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章 问号

第六十三章 问号

朝阳再次破开黑夜重新占据天空和大地的时候,海面上也恢复了平静的模样,微风和煦,一点没有昨晚它狂暴的模样……

安妮号是被慢慢平静的海浪推到岸边的,没有什么损伤,因为这一带都是沙滩,没有礁石,一个浪头把它砸到岸边搁浅后再也没有海浪能拖它下水,也没有再往岸上前进……

双体船和单体帆船还有个不同的地方就是,它没有船腹下长长的船鳍,单体必须要有,所以现在船体就平静的搁浅在沙滩上,船身下有点海水轻柔的抚摸着船体,似乎在安慰昨晚被吓坏的小孩子……

昨晚蒂雅看得太认真,疲倦了,后来慢慢平静就睡着了!

亚亚是玩得太高兴,后来累了也慢慢睡着了!

被绑着这俩都能睡着!

醒过来的亚亚自然是赶紧用防卫爪割开绳索,把差点摔倒的蒂雅连睡袋一起接住,懵懵懂懂的小姑娘给吓一跳,然后想起昨天的经历就赶紧跳出睡袋:“胡子呢?胡子呢?”

亚亚挠头:“不知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吧,他什么都知道,能找过来的。”持续的训练和经历让他现在对齐天林越发的信服,站在他的角度,更多是一种相对理性的信任,和小姑娘那种盲目的崇拜完全不同……

说着他还下到船舱,乐呵呵的搬出点食品做饭,做了四人份……他的手法就是做泥糊糊!好端端的面粉硬是让他夹杂着方便面火腿肠做成糊糊,然后一大盆端上来。

蒂雅不吃,没心情吃,只是站在船尾,迎着吹得习习的海风,用自己的小望远镜到处张望。

只有小猫和塔塔没心肺,吭哧吭哧的开始分而食之……

其实亚亚自己也没心情吃,他不过是觉得自己年长一点就要把蒂雅服侍好,心情也要照顾好,等着齐天林回来才能算是完满,带着实际的忧心,他不停的东摸摸西摸摸的找点事情来做,想分解自己的注意力……

小艇太轻,引擎被死死的绑在艇内,放得长长的粗缆绳让两条船幸运的没有被砸在一起,现在它孤零零的扣在不远处的海滩上,亚亚就自己在那边用帆船上的铁铲在周围挖槽,想利用半边下陷的倾斜把小艇反过来,平时他们都是四五个人搬这玩意儿,他一个人有点吃力……

突然,小黑人隐隐约约就听见什么声音!

砰砰……砰……

停顿一阵,又是砰砰……砰……

在一片静谧的海岸沙滩上隐约能听见这样的节奏!声音却有大小不同。

在安静的自然环境里,平坦而没有阻挡的地方,

枪声这种带有爆破音的声音能传出15公里到30公里远……

小姑娘顿时兴奋起来,冲下仓库去就找到自己的AK步枪,举着朝向大概的方向,用同样的:“砰砰……砰”来回应!

齐天林没什么很难过的,慢悠悠的驮着人漂浮在海面上,直到天明才开始利用自己身上唯一可以用于呼应的步枪,取掉消音器开始朝各个方向有节奏的开枪召唤……

所以才会枪声的大小不一。

听见了蒂雅回应的枪声,确定了大概的方位,齐天林就背好步枪,开始扣着安妮的下巴慢悠悠的往那边游,他现在实在是看不到海岸线,只能按照枪声方向前行,然后每过一段打三枪。

安妮这姑娘确实是没了力气,反正也没处于昨晚那种状况,也就干脆装晕厥,闭着眼睛慢悠悠的放轻松,让齐天林带着她在水面滑动,偶尔偷偷睁开眼看看天空,脖子倒是没有扭动,又眯上眼睛……

经历昨晚那样的惊涛骇浪,才明白现在的安静是多么难得……

好像有很多东西都值得重新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轨迹,对待家庭父母的看法,对待……

十九岁的少女觉得目前这样的形式最好不过,一点不费力,就让他带着自己前往自己的家园,应该信得过……

长距离海面游泳是很多国家特种部队的必修课,美国海豹突击队几乎每个人都是能携带装备长距离游十五到二十五公里再发起进攻,齐天林本来不算特别擅长这个,可现在有赖于奥塔尔的神奇能力,这事儿还真不太难。

扔下枪的蒂雅欢笑着跳下双体船,看看同样一脸憨笑的亚亚,开始着急的大吼:“你赶紧啊!赶紧把小船弄好过去接他啊!”她自己也开始随便找个漂流的树干伸进倒扣过来的小艇下,徒劳的想用自己稚嫩的肩膀加一把力……

亚亚挥汗如雨的在毒辣阳光下弄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小姑娘的微薄协助下,把小艇翻过来,又花了大半个小时时间,才把小艇滑进吃水里面,没有马上走,而是用自己的膝盖和肩膀做梯子把蒂雅送回双体船:“只有你来守好大船了……”如果是以前,他可能还有有点担心这件事,现在嘛……如果是齐天林会担心她不要生事!

