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6章 是谁

第八十六章 是谁

涉及到做事,亚当斯果然很专业细致,没有立刻否定,也没有马上答应,只是说自己会回去仔细查阅合同,再跟签订合同的PMC公司商量确认再做答复。

马克果然也秉承了德国人的严谨,正式提出了今天这种工作性质超出了小队的工作范围,特别提到小队已经发现了危险信号,但是雇主还是固执到的导致了后面的交火发生,这种情况在整个行业都是比较忌讳的,因为这样的雇主最终只会导致雇佣兵们不敢信任他。

亚当斯就很有点为难,毕竟他也只是一个雇员……

齐天林才不关心这些事情,回来就到营区里面的PMC服务中心索要了一份比较精确的卫星照片地图,带着亚亚到营区的制高点,教他利用卫星地图和一般地图交替寻找目标,建立空间感……

可是在这个问题上,亚亚的思维模式明显不同,他基本无法理解鸟瞰形式的地形图,但能保证他只要走过一次,就绝不会忘记。

齐天林哭笑不得:“每一个地方难道你都要去走一遍?有了地图,只要这样看,我就能知道那边的具体情况。”

小黑人有点惭愧,但是钻研了好久还是失败,只好腆着脸笑:“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嘛,你叫我怎么做就行了……”

齐天林只好无奈的自己做功课,让小黑人自己练习高位瞄准巡视……

等他俩下来吃完晚饭,正准备收拾器材出门,马克友好的邀请:“作为第一天比较火爆的工作结束以后,我们是不是做个简单的交流活动?”

齐天林笑笑点头,带着亚亚靠墙坐下,其他几人明显也是得到了通知,都分别过来坐下,马克还比较认真的拿了个防水小便签,然后就拿水性笔在墙面的小白板上快速的绘制出了今天的战斗简图。

齐天林毫不介意的低声用阿拉伯语给亚亚指着白板解释,就这么几个人,今天亚亚的战斗能力也得到了体现,其他几人都很有耐心的听齐天林讲述,朱迪似乎还能听懂点阿拉伯语,频频点头。

于是等马克开始讲解整个今天的战斗过程时候,齐天林就充当同声翻译,小黑人听得很认真……

马克首先就肯定了齐天林和亚亚的战术素养:“我以为你们属于狙击手和观察手的组合,没有想到你们在丛林突击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水准相当的高……”齐天林只报以微微的笑容。

但是话锋一转,马克就直言不讳的提出:“但是保罗……你对亚亚似乎过于保护了,当时接敌的时候,你有过一个不理智的靠近行为,当时我们非常

危急,和对方贴得太紧,我们的火力优势和人数优势都表现不出来……”

齐天林点头:“我明白……以后我会注意,亚亚是我的弟弟,我只想好好的照顾他,以后会注意掌握尺度。”

一个黄种人说一个黑人是自己的弟弟,这样的情况在雇佣兵里只有一种可能性,黑人的哥哥是他的战友,还是生死战友那种,其他几个人都明白的点点头,詹姆斯经常没表情的脸上,都看着亚亚轻轻点头。

亚亚听不懂,朱迪就顺口给他翻译了这一句,小黑人不吭声,脸上洋溢着那种非洲黑小子特有的眼白乱动的喜剧笑容,忠实的反应了他的心情。

接下来马克就接续分析了一下今天的战术:“遇袭之后,我们今天的关键是保罗准确的判断了敌人的阵型方位,当然我们采取的枪榴弹手雷压制方式也补充,成功建立了推进……”齐天林忽然觉得好像有点自己以前在军队的样子,靠在墙面上,乐淘淘的听马克认真分析。

最后也是西式部队常见的模式,马克拿手指在空中随手画了个圈:“现在是提问时间?”

亨克明显是个捣蛋习惯比较重的:“请问保罗你们俩昨晚去了什么地方,难道在这种地方你们还能保持比较旺盛的猎艳欲望么?”

朱迪看起来一点不介意这样的话题,还扭头笑吟吟的看齐天林两人,马克看看也没什么正经事,耸耸肩:“我也很有兴趣知道。”

齐天林起身:“今天我们还要出去,你们有兴趣一块么?中途要经过三个狙击手可能地段……”

其他几人立刻大摇其头:“这份薪水到现在已经下班了,我非常讨厌加班!”

