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章 相信

第九十章 相信

齐天林几乎全身都趴在了地面,其中一发子弹就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去,应该还带出了一点血!

后脚在墙面使劲一蹬,上身一撑就跃起来,追着那个身影就开枪,他可没有消声器,清脆响亮的手枪射击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随着刚才爆炸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就因为冲出来需要滚翻,所以选择了手枪射击,到了那边,黑影抓起一支准备好的P90冲锋枪,利用50发的弹匣,向外面泼洒出了一阵凛冽的弹雨!

P90特有的5.7毫米弹头,穿透力极强,轻易的就把外面的桌面家具撕得粉碎!

齐天林可没这么傻,跃起攻击了两发子弹,就顺势扑进了黑影刚才躲着的房间里!

躲过了这暴风骤雨一般的弹雨倾泻!

心中却快速的随着外面枪声有一个大概的估摸,直到一个轻微的空仓挂机声表明这个弹匣打完了,五十发弹匣的P90换弹匣可没有有的枪快,齐天林迅速的摸出刚才那颗从天台门拆下的手雷,拔掉拉环,松开手柄,等待了两秒才伸手,轻轻的抛过去!

被等待了引爆时间的手雷就在那边门框边的地方爆炸了,齐天林竖着的耳朵分明就听见了一声闷哼!

似曾相识!

没那么多时间分辩是谁,趁着对方换弹匣间隙又被炸的空挡,几乎就是刚才那个身影的动作,一连串的滚翻,只是没有完全扑进房间里,就在门口,单手据枪对着对方可能的角落,连开三枪!

枪口放得比较低,没有特定攻击头部,只是为了消除对方的战斗力!

完全能够听见弹头冲进肉体的撞击声,真的很近!就那么两三米的距离!弹头应该击穿了,还打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第三枪弹壳跳出来,还没有落地,左手的手电筒就已经打开了!

一个频闪又关闭的手电筒光,虽然只亮了那么一瞬间,但是已经足够让齐天林看清楚房间里的所有情况……

他轻轻的按动左手无名指外侧的PPT对话开关:“战斗结束,你注意警戒……”

那边的亚亚才如释重负:“感谢真神保佑……”

齐天林没有听亚亚的继续啰嗦,打开手电,蹲到那具已经浑身是血的身体边,语调平静:“为什么设这个圈套攻击我……花猫?”

是的,就是花猫!

他所认为逃出来的另外三人中,唯一还没有听到任何消息的战队尖兵……塞尔维亚人花猫!

身上穿着一身灰绿色战斗服,和大多数战

斗人员喜欢身上挂满各种各样的装备不同,这个真的一贯都跟个灵猫似的家伙,一切装备都是以简单灵巧为原则,现在也是一样,只是没有什么防弹防护的情况下,被手雷和子弹这么一攻击,眼看着是活不下去了。齐天林也没有抢救他的意思,他信不过逃出来的任何一个人,就好比花猫也信不过他一样。

花猫艰难的睁眼看看他,也是满脸的惊诧:“华国仔?!”

齐天林伸手帮忙按住他的大腿,那里应该是股动脉破了,血涌得有点厉害,但是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就好像按住了一块猪肉:“不然你以为是谁?”

花猫咬咬牙:“我不管是谁来!总之都可能是叛徒!”如果要单论凭借自身能力逃出来,全队最可能的就是他,可这也不能排除他是叛徒的可能性。

齐天林抬抬眼皮:“你也可能是。”

花猫不跟他磨嘴皮:“反正……我就是杀掉……逃出来的人!”

齐天林理解:“我也是这个看法,都杀了,叛徒总在里面。”

这就是雇佣兵们的思维逻辑,没有太多的理由和证据,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死人不会说话!

齐天林能感受到花猫的动脉跳动在减弱:“反正现在是我杀了你,我知道还有导演和老鹰,你有什么消息告诉我,我替你完成……”

只要是在战斗中,相互之间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那样的妇人之仁和犹豫只会让自己送命。保住自己生命的唯一办法就是确认杀掉对方。

花猫个头不高,脸比较方正,现在正在紧紧的咬住牙关,勉力的抬头看着齐天林:“你……你怎么活下来的?”

齐天林把自己的脸凑近:“我遇见了……上帝,我已经死了,他叫我回来为他们报仇!”借着手电余光,花猫能清晰的看见齐天林的这张脸上没有戏谑,只有认真……只是他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觉得模糊了……

齐天林掐掐他的人中,再拍拍他的脸:“关于那俩,你有什么消息,我知道你去圣玛丽安医院停留过……”

花猫的意识确实已经在涣散,但是眸子一直死死的盯住他,声音有点咬牙切齿:“我……不是……叛徒!找到他!报仇!”

