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章 消失

第七十三章 消失

安妮很有点受伤害的样子:“我这么一心一意的想帮帮蒂雅,对你们也还不错吧,怎么你们就只有这种简单的交换心理?”

齐天林有点莫名其妙:“我们一直不都是这样的么,你怎么突然就有情绪了?”

正在捣鼓自己新玩具的蒂雅也莫名其妙的抬头,步枪被侍从官让保全检查确认都没有子弹,才放心的交给了她,听不懂刚才的英语,只是看看安妮:“你不是说生气是女人最大的敌人么?”

本来还没多少情绪,还不生气,这么一说,安妮就真的有点不舒坦,伸手就在餐桌上抓过那支折叠托AK,哗啦啦的几下就把零件全部拆了扔在桌上,有点发泄的小声吼:“就是不高兴了!你们三个永远都是一伙儿的,永远都把我扔在一边!”

这边仨的关注重点完全不在她的情绪上,好惊讶:“哇……你也会用枪,会分解?”

安妮没好气:“你们不知道苏威典是全民皆兵么,上到国王,下到臣民,每个人都要参加义务兵服役,我们王室成员更是要身先士卒,每年都要到部队服役一到两个月!”

齐天林隐约知道点:“那你为什么不反抗?”

安妮终于忍不住翻了第一个白眼,经常看蒂雅翻,自己碍于皇家礼仪,真没有这个习惯,现在翻翻,觉得好爽啊:“我倒是要有枪来反抗啊!我出来旅游至于带上枪么?你以为都像你们仨似的,随便什么时候都要带着枪!”说着说着又来气儿!

齐天林挑刺儿:“那看见村庄被袭击你为嘛不自己去?”

安妮终于红了下脸:“有你们在,我为什么要去冒险?我也就会端端枪做做表演,没……没上过战场的!”敢情是个花架子……

亚亚就一直呵呵呵的坐在餐桌一头笑!

安妮指着他就来气:“就说你呢!一天到晚都傻乐,我知道你背后一肚子坏水儿!”

齐天林坐着,抬眼看看一手叉腰一手指亚亚的公主,自己拿手撑着脸也笑呵呵:“就是嘛,你平时也这样,别端着,我们确实不好和你打成一片的……”

安妮气得笑,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我们这两个月饭都是吃一锅的,还有什么不好打成一片的?”

齐天林心平气和的解释:“您说你要就是个富家女,也就算了,我们或许以后还可以做做生意什么往来的,又或者你是个什么小国家的公主也就算了,我们还可以狗仗人势的跟着你耀武扬威一把……你……苏威典国家这么强,欧洲福利最好的国家,军工企业也是第一流,经济更是排名最前面,我们连高攀你的企图

都沾不上边……所以……所以为了分别时候不太难过,还是不要和你有太深的感情……”

安妮张大嘴,北欧美女的嘴都不算很小,也许在她这样的面部审美就是和东方不一样,大嘴才好看?显得更性感一些……

可楞了一下的公主突然就有点歇斯底里了,手在桌面横着一拂,把蒂雅的步枪零件全部扫到地面,还有些茶具也扫到地上摔得粉碎!

声响不小,门外的警卫立刻推门进来,安妮跳起来回头吼:“我在给他们说事儿!都出去!”这一刹那,真的有点女王风范,那种颐指气使却一点不泼辣的气度,真的不是暴发户们学得来的,警卫们幸灾乐祸的看餐桌边被惊呆的三个人,关上门出去了,耳后还传来公主的喝令:“全部都站远点!到楼梯口那边去!”

公主的命令没谁敢违抗,全都乖乖的跑楼梯口去蹲着……

这边安妮才开始大发雷霆:“按照你的这个说法,我就不能有感情了?!我就活该这么孤苦伶仃一辈子了?!”

齐天林被皇家气场给压住,呐呐:“您身边这么多人,还孤苦伶仃?”

安妮更是火冒三丈:“你看见刚才没有,我身边不是侍卫就是随从,我发再大的脾气他们也就只敢应承两声,大不了辞职不干,没人和我掏心掏肺说话的!”

蒂雅和小黑人听不懂她吼什么,只觉得好像是在吵齐天林,可好像又不值得掏枪,齐天林都那副模样呢,于是蒂雅抱着小猫偷偷摸到齐天林背后,使劲帮忙顶住齐天林的腰,以示支持,亚亚就悄悄蹲下去,带着塔塔在地上一个个拣步枪零件,还尽量把自己蜷成一团,不引起暴怒的公主注意……

齐天林给这两个小王八蛋弄得有点笑,他现在的心态真的不太一样了,对安妮更多的是尊重,只是地位相差太远,没必要多交流而已:“好了好了,你也不是小姑娘了,别搞得这么矫情,你得到了公主这个尊贵的地位,必然要失去点什么,正常得很!”