齐天林笑着就起身开始收拾枪械,给亚亚穿上前后都带SAPI陶瓷板的战术背心,自己倒是简单的系一条武装带,后面挂个收集袋,里面放上那个被磨掉北约仓储编号的夜视仪,另一边就是装着战锤和战刃的小黑包,提着M4步枪,带上手枪和电筒就出发了,亚亚依旧提着他那个狙击步枪袋跟在后面。

只是在出门时候给马克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示意自己也许要明早才能回来。

这边有三个人都带着点仰慕的表情看着这俩傻大胆,马克的脸上却若有所思。

今天就不用到高点,直接开车搜索那四个可能PMC出没的地点,因为晚上没人,但是手机却一直都没有移动过。

因为很少有西方人在这个城市可以单独居住下去,齐天林还是先锁定这四个也许是手机主人落脚的地方,熟练的在一片低矮房屋的城市之间穿梭,最后把车

停在一个繁华的街口,这里主要都是一些外国公司的当地办事处,越是有战争,有些行业就越是会坚韧的在这里产生利润,比如眼前的这两家,分别来自哥伦比亚的棉绒制品进出口公司和土耳其的矿业公司。

是的,这个长年遭受各种战乱的国家,盛产高品质的紫羔皮,羊毛和挂毯,还有青金石和重晶石,而且越是战争,它所特有的东西在世界上的行情就越好,只要有利润,这些商人就绝对不会放过,只是这两家公司实际上背后是什么国家就很难说了,毕竟这两个和阿汗富八竿子都打不上的国家,一般不会特别引起塔利班或者普通民众的反感。

当然这样的公司也是必须要请专业PMC进行护卫工作的,所以这同在一条街上的两家公司,就成了齐天林优先查看的地方。

齐天林把车滑进旁边一个小巷,给亚亚指点了一个阴暗角落:“你先负责在那边防守,免得我们回来开车被人做了手脚……”

把长长的狙击包放在后排坐垫下藏好,携带短版步枪的小黑人拿着齐天林的步枪就悄悄的隐身进黑暗中,齐天林真觉得亚亚要是全脱光了,估计都没人会发现他在哪,只要不笑。

确认了一下耳麦的通讯,齐天林就顺着墙边,漫步靠近棉绒公司,只是忽然就在门面写字楼边消失了……

和这里常见的店铺差不多,这种一楼一底的黄土楼房,上半截挂着各种喷绘的领导人宣传画,楼下是漆成绿色的木质门窗框,以齐天林的感受来说,北非看起来也差不多,他现在就藏身在两栋门面楼之间的夹缝里,最多不过四五十厘米宽,因为太窄,双手根本没法展开用力攀登,反而不用担心谁能徒手爬上去,但是对他来说真不难……

拔出后腰的战刃,轻轻一挥,淡淡的黄芒中举手轻易的就把刃部横着插进墙面,自身也轻飘飘的一跃,就腾起来,利用脚底和背脊顶住两边,拔出战刃再一插一跃,交替几次,就悄无声息的到了楼顶,再从楼顶一个倒挂金钩,就拉下头顶的夜视仪再静悄悄的探头观察,确定没人,才用战刃轻巧的拨开窗棂打开以后翻进去,落地以后,忍不住把手里的战刃正反打量了一下,实在觉得这是件偷香窃玉做小贼的必备工具,以后不做雇佣兵了是不是去做个国际珠宝大盗呢?

心中给自己开着玩笑,脚下却不耽搁,打开卡在夜视仪旁边的一个小型头盔灯,三个小小的LED灯泡发出明亮却范围很小的光芒,翻起夜视仪,快速的巡视搜索这两层楼不到七八十个平方范围。

真的不大,楼下明显是各种地毯织物的收购货物点

,楼上是办公室,后面有厨房饭厅和休息室,观察中根据一些遗留的枪弹器材,休息室的座椅摆放和烟灰缸里烟头的数量,能判断这里是有三到四名使用AK系列枪械的PMC

几乎都是南美的香烟品牌,让齐天林放弃了这个地点,同样没有什么手机的踪迹也让他把这个地点画上一个小小的叉。

接下来如法炮制那个矿业公司,同样也是一无所获,当然他对偶然发现的财物和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顺手牵羊。

没有接着到另外两处地方去打探,就站在矿业公司二楼对外偷偷的张望一番,选择了一个不太起眼的街口把车停过去,让亚亚蜷在后面睡觉,自己稍微拉紧外面的一件抓绒上衣,坐在放倒的驾驶位上,开始静静的打盹。

对于他来说,现在时间有的是,主要就是得比较明确的找到踪迹,就在这座有几十万人的乱糟糟城市中间,所以最终他还是选择这个比较笨的办法,慢吞吞的守株待兔,先看看明早来上班的两家公司PMC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