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章 家庭

第六十四章 家庭

开船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蒂雅这时才觉得饿,把小猫和塔塔剩下的糊糊使劲的吃了不少,亚亚也不在乎是剩的。

陆文龙随便吃了点干粮,准备晚上煮点好吃的。

傍晚时分齐天林照例到左边船舱里面去取食材来做饭的时候,安妮轻描淡写:“我没什么水果了,能不能给我换一点?我需要持续补充维生素的。”

齐天林大度:“我们有不少,您随便取用就是了,不用换的……”

安妮点点头:“也行,要不干脆就一起开伙了?”

齐天林有点惊讶的掉头看看明艳的白人少女,安妮回应他一个优雅的笑容,很迷人,让粗胚有点相形见绌,赶紧把头扭开点点头:“那我来做点什么特别的庆贺。”

其实齐天林是真不讲究,讲究起来做点东西还是不错的,于是晚上一船人都吃到了炸酱刀削面!

因为煮面的水多放了点,所以今天的刀削面很是像小鱼儿一条条的,口感不错,第一次吃的安妮很有点惊奇:“以前看你们吃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原来味道这么香?”

蒂雅不太喜欢跟她说话,双脚叉开平坐在甲板上,齐天林伸脚踢她脚丫:“女孩子家家的,哪有这个坐姿的?”

确实是,同样是这么没有桌子在甲板上吃饭,安妮就是标准的跪坐姿势,连坐下来的动作都是屈膝侧身,没有什么不雅的地方,动作还很流畅,一看就具有良好的家庭教育,手里用的小叉更是严格遵循西餐动作,左手四指端碗,优雅沉静……

塔塔也分到了一个小碗,被亚亚教育端着,也蹲着,用尾巴支着屁股,假模假样的拿个小勺,其实是在用手抓着吃。

端着个盆蹲着的亚亚动作跟塔塔没什么区别!一张黑乎乎的大手托着大盆,就跟托塔李天王的手掌似的,气势逼人。

只有小猫还算正常,就像只猫一样在盆里拱。

所以说这一比较就比较出来了,弄得齐天林也只好盘腿坐好吃,不过只有他用筷子,因为安妮说她经过日本的时候买了双当纪念品,这倒是让好些日子没用过筷子的齐天林有点欢喜。

蒂雅不满的横了齐天林一眼,把自己的小腿也收回去盘着,可长袍裙不太方便盘腿,安妮放下碗才笑:“我那里有些女生的衣服,蒂雅可以穿的……”

小姑娘确实不太适应对方这种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弯,直愣愣的拿眼睛看齐天林,齐天林点头:“那就多谢了,我们一直都在赶路所以没来得及买这些东西……”

安妮伸手在身边的小猫脖子上摸一摸,轻

轻的在后颈项的地方捏了几下,一般在进食的时候根本不许靠近触碰的小猫居然哼哼了两声,舒服的扭了扭屁股,继续进食,白人女孩儿抬头一脸好奇的样子:“你们赶路到什么地方去?”

齐天林没什么隐瞒:“我们是从利亚比战场逃出来的,走南线穿越了五六个国家到索马里,再找到了亚亚,我们一家人才打算登船去欧洲的,欧洲我们也有很多地方要去,本来我也要单独去南非的,现在就干脆一块去了……”

蒂雅就听不得单独这个字眼,警惕的抗议:“我要一直跟着你的!”一家人这个词眼还可以接受。

安妮笑眯眯的看小姑娘生气,突然用英语问齐天林:“她有护照么?”

齐天林只是略微惊讶的看看安妮:“没有,只有难民证,我是南非护照,亚亚什么证件都没有。”

安妮就一直用英语对话了:“那你就打算这么带着他们两个和这两只受保护的珍稀动物一起在管理严格的欧洲大陆到处转悠?”

齐天林点点头:“我本来就只是个混迹在战场的雇佣军,小姑娘是我救的,我打算送她到一个战友家属那里去生活学习,慢慢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在英国,这两只小动物陪着她,应该手续不算太麻烦,我们有钱……”一副暴发户的口吻,在他说起来却轻描淡写,倒也是,关于他自己接下来的安排,亚亚没兴趣听,蒂雅是不愿听,难得有个人可以说说。

安妮有点意外的看看他:“那你和亚亚呢?”

齐天林笑笑:“我们还有事,我们会到战场上去,也只有那里才是我们生存的地方。”

这番英语对话,听不懂的亚亚还是不关心,专心自己吃面,还要教育塔塔,相比之下,驯兽方面,塔塔要更复杂一点,小猫只要驯化习惯认同几个主人,以后的攻击是天生的,小猴子可以协助的事情太多了,一开始就要教育。

蒂雅端着面碗,浅绿色的大眼睛骨溜溜的观察说外语的两个人,似乎有听见自己的名字,格外小心,撇着嘴,快速的吃完就收好碗,收拾放在甲板上的小菜小碟,连安妮的也收走,最后一把拿过齐天林手里的面碗,赏他个白眼,自己抱着到甲板下面洗碗去了!

