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章 圈套

第八十九章 圈套

苏威典国是个一直奉行中立政策的国家,但是中立并不是就没有军队,反而是更强调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国防战备,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切实的保证中立政策。

所以,所有的国民,都是国防教育对象,从王公大臣到政府要员,都要定期参加各种军事培训,虽然王室成员更多是表示一个姿态,但是这个事情是写进了宪法的。

所以转过天,安妮就真的带着蒂雅进驻了位于首都市郊的苏威典国防学院,分别接受不同的专业训练,蒂雅有点麻烦,这个只有小学初中文化程度,只会阿拉伯语的小女孩课程非常多,不但要学习语言,法律,历史,地理等常识性科目,还得按照她自身的要求,提供不少比例的军事轻武器项目训练,嗯,她还很奇怪的要求了一个华语学科的学习。

至于伟大美丽的索菲娅公主,她纯粹就是为了来这个戒备对外森严,对内宽松的军事环境寻找自由的,所以她给自己挑选的科目是武器/装甲车辆技术专业,打算天天开着CV90坦克到树林里去看风景。

苏威典人的办事效率是极高的,下午三点过,蒂雅和安妮就穿着一身很合体的四色迷彩服,带着一顶黑色贝雷帽出现在了军营里,因为青少年国防教育也是常备性的,所以给蒂雅找一套小号军服,真不难。

两个姑娘都挂着新兵衔,相互打量一下,颇有点乐呵呵,安妮不是第一次穿这个,帮蒂雅理理衣服:“你的国籍也跟着我好不好?”

小姑娘轻轻摸一下被转换到军服内腋下的手枪套,试试习惯程度,闻言摇摇头:“我跟着胡子,他在哪我在哪。”

安妮做个鬼脸:“懒得跟你这一根筋说!”

只是苏威典军方装备的制式手枪就是G17,以前被蒂雅抛弃了送亚亚那种,用齐天林的话来说:“太娘们,一点不霸气,警察用差不多,战场上嘛……小巧了点。”

所以两人在领装备的时候,小姑娘真的是很嫌弃的摇头拒绝,面对公主和公主陪同,纵然是西方这样的所谓民主国家,教官也只能说是比较严格,还谈不上严厉,笑呵呵的快速分解给蒂雅看,用英语讲解这个很轻巧,很适合小姑娘拿的,要不要换个粉红色的握把或者套筒?

安妮好笑的给蒂雅翻译,蒂雅还是摇摇头,轻巧的解开三颗半扣的衣领口,露出一点白色紧身T恤,在女性教官稍微把眼睛挪开点,不知道她要干嘛的时候,就看见她一下子从腋下摸出一支P226!

西方军队真的很讲求严谨的安全性,这样一支计划外的枪支,让女教官和伴随的几个人都吓一

跳,还是侍从官出来解释,这是获得王室特许了的,但子弹有严控,才让院方勉强同意小姑娘自行携带这支手枪。

不过发给她们的AK步枪,却很得蒂雅的喜欢……

苏威典军方标配的AK步枪和那个著名的AK步枪没半毛钱关系,只是苏威典语自动步枪的意思,设计精巧,威力巨大,草绿色的枪身看上去也很漂亮,而且为了照顾小姑娘,还特别为她配备短枪管的……

小姑娘欢喜的把步枪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摆弄,忍不住给安妮诉苦:“胡子给我那把AK破得很,终于被亚亚拿走了,上次在索马里,要是有这个,我就不止干掉三个人了!”

毕竟苏威典好些年除了维和部队,没参加过什么战争了,周围的这帮子说起来是职业军人,还真没怎么杀过人,有俩能听懂阿拉伯语的,相互低头窃窃私语了一下,再看小姑娘的时候,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好吧,两个姑娘在军营学校的新生活就开始了,齐天林呢?

他和亚亚这次的危险也才刚刚开始!

因为从他依样画葫芦的爬上这个石油公司的墙面开始,他就有种感觉不太对劲,亚亚也在对讲机里轻声:“我觉得……有人……周围有什么人躲着!”可怕的原始人第六感!

齐天林回应:“隐蔽好你自己……”他依旧没有携带步枪,长枪都在亚亚那,只带了一支P226翻上了屋顶!

