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1章 狗娘养的

第八十一章 狗娘养的

齐天林也靠在舱门边,他不需要望远镜,就能提供鹰隼一样的观察力,他也不愿被一颗突如其来的火箭弹炸得死无全尸……

只是手中习惯性的摩挲着自己的M4步枪……

在穆尼他就把这支枪的外观做了很大的调整,重新喷漆,换了马盖普的枪托握把和护木,换了消音器,还换了个新款的红点瞄准器,甚至细心的把那个高明GPS和备用弹匣也重新做了漆。

亚亚那支狙击步枪更是换了一整个枪托,在不影响整体射击精度的前提下和原来面目全非,也和齐天林一样喷了个乱七八糟的土黄色。做这些都只有一个目的,掩盖这两支枪的来历,齐天林可不愿意上面的什么原有特征被任何死者战友看见,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亚亚手里还是拿着从蒂雅里拿来的那支短版AK74U,狙击步枪被他小心的用海绵背包装好背在背上。

马克和詹姆斯都是用的M4步枪,和齐天林那个不同,都是很短的CQB型号,作为保护工作来说,经常上下车和在房间里,短版更合适,看上去挺结实的女性PMC朱迪带了一支德国G36C也是短版,只有亨克携带了一挺米尼米伞兵型轻机枪,只是不知道他带了多少弹药,一般这种小业务,很多补给都得自己带。

马克看来是想稍微相互之间加深一下认识,转头看看亚当斯:“你们……”

只是他刚一开口,齐天林就突然发出一声厉喝:“左面十点方向!RPG!右转摆脱!”声音非常大!非常急切!

直升机驾驶员熟练得很,根本不验证这个消息的真伪,毫不犹豫的扳动膝盖间的手柄往右后拉,直升机在瞬息之间就做了个侧身四十五度规避动作,几乎是斜着就弹开的感觉,一下就开始急剧爬升!

两个驾驶员自然是紧紧的箍在座位上,后面的六个承包商都一上来就把自己栓在了舱壁上,这时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一下都被抛起来但又被自己的牵引绳给拉住!

只有亚当斯奉行手拉脚蹬的形式,骤然的失重状态让他就好像篮球似的给砸出去,在舱顶和舱壁上弹了两下就要朝只遮拦了一半的舱门滚过去!亨克一把揪住他的裤腰拉紧摁在舱壁上,瓮声瓮气:“你掉下去,我们应该联系谁?”

看这意思只要亚当斯说了联系人,亨克就要放手……

身为难民署联络官的亚当斯一下就面无血色!

口中只是喃喃的无意识反复念叨:“黑欧普!黑欧普!”

其实也只来了几天的他,实在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RPG袭击!

齐天林眼睛死死看着那个发射点周围,在空中视线移动一两度都是几公里距离了,所以被包围射击的可能性很小,就看那周围还有什么跟进发射没……

其他人根本就没兴趣到舱门边开枪还击,这种五六百米的距离,轻武器射击就跟天女散花似的,散布大得很……

副驾驶稍微调整一下航向,提升了高度的直升机迅速的绕个圈逃窜……

下面的反政府武装还不服气,几乎所有人都看见那个方向腾起一团火焰,然后又一支火箭弹带着尾焰冲上天空企图跟直升机说哈罗……

这都是打着玩儿了,只要第一发没有突袭击中,后面又不是几十支一起攻击的话,没有任何制导能力的火箭弹几乎是不太可能击中临时拉高升空的直升机,而且火箭弹命中几率比较大的还是那种体型更庞大的支奴干,美军已经不止一次酿出这样的悲剧了。

强烈的惊险刺激似乎才微微的调动了一下这帮承包商的情绪,笑着给齐天林一个赞扬:“不错啊保罗!没少被玉米棒子打屁股吧?”

齐天林还是把目光放在外面,脸上露出一个呲牙的表情,换来马克的哈哈笑:“运气不错,有好手好眼力一起,上个月我在巴格达可没这么好的事,一枚火箭弹把我们一组的一辆越野车掀了个底儿朝天,死了两个人。”手还在自己的胸口随便的划拉一下:“全崩开了,肺叶都还在扇动冒泡,全是破片伤,心脏也镶了两片进去。”

气氛稍微热烈了一点点,亨克顺手拉过一根安全绳把亚当斯拴在上面,拍拍自己的机枪:“我上一趟是在费卢杰,最烦的是狙击手,喏,我旁边的法国佬就伸了一下头,就被爆了头,脑浆溅我一脸!”

