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章 哭泣

第七十四章 哭泣

但必须得消失,齐天林只是低声给了蒂雅各种叮嘱以后,给她脖子上系上一根自己做的项链,留下自己一张几万美元的卡,使劲抱抱她才起身,又轻轻的抱了一下礼节性投怀送抱的安妮,得到一句:“愿卡尔玛的荣誉永远照耀您的前方……”他回赠一条皮制兽牙项链,就在黑暗中带着亚亚跳上那条小艇,朝着不远出闪烁着灯光的法西兰海岸偷渡上岸了!

真的离开他了!

蒂雅看着隐约消失在黑暗中的小艇,却没有一丝泪水,左手使劲的攥住左腿上的枪刺把手,右手握住胸前的项链,抿住嘴,一脸的倔强和决心,这一切,似乎才能够填满心中的空落落!

安妮的表情比较奇怪,大眼睛骨溜溜的转,一看就没什么好主意……这老实姑娘现在真是被齐天林一伙人给带偏了……

塔塔和小猫都跟着蒂雅,它们体会不到什么离别的情绪,照旧趴在甲板上呼呼大睡……

SVD就不要了,齐天林本来就不太喜欢这种精度不算很高的狙击步枪,那支M40被拆开变短装在背囊里,M4步枪也尽量缩短装在一起,都被齐天林背着,亚亚背着其他的东西,不过两人的东西都很少,用的都是双肩旅行背包,就跟一般背包游客没多大区别,到了岸边扔下小艇就不要了,直接徒步进入岸边小镇……

齐天林和亚亚是在法西兰南部西海岸登陆,目的地却是另一头的南部东海岸,靠近地中海一侧,著名的普罗斯旺一带。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开始打算从运河区过去的原因,真的很近!谁知道被安妮这个犟妞弄得兜了这么大一圈!

和那个浪漫的地方没什么关系,这里是著名的法西兰外籍军团的几个驻扎地,而很多私人军事公司(PMC)都在这里开有各种办事处,所以这一带在外表一片浪漫繁忙的旅游景点之下,其实是全球最扎堆的雇佣兵公司所在地!

齐天林其实是隶属于行业内最有名最庞大的EO公司(EXECUTIVE OUTCOM),公司总部在南非,所以他才会办理到一份南非护照,可是他本人和南非公司又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因为他所属于的沙漠鹰小队不过是上百个挂靠在EO之下的小型雇佣兵团体之一,所以在南非,他也根本没有兴趣到从未去过的公司总部看看,他这次回来就是打算先到沙漠鹰在穆尼市自己的小公司总部看看……

既然回到文明社会,就没有必要搞得鸡飞狗跳,齐天林和亚亚连夜找到一家租车行,用他的南非护照租了一部越野车,就横穿南部62号高速公路,花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在黎明前就到达穆尼。

先找了个酒店把行李放好休息一会儿,中午时分,只各携带了一支手枪的齐天林就和亚亚开车到公司去,路上买了两部手机,亚亚这家伙居然能很熟练的操作这个最廉价的直板手机!

这是个只有十三万人口的古典风格小镇,因为靠着意大利,到处都呈现一派古罗马风格,也是法西兰旅游的重点小镇之一,到处都是保存得很好的古典建筑,沙漠鹰公司的办公室也在一栋三层楼老房子上,真的很小,仅仅就是三楼上的几间房,两百平方不到的样子……

齐天林穿得就好像是个亚洲游客,胡须刮得干干净净,上身一件T恤加夹克,下面一条牛仔裤和登山鞋,步履轻快的进屋上楼,亚亚按照他的吩咐,远远的吊在他的身后几十米的地方,也不上楼,就在石块砌成的马路对面找了家咖啡馆,随便要了杯咖啡,买了份报纸坐在那……天知道这小黑人看得懂个啥,英语字母他都是才学会认完的!戴着墨镜的眼睛有意无意的就看着对面。

齐天林快步走上楼梯,右手还是轻轻的放在身后,手中握住P226的手柄,子弹已经上膛……

三层楼的步行旋转楼梯,瞬息就到,二楼遇见那个常年腰上戴着白色折叠边围裙的清洁大妈,睁大了眼睛:“保……罗!?”声音大得整栋楼都能听见!

已经跨步到三楼楼面的齐天林不得不收下脚步,放开右手,退下几步笑眯眯:“朵……玛!您要是再胖点,我就认不出你了!”法语他会得不多,只能是初级的日常用语。

穿着黑裙的大妈扔了手中的笤帚就跳上几步来拉住他,很有点激动:“保罗!他们……他们说你死了!”

三楼也喧哗起来,一群人开始纷纷涌出来!

“保罗!”

