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9章 冒险

第七十九章 冒险

没有留齐天林寒暄,也没有留他和亚亚做客,妇人坚定而缓慢的起身把他们俩送走……

只留下银行卡在花园小圆桌的玻璃面上……

齐天林上车前回头看看这个以前受伤来治疗,顺便做过几次客的地方,似乎想起自己母亲在听见自己成为烈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受!

不过没有太多软绵绵的心思,驾车风驰电掣的回到穆尼,途中也依样画葫芦的给那个手机汇报自己的行踪,苏珊在见面以后提供了一张该电话号码的清单,半个月左右前在巴黎购买的,之后没有使用,直到几天前开始给那家小侦探社打电话,没有其他的任何通话记录,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开机,一直都在坎大哈。

齐天林有点皱眉:“这应该没有什么价值吧?除了在那个该死的地方。”

苏珊点点头,从自己的文件夹里面又抽出几张纸:“可我们找到了那个自动售卖机的记录,一次性购买了五张手机卡,所以也查了一下这五张电话卡的记录……”

五张卡除了这一张,其他四张还有三张没有启用,那一张的通话记录就比较多,苏珊她们的工作做得很细,除了对方号码是什么,还标注了这张卡是在什么方位使用的。

这里面传递出来的讯号就很有意思了,十五天前在巴黎购买,立刻启用,联系了巴黎的一家侦探社,然后大约十三天前左右去了利物浦,十一天前取道土其耳、乌兹别克坦斯去了阿汗富!

几天前,一个属于巴黎侦探社的手机号码通话后五分钟,齐天林发短信的那张卡就启用,通知了穆尼当地的侦探社开始跟踪齐天林!

整个脉络很快就梳理出来,这个人按照PMC们谨慎的习惯,一次性购买了五张卡,只启用了一张,找了一家侦探社的生面孔来监视公司外围?然后在发现齐天林两人出现以后,立刻换了一家当地公司熟门熟路的跟踪齐天林,却没想到会被亚亚莫名其妙的发现。

至于他自己……联系到圣玛丽安医院护士的话,十来天前老鹰去接走了导演,这个人要么就是老鹰,要么就是一个不但在监视齐天林,同时也在监视导演那边的人……

难道就是一直没有露面的花猫?

花猫是队里单兵战术能力最强的,所以也担当队里最危险最重要的尖兵,当时所有的撤退路线都是他在带路,他也对那一带的地形最为熟悉,如果说只有一个能活下来,也就应该是他了。

可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回到公司来报到?

苏珊脸上微微有点笑意:“有没有觉得还是在公司支

援下能够获得更好的讯息?”

齐天林竭力不让自己依赖谁:“说不定一切也都是你在带着我兜圈子……”

苏珊有点惊讶的用签字笔顶顶自己的眼镜:“保罗……你现在脑子比以前灵光了嘛,能想得这么远了……”

齐天林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可有战友有臂膀的感觉真的比孤独作战要强很多啊。

苏珊没有继续嘲讽他,理理自己的鬓角询问:“看见露丝,她有什么反应没?”

齐天林还是在自己的旅馆小房间里,双手互握点点头:“开始还好,听说了消息就把我们赶走了……”

苏珊嘴角拉起来一点讥笑的神情:“她以为,罗伯特就回家当个花农,窝窝囊囊养一身膘,就是幸福生活了?她根本不知道罗伯特要什么!”

齐天林把嘲讽扔回去:“你就知道?”

苏珊理所当然:“他一辈子就是在枪口上讨饭吃的命!你看他一身的伤,基本没有太伤筋动骨,和他一起的战友死了一茬又一茬,他自己都在说自己一辈子的好运估计都要耗完了……得!这次拖了这么多人下水!”

齐天林不吭声了,扭头看看窗台,他不太习惯坐在这里,太容易成为靶子了……

苏珊拿过小圆桌上一杯威士忌:“来吧……酒里没毒药,用你们华国的一句诗词来说‘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词是用的华语发音,还似模似样的,齐天林毫不犹豫的就准备到阿汗富,苏珊已经为他和亚亚联系了最近的一拨军事承包商调动计划,这两天立刻就可以出发。

齐天林点点头抿一小口:“我一直都不怎么爱喝酒,我也敬你一下……祝你永远美丽……”

苏珊笑得优雅:“玛若现在才是最美丽的年纪,我也就只有这个请求,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玛若就需要你照看了。”

齐天林又翻白眼:“她快二十岁了,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和世界了,我没资格也没兴趣给她当监护人,所以你最好找个可以颐养天年的地方躲起来,免得罗伯特的什么仇敌找到你头上。”

苏珊笑得像个孩子一般委屈:“那你就把公司担当起来挡住这些仇敌吧?”

