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8章 消息

第七十八章 消息

这里的条件很不错,单人病房有齐腰高的大窗,用的是白色百叶窗,轻轻的白纱被外面的清风吹起,被帘子围住的病床,也微有荡漾……

齐天林手在小包里握着战刃轻轻的走过去,左手撩开帘子……

惊讶的发现,**空无一人!

被单铺得整整齐齐,旁边的心电监控设备也收拾得很规整,绝对不是匆忙离开的样子!

是苏珊还是公司里面走漏了风声?

又抑或是走错了房间?

事不平常必有妖,齐天林警惕的靠到窗边,透过一条条百叶窗细缝观察外面,依旧是阳光和煦,依旧是病患护士悠闲的散步,偶尔有个把看起来有点碍眼的人,也是东张西望的路人吧?

离开窗边,飞快的检查了一下整个病房,没有任何痕迹,略微郁闷的走出病房,亚亚又把墨镜给带上了,齐天林随便找了个过路的护士询问:“请问这间病房的重伤号呢?我专门从葡萄牙过来看他的……”

护士重点是打量了一下黑漆漆还戴墨镜的亚亚,才顺便看了眼病房号:“十天左右了,送他来的人把他接走了……”

齐天林严谨的拿出一张苏珊提供的照片:“是他么?”这是一张有导演和老鹰都在的场景。

护士仔细端详了一下:“受伤以前吧?认得出是这俩个人,不过现在就到处是伤了……”

齐天林不死心:“能知道他们出院去了哪么?”

护士是个有点胖的白人姑娘,满脸奇怪:“又不是转院,病人出院,我们哪能知道去哪?他是可以杵着拐杖行走了,康复是个漫长的过程,一般不会在我们这里消耗时间。”

很有点失望的齐天林出来带着亚亚上车,小黑人还是一脸神叨叨的样子:“我还是觉得有人在偷偷摸摸的观察我们……”

亚亚已经是第三次这么说了,齐天林觉得有必要相信一下天生猎手的敏锐感觉,不动声色的开着这部越野车回到市区……

找了个比较繁华的商业区停好车,然后两人开始双手揣兜里,慢悠悠的逛街买东西,把主要精力用来观察身后是不是真的有尾巴。

作为一个专业的狙击手,在丛林里面隐匿潜行和反侦察是基本科目,可是在城市里,齐天林这方面还真说不上是太强,反跟踪和反狙击是两码事,反复在各种商场店铺之间穿行只是个基本办法。

还得装着是真要选购点东西,两人频繁出入于各种户外用品和体育用品商店,买了一些冲锋衣,登山鞋,睡袋之类的高档东西,用的都是之前首领的儿子安东尼给他

那张金卡,刷起来都没限制,好像也能说明那边还没有覆灭。

店铺进出得多了,齐天林就能凭借超于常人的眼力和记忆力,发现有两个南欧裔的男子多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从他们很有点专业的交替躲避掩护行进,以及有意无意的目光掩饰来看,真的是在盯梢!

亚亚这来自野兽的天生敏锐触觉,还真是靠谱!

有了目标,处理起来就简单得多,两人抱着一大堆东西,随意进了一栋四层高的老办公楼,先随意的把东西都扔到楼梯拐角的地方,再隐匿在门后静静的等待……

十五秒钟左右的样子,那两个男人就稍微在门外停顿一下,一前一后的走进来,表情很有点警惕!

可只要一踏进来就由不得他们了,齐天林劈手就是一个手刀直接砍在后面这位的颈部侧面,掌缘得一下击中颈动脉,掌握好技巧,瞬时的重击让大脑断氧缺血,一下就暂时昏迷了!前面那个刚要回头看,就被亚亚跳出来用自己的皮绳一下勒住脖子,膝盖轻巧的顶住对方的腰部,让对方双手向后又抓不住他,又不方便翻身,总之动作那叫一个熟练,看来没少干这种背后偷袭的活儿!

而且他这个技巧难度比齐天林那个还大点,咽喉部位勒久了容易窒息死亡,恰好到昏迷就松手,真是熟手,顺便就拖着往里面走,齐天林比他轻松,单手提着就过来,还帮把手,穿过办公楼,从后门拉出去,在一堆垃圾桶边,先搜身,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武器,顺手打开刚买的一瓶矿泉水淋在其中一个的头上!

有点懵懂睁开眼的男人一看清楚齐天林就想跳起来,被齐天林劈头就是一拳打在左边腮帮子上:“有事儿说事儿!跟着我们做什么?”