安妮没有得到惯常的安慰,很有点恼火,伸手抓住齐天林的衣领:“你倒是说得轻松,你知道我天天活在闪光灯下有多大的压力么?”

齐天林拿自己的手指指面前抓住衣领的手:“喏……你这个动作就不应该是公主做的哦……”在他看来,是在没必要跟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实际上性格很有点叛逆的小姑娘一般见识。

气吼吼的安妮手上用劲拉:“对吧!都这么说,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这个不像公主,那个对王室有损!我……我……我也要跟着你们去战场!”说着狠狠一拉,

齐天林的T恤吱啦一声就给拉破了!

齐天林还下意识的做了个捂领口的动作,安妮看得哈哈哈笑起来,蒂雅从后面伸头看见齐天林的糗样,也乐呵呵的笑。

齐天林懒得理这俩疯婆子,跳起来嘀咕着跑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之后安妮好像发泄完郁闷的心情,又恢复到那个高雅安详的公主模样,一起在各种闪光灯包围下开了个记者招待会,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保镖二人组,澄清了一下绯闻谣言,然后迅速上船离开!

直奔欧洲!

剩下的航程真不算远了,而且基本上都是比较安定的国家,帆船的速度很快,只是一越过直布陀罗海峡,出现在安妮号周围的各种欧洲船只纷纷增多,各种达官贵人走马灯似的出现,安妮经常都一脸晦气的指着远处:“看见没有……这就是我的生活!等我回到国内,又要开始过这种莫名其妙的生活!我要跟着你们去冒险!”

有接待就很耽搁时间,这一路走来,又是一两个月!

按照给索菲亚公主随行保镖的身份,其实齐天林三人已经可以不需要任何签证就可以携带武器进入欧洲了,只是得在苏威典国靠岸落地,可齐天林不愿修改自己的计划,他就是个一门心思比较简单的家伙,唯一的纠结就是蒂雅到底要不要跟着安妮走。

安妮看看后面的海岸线:“我以王室成员身份正式邀请你做我的安全顾问,这样你就可以以比较体面的地位开立自己的公司,长驻在斯德哥摩尔,怎么样?”

齐天林有点笑意的抬头看看她:“谢谢公主殿下的……华语就是厚爱……我如果是无所事事倒是可以去给你当个保镖,混口饭吃,现在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等我们做完事,如果还活着,你还记得我们,倒是可以去找你讨口饭吃?”安妮总体来说还是个善良的姑娘,这点好意他还是懂。

安妮褐金色的眉毛一下就立起来了,自从在象牙海岸那次发了脾气,现在索菲亚公主在这个三人帮面前越来越没有顾忌,一不高兴就发脾气,关键是她自己还很享受这种自由:“又是这种摆出一副很卑微,其实一点没有把我看在眼里的样子!”

齐天林赶紧熄火:“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我们很尊重您的!”

安妮习惯性的叉腰动作出来了,白色高腰T恤被高高的胸部顶起,下面白色的七分沙滩裤又有点低,中间的腰露出来就比较多,加上光着的脚丫上全部涂成白色的脚趾甲,真的看上去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艳少女,哪里有点公主样,何况还跳着脚骂人:“你看!你看!就是

这个调调!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几个不对劲,现在我算是搞懂了!你们根本就没把我,没把我们王室放在眼里,只不过觉得我是累赘,根本就不愿意带着我,才要拒绝我!不和我在一起!”

不过也只有她骂人时候才能这么优雅了……

齐天林嘿嘿嘿笑着欣赏公主的漂亮动作,最后挨了一脚,没好气的安妮叫嚣:“无论怎么地!蒂雅必须跟着我走!,我不相信她带着枪,能够在平民家里过得好!”

这确实是个问题,齐天林确实就是一根搅屎棒,蒂雅跟着他被带坏,已经距离一般小女孩的情况太远了,要纠正回来很困难,而且就这么几个月,高贵的安妮公主也变得很有点和以前不一样,看来也只有把蒂雅交给她。

得到这个消息的蒂雅立刻就沉默了,天天抓着齐天林的衣襟不松手,已经学会看海图的她,知道齐天林和亚亚马上就要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