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5章 晃动

第七十五章 晃动

接受的是事实,宣泄的是情感,只不过短短几分钟,几乎所有人,都抬头看着齐天林,少数几个男性开口:“保罗……说详细点……”这几乎都是以前在战场受伤残疾的战斗人员,又不愿回去等死养老的,被队长安排在了这边。

齐天林详细的描述了整个收殓的过程,包括每个人的死状都描述得一清二楚,在这样的公司,这样的描述简直是家常便饭,他也只想把最清楚的细节传递到这里,也就等同于共同的仪式……

苏珊最后点点头,脸上的泪痕早已抹净:“我谨代表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最后是公司所有人,感谢你的为他们所作的一切……”脚后跟有个微微的并靠,带点欧式的礼仪风度。

话音一转:“你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直到回到这里的,可以详细的给我们讲述一下吗?包括那晚的情景。”

齐天林沉默了,比较长时间的沉默。

会议室里一片沉寂,没有人吭声,连咳嗽的声音都没有……

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半低头的齐天林……

各种目光神情都有……

齐天林把右手手指在台桌边上轮流翘着轻轻击打了几遍,抬头,脸上也是一片平静:“那之前,六十二个人死掉了四十五个,我亲眼目睹了大多数人死去,也亲手帮忙解决了四个人,最后那一晚别人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但是我只知道我们被跗骨之蛆一般死追猛打,极不正常,在我的最后一刻,我听见键盘在通讯系统里面喊叛徒!我们当中有叛徒……我只为了叛徒回来的,带回其他人的钱不过是顺带的事情……”说着就把左手的一叠银行卡在台面上像一副扑克牌一样抹开,然后放开手,一副漂亮的扇形,就好像最喜欢玩牌的老妖在桌上随意拉出来的一样。

其他人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片惊诧……

苏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思考了一下:“你刚才提到你的最后一刻,什么意思?”这么一个顺口的字眼,也被她敏锐的抓到。

齐天林耸耸肩:“我受伤多处,但最后是被榴弹或者迫击炮弹爆炸冲击昏迷的,醒过来已经被人救了,然后才是找寻尸体,中间有一段失去知觉了。”

负责情报分析的是一个褐发姑娘,挟着签字笔的手举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叛徒就在活下来的人中间?甚至……包括你?”说话真不留情!

不过做情报分析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客观,只有客观的态度,才能得到比较准确的结论。

齐天林笑一下:“珍妮,如果去利亚比接这个单子之前,你能够分析得也这么

理性,我估计我们就不会掉到这个坑里……你说得没错,我没法洗清我的嫌疑,我也不谋求洗清,我只按照我的行事方式来做,就好像我现在也怀疑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和这个叛徒有联系是同一个道理。”

满座皆惊!

坐在后排的一个大汉腾的一下跳起来:“保罗!你是打算在公司学你们华国搞什么清洗运动么?”

齐天林摇摇头:“我只是来公司通报一下,本来这事儿也没兴趣说的……这些银行卡怎么处理,就按照你们的来吧……我原来的电子邮箱依旧有效,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跟我联系……祝……各位好运!”说完,齐天林退后一步,深深的看一眼在场每一个人,口中轻轻:“永不后退……”用华语念的,既是对那死掉的五十九个战友,也是对即将离开的这家小雇佣兵公司的最后一次宣誓!

因为这句口号是队长罗伯特刻在自己的手枪套筒上的,所以也成了全队的口号……

又因为全队队员成分极杂,来自各个大洲各个国家,除了通用语言,这句口号通常都按照本国语言来理解使用。

齐天林这么念,几乎所有后勤人员都能听懂……

刚刚似乎微微有点紧张的气氛,突然就变得悲伤起来……

会议室的门已经被齐天林拉开,身后传来苏珊的声音:“保罗……我想我需要和你单独谈一下……”

齐天林没有回头,还是摇摇头:“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宁愿在这里谈……”但身体已经停留在门口。

苏珊又深吸了一口气,停顿了一小会儿:“罗伯特在你们驻扎加拉镇的最后时段,曾经给我匆忙的留下一个讯息,他怀疑队里有鼹鼠!”

苏珊二十年前属于某个情报网成员,她所说的鼹鼠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代表什么——间谍。

齐天林转过身,靠在门框上摇摇头:“罗伯特没有表现出任何查找叛徒的行为,起码从我的角度没有发现,你所说的,我并不清楚,而你的这个讯息,对我也没有任何帮助。”

苏珊也摇摇头:“他只预感到大事不妙,你要相信一个混迹了几十年的老沙漠鼠的嗅觉,所以讯息的重点是,如果他有不测,公司交给我延续,直到新的队长产生。”

齐天林看看周围点点头:“嗯,那就祝公司好运……”转身就往外走。

苏珊的声音还是那么稳定的飘过来:“他说谁把他的卡送回来,谁就是新队长……喏……那就是你了?”