齐天林终于有点动容,伸手抱过战友已经在颤抖的身躯:“我知道……我们可以被杀死,但是不能被出卖!”

花猫勉强的抬起自己的手扒拉在齐天林手腕上,声音已经有点单薄:“我,我相信你了……G14绿区24号……我的柜……”松开手艰难的指了一下房间角落,气息越来越弱,没有电视上常见

的那突然一摆头,就是这么越来越弱的渐渐消失。

只是一直盯着齐天林的眼睛突然璀璨了一下光芒,口中颤抖:“永不……后退!”

就没了声息……

花猫就这么死了!

死在齐天林的手里!

不过齐天林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心,这就和当时雪铁龙要求老妖击毙他一个道理,两个都在为着寻找叛徒,杀掉叛徒而活的幸存者,不到生命消亡,绝不可能信任对方,只能杀掉对方,才能完成对其他人,也包括对方的心愿!

伸手抱起花猫,才惊愕的发现他身下的手里握着一枚手雷,拉环已经抽掉了,刚才只要他在对话当中,轻轻的放开手掌,齐天林保不定就会和他一起被炸成几块!

不知道这炸成几块的齐天林还能不能长出来,又或者长成几个齐天林?

但是花猫的心意却很明白……

我相信你……!

去报仇!

纵然是你杀死了我!

这一刻,齐天林才算是真正的相信了这个在队里和自己一贯没有太多往来的尖兵……

尖兵其实是一支战术分队里面最苦,最危险的职务……

行进的时候,他们总是在最前方探路,一旦遭遇敌人,最先受到攻击的就是他们;

进攻的时候,他们总是担任包抄合围的工作,一旦被发现,就会因为人数劣势被包围;

每一步,脚下也许就有地雷,每一个树林也许都有一支枪口在等着他们;

所以和总是在队伍中后方,甚至游离在队伍外围做狙击手的齐天林,他们很少有交集的时候。

但是这一刻,齐天林才真的相信了这个用生命来证明自己的战友!

伸手把已经逐渐在冷却的尸体抱起来,看看他手指最后指的方向,有个小小的文件柜,轻轻拉开,里面一部接着充电器的手机!

按动按钮打开短信收件箱,看见由苏珊代发的各种短信都在里面,齐天林想一想,直接回拨过去,铃声响了几遍,被接通了,却没有声音,齐天林开口:“是花猫……他证明了他不是叛徒……”

苏珊的声音响起,略微迟疑:“他……在等你过去?”她也应该意识到这个证明是什么形式。

齐天林回应:“也许是等其他人,我待会儿去查看他留下的资料,晚点和你联系。”

手机里传来苏珊的一声轻轻叹息:“愿主保佑……阿门……”

齐天林可没什么信仰,况且现在他要是信,也应该信真主,随意的看看

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就双手抱着花猫的身体下楼,留下一边狼藉的办公区。

亚亚端着步枪跑过来,赶紧把枪背到背上,要伸手来接过花猫。

齐天林摇摇头:“我送他……你去开车。”

小黑人没有犹豫,马上点头,跑过去开车过来,按照齐天林的指引,直接奔向城市里面的另一个防爆墙围起来的G14绿区。

夜间总是比较紧张的岗哨把雪亮的探照灯锁定在白色丰田车上,齐天林伸手拿出识别证摇一摇,才在多个枪炮口紧张的监管下靠近岗哨,确定他是PMC才放松下来:“这么晚跨区?”

亚亚一概听不懂的摇头,齐天林放下后排的车窗,让哨兵看见怀里的尸体:“我的战友……”

哨兵检查了花猫的识别卡,立刻就放行了……

还有一辆门边内侧的军方越野车立刻在前面带路,很快接近了24号营房,几个正在营房里面的PMC闻讯出来,一脸肃穆的看着双手怀抱花猫的齐天林。

亚亚没有下车,就坐在车上……

面对接着赶过来的军方人员和PMC们,齐天林没有过多解释:“我是负责联合国难民署的PMC,我们以前是战友,他约我见面,我到的时候就这样了,我按照他的嘱咐来取走他的私人物品。”

因为齐天林拥有完整的身份系统,这边没有任何刁难就让他打开花猫的私人物品柜,一股脑的把所有东西装在一个包里。

一切都在花猫的尸体面前,最后齐天林又连尸体带物品一起抱上了车,亚亚启动轿车,离开G14区,瞬间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