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3章 寻找

第八十三章 寻找

吃过晚饭,咨询过联合国官员没有任何外出计划,齐天林跟马克报备一下,就带着亚亚趁着浅浅的暮色开出防爆墙营地,很快消失在灰蒙蒙的城区里。

特别挑选了这么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丰田墨绿色六成新的轿车,挂当地牌照,没有任何联合国或者北约军方标志,只是在C柱前的三角玻璃上贴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卡通图,其实这是留给北约军方以及PMC识别的暗号,抵近还能发现上面有个莫名其妙的二维码。

齐天林负责开车,亚亚坐在后面开始乐滋滋的拆开狙击步枪外套,把一个布套子罩在上面,让整体看上去就好像根长棍,虽然不能完全掩盖所有特征,起码不会让人第一眼就感觉是枪,齐天林打开手边的一台GPS,按照输入的城市坐标开始靠近大概区域……

这样的军管城市在夜幕降临以后却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的妖冶活力,各种市民白天就好像躲藏在深洞里的鼹鼠,无声无息,除了搞什么示威活动,街面上行走的人也不多,可夜色一旦来临,全都出来了,一些街道神奇般的打开一串串灯泡,摆开各种夜市摊贩,纵然生活艰难,市民的脸上却流露出难得的欢欣……

外面的灯光影子跳动着映在默不作声的车里,亚亚放下自己的布袋子,默默的看着外面的场景,手中却慢慢的从袋子里掏出那支金伯尔手枪,插在自己后腰上,最后才掏出那支捆绑着三个弹匣的短版AK,外面的生活是外面的,自己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丰田小轿车在这个区域转悠了两圈,齐天林根据房屋的夜间灯光,选定了一栋房屋作为观测点,把小车静悄悄的靠在背街小巷但却能被楼顶看见的位置。

悄无声息的取下同样用布袋装着的M4步枪背在背上,提着一个包,右手摸住后腰的P226,开始上楼……

黑漆漆的楼道里面没有任何的灯光,一栋七层高的房屋已经算是这个区域最高的几栋之一,但不是最高的,灰白色外墙上纵然是夜间也能清晰的看到布满各种弹孔和火箭弹爆炸的痕迹,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没有了玻璃,又几乎还有熏黑的火焰烧痕,应该是枪弹引燃了内部造成失火,又被扑灭的样子……

这栋楼也应该废弃了,一点灯光都没有,说明没有人在这里居住,齐天林小心的沿着楼道行进,耳边非常小心的倾听着楼内的响动,脚下步子很快,亚亚就间隔五六米的距离按照相同的节奏往上窜。

一般最高的地方通常都是会被各种有经验人员首先关注的地方,所以齐天林选择这种略微低一点的,但是室内又不利于多方向观察,所

以最后还是决定带着亚亚到天台上去建立这个观察哨。

只是刚走到天台楼梯口,齐天林下意识的用手中的小电筒抵近观察了一下天台门锁,很干净!说明有人在这里进出!

轻轻的放下携行包,放下步枪,拔出P226,无声的滑动上膛,平端在胸前,左手反握没有打开的手电筒垫在右手手腕下,静静的把耳朵靠近门边倾听……

亚亚早就在下面的楼梯转角处蹲下来,取下步枪悄悄的对准上下楼警戒……

真的,当屏气凝神的专注以后,听力似乎被放大了不少,齐天林分明听见隔墙那边门后面有一股比较紧张的粗重呼吸声……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齐天林没这么紧张,这种转角遭遇在他遇见奥塔尔以前就经常遇到,最近一次就是和那支M4步枪的原主人之间的搏斗,他缓缓的调整自己的呼吸,稍微的加重,按照一个奇怪的频率加大呼吸音,同时把自己紧紧的贴在墙面上……

对方能这么紧张的靠在天台门外呼吸,说明早就发现了过来的丰田小轿车,甚至也听见了之前上楼的脚步声。

这个时间段能出现在这里警惕性还这么高的,肯定不是流浪汉,无非就是两种人!

反政府武装人员或者北约军方和PMC的人员……

所以他的呼吸频率故意用上了摩斯电码这个国际通用最简单的讯号试探对方……塔利班武装一般是不懂这个的。

果然里面很快就低低的开口:“口令?”还伴随了一下拉枪栓的声音,应该是M16步枪的声音,和AK截然不同。

还好出绿区的时候有询问过岗哨,齐天林学着地下党的口气:“火鸡!”

