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章 演戏

第六十五章 演戏

接下来的海面生活,就有了些许的变化,安妮似乎能很巧妙的掌握各种切入点,驾轻就熟的介入到这个奇怪小家庭中间来。

最开始是带着蒂雅熟悉各种小女孩少女应该熟悉的事情,换换新衣服啊,化化妆啊,盘盘头发,学会怎么护肤,更主要的是讲解一些起码面对别人应该有的礼节。

应该说蒂雅原本作为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还是有基本礼仪的,只是自从跟齐天林在一起,完全变得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了,这么纠正起来其实不算太难,有些东西不比较不知道,有了安妮这么个到处贴着高雅标签的一对比,小姑娘是真自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差了,所以这种东西学习起来还是很认真的。

只是亚亚就稍微困难一点了,这个执拗的小黑人就是块牛皮糖,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可是无论安妮要求他怎么改正一些生活习惯,他都点头称是,回头把牙膏挤出来和塔塔小猫一起分着吃了,大便更是喜欢来了兴致,就跑到船尾把黑黝黝的屁股翘出去解决!

搞得安妮非常的光火,有时候真的要不顾风度的想骂人,可真的骂不出来!

齐天林不做声,不阻拦,只是笑嘻嘻的在一边看,还得经常去找亚亚偷偷拿烟来抽,因为安妮很讨厌抽烟,看见就要批评摘烟头扔掉,亚亚有很多种方法把烟藏在一些匪夷所思的地方,齐天林都很好奇。

最后安妮干脆决定就带着蒂雅一起公开进入南非:“我就说她是我在海岸边收养的孤女,争取能够给她得到一个真实的身份……”亚亚这个死孩子既然不听话,就不管他了,让他跟着齐天林自己自生自灭吧!

齐天林本来就打算到了法西兰通过雇佣兵组织去给两个孩子获得身份,这样也可,只是略微有点怀疑:“您在南非不会停留很久吧?我们确实有急事急着要去法西兰的。”看样子这个女孩也不是南非人,办理合法身份前前后后还是要折腾点时间的。

安妮现在和这一家子混得熟了,表情也比开始随便生动一点,撇他一眼:“你着什么急,有什么事情比得上蒂雅这样一个女孩子获得完整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的?”

齐天林懒得和这种过于关注人文的新时代青年争辩,溜到船头去抽烟。

蒂雅也有点变化,经常站得远远的看着齐天林,似乎没有那么粘他,齐天林也无所谓,甚至有点求之不得,免得到时候分开的时候心里不好受。

小艇被拉起来放在船尾,安妮的解释是那么拖着太招摇。

这天中午突然就听见船上小喇叭呼叫:“你们赶紧躲下去……”这应

该就是看见远处有领海巡逻军舰来了。

操控台上的安妮一把抓住也要跟着下去的蒂雅:“你就留在这里!”

穿着一身北欧民族服装的小姑娘看看对她点点头的齐天林,抿着嘴不吭声,慢慢在顶层操控台上坐下来。

躲在货舱里的齐天林浑不在意,还给亚亚讲道理:“因为我们一般都要携带自己熟悉的枪支弹药,所以很多时候过境完成业务,要么坐军方的交通工具,要么就直接偷渡,这样的事情最常见,很多领海都有军舰会检查,但是这样的高级游艇一般不会登船,所以我习惯偷渡那种大型货轮,随便找个集装箱就可以躲起来,这个小船嘛,看安妮的样子,她有把握。”其实偷渡他也不算很熟悉,因为负责这些事情的都是已经死掉的战友!

亚亚抱着步枪蹲着,嘿嘿笑:“安妮心眼多,不好!”

这小王八蛋就是这样,什么都明白,就是不吭声。

齐天林笑:“你也知道?反正她和我们又不是一路人,如果她把蒂雅带走了就带走了,比跟着我们好。”他也明白……

亚亚又不吭声的吃吃吃直点头笑。

蒂雅是浑身不自在,除了在齐天林身边,她没法镇定的面对外界任何人,包括几天来比较熟悉的安妮,和齐天林没事就摸摸步枪一样,她也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大裙子侧面……

这个动作安妮没太在意,那晚她趴在横杆上,天色又黑乎乎的,是没有发现小姑娘怎么拔枪摸刀的,所以是真不知道这个浅褐色皮肤小姑娘的那些武器随时都在身上……

海军军舰远远的就开始打旗语,安妮只是拿起操控台上的电台通话器,按照旗语要求的频道接通,简单的对话几句,对面军舰就靠过来,靠在帆船侧面平行了一段时间,期间还通过通话器叽叽咕咕了很久,直到安妮用通话器抱怨大型军舰影响到了风向,对帆船航行不好掌控……军舰很快就驶离了视线慢慢消失在后面……

齐天林和亚亚在货舱里根本没有听见任何多余的声音,就被蒂雅敲门放出来了。

蒂雅歪着眼睛努嘴让亚亚上去,小黑人憨笑着就跑了,蒂雅直接在舱门略高的门槛上坐下,挡住了齐天林出去的路。

齐天林无所谓,摸出身上的烟,蒂雅还是嘟着嘴跳起来,抢过打火机帮他点燃:“安妮说你要把我送到别人家去!”那姑娘心眼真多!