安妮还是微笑着看蒂雅耍小性子:“那天还真的要感谢她,她和你救了我……当然昨天你又救了我一次……”

齐天林不当回事儿:“既然在一条船上,我们就是伙伴,没什么可谢的。”想摸烟,想想昨天泡海水里了,只好作罢。

安妮点头:“如果你们不在,或许因为这场风暴我就出事儿了,

这件事我会一直记得的……”顿了一下:“蒂雅这些……杀人的东西都是你教的?”

齐天林坐正点头:“在一个战乱的国家里面,如果不杀人就只能被人杀,她也遇到过和你那天类似的事情,所以反应有点激烈,她的母亲就是这样去世的……我不会教育孩子,只能教她自保。”

安妮看看船尾:“她很坚强,也很能干,但是以后回到欧洲社会需要很困难的心理辅导教育……”

齐天林不在乎:“那就请人辅导,我们有钱……”

第二次听见这个词的安妮,优雅的笑起来:“嗯,我看到了,很多钻石,是非洲血钻吧,不能进入市场流通的……”

齐天林也笑:“那是一部分,只要有利益,自然有商人会靠上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只是拿枪的,卖钻石不是我的专长。”

安妮看着远处赤红色的暮色:“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我们会到达法西兰,你会带着他们登陆,不过接着我们就要进入南非领海了,你们最好是不要在甲板上活动,得到我的通知,有军方舰艇,就赶紧躲到仓库里面去……”

齐天林有点惊讶:“不会登船检查么,我本来想进入领海就靠岸,我们穿越这个国家去另一头等你。”

安妮笑得自信:“能登船的也就你们了……”双手在甲板上稍稍用力,就技巧的站起来,双手握在小腹前点头行礼:“很感谢您的晚餐招待……明天的晚餐,我来招待吧?”

齐天林就只好也站起来回礼:“不客气……随便您,这本来就是您的船……”

白人少女笑一笑,转身离开了,齐天林这才发现对方穿着一条黑色高腰长裙,裙子下面是白色长袜加黑色皮鞋,上面是白色衬衫和花边装饰,恍惚记得刚才裙子正面有一块红白绿相间的条纹围裙,嗯?有很浓郁的北欧民族风,这是穿的民族服装?

接着就听见安妮在招呼小姑娘:“到我这边来……我带你换点衣服……你的皮肤也要开始注意保养了,年纪这么小就这么粗了……先来磨个皮……”

好像如果把蒂雅就交给这样的女性教育才是最大的福音啊,惬意的靠在桅杆底下的齐天林又想伸手摸烟了……

亚亚笑着过来蹲在他身边,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我这里还有三包……”

唉,这样的日子也太安逸了……

就着习习的海风,齐天林伸直了腿,舒服的吐一口烟圈,顺手摸摸步枪的位置……

只是一个多小时后,蒂雅就扭扭捏捏的上来了,身上穿着一套跟刚才

差不多的裙装,头上原本有点胡乱的卷曲栗色长发被编成两个辫子盘在头上……

齐天林嘴里含着烟卷,大声鼓掌:“很漂亮!”

亚亚也点了支蹲在附近,也一个劲点头,乐呵呵的笑。

塔塔觉得换了新装的主人也漂亮,吱吱吱叫着就要跳上头顶,在空中被蒂雅一脚踹飞:“好容易才盘好的头发,你想来给我弄乱?衣服也别给我抓乱了……”

齐天林还是有在电视上见识过这样的衣服,笑着站起来,先把烟头弹飞,嘴里胡乱找了首比较欢快的曲子开始唱:“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倒日本狗强盗……”就双手叉腰跳过去,拉着蒂雅的手穿过自己的叉腰手,也叉在腰上,乐呵呵的开始跳转转舞!

女孩子对这种东西的敏感度远比男人高,转了两圈,笑嘻嘻的蒂雅就知道转身换手叉腰了,变出好几个花样来!

亚亚使劲的鼓掌,自己还跳起来在边上奇怪的扭来扭去,嘴里跟着齐天林的歌曲节奏打拍子!

塔塔这记吃不记打的又乐呵呵的跳到亚亚头上跟着扭,小猫有点跌跌撞撞,但是要试图在中间窜来窜去表示自己的欢乐!

后面上来的安妮很有点惊讶,双手互抱,靠在船舱上,面带微笑,讶异而安详的看着这个奇怪而欢乐的家庭……

心安即是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