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7章 热切

第八十七章 热切

因为宵禁的原因,这时其实时间还不算晚,坐在驾驶座上的齐天林想想,掏出手机给苏珊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虽然他还不能完全相信苏珊,但是在试着放更多讯息给她,让她成为知道最多讯息的人,也算是对她的一个测试。

苏珊却有担忧:“这样的状况,你会不会觉得是个圈套?”

齐天林当然不是说自己不惧怕任何圈套,只是简单的解释:“我考虑过,但是不过来不这么做,不一一查找线索,就不能找到他们,找叛徒永远都只是句口号。”

苏珊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那……你注意安全。”

齐天林挂上了电话。

仰头把自己靠在了椅背上,看着外面有些浩瀚的星空,似乎应该有些思念的人……

母亲已经幻化成了一个简单模糊的印象……

再有思念谁?部队里的老连长,东南亚教自己扒窃的老神偷?

还是应该思念死在荒原上的那一帮粗胚?

好像还是想念那个总是一脸眷恋和一脸警惕的吃货吧!

当然顺便想想无比尊贵的公主殿下也还是很有意思的……

公主殿下这会儿就有点没意思了,昨天和蒂雅一起到达了热闹非凡的斯德哥摩尔港口,民众们聚集起来热烈欢迎自己这个与众不同的美丽公主,很是把两人在码头上展示了一阵。

跟随看起来简朴亲民,实则庞大隐匿的保镖侍从团回到普拉斯行宫,这里才是整个苏威典王室的下榻行宫,那个一般意义上的王宫不过是她父亲上班的旅游景点。

作为欧洲硕果仅存的几位国王,她的父亲古斯夫塔却真是没多大架子,带着点微笑站在门边和她的母亲维琳达皇后一起迎接了她。

但王室就是王室,还是得遵循一些必要的礼节之后,她的母亲直到坐回椅子上才开始如同一个平常人母亲一样开始唠叨数落她这一次的任性,不过对于一路行程上产生的刺杀行为却一字不提,身为这样显赫的王室成员,针对他们各种各样的恐怖行动,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根本无法杜绝,几乎所有王室成员都把这样的事情当成理所当然了。

正襟危坐的国王把目光放到了一直躲在安妮背后的蒂雅身上:“你打算怎么安排她的将来。”在他们看来,一个人的未来要做什么样,都是可以改变的。

安妮还先有一个微微鞠身的动作才开始回答:“她的兄长对她有安排打算,我想先送她到国防学院和我一起参加学习教育。”

母亲有点讶异:“你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去国防学院学习

了?你之前的学业呢?”

安妮的脸上这时绝对没有那些诸如翻白眼撇嘴的小动作,一切都符合标准的王室礼节规范:“我现在想学学军事方面的东西,本来今年也轮到我参加国防教育。”

国王已经六十来岁了,原本的金发有点银白色,轻轻扶一下眼镜框,嘴角有点笑:“她的兄长?就是那个从索马里开始就陪伴在你身边的护卫?”反正齐天林一伙的行踪也被侍从官查了出来,安妮后来就干脆通过晚间和母亲通话,把事情事先通报了一些。

安妮大方的点点头:“前后一共救了我三次左右吧,毕竟环游一周,能够产生危险的也就是那一带了。”

王后看了一眼国王才开口:“那么你和他……”

安妮标准的外交辞令:“目前还没有产生什么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

国王皱皱眉:“明天瓦伦家为你要举办一个盛大的酒会,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是苏威典国内最为历史悠久的家族,也是真正意义上富可敌国的隐形财富世家,原本一直都不怎么和过于公众瞩目的王室通婚,最近一代年轻人中却出了一个狂热追求安妮的嫡系继承人,很有点让安妮不胜其烦。

所以今天她不得不带着蒂雅过来出席酒会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多大的好脸色。

蒂雅才不关心这些事儿,越发熟练的开始摆弄手里的一部最新款卫星电话,因为齐天林手里有一部从安妮号带走的卫星电话,小姑娘就认为这是她唯一能联系上齐天林的方式,对于现在的生活没有任何要求,就只是这部电话。

安妮看看坐在宽大礼宾车后面另一边的小姑娘:“他们落地以后就会换用一般手机,你一定要用卫星电话来干嘛?”

蒂雅在海上飘荡了几个月,英语学得不好,卫星电话和一般手机的区别的还是了解:“他们去到的地方也是很混乱的,万一没有手机信号,又想我了怎么办?”她手里这部,就是船上大型接收机的号码,也是齐天林手中那部储存的唯一号码,身为王室,这样的小事儿昨天很快就被技术人员调整好了。

安妮存心找茬:“他会想你?你别做梦了……两个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知道多开心呢!”老实说,她父亲都有点这样的嗜好,所以尊贵的安妮公主一贯很鄙视臭男人这个调调。

蒂雅处之泰然:“他会想着我的……今天要呆多久?我想早点回去,一早就起来这样那样的准备,我的拔枪练习都还没做。”

安妮捂头:“我也想啊,你以为这样的生活真的就很快乐?”说着就歪身过去

,伸手开始捏住蒂雅的脸颊开始拉:“所以幸好现在有你,我还可以稍微轻松一下!”