齐天林不否认:“你知道我和亚亚要去做什么,你才十五岁……”

蒂雅一口打断:“十六了!”虚岁还差不多。

齐天林不

抵抗:“你是我的妹妹,不管十五岁还是十六岁……”

蒂雅的眼睛立刻就湿润了,不说话了,坐到齐天林身边的舱面地板上,伸手抱住齐天林的小腿,把头放在他膝盖上:“不要丢下我……求你了……”

齐天林笑着拿手摸她的辫子头:“你看,你和正常一点的女生在一起,就会编辫子,我们都不会,你看看安妮,那些动作行为,都是很优雅漂亮的,不要求你到她那个地步,也起码不要像我们这样粗鲁,去上学吧,去最好的学校,穿最好的衣服,住最好的房间,我们有钱,你那样,才会让你的妈妈安心……”

蒂雅不吭声,抱住齐天林的小腿,眼泪无声的流,偶尔摇摇头。

齐天林教育小孩子:“你只会说阿拉伯语和家乡话,英语听不懂吧?我和安妮说话你就听不懂,这个要学,数学,物理化学都要学,以后有机会到我的家乡去看看我的妈妈,那也是你的妈妈,你也要学地理……”

不知道什么打动了小姑娘,蒂雅仰起头来认真的听他说话,齐天林忍不住用自己粗糙的手指肚帮她拭去泪花:“有什么值得哭的?我和亚亚是去做事,你跟着我真的没必要,你已经吃过太多的苦,以后再也不会了,一辈子都会过得好好的,会吃很多好吃的东西,这艘船就是把我们带到好的世界去,懂吗?”

蒂雅还是轻轻摇头:“可我舍不得你……”

齐天林不知道是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先去学习上课吧,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叛徒的,等我做完了这一切,就和亚亚一起回去找你,那时候我们再搬回我的家乡去住,好不好?”

小姑娘现在可不好骗,要确定时间:“要多久?”

齐天林真的跟骗小萝莉的怪蜀黍一样:“没多久的,一两年内,你还要抓紧时间学习呢……”

蒂雅又不说话了,使劲抱着齐天林的腿,使劲蹭泪水。

齐天林觉得火候差不多:“把枪都还给我吧,回到那样的社会就不需要枪和刺刀了。”

小姑娘嘭的一下就弹起来,满脸的警惕:“绝对不可以!”双手还紧紧的捂住自己的两边大腿,真的看不出来啊,这么穿得像个洋娃娃似的小姑娘,蓬开的裙子下面居然挂着两支手枪,两柄匕首枪刺,还好没有手雷了。

齐天林苦恼的捂头:“别人都没有啊!回到正常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这种战地后遗症是最严重的,很多雇佣兵或者正规军都是这样在战场和正常社会之间调整不好自己的情绪,导致情绪失控,精神分裂。

小姑娘表情严肃:“是你

教我要保护自己的!”

齐天林更觉得罪孽深重:“但是那是用在战场的……对!你以前在小镇上,是不是也不能随便杀人呢?”

小姑娘思维模式也在尽量跟随齐天林,苦恼的蹲下来:“可我看见谁要是坏人我就想拔枪!”

齐天林赶紧劝说:“对吧,你这样带着枪很容易误伤人的,你被抓起来了怎么办?”

蒂雅倔强:“我不会让任何人抓住我的,我要等你来救我!”

齐天林使劲挠头:“我万一和亚亚在其他国家很远的地方来不了呢?”

小姑娘的泪水又装满了眼眶:“你不来,我……我就……跟我妈妈一样!”然后满眼的泪水又开始流!

齐天林叹着气刚刚伸手,小姑娘就投进他的怀里闷声闷气的哭,直到把自己弄得打嗝……

齐天林才无奈的抱着她出了货舱,找个地方擦脸准备吃饭,不过他真没看见,小姑娘使劲抱着他的头哭时,泪花下的小脸蛋露出一点点得意的笑容!

这女人啊,从小就都是会演戏的料!

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