齐天林耸耸肩转过来:“那不可能……我没这个兴趣,也没这

个能力!我只喜欢单兵作战……”说着举手做个拜拜的手势,就穿过走廊,快速的下楼了!

留下一屋子惊愕的公司员工,看看空荡荡的门口,再看看苏珊,很有点不知所措!

苏珊靠在墙边,伸手在桌面上的一长列银行卡上慢慢的摸过……

下楼的齐天林,取出墨镜戴上,没有对街对面的亚亚做什么动作,就沿着街道慢慢往酒店走回去……

原本以为公司应该一片狼藉,没有了战斗队伍的这种小公司,只能关门大吉,他只想回来静悄悄的寻找线索,可苏珊却接过公司保持了原有的架构!

在他看来,这完整的公司就好像一团乱麻,只会让他这个习惯于简单化的大头兵陷入各种各样的复杂局面,他根本没法驾驭!他只会静悄悄的用刀枪解决问题,而不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文件!

获得的线索倒是起码证实导演和老鹰活下来了,要找到并不难,能堂而皇之的去治疗明显的枪伤,依照他们的关系在英国就只有利物浦的那家圣玛丽安医院,晚上趁夜他就过去,现在得去找找人解决自己和亚亚的签证问题……

小城真的不大,午后的阳光有点暖洋洋,充满古罗马时期风格的城区里,到处都是窄窄的街道,两边三四层高的小楼摩肩接踵,基本都是米白色和米黄色墙面,红色瓦顶,游人如织,好奇的穿梭其间……

齐天林没这么抒情,但步伐也不算快,低头看看脚下的石块拼接路边,再看看身边那些笑吟吟的游客,回想过去几个月的战乱杀戮,慢慢闭上眼睛,感受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温暖,似乎能洗去一些血腥……

不停切换在战场和文明社会,心理调节异常的重要,要么像亚亚那样没心没肺,要么就得时刻分清自己所处的位置,适当的放松心弦……

放松?齐天林脑海中跳出这个词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背起了手,手背在后腰的P226握把上擦过,似乎感到一种安全感,再不经意的斜瞟一下,就看见背着一个小旅行包的亚亚,满脸的好奇,就跟个旅行者似的,不远不近的吊在身后,四处打量摊贩游人……

齐天林是给了他五百美元的,可小黑人显然对买什么兴趣不算大,主要还是把精力集中在跟着走和到处看两件事上,这样倒是越发的让他不显眼。

转过两个街口,这边有一个小咖啡馆,专门负责暗地里接一些散兵的业务,齐天林在吧台上递过自己的护照和亚亚的照片,约定晚上来取件,喝了一小杯葡萄酒,就笑眯眯的转身出门了……

四点多钟回到旅馆,直到

走上楼梯,他才招招手指,亚亚屁颠颠的追上来:“要我做什么?”

齐天林摇摇头:“没什么……今天有什么感受?”

亚亚挠挠自己很薄的一层黑色小卷发,竭力感受:“很……热闹……但是,我觉得有点危险……”

因为旅馆的楼层也很低,所以几乎没有电梯,都是通过宽大的木头旋转楼梯上下,齐天林看看安静的楼道,小声惊奇:“危险?”

亚亚摸摸自己的下巴:“我觉得到处都有偷偷观看的眼睛,就在观察我们……我也不知道在哪个方向,总觉得不太舒服……”天生的猎人就有这样敏锐的感觉,仅仅就是说不出缘由的感觉!

齐天林笑起来:“你确实感知得很对……这里看上去是个省份首府,其实就因为有外籍军团的第二团驻扎,顺带又有很多雇佣兵公司,自然情报人员也不少……各个地方的探子也……”

话音刚落,踩着厚绒地毯走在楼道上齐天林忽然就抬起左手食指在嘴边一靠,右手拔出后腰的手枪,轻轻的在皮带上缘一挂,悄无声息的就上膛,慢慢的把套筒滑回去,然后紧紧把自己靠在一边的墙上!

亚亚立刻闭上嘴,从自己后腰拔出那支金伯尔,和P226不一样,1911系列手枪有众多保险装置,所以这小子按照齐天林的教导,是随时上膛的,如同一只猴子一般,轻巧的跳几下,把自己缩成一团,靠在走廊对面的墙边,占地感觉就像个小垃圾桶,枪口快速的指着和齐天林相反的方向!

齐天林瞥见自己的房间门下缝隙,刚才有个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