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章 弹孔

第六十八章 弹孔

齐天林和亚亚就没什么烦恼,用他的南非护照,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亚亚还是忍不住在**颠了几下,最后一直在浴室里冲洗了三小时才湿漉漉的出来,也不擦干,就围条毛巾。

齐天林理解,笑呵呵的坐在床头打开电视,自己拿个小记事本记录要买什么给养品:“水源充足的感觉很爽吧?要不你再把那个浴缸放满泡一晚上?”

亚亚闻言才回头进去看看:“原来是泡人的……”结果这一直生长在干旱地区的傻孩子,居然真的就放满一缸热水,一定要拖齐天林去泡一下,等齐天林哈哈笑着随便泡一下起来,他才喜笑颜开的躺进去,长长的出一口气,使劲的把水泼到自己脸上……

似乎这样,能够降低对家乡的思念,对父母亲友的思念,对水的渴望……

齐天林笑着拿过新买的香烟过来,先给浴缸里倒上沐浴液,搅出泡泡,再拿毛巾给局促得很的亚亚垫在脑后:“你爸喊我把你当成忠实的仆人,我知道你对我会很忠诚,但我是把你当弟弟,所以不要在意这些事情,好好享受一下,这是我们应得的,战斗的劳累过后不就为了能这么吗?”

亚亚有点面颊发紧的使劲点头。

齐天林顺手从自己身后把亚亚的金伯尔手枪拿过来,枪口朝自己递给他:“但是,永远不要放松警惕,我们没有资格放松警惕,知道么?”

亚亚有点羞愧的接过,狠狠点头。

齐天林就那么蹲在马桶上,给亚亚分一支香烟:“事情其实很简单了,我们到了法西兰,先回公司报到,给你也取得一个身份,然后我们到最近雇佣军最多的几个战场去找找,估计就能找到点那几个人的线索,雇佣军,永远都会在雇佣军的圈子里,不会走远……”

亚亚听得很认真……

只是等半夜两人晃悠着到外面的夜场让亚亚开眼界的时候,小黑人表现出来的不屑很是让齐天林吃惊:“白人姑娘,黑人姑娘你都看不上?”

亚亚又是那副嘿嘿嘿的憨厚像:“还是我们族的姑娘漂亮……”

齐天林懒得搭理这个审美观扭曲的倒霉孩子,不过自己也对这里的健康问题比较怀疑,两人喝了几杯酒,就打算回就宾馆了。

只是习惯性的在回到那家码头附近的宾馆时候,警惕的观察一下周边情况,看见眺望码头那边的栏杆靠了几个人,隐约听见似乎是阿拉伯语,仔细一听居然有索菲娅公主的名字提到……

第二天尊贵的索菲亚公主是在自己的王室人员以及市长陪伴下游历市内各个博物馆以及风景名胜的……

蒂雅自然是不会欣赏什么罗丹的雕塑作品,只是东张西望的期望能发现点齐天林他们的踪迹,最后不得不失望的跟着安妮瞎转悠。

安妮自然看得出来:“他们一定会按照约定出现在那个地方的,现在,哼哼……”她才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妞呢,这些男人背地里做什么,她还是有耳闻的。

这时一个王室书记官快速的靠上来,低声递过一页文件:“这是最新的消息……”他,嗯没有权利为公主做出任何决定,只能建议。

是由苏格兰场转过来的一封提醒公函,根据他们偶然查到的一个案件,一些有阿拉伯背景的极端分子对于公主利用阿拉伯少女作秀的事件很不满,试图在开普敦到欧洲的这一段路上制造一些极端事件,昭告天下。

因为好几天前的军舰就接到了索菲亚公主请求为自己收养的孤女得到一个身份的消息,也被全球各种媒体大肆宣传,所以陆续已经有一些极端分子靠过来了!

从小到大基本上就生活在各种威胁中的公主不屑一顾,利用阿拉伯少女作秀?很稀罕么?要不是为了报答他们两次救命之恩或者自己有点小兴趣,会值得自己伸手么?无聊帮帮人罢了,这都可以召来祸事?

莫名其妙,这些极端分子才是想作秀!

于是她身边的安保措施顿时就提高了一个等级,让公主很扫兴,很快就带着蒂雅返回了酒店……

可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呢?

