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章 想法

第六十九章 想法

灯塔其实是距离港湾外面十多海里的一个指引路标,只是在现在普遍使用GPS导航的年代,几乎算是最南边的一个景点,极小的礁石上面,一座孤零零的白色高塔顶部,装着大型凹射镜以及探照灯,没有驻守人,全部都是遥控的……

天色还没有亮,齐天林就带着亚亚,慢慢的靠近礁石背对远处海岸线的一侧,拴上绳子,亚亚坐在礁石上放哨,齐天林饶有兴致的借着晨光清理艇上的物资,除了各种饮料果蔬食品,还给蒂雅买了个洋娃娃以及一套高级化妆品,另外就是买了一套简单的英语教材,蒂雅和亚亚的语言问题实在是需要改进补救了。

过了三四个小时以后,安妮号果然悄无声息的沿着灯塔经过,忽然就灵巧的转了一个弯躲到礁石后面,齐天林和亚亚跳上船,先把小艇绑在后面,就继续上路出发了……

小艇上的东西嘛,慢慢搬好了,反正在船上最多的就是无聊时间……

这一路还要经过接近二十个非洲国家,其中很有一些是比较混乱的,所以安妮决定选择一条稍微远离海岸的路线前进,接上齐天林和亚亚,帆船就一路向西再转折向北,沿着南大西洋,驶向欧洲……

蒂雅拿着齐天林买的洋娃娃,表情有点丰富,一方面实在是喜欢,另一方面又实在是想彰显自己已经长大……

重新看到她的塔塔有点亲热,吱吱吱的跑跳过去,熟练的爬上小姑娘的头顶,伸手好奇的摸摸洋娃娃,安妮看见还笑眯眯的教导:“这个很有名的,一整套,还有各种服装可以搭配,你喜欢也可以在商场买到军装给她穿哦……”

蒂雅反复看两眼,还是抱过去对着齐天林撇嘴:“我这么大了,你给我买这个做什么?”

齐天林正擦枪呢,瞟一眼:“反正你小时候没有玩过嘛,算是补偿,别人家的姑娘多大了还放个这个在床头,我就觉得你也应该有……”

好吧,这个解释还可以说服自己心安理得的把洋娃娃抱在怀里,蒂雅靠着齐天林就在甲板上坐下来。

亚亚也把自己的步枪手枪零件拆了一地,整齐的铺开,一点点仔细的擦拭,偶尔抬头傻呵呵的笑。

齐天林看看身侧的小姑娘:“怎么样?在城市里走走是不是感觉不太一样,和以前的阿威兰德市里不也一样么?”

蒂雅摇摇头:“那还是要繁华多了……”

齐天林趁机搞教育:“慢慢适应一下吧,以后看到的城市会更加的繁华,逐渐习惯,就不需要用枪了。”

蒂雅警惕的抬头:“你不要想把我的枪收走!”

蒂雅撇嘴:“只有安妮那样装模作样的城里人才喜欢那样,还是和你在一起才是最自在的。”

齐天林好奇:“你跟着公主,没有什么比较难忘的经历?”

蒂雅有点惊讶:“公主?我都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的,只是看起来安妮好像很有钱有势的样子。”倒也是,一路上,除了安妮会跟她说点阿拉伯语,其他人不是英语就是苏威典语,蒂雅反正都是一脸紧绷的表情,根本没兴趣听。

齐天林好笑:“所以说你要去开始学习英语啊,还要学习别的东西,别这样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蒂雅一手洋娃娃,一手小猫,头上顶着猴子,气鼓鼓:“我要学华语!我有枪,才不怕别人骗!”

齐天林继续头痛:“在利亚比或者索马里那么混乱,有枪杀人保护自己天经地义,但是到了安定的社会就不能这样……”

蒂雅抬头看他一眼,带点鬼头鬼脑的笑容:“那你说我会被人骗?”

真的不太擅长言辞的齐天林摸摸自己额头:“我还是找安妮来教育你好了!”

蒂雅才不关心这个,学着小猫的样子,把头拱进齐天林盘腿坐着的怀里,躺好,舒舒服服的打盹,手里轻轻摸着小猫和猴子……

说是这么说,齐天林和亚亚都不怎么主动找安妮说话了,不是什么自卑,而是根本相差太远的距离,都没必要交流,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都近了点。

所以齐天林和亚亚基本上都只是在甲板和客厅活动,除了练习枪械,讲述各种狙击手观察手之间的配合,火力支援的技巧,常规的战术知识,就是学习英语。

蒂雅自然每天也要跟着学英语,可讲枪械战术的时候她也撵都撵不开,还偷偷的就把自己的睡袋找出来,跑到客厅茶几下面睡,齐天林问她为什么,蒂雅的答案是:“安妮每天睡觉前都要整理好久,还是和你睡觉简单!”