齐天林奇怪:“老鹰或者导演不是比我更适合来带领这个公司么?你别跟我说罗伯特说的谁带回他的银行卡就把公司给谁……”

苏珊靠在椅背上点点头:“你得相信一个在尔虞我诈的情报线上混了一辈子的老特工那种直觉,没错,老鹰一直都在罗伯特身边出谋划策,他比你更了解公司,导演呢,更适合做个特工,而不

是一个战斗人员,可他们都不如你像罗伯特,只是适合战场,没有太多别的心思……如果想得太多,只会把沙漠鹰很快拖向下一次无底深渊,就好像这次一样!你知不知道每年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会消失多少个?”

齐天林没做声,仰头把那一小杯威士忌给倒进喉咙里……

剩下的两天时间,齐天林带着亚亚,开车到附近一个城镇好好的在风月场所堕落了一把,终于找到一个黑姑娘让亚亚觉得还算看得过去……

疯狂的放松以后,两人就空着双手,和一大帮块头粗壮的雇佣兵一起乘坐法航客机,转了三四次机,才堪堪降落在阿汗富首都喀尔布,一下子就从宁静祥和的欧洲,被甩到这个又是黄土漫漫,战乱程度比起利亚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地方!

一场大海捞针由此开始……

蒂雅自从看着齐天林离开了帆船,一下子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因为惊吓过度而失语的状态,常常都是安静的坐在船桅下,靠在齐天林时常靠着的地方,静静的抚摸那支五四手枪。

安妮招呼过她几次,小姑娘都是有叫必应,喊做什么也不含糊,就是只要事情一做完,她就又坐回去……

优雅的公主试图和有自闭症倾向的小女孩谈话:“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应该是独立的,而不是依附于某一个人存在的,我们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就要到达斯德哥摩尔了,有一个全新的世界会展示在你的面前,你应该用全心去拥抱这个世界,而不是老沉浸在以前的世界里。”

蒂雅仰起自己的头,看着双手叉腰,全身白色靠在桅杆边的公主,展示一个也比较熟练的微笑:“他就是我的世界……”

索菲亚公主捂住自己的头:“他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今年快三十岁了吧,几乎大你一倍的岁数,你和他之间是基于一种亲情还是爱情呢?”

蒂雅还是笑笑:“需要分得这么清楚么?”

安妮点头灌输:“一定要分清楚,这样才能有比较明确的定位,才能以相应的形式相处……”

蒂雅只思考了五秒钟:“那就爱情吧!”十五岁的小姑娘说起这种事情来,轻描淡写理直气壮得让安妮吃惊!

“为什么!你难道真的看不出这个龌龊男人是个萝莉控么?!”

小姑娘疑惑:“什么是萝莉控?”

安妮觉得这是让一个纯洁小姑娘了解险恶中年猥琐男人的好机会,乐淘淘的带着她到自己的舱室通过昂贵的卫星连线上网,了解什么叫萝莉控,以及各种萝莉照片……

蒂雅恍然大悟……原来有这

么多可以引诱胡子的装扮!

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安妮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警示教学课已经被带偏,还在兴致勃勃的进行各种讲解推销:“所以说你一定要透过表面现象观察男人的实际本质,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个人建议你还是把他当做父亲或者兄长来看待比较好,对啊你为什么不把他这么定位?”

蒂雅撇撇嘴:“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急着把我嫁出去!我就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他的身边了!”

安妮吃惊于她的这种思维模式:“你的意思是你只想要一辈子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非要和他有什么?”

蒂雅转头带点怀疑警惕的神情看看索菲亚公主:“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件事情?难道你对胡子有什么想法?”

安妮的嘴一下就长大了,大得可以把蒂雅的嘴和鼻子都咬到,优雅的用自己右手手指轻轻拍几下嘴唇:“你在胡说什么?!我是把你当做妹妹,在给你灌输少女时代必须注意到的一些事情,我怎么可能和那个粗胚有什么关联?”

蒂雅极其鄙视:“他前后救了你好几次命,你还这样?”

安妮的思维方式是极其现代的:“他救过我,我就要以身相许嫁给他?那我们王室护卫半数人都或多或少的救过我,是不是我还得挨个嫁?爱情不是这样的……”然后就是啪啦啪啦一大段各种各样关于爱情的憧憬。

说到底,高贵美丽的索菲亚公主还是一个对爱情和婚姻充满了粉红色浪漫向往的少女,更倾向于顺着自己的感情来寻找另一半的形式,感谢最近几十年欧洲各个王室的先驱们,打造了无数灰姑娘王妃平民亲王的故事,她其实比大多数平民姑娘更容易单纯的寻找自己的爱情,可也更容易被欺骗爱情……

蒂雅听不太明白,只是得出一个结论:“总之你不会和胡子有什么关联,那就行了!”

安妮嘿嘿笑:“那种关联是没有,不过我们可以去找他啊!”

对她来说,冒险才是最有意思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