醒过来的安妮顿时一脸的无奈……

不过熟知海面救助形式的她也明白这是必须的,这样也是让自己最安全最省力的形式,就算自己是醒着的状况……

因为夜间掉在海水里大多数死掉不是因为淹死,而是低温导致的热量快速丧失,不得不说横跨她胸部两边的手臂和背部的身体,真的很暖和,能够把热量一直传递给她……

只是!

这世上还没有谁敢不经过她许可就这样的人存在啊……

就连最近那五个人不也,四死一俘么?

这个人呢?

这个正携带自己努力,破开一个个浪头,用自己全身把自己托出海面的男人呢?

她真的困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