齐天林直翻白眼。

安妮自然是也注意到了,一条船上好像就她一个人被孤立起来……

公主的气度自然是非凡的,过了好几天,傍晚时分她才悠悠然的端着一杯咖啡,踱到正在桅杆下靠着享受饭后一支烟的齐天林身边,亚亚和蒂雅正在厨房收拾洗涤,齐天林仰头看见她,赶紧把烟头给弹飞,想要站起来打招呼。

安妮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顺势就坐在桅杆后面客厅凸起的台面上:“没事儿,我父亲有时候也抽点雪茄,我只是觉得尼古丁的危害确实可以避免的。”

齐天林不回应,只笑眯眯的点点头,顺便把桅杆侧面靠着的步枪拿过

来,卸下弹匣,放远一点,表示自己的尊重。

安妮看着他的动作:“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齐天林点头:“很惊讶,知道你家世应该不错,但没想到这么不错。”

安妮抿一口咖啡,动作还是那么优雅:“这就是我的生活,只要别人认识到我是谁,立刻就会在我和别人之间竖起一道墙,我面对所有人的时候都是把自己关在墙里面的。”

齐天林能理解:“所以你才搞这种比较出格一点的旅行,看看不同的世界?”

安妮双手捂着杯子:“是有点任性,但最多也就到这个地步,不过现在看来,如果不是遇见你,就已经完全不是丧命就是被劫持了……在港口那边的事情是不是你们阻止的?”

齐天林点头:“也算是蒂雅给你带来的麻烦,我们碰巧遇见了,应该顺便解决的……”

安妮微微仰起一点头:“后来侍从官告诉我,他们携带了遥控炸弹,准备先威胁然后炸掉船!”

齐天林不惊讶:“蒂雅给我说你们还在酒店遇到了狙击手,这些民族分子其实也就是想找点能够博人眼球的机会,找个借口就找你们这种大人物出手,好让自己的组织出名。”

安妮轻轻哼一声:“大人物?”收回看着天边变得火红云彩的眼光,看看坐在甲板上,一米之外的旧军装男人:“你才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人物吧?”

齐天林笑笑:“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安妮用咖啡杯指指步枪:“从身体的角度来说,你似乎有很强的战斗力,超出常人的力量和反应力,心态更是坚强随和,可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你有很大的心理问题,你永远都不离开枪支,永远都在警惕的防范一切,蒂雅基本上就是你的一个微缩版本,亚亚和你们俩又不一样,他是视一切都为打猎游戏……”

齐天林不反对被剖析:“好久都没有听见别人这么比较理性的给我说话了,在那个比较简单的世界呆得太久了……”说着又想摸烟。

安妮带点微笑:“我大学辅修了心理学……要不要把蒂雅交给我抚养生活?我可以顺便开导她的心理问题。”

齐天林直言不讳:“以前可能觉得让你照顾她非常感谢,现在才发现你这么高的地位,我怕她离开一个非正常的环境,又到另一个不一般的环境,有点担心……”

安妮有点惊讶:“你替她想得很细致……一点不像个只知道扣扳机的武夫?”

齐天林笑笑:“好歹我也算是快三十岁的人,也受过点教育,看见过一些事

情……”

安妮叹口气:“是啊,你都看出来,我这样的生活不开心……”

齐天林仰头看一眼白人女孩:“别人还求之不得呢,你这话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味道啊。”

安妮点头:“从小到大,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因为这代表着很多方面的形象,必须优雅,必须严谨,必须随和……必须按照那个既定的模板来度过自己的每一天……老实说,我都要疯了!”

齐天林笑笑:“每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这么找个人说说也算是排解一下,反正你都有学心理学……”雇佣兵们回到西方社会接受一些心理医生的调养,已经多少都成为一点惯例了,齐天林也不例外。

安妮看看他:“那你呢?你有什么难念的经?”

齐天林指指船尾:“我是个想得比较少的人,尽量只想眼前的事情,眼前就是把小姑娘安顿好,我和亚亚才能安心上路……”

安妮稍微打探一下:“我看你也不算穷人,生活得好很容易,是什么让你决定继续返回战场去?别给我说寻求刺激……”

齐天林靠在桅杆上不吭声了……

温室里的玫瑰花,怎么能知道暴风雨中小草的想法?

~~一句题外话,可能有点颈椎病,后脑勺疼,待会儿去做个理疗,最近状态不好,头痛,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