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章 感情

第七十二章 感情

站在那间房门外,齐天林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左手拔出战锤,右手手持P226,干净利落的就一锤砸在门锁处,然后一脚踹开房门,直接突进!

直奔那扇窗前,一张长长的餐桌上,一个皮肤黝黑的狙击手右手夹持着一支狙击步枪,惊恐万分的掉头看着大门这边,左手正去抓手边的一支折叠托短版AK!

就跟那时齐天林被困突围时携带的那支AK74U一样的支援武器!很多来自东欧的培训系统的狙击手都喜欢携带这种短小精干,火力却异常猛烈的小东西,一旦被敌人靠近身边十来米,这玩意儿可热闹了!

这是一个客厅房间,墙角茶几上有些没吃完的食品,胡乱的堆着沙发,腾出来的地方就摆放这张餐桌……

对于一个专业狙击手来说,尽量采用卧姿射击,何况还是这种带有蹲守性质的狙击,卧姿才是能保持长时间姿势的方式。

但是为了能够向下更好的开枪,桌子下面垫了东西,使桌面斜着高于窗台,这样倒也更方便齐天林射击!

余光瞟见客厅没有其他人,顺手把战锤往沙发上一扔,急冲进来的齐天林有一个半跪滑行的动作,但上半身稳如磐石,使劲伸直的右手紧紧握住手枪,弯曲的左手托住手枪护圈并紧紧的把右手往怀里拉,左右手的相反用力形成一个结实紧绷的三角形,为射击提供了坚实基础!

斜上平端的P226枪口微跳两次,砰砰两声,一颗左肋,一颗头部,两米外的狙击手立刻毙命!只有两个弹孔潺潺流出血液,立刻就流满那张餐桌……

鲜血主人的手指才刚刚摸到那只短突……

腹腔那颗子弹没有穿透,头部的倒是贯通砸在墙面,也溅上了一些血迹,齐天林没有细看,快速的掉转枪口,侧身右手小臂靠在脸前继续搜索!这种时候保证万无一失才是最标准的态度!

猛力踹开卫生间!没人!

再踹开卧室!还是没人……

松了一口气的他,才从窗台探出头去挥挥手,从对讲机里汇报:“公主您可以下台了……通知您的侍从官安排人手到……西城安斯大厦1107号房间来收尾……”

回头看看那支老版的M40狙击步枪,齐天林才略微有点惊讶,一般阿拉伯极端分子很少用这种武器,一拿在手里就觉得比一般的沉甸甸,好东西!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来自于某些英美军战场阵亡丢失……

捡起战锤插回腰间,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到一个原本携带步枪的包,装好这支M40狙击步枪和短突击步枪以及一小包子弹,又翻翻

枪手身上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才看到一个王室警卫带着当地军警小心的沿着楼道过来,招招手:“这支步枪我带走,要检查来历……”然后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下了楼,一部体型庞大的黑色沃尔沃XC系列越野车就停在大门口,放下车窗的蒂雅坐在副驾驶:“好了?”齐天林顺手从枪包里把刚才那支折叠AK短突卸掉弹匣扔给她!

笑呵呵的亚亚从打开的后备厢跳出来,跳下来拉开门让齐天林上车,自己又才爬回后备厢的第三排座位……在他们眼里,公主恐怕也是要排到后面去的。

安妮就坐在后排座位上,笑吟吟的看着齐天林:“真的有恐怖分子?”

齐天林摇摇手里的步枪:“收获还不错……正好给亚亚。”随手就扔给后面的亚亚,后面的小黑孩也摘了墨镜,有点喜不自禁的样子,抓耳挠腮的。

一脸沉默表情的侍从官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直接启动车辆,后面一溜的沃尔沃跟着,去往酒店……

安妮回头看一眼后面正在摩挲M40的小黑孩才回头:“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坐得远远的齐天林看着座位上挂着的中世纪皇室徽章,突发奇想的右手捂胸微微弓腰:“这是我的荣幸……尊贵的公主殿下……”只是满脸的笑意一点不配合骑士风格的动作。

也满脸带笑的安妮楞了一下,才双手拉着自己的裙边,坐着做个躬身半蹲动作:“勇气和忠诚……愿卡尔玛的荣誉永远照耀您的前方……”

这戏谑的一问一答,根本没被正各自搂着自己新玩具的两个家伙注意到,只有那个头发已经有点花白的侍从官,用一种很讶异的眼神,从后视镜里仔细看了看齐天林。

到了酒店,蒂雅已经把短突击步枪藏到了自己的长裙下面,笑嘻嘻的隔着裙布提着,又有点捂头的安妮伸手牵住她,低声:“你就这么喜欢枪?”

