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章 一大白

第六十六章 一大白

进入了南非领海没有航行多久,安妮就把帆船拉离了海岸边,细心给齐天林解释:“因为这里的港口城市比较大,也许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只需要直接在开普敦停靠就好。”

这个决定是她在自己的船舱用卫星电话联络确定以后做出的。

那个港口就是非洲大陆最南端了,治安也比较好,所以齐天林点点头看看漂亮的船体和船主,也觉得这是个比较靠谱的选择,自己溜到甲板上找个角落打盹。

是的这段时间,齐天林做得最多的事情就睡觉打盹,在这样四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他终于难得的得到了一点安全感,那是战锤和战刃都从来没有给过他的,反正安妮现在也很擅长指使亚亚了,蒂雅更是严加管束所有声响,只有她最了解几个月以来,齐天林几乎都没有睡过什么囫囵觉。

这样的惬意时间过得特别快,直到某天早上安妮和蒂雅都盛装打扮的坐在操控台上,顺便说一句,蒂雅现在都和安妮一起睡船舱,反正里面有两张双人床,只是蒂雅要齐天林陪睡的要求被安妮严辞拒绝,而且引发了白人姑娘的不良揣测。

齐天林和亚亚被要求把小艇放下来:“待会儿接近港口,你们就自己放开小艇跟在后面,慢慢靠岸,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两天,后天一早你们直接开到那边那个海面灯塔背后的小拐角等我们,注意别惹事儿,我们没法等你们的,拿着这支卫星电话,没事不要找我们……”

齐天林好些年没有被个女人这样絮絮叨叨的管教了,很有点撇嘴的跳上船,又被安妮训斥:“步枪!你们俩背着步枪怎么进入城市?这里不是战乱地区了!赶紧收到货舱去!”

其实齐天林的本意是用防水袋把步枪吊在小艇下面的水里的,想想也麻烦,就指挥亚亚把两支步枪放回去,一人带了一支手枪和小刀就走了。

只是还没靠近港口齐天林就要求赶紧解开缆绳脱离,亚亚也手脚麻利的赶紧操作小艇远离安妮号,因为从远远离着港口就开始有很多小船成群结队的迎接上来了!

吓了齐天林一跳!

确实是,而且都是各种豪华游艇,亚亚这种海盗小艇根本就不好意思出面,接近上百艘这样的豪华游艇蜂拥而至是怎么感觉?

就跟千军万马似的!

齐天林知道这样的大型知名海港都有好几个大型游艇区,停几百艘都不成问题,可同时这么出现还是真难得看见!

远远的也能看见港口附近游艇停泊区的栈道上彩带飞舞,很多朝天喷射的泡沫带,甚至有一支军乐队在栈道上演奏雄壮的

乐曲!

一排排衣装整齐的场面人物也都站在栈道上等着!

周围更是不少的各种摄影摄像记者跑来跑去兴奋不已……

后面的岸边更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挥舞各种旗帜,嗯,主要是苏威典国旗……

齐天林和亚亚对看一眼,都满眼的疑惑,这都是个什么事儿啊?

这么大的排场!

可怜的海盗小艇只能远远的遁开,趁着所有注意力都在安妮号身上,自己静悄悄的靠了岸,把小艇藏在几艘大货轮之间的缝隙,抓着缆绳爬上岸,再偷偷的出了码头区,进入市区……

蒂雅显然也被这样的阵势给吓住,坐在操控台边上的沙发上,一动不能动,只是双手紧紧的抓住大腿裙子边!

当然如果换齐天林来看会轻易发现右手是个握枪柄的样式,左手自然就是握住枪刺柄的手势了……

安妮完全能理解,自己坐在操控台前的单人皮座上,目不斜视,口中传授:“目光稍稍的抬高一点,不要左顾右盼,学会用余光看周围,眼珠不要到处乱动,亚亚就这点最烦!”

蒂雅只想扭头寻找拿手小艇在什么地方,刚想在皮沙发上撑起来转身,就被喝住:“不许乱动,还有小猫,都不许动!”这位的余光可真厉害,脑后都能看见。

蒂雅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摁住被周围的喧哗搞得烦躁不已的小猫……

游艇们围过来,但是不靠近,只是在大约二十米外平行跟随……无数的长枪短炮摄影镜头被举起来对着这边,蒂雅一下就跳起来准备拔枪!

从来没有看见过单反相机和肩扛摄像机的她是把这些东西等同于RPG火箭筒或者榴弹发射器的!

