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章 木偶

第六十七章 木偶

连搭接到帆船的不锈钢舷梯都挂满了红白色的绶带装饰,都编着两条麻花辫的大小姑娘一起走下来,更加疯狂热烈的镜头咔嚓成一片……

所谓的什么体育明星电影明星都没法跟这种超级贵族相比,再风光再瞩目的明星都有一个升起降落的过程,那些超级富豪也要靠着自己的财产来彰显自己的地位,瞬息万变的商场上不是没有变成穷光蛋一文不名无人问津的可能……

可安妮这种一出身就是叼着钻石小勺的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天起直到离开这个世间,永远都是高高在上受人仰视的……

所以她现在严谨得挑不出一点毛病的仪态只会换来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被她紧紧牵着双手的蒂雅一脸僵硬,怀里抱着的小猫也一脸警惕,是的,安妮必须把她的双手都死死握在自己手里,避免这个暴力孩子拔出手枪就是一轮射击,她可不会忘记那个抵在下巴开枪的场景,而且从趴在高处的她看来,那更具有永生难忘的恐怖冲击力……

那一团团红白相间的东西从天灵盖那么冲出来,不就跟这周围的红白色差不多么?

从小得到的礼仪窍门就是,自己想自己的,神游天外,反而能保持比较好的礼仪状态,下意识的回应礼节,更显得气度非凡。可这样的想象让安妮忍不住自己泛了个干呕,太恶心了!

本来把镜头特别集中在她的手上,强调她对孩子的钟爱关心,但大多数记者都捕捉到了这个镜头,想得近的是公主一直在海面飘荡,上岸不适应,想得远的嘛……嗯,有点远。

码头上已经搭建了一个小小的高台,上面还有个华丽的演讲台,首先是市长,接着是某位国家部长,然后是某个著名影星,接着还有超级富豪,最后才是安妮微笑着上台,只是她执意要抓住蒂雅的双手一起上台,她实在不敢想象这姑娘被她放开手会做什么。

蒂雅在这么多人的状况下,越发的紧绷,警惕的看着四周,丝毫不在意自己接收到的是各种怜悯的目光,这些人也大多分辩不出她的这种紧绷是来自于对复杂环境的抗拒,而不是害怕,这是很多战士都有的问题,他们习惯处在一个能被己方掌控的环境,一旦不能掌控,就分外焦虑和警惕……

终于,这种警惕在安妮牵着她走上小台台阶的时候发作了!

不知道远处高楼顶部是游客还是负责安保的狙击手,总之就是有个望远镜的光芒闪烁了一下,小姑娘几乎是本能的就一下扔开小猫,把安妮掀倒在地,自己一个滚翻就躲在了安妮的身后,同时就去撩开裙子!

老天爷保

佑,安妮的精神也高度集中,总算在小姑娘的裙子撩到膝盖时候死死按住了她的右手,口中低吼:“你在搞什么?”

蒂雅还在挣扎着要低身:“那边有狙击手!”

安妮的满腔怨气一下就没有了,一直都养尊处优的她真的很善良,一下就把小姑娘抱在自己怀里:“不会的,不会的,那不过是保护我们的狙击手……”

以蒂雅的思维模式,狙击手就是杀人的,还能保护人?真是难以想象……

安妮就干脆抱着小姑娘起身,迎着下面一片喧哗的贵宾席和媒体席开始自己的演讲,双手紧紧箍住怀里的蒂雅:“刚才的情形……是个意外,但也是个必然……”

索菲亚公主的演讲开始了,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优雅大方,一点没有受到刚才的突发事件影响,侃侃而谈:“蒂雅……是我的妹妹,她在那个战乱深重的国家成长,刚刚仅仅是发现那边有安保人员,她就下意识的推倒我,保护我……”

鬼知道,蒂雅那一瞬间是打算用公主当做掩体的!

自作多情的公主还在继续:“我像她这个年纪只知道芭比娃娃,同学的初恋,歌曲排行榜的名次,而她,我的妹妹,她就必须要了解什么是狙击手,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总之公主呼唤和平的演讲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下面一些达官贵人的女眷和女影星们甚至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不停挣扎一脸倔强的小姑娘又是那么好的注解,她的突发动作比精心安排的各种新闻桥段都具有冲击力,更有说服力……

安妮公主那颗伟大的善心比齐天林的钻石还要闪闪发亮!