蒂雅反手就把安妮的手腕给刁过来,然后毫不留情的卡住她的手肘开始反关节用力,疼得一身盛装打扮的索菲亚公主在宽大的礼宾车后座上一下就被反过身,手臂回旋扣住,呀呀呀的叫起来:“死小孩!动不动就这么大力!”

那个头发有点花白的侍从官坐在副驾驶,透过前后座之间隔板上的观察玻璃,脸上却难得的露出了一点慈爱的笑容,这样的情形这两天他也确实是见怪不怪了,那个一直被各种刻板教条给束缚的小女孩儿,也确实太需要这样的放松玩伴了,有时候他还很有点感谢这个他看来绝对没有什么危险性的奇怪小女孩。

酒会一直持续到深夜,一切都在彬彬有礼的言语动作中结束,除了蒂雅的小公主裙在经过大门时候引发了金属探测器反应以外。

安妮神态自然的解释估计是小姑娘裙子里面的金属衬圈引起的,顺便建议对方可以调整一下探测器灵敏度,免得误判,转过身才恶狠狠的掐蒂雅:“你又带了什么进来!”伸手还隐蔽的在小姑娘大腿上去摸……

蒂雅理所当然:“枪刺和手枪我都带了……”

安妮又捂头:“他们不是让你把子弹都交出去了么!”

蒂雅撇嘴:“我总会给自己留一颗吧?”

心里一下就柔软的安妮,只能使劲的抱抱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口中无奈:“下次见我父母的时候,就不要携带了,被发现了是重罪。”

两个姑娘这么亲热的搂抱,自然又引发了新闻记者的一阵闪光灯,公主发自内心的疼爱,一定会温暖这颗来自战乱地区的心吧?

被闪光灯提醒的安妮自然知道利用这个细节,展示出美丽的笑容,利用蒂雅一次次的躲避各种俊杰才子的靠近,直到终于一身疲惫的离开:“明天!明天!我们俩就去国防学院的军营服役!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了……”

一向优雅美丽的索菲娅公主,终于恶狠狠的在特制沃尔沃礼宾车后排上咬牙切齿的开始娇吼:“见识过那些肆无忌惮的自由生活,我哪里还能这么呆得下去?!”

蒂雅只会吃吃的笑,翻动手里的一台发音翻译机,看看安妮刚才用苏威典语吼了什么,这是她今晚得到的众多礼物之一。

其实齐天林这里哪里有公主所说的那么自由?

丰田小轿车的内部空间哪里能和长轴礼宾车相比?后排上睡着亚亚,前面的齐天林根本就有点拉不开身子,怎么躺都不舒服,只是乍富的齐天

林还没有学会享受,这些年艰苦的日子过得多了,就斜躺在驾驶座上慢慢打盹,脑海中还真是经常想念那个吃货……

越是这样穷困的地方,生活其实越悠闲,天色亮起来以后就开始有人出来摆摊卖早点,可那些正经的门面生意真的是到十点左右才开始的,齐天林不得不直接给马克打电话,说自己就在城里,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呼叫他过去。

马克干脆的答应了,顺便提到也许昨天的状况还是有点吓住那几位官员,今天取消了所有外出活动,所以不用担心,但叮嘱齐天林要注意安全。

安全是在这个城市里面外国人最需要注意的事情。

齐天林也不例外,制止了要下车去给他买早餐的小黑人:“再等等,已经有本地员工来上班了,外籍员工估计也等不了多久,无论是谁,我们看过确认就走,回隔离区吃早饭。”老实说,这个地方小黑人下去估计比他还打眼,毕竟这里也算是亚洲也是黄种人……还有一小段边境线和华国接壤呢……

想到这里,齐天林的心里忽然就热切起来,回国?

自己的母亲似乎就在眼前了!

那得回去看看!

就在这时,两部典型带有PMC风格的大型越野车开过来,灰头土脑的样子倒是尽量的降低了敏感度,四个结实的雇佣兵跳下来,身上都穿着T恤加摄影背心,前胸挂着的识别卡说明了他们的身份,外观看起来尽量接近游客,可偶尔飘起来的背心下面,明明就是一支支折叠枪托的AK74U短版步枪!

这四个他都不认识的雇佣兵确实是属于东欧那边的作风……

后面接着下来五六个外籍员工笑着走进店面。

不需要望远镜,齐天林也能看见不远处另外三部越野车停在了矿业公司门口,那边的人稍微多一点,PMC也有点杂,其中居然有两个亚裔,但是也没有认识的人。

齐天林点点头,就打着车,准备离开……

就那么一瞬间!

陡生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