里面大松一口气,轻轻的推开门但是依旧处于一个半隐蔽状态,空中幽幽的飘来回应:“复活……”

齐天林就躬身提起自己的提包和步枪,但手枪还是端在前胸慢慢的走进去,两个身穿沙漠迷彩色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士兵看清楚他的打扮,和刻意拉出来挂在前胸的识别卡,大松一口气,疑惑:“你是属于哪个部分的?来干嘛?”两只M16步枪的枪口略微的指向齐天林的两侧,但是手指依旧警惕的靠在扳机圈上。

齐天林点点头,口中一边回应:“ 我是负责联合国难民署粮农组的PMC,这是我的工作合同号……刚到,必须要熟悉街区场景,白天得负责警戒工作,只有晚上来加班……”一边做出无奈的的表情耸耸肩,回头招呼亚亚上来。

小黑人背着自己的步枪袋子,提着AK上来,也不跟这几个美军打招呼,自

己就靠在墙根蹲着开始取出枪械,顺便接过了齐天林的提包,开始从里面翻出观测镜,测距仪,最后把提包拉开摊平,就变成一张卧姿射击毯。

齐天林放下自己的步枪,递过自己的识别卡,把手枪也插回后腰:“你们是外放小组?定时联络的时候可以验证识别卡。”

立刻用电台和门岗联系确认了出入人员和长相的美军,立刻就去掉了戒心,招呼齐天林两人去他们那里喝咖啡……

这是一个典型的四人狙击观察组,在整个伊克拉和阿汗富的大小城市里,无数个这样的小组就撒在各个高点,一般六小时一次换班,监视着整个城市各个角落白天黑夜里的一举一动,非常的辛苦,也非常的危险。

齐天林几乎可以判断,亚亚那支M40的狙击步枪就是应该是伊克拉的某个倒霉小组被袭击以后的战利品。

两个趴在天台围墙下,各自对着一个小破洞观察的狙击手从头到尾都没有抬头看过这边,作为专业的狙击手,只要在轮班执勤,除非另外两个休息的狙击手不发出紧急警报,他们就得一动不动的死死看着观察区域,保证一丝不漏,所以一般也就是二十分钟到半小时两两换班,轮流做观察手和警戒手。

齐天林不动声色的指挥亚亚在他们要观测的方向找到一个破洞,作适当的开挖就让他趴在那里进行初步观测练习,自己笑着接过士兵递过来的咖啡杯,轻声聊天……

老实说外放观测工作真的很枯燥,这些陆战队士兵对于PMC还是保持比较好的态度,一来很多PMC都是老前辈,二来他们以后也许迫于生计也会进入这个行当,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PMC瞧不起新兵蛋子和军方起纠纷,从这个侧面也可以看出PMC的强横,老子天下第一的美军部队也经常被他们骚扰……

这个端咖啡杯给齐天林的就很好奇:“这么勤奋?价钱很可观?”

齐天林点点头:“周薪五千英镑,做防守,还不错!”差不多相当于英超球员了,是很不错。

两个休息的警戒手果然小声羡慕:“哇……我们一个月还没这么多!”

齐天林笑着给介绍了一下一些内部常识以及加入渠道:“多趁着在这边海外执勤磨练经验技术,以后可以找个好价钱,不怕死还可以去做进攻PMC……”

两个年轻士兵有点憧憬,齐天林趁机打探消息:“那边的区域,有没有什么PMC的驻扎地?”

因为不涉及到军方保密内容,两个士兵笑嘻嘻的介绍他们天天都看得滚瓜烂熟的场景,那一栋楼疑点比较大,哪一栋

出过事,哪一间有美女都说的头头是道!

那个方向确实有四处PMC的工作场所,但都是白天营业的国际商业办事处,下午下班回到整个城区几个绿区的形式,到了夜间,都没有人敢单独住在外面!

详细的确认了那三处楼房,笑称自己要是遇到问题起码也知道到什么地方去求救……

换班过来的狙击手其中有一个专业军士,这种经验很丰富的狙击手等级就很高了,算是他在带这三个年轻狙击手,笑着看看亚亚的步枪,表情古怪的看看齐天林:“这支枪可是美国陆军部的财产……”

齐天林不掩盖:“在非洲抢夺的,好用……”

专业军士更关心PMC的工作范围,也顺口打听了一下……

齐天林也过了半小时才开始去接替亚亚,小黑人没有过来喝咖啡,随手拉过身上的罩衫就在墙角蜷着打盹了,那几个狙击手倒也经验丰富,看看这个没正形的狙击手,低声笑骂是野路子猎手,他们也比较烦这种,因为这种野路子狙击手不按常规来,他们对付起来也头疼。

亚亚在齐天林的教导下还是学会了制作射程卡,区域图形绘制,齐天林看了看,比较满意,自己就开始趴在那里制作攻击路线图……

明天晚上就要去正式寻找那部手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