詹姆斯翻个白眼,不开口,朱迪撇嘴:“我跟的那个CNN女记者,就只是看见火箭弹在几十米外爆炸,就无论如何要辞职,所以我的合同才提前终止,不得不来这边,那么远,就炸了条腿过来而已,她就差点神经错乱……”边说还边在自己穿着牛仔裤的长腿上比划一下:“当时那条大腿直接就切断了动脉,血都在身子那边,这条腿干干净净,一点血都没有……”

无良的雇佣兵们说起这些血肉模糊的场景似乎能够缓解刚才的紧张气氛,浑没注意到亚当斯原本就惨白的脸开始一阵青一阵红……

就在他突然要吐的时候,亚亚一下跳起来,把他的头压到舱门外……哇……呕吐开始了。

PMC们哈哈大笑,连齐天林的嘴角都忍不住拉起点笑容。

接下来的行程再没有被袭击到,在一片啪啪啪的螺旋桨强

烈气旋气浪中,六个雇佣兵习惯性的把亚当斯簇拥在中间,半躬着身穿过直升机降落空地,上到停机坪边的三辆大型越野车,第一辆装满行李包,第二辆马克和亚当斯以及朱迪在上面,第三辆才是亨克詹姆斯和齐天林亚亚,第一次分开行进,马克的小心严谨就表现出来:“都带了无线电的?信号调频统一为……备用的是……”

雇佣兵们不吭声的掏出自己的步话机,纷纷调好频道,亚亚不吭声,齐天林帮他弄好,再分别把骨震动耳麦系统戴好,这可是很高级的玩意儿,一般雇佣兵都舍不得用,詹姆斯还诧异抬眼看了看这俩暴发户,简单的试音一下,才分头上车,关上沉重的车门,一溜烟儿的往市区里冲过去……

直升机是绝对不敢在市区上空行进盘旋的,天知道什么窗口都会窜出一支火箭弹来!所以只能在郊外被北约军队控制的机场降落,两个飞行员还嘻嘻哈哈的拍拍齐天林的肩膀告别。

PMC在战地上选择的越野车无非就是这么几种,丰田陆地巡洋舰美洲版,也就是俗称的红杉,美国的领航员,再就是悍马,无一例外都是体型庞大,进出方便,适合身上挂满各种枪支弹药和战术背心的承包商们。

这几辆也不例外,拉动车门就知道这些里面都拆开加焊了防弹钢板,窗户玻璃也都取掉换成钢板,只留下一个个小射击孔。

天窗也打开切割成圆形,顶部用钢板焊了几块形成机枪炮塔,一挺带弹箱的PKM俄制机枪固定在上面,詹姆斯一声不吭的就站起来架住机枪转向车尾断后……

挡风玻璃前面加了一层厚厚的有机玻璃板,四角用铆钉固定在挡风玻璃上,中间间隔的几厘米空间再夹上一层一厘米见方的钢丝网……

其实这一切,也不过是能勉强抵挡7.62毫米步枪弹的攻击,在12.7毫米口径机枪弹和反器材狙击弹面前也还是就跟一层纸似的没区别,更多还是给躲在里面的人一点心理安慰。

亨克把机枪口朝下双手搭在枪托上,舒服的靠在椅背里,毫不在意充满战斗气息的狭小空间,随意的看着周围不断向后掠过的街景:“看上去和伊克拉没什么区别,还是满街的异教徒,依旧是满街每个窗口后面都有可能伸出来的枪口……”口气居然有点诗意化的感觉!

站着的詹姆斯蹲下来接过齐天林的一支烟:“你是念文学的么?搞得自己这么文绉绉!”

开车的是个当地年轻人,明显能听懂英语,吃吃吃的埋头在方向盘后面笑,亨克不见外的伸手拍他肩膀:“笑归笑,你可得把我们好好带回营地……”转头对齐天林咧嘴:“我真是在费卢杰呆得有点神经兮兮了,真的,好几个人都在我身边不到一米的地方被狙击手击毙,所以我突然一下就会作诗了……”

齐天林和亚亚坐在后面,詹姆斯的脚就站在他们之间,亚亚才没兴趣看外面的景色,繁华的欧洲城市还好奇,这样的地方真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索马里到处都是,所以他只是抱着自己的74U在座位上缩着,轻易的就把自己躲在装甲板后面闭目养神。

齐天林则是大大咧咧的舒展着坐在椅背里,手里拿着一部手机,上面正在展开一封苏珊刚发过来的短信:“持续开机,坎大哈城内西南部巴米亚街东段,五百米范围内。”然后还有一个经纬度坐标,那部侦探公司的手机已经被苏珊拿过去持续发短信获取坐标,而且她说她有信心控制这个侦探社不通风报信。

齐天林随手抓过一份军事级坎大哈卫星地图,在上面找寻了一下,忍不住口中发出一声华语咒骂:“这特么狗娘养的!”

利用移动手机基站反向定位取决于手机基站的密度,这种被破坏得很厉害的城市,基站实在有点稀少,这么一个五百米范围,在地图上密密麻麻都是一两层的平房,咋一看上去就好像在足球场上去找一颗子弹!

关键是还得一户户踢开门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