蒂雅撇撇嘴抬眼看看她,理所当然的点头……

齐天林和亚亚正要随便找个房间休息,侍从官表情肃穆的拦住了他:“您好……保罗先生……不介意和我谈谈么?”

齐天林一脸无所谓的把东西都交给亚亚,跟着侍从官到一个房间坐下,他也没有什么大马金刀的动作,比较正式的坐好:“您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侍从官点点头:“作为索菲亚公主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都需要严格审查管理,希望您能理解……因为您的履历表和过往经历全部都是空白,这只是一个例行公事,希望您配合。”

齐天林没有什么桀骜自大

的表现,只是不太在意:“我们只是短暂的在这个阶段陪伴公主,保护她,很快我们就会在到达终点之前离开,不会对公主造成任何的影响……”

侍从官还是没有什么格外的表情,打开自己手中的皮质文件夹,取出一份剪报递给齐天林:“影响不可能没有……”

齐天林有点诧异的接过来一看,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因为只剪下了这篇报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报纸,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头版头条,标题惊悚!

公主怀孕了?!神秘的身影?!

两张照片被拼接在一起,一边是安妮在开普敦上岸时候作呕的小动作,一边是极远处放大的模糊安妮号照片,明显在船尾部站了一个男性!

侍从官很喜欢齐天林的反应,带点慈祥的表情:“我们有理由相信,你在开普敦靠岸前就在船上了?”

齐天林有点挠头:“这件事有点阴差阳错,但是公主本身绝对没有任何状况,具体的您可以询问她……我得去检查一下公主的安保措施了……”

赶紧起身走掉!

自己身为一个小小的倒霉雇佣兵,怎么可能和这种世界级的绯闻拉上关系?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就不应该露面来当这个保镖……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明天的报纸有多少件媒体都会把自己的照片和那个模糊的影子作对比了!

是的……

第二天原本安排有好几处参观的索菲亚公主,不得不因为蜂拥而至的记者们被迫蹲在酒店里。

就因为她身边那个神秘男人曝光了!

坐在总统套房起居室的安妮终于有机会拿到一大叠报纸,惊而不怒,笑而不羞的阅读着:“什么时候……居然有这样的绯闻?”

侍从官还是一脸的安详,站得笔直而彬彬有礼:“国王陛下对这件事也很关心,您的母亲更是希望您能尽快给她一个说明情况的电话……”然后才在安妮的示意下,表情似笑非笑的推出去了。

看门关上,安妮才扭头哭笑不得的看看坐在餐桌边吃早餐的齐天林:“你不跟我一起解释一下?”

齐天林正在制止抢牛奶的塔塔和小猫,头都不抬:“要不我们今天就启程,等再次见到您的时候,您身边已经没有我们,时间长一点估计就忘记我们了?”

西方王室的绯闻每年都可以拉一大箩筐出来的,这号称欧洲最美丽的公主也不会因为这样子虚有的事情嫁不出去吧?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富商贵族,翩翩公子牵扯上她的绯闻。

安妮想把自己手里的报

纸揉成团砸齐天林,可自己的长年教养习惯让她居然选择把报纸叠了好几下,变成一个厚厚的方块,才转身从沙发这边使劲砸过去:“一点不关心我!你这完全就是丢下一副烂摊子让我自己去收拾!”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样的行为已经有点超越平时自己和其他人之间的界限。

齐天林躲都懒得躲,方块的报纸很快在半空散开掉地上,看看更加不关心这些事情的亚亚和蒂雅:“我可不是你那个万能的侍从官,这些事情你都可以交代他去做,我只会用枪杀人,你总不会要我去把记者杀了吧?”

安妮背着手走过来带点玩味:“听你这个意思,我也不能使唤你去做什么事情?”

齐天林撇她一眼,点点头:“我们没有高攀你的意思,自然不用听你的使唤,帮你或者别的事情,是看在你带我们去欧洲的份上……当然你的厨艺也还不错……”有时在船上,公主殿下也会兴之所至的负责一下晚餐……

安妮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了:“你们救我帮我,就只是因为船的原因?就没有点别的什么?”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点头:“没有!”

安妮很不爽:“多少也有一两个月相处,就没有点什么友情……感情之类的?”

和公主的感情?

谁敢,谁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