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8章 秘密

第八十八章 秘密

一辆蓝色的小轿车风驰电掣的从齐天林眼前开过去,就那么一瞬间,齐天林超好的视力忽然就注意到了那个驾驶者的眼神。

为什么就一瞬间也能看见呢?就因为那双眼睛太不和谐了!

当你面前有这么一个场景的时候,某个突然不合拍的点出现,真的会被你的眼睛下意识的注意到……

因为那双眼睛里没有惯常所见的快乐,轻松,也没有愤怒,激动,什么都没有!

呆滞的眼神!

车开得这么快,却拥有一双近似于盲人一样的呆滞眼神!

已经发动了汽车的齐天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把本来停在巷子口的丰田车,往回倒了一米多距离,就这么几秒钟时间,就只觉得自己全身连着车子都被抛起来几厘米高度!

一声巨响,爆炸声,而且是带着众多附加金属杀伤件的巨大IED(简易爆炸装置)!

在伊克拉和阿汗富,利用无处不在的废旧弹药,在众多天才百出的反政府武装手里,可以变出各种各样的IED,刚才这就肯定是一颗俗称的自杀式汽车炸弹。

应该是一枚起码在车上装载了超过两百公斤炸药的汽车炸弹,只因为两侧都是矮房墙面的阻挡,小车才只是在地面震动下被弹起来,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而从挡风玻璃前面看出去,刚才那么零点几秒里面,几具人体和摊位,无数的杂物和两部小轿车,以及几辆摩托车,就好像飓风中的树叶一般,横着从巷子口飞过去!

那种巨大的气浪可以瞬间就把人的五脏六腑震碎,外观却是完整的!

就这么一米多的距离,基本上就是从地狱到天堂的距离,刚才就在车身旁边的一部摩托车也飞掉了!

齐天林没有马上把车开出去,连带攻击是很常见的,只是嘱咐警惕端枪的亚亚把识别证挂到车窗前的挡风玻璃上。等了大约十分钟,已经能听见凄厉的警报声,齐天林才慢慢的把车从巷子口开出来,不急着离开,静静的在巷子口继续观察。

刚才的汽车炸弹就是奔着矿业公司那三部越野车过去的,那几个PMC下车以后,护送雇员进了楼,除了一个雇佣兵,其他的没有跟着进去,齐天林就是在这时准备走的,现在都不见了,只留下四部正在熊熊燃烧的车架!

棉绒公司的四个PMC正一脸紧张的分别在一二楼往外警戒,自然也观察到了有点奇怪的这部白色丰田车,齐天林伸左手出去做了个拇指扣合另外四指圆筒状,在面前挡风玻璃上敲几下,然后五指并拢,横摇了几下,对面二楼窗户就伸出一只手握拳,掌心

朝向这边上下移动,然后消失。

齐天林顺便上课:“很多时候,遇见这样的外军或者不方便用语言表达的,就用手势,这是全球大多数专业军队通用的,四指圆筒就是狙击手,表明我们的狙击手身份,五指并拢摇表示不要理会我们,他的动作就是明白……”

亚亚自己在座位上好奇的练习几下。

随着警车已经过来包围街区,齐天林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就是静静的看着,IED还有一个最危险的高发点就是警察到来的时候,第二波攻击力求获得更大针对军警的杀伤力,对面楼上的PMC看来也明白,明显加强了抵御性防备,全都下到一楼往后退……

又足足等了十五分钟,齐天林才谨慎的踩上油门,滑动一直没有熄火的丰田车,慢慢靠近现场,给警察出示了自己的PMC识别卡,用英语简述:“我是执勤的狙击手,当时就一辆车一个人冲过去的……”以此换来允许他靠近爆炸处。

带着亚亚走下车,丝毫不嫌弃几具残缺破烂的尸体,蹲下来查看讲述:“看见没有,面对爆炸物,就算你再灵活,再能扛,都变得四分五裂,在外面,一定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他实在是觉得亚亚有时候,有点太儿戏了,不得不对他做一些残酷的教育。

最为扭曲的当然是那部原本蓝色的轿车,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出颜色了,该炸的都已经炸了,油箱也都燃烧了,到处都是乌漆麻黑,也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肉块,大多数都黑炭似的,这样的场景很少看血流遍地的感觉,因为爆炸中很多东西都四溅开来……**基本都气化了。

三部越野车也都只剩了底盘车架,到处都七拱八翘,原来霸气宽大的外观现在都是一堆废铁,一支步枪也扭曲的压在其中一辆车的车门中间,驾驶座上的一具尸体勉强还成型,但是内脏和大腿都已经爆开了,高温中的气压导致的,惨不忍睹……

小黑人却伸手去碰碰尸块,转头咧嘴笑:“熟了!”