入夜以后,灯火辉煌的安妮号上,大批的检修人员才从船上撤离,说是单人单船,庞大的王室在每个栖息地都会安排大队人马补给和维修,这和那些单人单船环球的苦孩子们是有天壤之别的。

除了被公主锁上标明禁止入内的一两个舱室,所有的地方都修葺如新,淡水食品补充到位,特别按照公主的要求增加了不少食品饮料,一切确定无误,才开始逐一检查离开。

最后是留下了三四个安保人员在船边看守……

几条黑影就轻悄悄的在不泛起水波的情况下划着一条漆成黑色的木头小艇,躲在栈道的阴影下,一点点靠近帆船……

只是在他们刚刚靠近安妮号十米左右范围,突然就听见一声枪响,小艇上一个黑影手臂中枪,惊慌失措的一下翻进水里!

安妮号的看守们立刻被惊动,打开几柄强光电筒,锁定水面上的小艇,这里的护卫可也是有点遵循非洲风格,没有那么多废话,端起手中的MP5冲锋枪就是一梭子,大声呼喊:“放下手中的武器,举起双手投降!”

不到十分钟,码头

警方就有更多的武装人员过来包围,小艇上勉强抵抗反击了几枪,就抖抖索索的起身投降,这时候,齐天林已经静悄悄的从栈道下面的水里潜泳到几百米外的岸边黑暗处,被亚亚拉起来,衣服都懒得换,脱掉扔在海盗小艇上,靠在一堆购买的给养品上:“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就兜个圈子过去那个灯塔汇合点等她们。”

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兴趣去自己动手搞掉这些人,只要能在关键时刻点醒一下守卫就行了,事半功倍,能调动就调动。

在酒店的安妮自然很快就得到了通报,详细的询问了事情经过,公主平和的笑笑:“行了,请让他们看好安妮号就行了,不用操心,明天我继续按照计划出发!”

回到卧室,说说事情,询问小姑娘:“第一枪是不是保罗打的?”

蒂雅没兴趣思考:“不知道,他不喜欢随便杀人……”然后就继续擦枪,偶尔抬头询问明天是不是一早就能和齐天林会合。

安妮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头看着小姑娘专心的样子:“你就只在意手里的枪?电视都不看看?要不我们出去玩吧?”

靠坐在窗台下的蒂雅奇怪的抬头看看她:“我有什么好出去玩的?”转头看看大幅窗台外面璀璨的夜景,又低头擦枪:“只有和胡子在一起,我才是个什么都不用担心的小女孩……离开他我就要全靠自己……”

安妮有点动容,起身刚坐到窗台上看看这个自己有点无法理解的生命个体,蒂雅不抬头的提醒:“胡子说窗台上的人影,是狙击手最喜欢的目标……”

安妮啼笑皆非的低下上半身,用手指抬蒂雅的下巴:“你别……”只听背后巨型玻璃窗面砰的一声轻响,蒂雅一把就抓住安妮的胸口拉下窗台,两个女孩儿抬头就看见窗户上面一个小小的弹孔,然后在富丽的天花板上赫然也出现一个弹孔!

如果是齐天林在,自然能迅速判断这是一颗来自较低建筑物的弹头射击线,但两个姑娘只敢趴在窗台下,蒂雅还难得的有点笑容得意洋洋:“胡子说的没错吧,你不觉得刚才救了你?”

安妮撇嘴:“每年针对各国元首的刺杀还少了?”话是这么说,不可抑制抖动的手还是暴露了她惊悚的心情……

先拉上窗帘,再摁动呼叫器,进来的保全人员吓一跳!

实在是因为那枪射击只是击穿了玻璃,没有太大的响动,外面的保全人员都没有感觉,现在赶紧把公主和蒂雅转移到别的房间,然后飞快的从天花板到玻璃弹孔建立一根射线,对正一栋大楼,飞快的通知警方到那边检查……

王室人员得到回报,委婉的希望索菲亚公主能够停止她的单人单帆旅游,立刻回国,毕竟对于苏威典这样一个基本上与世无争的国家来说,除了这种过于莫名其妙的民族极端分子,很少会招惹到谁,回到国家是最安全的方式。

只是安妮用自己高贵的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如果在齐天林的身边,那才是最安全能够抵御所有刺杀的吧?笑着就婉拒了:“既然安排了,就要进行下去,那么多眼睛看着我呢,你们不用操心,我有蒂雅在身边……”

王室官员有点奇怪的打量一下那个依旧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阿拉伯女孩,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难道是倚仗她怀里那只已经开始打呵欠的小狮子?

安妮好一番忍耐,才忍住自己想叫小姑娘拉起裙子吓吓这个侍奉自己从小长大的侍从官,笑着把他送出去,叮嘱安排好明天的出发,严格控制不允许别的游艇军舰跟随自己离港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