然后是用餐,自然是西餐,最高级别的西餐,坐在餐桌边蒂雅终于安静了,换小猫开始折腾,不停的折腾!

以它敏锐的嗅觉,自然能够闻到血腥的牛排味!

最后非常头痛的安妮不得不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给它也安排了一个地方,一大块四成熟的上等高级牛排,让小猫也终于安静下来……

蒂雅对于餐具的操作还是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原来也会,在船上安妮也进行了突击教育,完全就是被齐天林那个粗胚给带坏了!

只是和安妮挺直后背,亮闪闪的刀叉把食物切成丁状,再一点点送到嘴里不同,蒂雅是一叉叉起牛排开始啃,桌面上的蜗牛也吸得大声,如果不是腾不出手,她是想用军刺来个透心凉再吸,多简单?

安妮放弃管教的企图了,优雅的和旁边的部长轻声交谈,偶尔才叮嘱蒂雅一句:“你就不能动作小点,声音小

点?”

蒂雅白眼:“不抢就没得吃!”

于是这句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一种优越感,也就带着满足的心态看小姑娘狼吞虎咽,而不觉得突兀……

之后还有舞会,记者会,媒体洽谈会,王室人员过来对她的关心叮嘱,总之就是一直折腾到半夜,才疲惫的到自己五星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就寝,外面已经住满了超过十名保全人员加王室人员。

只是她一推开门就看见蒂雅坐在窗前仔细的擦拭手枪零件,瞌睡就醒了一半……

“这些东西一直都在你身上?”

蒂雅理所当然的点头,把套筒座轻轻的拿起来观察有没有污垢,用的是桌边随手抓的一块绒布,嗯,那是号称世界第一高级羊绒的拉米尔高山绒,一张成年人盖的大小,就可以叠起来从一枚戒指穿过去,价格堪比黄金,被她擦出了黑乎乎的污垢……

安妮自然是不太在意的,只是笑:“看来你也有做富豪的潜质,不过你和你哥哥也确实有钱……”

蒂雅不抬头:“他不是我的哥哥,他是我的胡子!”

安妮舒展的把自己扔进全羽绒的**:“他有女人么?像他这样的神秘男人可能还是能吸引一些傻瓜女人吧?”其实从小一直和三个哥哥一起长大的她就盼望就是这样有个姐妹淘,什么都能说的姐妹淘。

蒂雅转头警惕:“什么女人?只要有坏女人出现在他周围我就一枪打掉!”这就是暴力派的作风?

安妮翻个身把自己俯卧在**,看着蒂雅:“你多少岁了?保罗说你十五岁……”保罗是齐天林在南非护照上的名字,很常见。

蒂雅娴熟的把手枪组装回去:“十六岁,今年我就满十六岁了,在我们那里,就可以嫁人了,所以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安妮一边哧哧笑一边在**翻滚:“我今年满二十岁,回家以后我还要去大学补修几个学分……保罗给你说了他怎么安排你没有?”

提到这个蒂雅眼神就有点黯淡:“说了,我不反对去念书,可是不想离开他,特别是他还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安妮有点好奇:“他还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去做?”

蒂雅顺口:“去找个人,很重要的坏人……你问这个做什么?”

安妮懒洋洋:“就是好奇,他现在已经这么有钱了,随便找个什么地方都可以当富家翁!”

蒂雅哼哼着维护:“你知道什么,胡子是最有责任的人!”

安妮又笑起来,看着已经在擦拭枪刺的小姑娘:“你喜欢他?”

小姑娘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我要陪着他一辈子!”

安妮被这个快捷的回答噎住,顿了一下才继续:“你……爱他?”

蒂雅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爱他!”她也稍微停顿一下补一句:“他也爱我!”

安妮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可这应该是亲情不是爱情……”

这对于蒂雅来说确实不太容易区别,不过她不在意,小心的把枪刺插进小皮套:“我不管是什么,反正我会一直陪着他的,我听他的话,我会去上学学习,等他办完事就回来找我,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除了亚亚有点讨厌,没什么不好……”小姑娘也和每个少女一样,有自己的小憧憬,只是她的憧憬来得直接而简单。

安妮看着她坚定而闪烁的大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羡慕,口中轻声:“我真的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就天天这么虚伪的面对这些人,什么都是安排好的,我也就好像一个木偶一样被推来推去,所以我才会这么搞一次自由自在的旅行……”

公主也是有烦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