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7章 该死

第七十七章 该死

苏珊直奔主题:“罗伯特今年四十八岁了,我认识他超过二十五年,可他还是跟露丝结了婚……所以,他的银行卡,还是你带到英兰格给交给她……”

齐天林不介意继续上门当讣告通知员,本来他就是想把蒂雅交给队长的夫人寄养的,点点头,接过那张银行卡。

苏珊脸上没有什么悲伤的表情:“公司本来就有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明天我请律师过来把罗伯特的转到你的名下……”

齐天林脸上表情奇怪:“您这还成了强买强卖了?”

苏珊靠在背后的墙面,自顾自的说话:“公司名下没有多少钱了,除了这二十来个非战斗人员,市郊的战斗训练基地还有十多个新兵,但是他们在听说战斗队伍全军覆没以后,已经陆续离开了……如果你再晚回来一个月,我也打算关闭公司。”

齐天林看看苏珊的表情,不做声,静静的倾听。

苏珊继续:“你要去找叛徒,我同意,我也想找到,你这一身的弹头也证明了你过去半年的艰难,证明了你的清白,大熊的弟弟更证明了你的品行……我想尽可能的帮你。”

齐天林还是轻轻的摇头,不说话。

苏珊也不着急,继续念叨:“老鹰和导演,去了圣玛丽安医院,但老鹰据说是上个月返回美国家中静养……你顺便去宝宝家中也把银行卡送了……”

齐天林又接过自己最好朋友的银行卡。

苏珊拿手指揉揉自己的额头:“我知道你现在信不过每一个人,但是……我想你先试着按照我提供的情报进行甄别查找,如果你觉得慢慢能信任我了,你再和我谈,好么?”

齐天林看看随着宝宝的银行卡一起递过来的关于导演和老鹰的详细资料,想一想点点头,不做声,顺手在桌面上拿过一张白纸和沾水笔,写上刚买的手机号码:“保持联络吧,我知道您的电话号码……”顿了一下:“公司我真没有兴趣,我只会战斗,也许这档事儿忙完,我还能活着,我就回国去……”

苏珊摇摇头:“这只是你的家,不需要你做什么,我会看着这里,等事情处理完,我也会把我的股份交给玛若,她会继续帮你打理公司的,就好像我一直帮罗伯特打理一样……”玛若是她和队长的女儿,今年也二十来岁了,现在还在首都念大学。

齐天林懒得争辩,接过那些资料,就准备出门,苏珊叫住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辆雷诺就停在诊所门口,从车窗递出来一个文件袋,递给齐天林,苏珊转头看看他,点点头,就上车消失在黑漆漆的街道里。

做这些东西,还是苏珊这样的老情报手熟悉。

也许自己这样可以更好的专注于战斗?

齐天林给自己分析了一下得失,转头钻进诊所找到胖老头,拿走自己的三张X光片,再要了几包注射头和药品,在街口做个手势,就和亚亚也消失在黑暗中。

X光片的主要目的就是用来去除自己体内的这些弹头弹片!

也许在奥塔尔的时代,箭头刀刃进入体内的情况很少,可现在,弹头打入体内就再常见不过了,齐天林对着三张X光片真是有点摇头,这其中最多的就是那晚被伏击打中的机枪弹头和弹片,也有蒂雅那傻姑娘给他留下的手枪弹头……

真是没法在诊所做这个手术,因为可以想见医生面对他这样的愈合能力会变得有多么难以理解……所以在用记号笔对应在自己身上画了一个个小圈,就在旅馆的浴缸里自行挖取!

胖老头也许是因为苏珊的原因,没有多问什么就提供了一包麻醉剂和注射器给齐天林,慢慢的推动针管对大腿进行肌肉注射以后,等了一会局部麻醉开始起作用,摸上去木木的就好像在摸一块生猪肉的感觉,齐天林就取出战刃,轻轻的一挥,一咬牙,就开始给自己挖弹头!

一刀切开,直接用镊子进去夹住取出来,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是血糊糊的,有时候还得在肉里寻找调皮的小弹头或者碎片,更是要拿着镊子在自己的肉里扒拉,肌肉条啊,韧带啊,血管什么的,看上去真是直观得很……

好在愈合速度快,又特别注意避开血管,血流得也不多,但在白色的浴缸里面格外醒目。

很快大约十七八枚腿部,手部,和腹腔的弹头弹片都取出来,仔细观察一下X光片,胸腔还有大约十来枚,在胶片上比划了半天,还是发现只有从背后才最好下手,试了好几次都没法自如的自行取出。

无奈之下,只有先把浴缸里面的血迹冲干净,再探头把坐在外面灯都不开,坐在窗前偷偷摸摸观察外面的亚亚喊进来:“来帮我取弹头,你在干嘛?”