驾着摩托艇的亚亚循着枪声,在二三十海里外找到了慢吞吞游泳的齐天林和那个懒洋洋飘浮在海面上的白生生女孩,一脸欢喜的伸手把他拉起来,齐天林一只手就把安妮给提上来靠在艇边……

搁浅双体船最后是被不耐烦用其他形式弄下深水区的齐天林硬生生一个人用缆绳给拖下水的,

佯装醒转的安妮靠在操纵台前简直惊诧莫名!

回头看看浅水滩里的三道深深的沟痕,两边粗大的是船体,中间细深的是舵片,就那么被拖走了?!更何况最后一小段他还是憋着气在清澈的水底下吐着泡泡完全潜行!

蒂雅自从齐天林回来,就不愿离开他的脖子,一直骑在上面,这样被齐天林拖着在水底行走,她尽量的把头仰高才能像个潜望镜一样破水前进,又欢乐得咯咯咯要笑……

真的很欢乐,太高兴了,于是就没什么意外的被呛了水,赶紧被同样笑呵呵坐在旁边小艇上一直伴随的亚亚给拽上去!

小猫能嗷嗷叫了,趴在帆船船舷边莫名其妙的乱叫,引得猴子更是吱吱吱的跳来跳去。

一点没有脸红脖子粗的齐天林,若无其事的被亚亚拉上小艇,再一起返回帆船,蒂雅伸手就开始剥齐天林的衣服:“我拿到后面去漂洗一下……”

亚亚也接过齐天林的长裤和战术背心,开始清理里面的东西,摊开在甲板上晒,包括那个装着钻石的黑色小袋……

齐天林一边换自己的大裤衩,一边也注意观察亚亚。

没有让他失望,小黑人只是打开检查看了看钻石袋子有没有水,就扔到一边,那一瞬间璀璨反射的光芒,没有遮住他还算纯净的心。

安妮也看见了一袋光芒,更加吃惊,她可是真正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价值多少,也能说明这三个人经历过什么样的惊心动魄,可再偷偷看看**上半身的齐天林,浑身却光洁得很,一点伤痕印子都没有,这样饱经战争经历沧桑的男人不应该是一身的伤疤么?看多了文学作品的北欧少女百思不得其解。

齐天林点点头:“那袋子里面有毒,是植物毒,你知道怎么清洁么?”

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小黑人听了反而去打开来认真观察嗅闻一阵,点头:“上面用的是查查树的树汁泡过,我会用别的草汁来泡,然后用驼奶洗了就没事了,不过我自己用手拿是没事的,我都习惯了,我喜欢用这个来做吹箭……”说着就真的伸手乐呵呵的抓一把出来炫耀,得了齐天林一阵心惊肉跳的大骂,才小心翼翼的装回去,又把自己的手掌伸给齐天林检查,果然一点事情没有,真是个强悍的小黑人!

齐天林换上大短裤,套上蒂雅送过来的干净T恤,才仰头询问靠在操控台前假装晒太阳,其实在偷偷观察的安妮:“需要我们帮忙挂上船帆,维修船只么?”

多少还是受到一些伤害,那根应急红绳拉掉之后,是需要点时间来慢慢穿绳重新挂升的,毕竟不是常规降

帆,略微有点破坏性。

女人似乎是天生就有演戏的才华,安妮这样家庭的姑娘更是擅长,娇柔的捂住自己的头,指指桅杆:“我确实……没法爬上去,你们按我说的做吧……”

如果是她一个人要搞大半天的事情,在齐天林和亚亚面前简直就跟玩似的,亚亚第一张帆还自己手脚并用,飞快的爬上去拉上绳子头再下来拉帆……

第二张他就蹲在那把塔塔抓住一阵扭捏,叽哩哇啦说一阵,抓起猴子来往桅杆上一扔,塔塔就嘴里衔着一根细绳子,比他快上多少倍的爬上去,学着他的动作把绳子头穿过那个大环又衔下来!

惊讶的齐天林和蒂雅一阵鼓掌,安妮也忍不住鼓掌……

小猴子很得意的跳来跳去,得了蒂雅赏赐的一个水果!

折叠起来上百公斤的帆布,被齐天林一个人就抱起来在桅杆下展开,原本要通过精密的齿轮组省力升起来的船帆,被齐天林这个粗胚一把抓住绳头使劲往后面船尾拉动,嘭的一声响,船帆就展开了!

这不是拉动那上百公斤的事儿!

一旦展开风帆是要受力的,虽然上面圆环里面有高级滑轮组,可这不是一个人能拉动的巨大力量啊!

这都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所以不得不说,安妮现在的心里有很多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