这位还想抵赖:“我们是合法游客……你是什么人……”

齐天林抽出战刃轻轻的就划破对方的大腿牛仔裤,异常冰冷的刃尖就清凉的碰在毛乎乎的大腿上,亚亚这孩子乐呵呵的蹲在旁边看热闹,手上麻利的用包装绳把另一个家伙给捆起来,再按照齐天林的指挥拖远点……

只是把刃尖往下轻轻一按,悄无声息的没进去好几厘米!和军刺不同,这个血来得没那么猛,可还是一个劲往外浸,深蓝色石磨牛仔布一下就开始变成深色!

这个男人背靠在垃圾桶上,呼吸一下就急促起来:“我……我们是常驻穆尼的,接了个活儿,盯着你们做记录!”对方这种无法无天的做法,让他知道再负隅顽抗就得丢命了。

齐天林手指按按战刃的柄首,又沉进去一些:“谁叫你们跟着,跟了多

久,汇报了多少内容?”

既然承认了,回答就很专业:“两天前的下午一点二十五分接到的电话,是个男性,有东欧口音的英语,直接到菲玛街七十六号等着你们开始,一千欧元已经到账,我们每隔半小时把你们的情况行动路线报告一次,手机短信,号码是个巴黎的新号码,是个老手,从来不回应……”

齐天林盘算一下,惊奇的发现是在他刚上楼不一会儿!苏珊的人当时几乎都在办公室吧?想想:“让你们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

回答干脆:“两个人,有详细表述你们的外貌特征!”

齐天林不说话了,拔出战刃,让亚亚给这倒霉蛋包扎,自己把远处那个弄醒如法炮制,回答也差不多……

奇怪的被盯梢……

那时沙漠鹰公司的人应该是不知道亚亚的存在的……

会是谁呢?

拿过对方的手机,翻看里面的已发短信记录,确实很详尽,从他住的旅馆到和苏珊见面,再然后是到英兰格的行程,全部都在监控当中……

其实就是亚亚第一次说感觉有人在监视的时候就开始了!

齐天林把这部手机在手里晃晃,就招呼亚亚一起抱着东西离开,也不管那两个一伤一捆的私家侦探,人家也是拿钱做事,没什么不对,拿到自己需要的情报就没必要折磨人了,何况他一路不隐藏自己的踪迹,就有等着对方上门的意图呢。

露丝住的地方在另一头的郊区,齐天林坐在侧位看着亚亚开车,手里轻巧的按照那两人的口气书写短信给对方:“目标离开市区前往东南部,中途购买两张直飞芝加哥的机票。”

“到达布林汉社区,B区三栋,信箱名称斯普林德.罗伯特。”

另一只手却拨打电话给苏珊:“你查查这个电话号码现在的所在地……”

苏珊不问缘由应承,很快答复回来:“在阿汗富坎大哈市郊东北部……”

齐天林不由得心中暗骂一句!

他现在没必要马上去美国,因为看样子老鹰已经从美国回来带走了导演,可又奇怪的没有回公司,去了哪里呢?

按照他自己的习惯,是打算先到伊克拉的,因为那边的美军在做名义上的撤军,需要大量的军事承包商去填补各种战斗岗位,也是他们仨最可能出现的地方……

正在盘算待会去买一部手提电脑,就看见熟悉的门廊上一条懒洋洋的斑点猎犬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推开平房前面的栅栏,招手轻呼:“宾果?!”

猎犬只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就

欢腾的跳起来,直接扑下门廊,跳起来就往齐天林身上跳,八十多斤的体重说明这条猎犬起码有一米多长,动静很大!

亚亚很好奇的观察着这种他没见过的动物,就在齐天林身边蹲下来,看大狗在齐天林身上尽情的挥洒口水,吱呀一声,门廊上的玻璃格子木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走到门口,侧身用肩膀靠在门框上,看着齐天林微微带点笑容……

齐天林熟练的推开大狗的嘴,笑眯眯的开口介绍:“这是露丝……这是大熊的弟弟,亚亚。”

露丝表情轻松的走过来,摸摸亚亚的头:“你把他带过来的?罗伯特呢?”

齐天林放开已经前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宾果:“亚亚,你带它到那边去玩儿……”等亚亚熟练的把大狗哄到一边的草坪上,他才扭回头,拍拍手开门见山:“不是个好消息……我是来送卡的……”

露丝的脸色几乎就在一瞬间变白了,虽然她本来就很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