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2章 太丑

第八十二章 太丑

那就只能慢慢来吧,齐天林捂着脸靠在椅背上,丝毫不顾忌亨克好奇的眼光!

在这样的路面上,被人为增加了好几吨重量的越野车一般也就能冲到40~60公里的速度,随着进入城市内部,詹姆斯就开始半蹲着,抓过七人位最后一排的一个钢盔,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掌控机枪……

司机还是安慰:“最近几天没有什么暴力事件发生,这边正在庆祝部族长老的祭祀活动……”

亨克翻个白眼:“我倒希望天天都能炸得热热闹闹,这样就不会来关心我这么个可怜的小佣兵!”一米九的个头,超过一百二十公斤的体重,用小佣兵这个词显得很有点黑色幽默……

齐天林倒是再了解不过亨克这种类型,太过危险复杂的环境,长时间紧绷的神经,让有些战士就这样变成了话痨,稍微一熟悉就开始不停的用说话来缓解自己的精神压力,和自己强悍的外表形成的极大的反差。

还有一类就有点类似詹姆斯这种一言不发,很多时候都是这么小心翼翼紧张的观察周围……

车内的空调嘶嘶的喷着冷气,车顶的圆洞却又带来阵阵热气,齐天林坐的这个地方就很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那边的亚亚完全能适应这种炎热的气候,舒服的在空调中开始打盹……

车窗上只有一个二十厘米见方的小孔,装着厚厚的防弹玻璃,齐天林随意的望出去,外面接到还算整洁,到处都能看到穿着灰蓝色连体军装的军警,没有太多残垣断壁的感觉,只是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外面掠过一辆兰德酷路泽的越野车残骸,车顶盖被干净利落的炸开,后半截还是完好的,可中段和发动机舱已经严重扭曲变形,搭配周围整整齐齐的墙面,显得分外狰狞。

和在非洲出任务不同,中东一带的战争等级要高不少,因为这边除了部族国家,资源之争等常见矛盾以外,还有很重的宗教因素,这玩意儿是最狂热的,现在阿汗富就得全面抵御来自塔利班和各种游击队的攻击,很烦人。

不过齐天林基本感受不到自己有什么格外心跳加快的情况,汗水都是浅浅的在表皮渗出……然后就在亨克无休止的唠叨声中听见“啾”的一声尖响,带着啸声出现,又是火箭弹!然后以齐天林灵敏的听觉还能听见沉闷的嘭声,这是小型枪榴弹的声音,和在非洲经常出现美系枪榴弹不同,这边基本都是俄制的,因为发射具要短不少,声音也要清脆一点,很好分辩!

车内的四个人几乎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反应!除了司机下意识的把油门踩得更重一点!

亨克把唠叨变成

了说唱,米尼米机枪还是枪口朝下,利用折叠向下的脚架支在副驾驶座地面上,身子都没有什么变化,随意的探头从挡风玻璃往外看……

亚亚都没起身,只睁眼看了一眼齐天林,又蜷了一下身子,缩小一点闭上眼……

齐天林继续翻看手机,只是顺手把自己的衬衫衣领给拉紧点,任凭耳塞里传来马克轻描淡写的通报声:“两点方向,四百米距离,请注意安全……OVER……”这表明他需要听到回应。

耳机里逐渐传来其他人的答复:“明白……OUT……”这边明其他人无需回应他。

也算是测试一下相互之间的默契度,看看有没有不明白通行的一些雇佣兵规则,齐天林在同样回应以后代替亚亚:“他只听阿拉伯语……OUT……”

骨震动式的耳麦好处就在这里,它基本上是贴在颅骨上,利用细微震动传递音频信号,不像其他任何款式的耳麦,要么捂得紧,要么影响对外界声音的判断,价格是一般耳麦的上百倍,齐天林不是有钱么?在英兰格和穆尼没少刷卡!

果然没过五秒钟,随着头顶上哒哒哒的机枪声开始一连串响起,齐天林右肩上开始不间断的掉落一些金属物体……

如果不是他提前把衣领拉紧,詹姆斯射击出来的这些滚烫弹壳就会掉进脖子里,那可不是什么舒坦的经历!

一个两百发的弹箱轻易的就清空,从点射扫射的停顿组合声来听,詹姆斯明显也是个熟手,两百发下来,枪管都不会发红,这可不是一个生手能做到的……

果然这个家伙打完以后,用枪管点燃一支烟,就蹲下来,一声不吭的蹲在后排座椅之间,就好像完成了自己任务的田间老农……

几百米外的骚扰一般都是漫无目的示威性的,偶尔能听见车上有扑扑的声音,弹头已经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杀伤力……

耳机里传来马克的声音:“不要纠缠,全速通过……OUT”

傻子这个时候才去纠缠……

三辆白色涂着UN字样(联合国字样)的越野车闷着头,快速的越过这个两街区之间的开阔地带,投进了一片高高防爆墙的营区!