“华国仔!”

……

女性为主的办公室人员一下就把他死死包围住了!动手动脚的人蛮多,全都在他身上揪来揪去,似乎想验证他的皮肤是不是橡皮的……

和他原来想象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无人问津不一样,似乎以前在办公室那些后勤人员全部都还在有条不紊的上班?

齐天林有点混乱,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队长把他刚带到这里的时候,那么喧哗,那么嘈杂……

最后是苏珊大妈撇开人群把他拉了出来:“他们都说你死了……怎么回事?”她算得上是后勤部长,队长不在的时候,公司本部基本都是她在运作……

齐天林看看周围,有很多话想说,又一句话都不想说,他信不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除了死

去的队友,他信不过任何一个人,现在似乎除了亚亚和蒂雅,最多加上安妮……

想一想,齐天林掏出几张银行卡:“我找到了几个人的银行卡,回来就是要找线索交给他们的家人。”

围出来的人群又一次轰动起来,但也就是惊呼一声,又回复安静,看着齐天林,还是苏珊开口说话:“都……有谁……还有谁活下来了?”

齐天林不回答:“有谁回来了?”眼睛扫视了一下台阶周围,一共二十一人,全都是后勤支援部门,没有一个战斗人员……

其他人看看他的表情,发现他有点严肃,都不吭声了,只有苏珊开口回答:“老鹰带着导演回来了……是他们把消息带回来的……你……你跟我过来?”眼底似乎还有点疑惑……

齐天林摇摇头不:“就在这里说吧,没有什么可瞒着大家的,他们怎么表述事件的?”还是用英语说得清楚一些。

苏珊也换成英语:“你先说说你的经过?为什么过去了接近半年才回来?”的确是,跟蒂雅从利亚比逃出来前后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上了安妮的贼船兜那么大圈子又是几个月……

齐天林早有准备:“打散以后我逃回了加拉,镇上人收留了我,逃回去的途中我还回去战场上找过他们,也找到了他们的补给品,养好伤,先就近去了大熊的家乡送钱,然后才绕道南非回来。”

苏珊更加疑惑:“你为什么要去南非兜圈子?”

齐天林学着西方人喜欢的动作耸耸肩:“我从来没有负责过偷渡,没有任何渠道我可以偷渡回来,虽然这之间只有一个小小的地中海一千来公里,我做了不少努力,才算是站在了这里……”

苏珊看看在楼梯上挤着的人群,再看看齐天林,仰头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在思索什么,睁开眼以后才抿抿嘴:“所有人都一起到会议室吧!”

后勤人员们立刻拥着齐天林一起往三楼的会议室走过去,做清洁的朵玛大妈也跟着上来了,好几只手都还是挂在齐天林身上,紧紧的握住随便什么地方,眼里嘴里都在不停的询问:?? “你受伤了么?”

“这段时间有没有吃苦头?”

“宝宝呢?你不是和他最要好么?他突围没有和你一起?”

“你知道雄鱼的下落吗?他的家人一直在询问我,我都要疯了!”

“有没有……雪铁龙的消息?”只有雪铁龙是法国人,也是本地人,他的妻子也在公司……

好像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些名字了,又好像这些名字一直都刻在脑海里!齐天林忽然就觉

得心底有点酸痛,似乎有点思念那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冤魂……

会议室也不大,就是几排老式连排折叠座椅,还是那种老电影院的皮革样式,能挤着坐下三十来个人,原来也就直系战斗部队的人在这里开会,所以也不挤,现在二十来个人坐下也宽松。

苏珊靠在台子边,那里通常是队长以前讲解任务的位置,敲敲台面:“导演和老鹰回来的时候,都带着伤,导演更是有严重的并发症,所以老鹰赶紧带他到英国去治疗,非常的匆忙,他们也说不清楚当时发生的情况,只知道被追击,被包围直至全队剩下十七个人一起突围!之后他们都是在补给点遇见的,相互支撑逃回来的,你呢?你有什么比他们更有效的情报没?”

齐天林看所有人都坐下,扭头看着他,想一想还是拿着银行卡走上正面前台,坐在第一排的扶手上:“我这里有队长、宝宝、老妖、重犯、雄鱼和……雪铁龙的银行卡……”最后的眼神落在雪铁龙妻子的脸上,虽然早有准备,她还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摇摇头,坐在她旁边的朵玛大妈揽住了她的肩膀……

齐天林张开手摸摸自己的脸才继续开口:“所有能找到的尸体,都是我焚烧的,一共十三具,除了老鹰,导演,还有花猫……”

眼泪立刻从好几个后勤女性人员的捂住的掌间中迸流出来……

包括苏珊……

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一层低沉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