一直端坐面带微笑的安妮终于绷不住了,只好跳起来抱住这个暴力小姑娘,她的手也第一次惊讶的摸到对方的大腿,上面硬邦邦的铁器总算是让她明白了小姑娘为什么这么喜欢摸大腿!

顺便一摸左边,那几乎有蒂雅大腿那么长的枪刺更加冰冷,更加让她不寒而栗,这就是那晚那柄穿透了别人颈项的凶器?一直好奇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原来每晚都在自己的床边!

从小到大自己的周围五米内都不允许有这样的凶器的!

居然伴随了自己一路?

这个小姑娘从来都不取下?!

安妮是没法要求小姑娘这时去取下了,几十上百只镜头都对着操控台上的大小两个姑娘,只好娴熟的拉出一个笑容,还用嘴角狠狠的发音:“放松点给我笑!赶紧笑!”

蒂雅倔强的看着

四周,根本不露出一丝微笑,眼睛更是恶狠狠的看着有个采用SONY高频拾音器的记者,因为那支采访麦克风看上去实在太像一支细长的枪口了!

安妮赶紧哄小孩:“都是照相机,照相,你昨天不是照过?这些都是相机……要照得美美的……”心中暗自烦躁,怎么就忘记把船舱里的那支单反相机拿出来先预习一下?这几天照相让这傻姑娘以为相机都是卡片型呢!

好吧,其实也很喜欢照相的蒂雅终于艰难的在嘴角拉出一丝勉强的笑容……

两边跟随的游艇都不靠过来,只是在附近欢呼雀跃,有一艘特别大的甚至还带了个乐队上来演奏《你古老,你自由》,有胆子大的用扩音器跟安妮打招呼,用英语,所以蒂雅听不懂,不过估计她听懂了也没多大反应……

因为两边的扩音器说的是:“亲爱的索菲亚……这就是传说中您在战乱地区收养的小姑娘么?”

“亲爱的索菲亚……您打算在开普敦游览什么地方?您对南非有什么感想?”

“亲爱的索菲亚……您对新翻拍的《罗马假日》有什么感想?”

“亲爱的索菲亚公主……”

公主!

是的,全称为英格瑞德.维多利亚.艾娃 .索菲亚.安妮的索菲亚公主!

就凭这一长串历史久远的姓氏就可以在欧洲横着走的苏威典最赫赫有名的公主!

号称近百年来最出色,最漂亮也最有叛逆精神的美丽公主!

早在大半年前就开始公主单人单船环游地球早就成为瞩目的焦点,原本所有王室成员起码几十名随从出行的状况,被这位公主坚决的摆脱,一定要自己独立完成这段航行……

其实一路上都是在各种港口被热烈欢迎,原英联邦国家更是如同欢迎英兰格女王一样热闹,只是因为在索马里一带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港口和国家而已……

在南非军舰迎接到她并得知她已经在战乱地区收养了一位孤女以后,这件事更加被炒作得闹上了天,在索菲亚公主以前的睿智、独立、亲民、美丽等注解词上面又增加了善良、无畏等一系列不要钱的褒义形容词……

齐天林和亚亚这时已经坐在市区一家小酒吧里,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屏幕电视上播放的现场直播,看着那个一脸纠结笑比哭还难看的小姑娘,以及旁边那个风姿绰绰,高秀挺拔,挥手示意的……公主!

亚亚还好一点,他和蒂雅一样,对公主这个称号没有太大的感知,在他看来和市长女儿都一样伟大,所以目瞪口呆几秒钟,就专心开

始对付桌子上的酒精饮料了,这种带点果味的混合饮料很得他的喜欢。

齐天林就有点呆滞,这就是自己的新生活么,自从遇见了奥塔尔以后,生活就全面爆发的翻天覆地,可以让全球威名显赫的首领蜷在自己的车后座里,也可以在海里抓着高贵公主海泳……嗯,想到这里,齐天林忍不住张开自己的左手五指,呆呆的看着,这放在中世纪,估计都保不住要被砍掉吧?

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这姑娘对于为蒂雅获得一个身份那么轻描淡写了,那移民局什么不就是她自己家开的?

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姑娘那么多文艺理论是站在什么样的高度了,站在一个公主的角度,可不就是关心这些事情么?可不就应该对小猫身上什么地方最敏感了若指掌,可不就应该熟练操作各种语言么?

原本只是以为躲避一下海关检查,然后上岸做一次疯狂采购就离开,现在看来都是这心比海深的姑娘安排好的……

齐天林终于想起奥塔尔反复的警告:“女人是最不可靠的生物!”

真是至理名言!

齐天林忍不住就端起眼前的酒杯,对着冥冥中的那个傻大个举杯敬酒!

当浮一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