黑漆漆的夜晚带个墨镜的亚亚撇嘴小神秘:“我还是觉得有偷偷摸摸看我们的感觉……”

齐天林不以为然:“你认为苏珊那个老狐狸不会一直监视我们?”递过自己的战刃。

神奇得很,战刃在他手里才会泛起的一层薄薄黄光一离开他就消失了,看上去就是一柄普通的利器,亚亚有点啧啧称奇,崇拜的看着齐天林:“您真是天神护佑……”

齐天林不听他吹捧,自己拿着X光片,指指自己背部的相应位置就要亚

亚下刀……

可能换别的人下这个刀真有点心理障碍,在亚亚这里一点没有,摸着齐天林的胸骨就从缝隙把刀刃送进去,还知道避开肺叶什么的,看来没少搞人体解剖!

可是等他真的见识了齐天林那恐怖的愈合能力以后,小黑人终于开始目瞪口呆了:“您……您……”

齐天林转头轻松:“只有你和蒂雅知道,明白吗?”

小滑头嘿嘿嘿笑,很是有点得意自豪,口口声声要把这个秘密埋藏一辈子……

只是末了突然问:“安妮要是问,我说不说?”

齐天林正在数弹头呢,滞了一下:“我们还会不会见到公主大人都是个未知数,她知道个屁!”

小黑人躲在他背后一脸诡笑。

一共三十一枚小东西,现在齐天林才说得上一身清爽,吹着口哨拿个杯子把所有东西装在里面冲洗干净了,拿个小袋子装起来,和那一袋价值连城的钻石放在一起,贴身放在自己的内衣袋里,收拾一下,就招呼小黑人和他一起离开穆尼,穿越整个法西兰到英法海底隧道一头去过境……

两天后齐天林和亚亚就站在了利物浦市郊西部一个小城的圣玛丽安医院外面,因为该死的英兰格不属于申根协议签署国,过境有安检,所以两人不得不把将枪支比较稳妥的藏在穆尼那个旅馆房间里,空着双手开车来到这里。

不过对于齐天林来说,故意找了个漂亮盒子装着的战锤和战刃,都被当做礼品类的装饰品,堂而皇之的带了过来,亚亚就更是无所谓,随便找了棵树,借用齐天林的战刃砍了点树枝,削来削去弄了几根尖尖的棍子,根据他的说法,其中最粗那根,可以在三十秒内挂上他脖子的这根皮绳变成弓箭!

现在两人都穿着街头上年轻人最常见的套头衫,运动裤和运动鞋,齐天林背了个单肩小包,装着自己的两件圣物。手里拿着一把树枝树棍的亚亚一点不起眼,好像个做清洁的小黑人,反而是齐天林的那个小包,里面装着两件兵器,稍微注目一点……

齐天林笑着点头,稍微观察一下医院外面的情况,就开始往主体大楼后面的病房区域走。

医院的环境很好,不是那种到处高楼大厦的医院,安安静静,人也不多,基本上都是两三层楼的平房,到处都是绿化带,树林间的落叶显得很诗意安详……

一些早起的病人在散步锻炼,更有部分病患由护工用轮椅推着在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时间还比较早,没有到午饭的时候,探病的家属亲友也不多,所以两人很快就进入长长的

病房走廊。

齐天林的计划非常简单,只要找到导演,询问事件过程,只要能找到破绽,他就直接格杀,并不追求过于严谨的查证,在他看来,就这么三个人,全杀了,总之叛徒也就解决了。

反正那一夜,都该死的……

圣玛丽安医院算是一家比较强的医院,以前主要就是为军人服务,所以在一些枪伤烧烫伤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加上队长在这里有一些私人关系,所以沙漠鹰的战斗人员,一旦有比较重的伤患,都是送到这里来治疗。

按照苏珊提供的病房号,齐天林和亚亚靠近门口,在他的目光指挥下,小黑人轻轻的靠在门外优哉游哉的拿一根绳子在绕树棍,就好像华国的小孩玩抽陀螺的鞭子,却丝毫看不出那瞬间就可以变成一件杀人的武器!

齐天林就正常点的打开自己的小包,敲敲病房门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