然后就把战刃咬在嘴里,双手握持手枪,慢慢的靠近天台门……

这样的移动,无论你有多小心,多缓慢谨慎,在无比静谧的时候,都会被认真倾听的人感知到,所幸他有战刃,微微带着点黄光的战刃,一接触到他,就让有种轻飘飘的感觉,移动起来真没一点声响。

因为感觉不对,就没有贸然的跟昨天一样从楼顶翻窗户进去,而是身体靠在墙上,轻轻的伸手用战刃在木质天台门上划了一个圈,两张层板夹出来的门,就跟纸似的,轻巧的就划开了一个大洞。

翻下夜视仪,飞快的从那个大洞确认楼道没有人,才伸出战刃到里面稍微照亮一点,再伸头一看……

谨慎是没错的……

天台门里面的门栓处就挂着一枚美制防守手雷,要是贸然推开的话,拉环就会悄无声息拉掉,已经垫上点海绵的翻板更是会悄无声息的引爆!

齐天林的心中忍不住砰砰砰的激烈跳动起来!

不是因为这颗差点炸了他的手雷,而是因为事出不同必有妖,难道自己在接近了那个叛徒么?

更多的是兴奋!

这样的当地楼房楼梯都是砖砌的,两侧不是栏杆,而是墙壁,所以齐天林也不用担心自己被人发现,只虚掩上的天台门没有什么投影在前面墙上,才是他比较注意的。

转角的时候,依旧是快速闪看一眼缩回来,确认二楼正面没有人,才慢慢的走下去。

这是一间标准的办公室类型的房间,两三张桌子,桌上有电话和传真机,但是没电脑,估计是用手提,两侧各有一间小屋,应该不是休息室就是经理室,正对着楼梯的二楼窗户都关着,窗帘没有完全拉完,有点清冷的月光洒进来,带来一种诡异的安静……

双脚交替踮行,手枪就在胸前,左手还是反握着那支强光小手电,垫在持枪右手掌缘下,当然是没有打开的,如果有紧急接敌,高亮度直射也许就能换来零点几秒的开枪时间,因为无论受过什么样的训练,在黑暗中突然面对这样的强光都会瞬间暂时致盲,只是训练程度不同决定了手上反应不同。

这种持枪室内静默状态的搜索极其考验人,有很多人都是耐不住性子直接踹门或者撞开,防守者只需要静静的缩在某个角落,确定好以后,静悄悄的开枪就完事儿!

齐天林虽然明白自己不畏枪弹,却从来都不觉得谨慎是件坏事儿,脚下步子轻巧但是迅速的在房间里巡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但是那种似乎在接近什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那就是两间屋里……

就在他接近其中一扇门,眼睛却间或注意观察另一扇门的时候,那扇门下门缝光线忽然轻轻的一动!

似乎是被月光照着的房间里面有人!

齐天林没有马上扑过去,那边有人并不意味着这边没人!

何况那种门缝下轻微动作的小把戏,也是他们喜欢用来吸引人注意力的,有时候那边有动静,反而说明这边房间有人在等着背后攻击!

白日喧哗的商业街,这个时候似乎就好像死寂的鬼城,因为各种暴力袭击事件不断,连当地人都尽量聚集在他们自己划定的一些区域里。

这样的寂静中,齐天林收敛的心神,似乎能够听见有心跳的声音从旁边的门里传出来,不是很快,很稳定,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看看身边的桌边办公椅上,有一个腰撑的电动按摩垫,顺手抓起来,使劲的砸向远处门缝有动静的那扇门!

他的力量可不小,那个按摩垫也不轻,嘭的一声,那扇门应声而开,只是齐天林这时分明听见那边传来了极其细微的一声噌响!

这是破片手雷的卡扣弹

开的声音!

幸好他几乎横跨整个办公室的距离,只需要低身隐蔽在办公桌侧面,刚蹲下,枪口还是指着自己面前的这扇门,右边的手雷已经爆炸了!

破片半径足有十五米的手雷一下就把墙体轰倒了一半,如果谁以为里面有人冲撞进去,就是这样的下场!

齐天林右侧的办公桌都被掀起来一张,狠狠砸在楼板上,还有无数腾腾腾的弹片击打声钉在周围的木质家具,土质墙面上!

这时对面那扇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条缝,有个时间差,就在一般人都会以为门缝会继续这样慢慢扩大的时候,门呼的一下全部打开,一条身影矫健的从里面冲出来,借助对地形的熟悉,快速的一个低姿翻滚,应该能躲过外面绝大多数的枪支瞄准射击,朝着齐天林的这个角落,和另外两个角落,几乎是不停顿的,各自嗤嗤嗤带着消音器的三枪!

然后那个身影一下扑进爆炸的屋里,从他扑出来的选择,这间屋恰好才是最安全的,因为刚刚爆炸过,里面除了硝烟就应该只有尸体!

连二楼办公桌的摆放都是他精心设计过,这一连串动作也是精心安排的!

先爆炸,再攻击!

真的是个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