齐天林大翻白眼:“得!当我没说!回去了!”

站起身,矿业公司基本上已经被连带的气浪和一部砸上去的车搞成了残垣断壁,里面一帮幸运活下来的受伤雇员,在那个头破血流的PMC指挥下全躲在房间角落里,有个明显是西方面孔的年轻人捂着半边脸上的血迹正在大哭大叫:“我一定要……马上离开……这个魔鬼的地狱!”

是的,就是地狱……

齐天林先举起自己的识别卡对那个在这种情况下兀自坚守职责的PMC摇一摇,做个询问的表情。

端着

一支捷克VZ58步枪的东欧雇佣兵却五指并拢摇一摇,满脸的血迹,静静的看着外面滋滋燃烧的车辆和尸体……

消防车已经过来开始喷射灭火了,齐天林带着亚亚转身上车,看见那边的四个雇佣兵确认这次袭击已经结束,抱着步枪,开始坐在店门口抽烟,还友好的给白色丰田车挥挥手。

这就是PMC最常见的日常工作生活!

和华国人不同,这么巨大的爆炸,都没有引来多少人的围观,或许长年看惯了这样的闹剧,又或者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这样的热闹看不得,所以齐天林刚刚开出了两个街区,就完全感觉不到刚才那种地狱般的情形了。

亚亚趴在窗口上,看着外面的街景:“其实在家乡,天天都是这样,习惯了,但是自从跟着您以后,我才觉得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不再只是天天等着看是哪种死法的那个悲惨小黑人。”

齐天林听了才点头:“你自己明白就好,把头收回来,你那个黑炭头,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外国人!”

亚亚笑嘻嘻的缩回来……

很快回到营区吃过饭才回营房,小黑人不做声的就溜上床睡觉,齐天林刚才看了实在食欲不算好,回来坐在大桌子边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的坐着闭目养神,他的脑海里还在飘浮刚才的一些场景。

亨克端了一杯咖啡过来:“刚才又有爆炸,听见没?”

齐天林指指亚亚:“我们就在旁边,只有他看了才没反应,我正膈应呢。”

马克也过来坐下:“那倒是,说起来我们看这些真的也习惯,可每次这么转换过去转换过来还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也许只有他们才无动于衷。怎么回事儿?”

齐天林顺便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所见所闻:“那个PMC的点估计就得撤了,就剩了一个,也一身的伤。”

马克点头:“我们还算幸运了,是这种驻扎在绿区,外出护卫,不是他们那种定点的营业护卫,本来我也接到这种活儿的,拒绝了,太容易成为目标了。”

闲聊一阵以后,齐天林才慢慢有点倦意,说了一声,自己倒在铺上睡觉,马克又掉头看了他一眼。

白天确实没有接到任何外出指示,晚餐时亚当斯还笑着说今天是不是就可以抵消给昨天算加薪?被几个雇佣兵给起哄撵走。

倒是驻扎在营区内的EOD小队(爆炸物专业处理队)可能是接到了当时军警的汇报,详细的找齐天林了解了当时目击的过程,但是对齐天林为什么在那里只字不问,PMC的事情,不属于他们的管辖权。

等齐天林点点头出门,他才对其他三人耸耸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对嘛?”

那倒也是,在PMC中间充斥着的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特种部队精英退役人员,而这些人员另外的一个最大出路就是各个国家的特务机关,两种身份也经常交替产生在这些人的身上,如果不是自己有心想打探点什么,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别管别人的事情。

这也是PMC中间比较难产生比较好感情关系的原因,当然上午那帮明显是一起从捷克出来的PMC这种例外。

沙漠鹰这种一起混迹了好几年的,也例外……

剩下的两家PMC地点其实也在附近,换了个街区,电话中苏珊肯定:“依旧有那个手机信号……”

齐天林突然笑起来:“今天早上炸掉了一家,你说我把剩的两家一天炸掉一个,是不是就可以找到是哪一家了?”

苏珊居然认可:“我认为这种形式,比你自己摸进去偷偷摸摸的寻找更靠谱,要不要我给你寻找那边可以找到的C4炸药来源?”PMC很少能接触到这类型的弹药,有时候得通过一些特殊渠道取得,比如某些军队内部的黑市……

齐天林翻翻白眼:“谢谢您了……我还是用我的笨办法……到了!”随后就挂了电话。

是的,已经到了第三家,这也是一家看上去外表性质和白天两家差不多,只是属于石油公司的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