这就是所谓的联合国军控制的安全区域了,能看见两辆坦克威猛的停在门口,152毫米口径炮口虎视眈眈的看着这边街面,高点上明显有狙击手在执勤放哨……

越野车一连串停在了一排平房外面,大家纷纷下车,五个男人住在一个大平房间里,朱迪陪伴她的保护人,一个联合国女性官员,四十多岁的韩国人住在一个条件稍好的

小间里。

和大多数临时营房一样,几张高低床,门口内一张折叠大桌子,大家熟练的把自己的枪支卸下弹匣平放在桌面上,枪口朝向统一的墙面,齐天林还得教导亚亚:“和欧美士兵打交道,最强调的就是安全,内部随时都要强调你的枪支是不会枪口朝向战友,非紧张时间,弹膛不能有弹,弹匣离枪……”

小黑人有点不太习惯的照做,他们可没这么多保险意识,玩闹的时候,把上膛的步枪给猴子乱扣都不是没有!

战术背心对于齐天林来说更多是携行装具,不需要在里面夹带防弹板,他和亚亚采购的还是中规中矩的样式,都取出来装上弹匣以及各种零配件靠在进门的墙边。

其他人也都熟练的坐下来整理自己的武器装备,对亚亚操作的M40微微打量了一下,非洲裔的战士真的很少有用狙击步枪的……

接着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衫加牛仔裤的联合国官员过来招呼了一声,交代了一下六人小队需要负责的人员和工作范围,顺便通报了一下周围环境,对于这些战场上的老油子,他没有过多强调什么纪律原则……

齐天林倒是以侦察熟悉周边环境和寻找狙击位为借口,找这位官员申请了一辆车和出入证。

马克点点头:“你倒是细致,不过五千英镑的周薪,不值得随意到绿区外面去哦……”绿区是这些PMC对安全区的统一称呼。萍水相逢,他能这么提醒,已经是很看得起齐天林的战术素养了。

齐天林无奈的耸耸肩:“习惯……总得多看看,多熟悉,也许就能保一条命。”

也习惯坐在这边待命的朱迪点点头:“小心无坏事……”

确实小心,齐天林收拾好东西,把战刃绑在小腿上,战锤别在腰间,就缩到自己的床铺上打盹休息了,鼻息之间闻见的硝烟味和枪油的气息,似乎更能让他安心。

在天色稍微暗淡下来以后,齐天林才带着一直蹲在营房门口乐呵呵看外面军人打球操练的亚亚到餐厅吃饭。

这里的餐厅也是外包给承包商了,军人们的进餐和承包商也是分开,这两边可没少发生点干戈,都是血气方刚的战士,打架是家常便饭,何况承包商里面搞歪门邪道的不少,不少国家的驻军没少被坑,所以隔离点好。

食堂也不过是搭建的平房,齐天林还得教亚亚习惯拿着不锈钢餐盘排队挨个点菜,小黑人很好奇,脖子伸得老长,关心有什么吃的,等真的端着土豆烧肉和面包,青豆坐下来就一脸的幸福状。

齐天林带着他随便找个桌子坐下来,用白色

一次性小勺吃饭,顺口笑着问:“蒂雅是个吃货,你怎么也有点这样?”

亚亚使劲的梗下一块牛肉:“又能跟着您开眼界,又可以吃饱饭,过好日子,太幸福了。”话说幸福这个词都是齐天林教他的,最近有点喜欢用。

齐天林敲敲餐盘:“前段时间的生活和这个比,哪个幸福点?”

亚亚认真想了一下:“那种日子也不错,但是天天吃了睡,晚上去喝酒找黑妞,好像没有现在这样好,我还要给木木报仇呢!”

齐天林点头:“报完了仇呢?”

亚亚不假思索:“跟着你啊,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齐天林笑:“我们现在一年才捞十几万,当海盗也不比这个差啊?”

亚亚很少脸上有这种不屑的表情:“他们都是土包子!坐过飞机没?今天那个叫什么?直升飞机?都没坐过吧……我才不要在乡下当土包子,我要跟着你见大世面!”

齐天林哈哈哈小声笑起来:“那你下回还是找个白人妞好了!这不更值得炫耀?”

亚亚严肃摇头:“太丑!”

齐天林差点没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