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章 诧异

第九十一章 诧异

回到自己的营区,下车前,齐天林只是和亚亚交换了一下自己的手枪,就让亚亚把自己放在营区后勤部门,然后亚亚自己开车走掉,他抱着花猫的尸体在临时的殡葬中心找到一个冰柜存放起来,战时标准并不复杂,一套简单的手续就让自己的战友住了进去。

带着一身的血迹,回到营房,几个小队的同事有点询问,齐天林轻描淡写的讲叙了一下偶发事件,就坐在自己的床边开始细致的查看花猫的东西。

只有马克的目光在他腿部的金伯尔手枪上停留了一下。

花猫的东西不算很多,一个大包基本上都是他的战斗物资,服装睡袋之类多的东西,齐天林依旧不紧不慢的取出来一件件的整理折叠,仔细的捏摸每一个衣角和衣兜,没有任何遗漏的物品。

亚亚不过来打搅他,坐在大桌边,有意无意的靠近两人靠在墙边临时枪架上的步枪,手中取出齐天林的那支P226慢慢的擦拭枪体,却没有取掉弹匣,十足的防卫保护架势……

其他几个同事有点明白的出门去了。

就他们俩坐在营房里。

齐天林轻声给亚亚介绍了一下花猫:“挺不错一人,手脚有点不干净,挺吝啬的,有点喜欢开你哥的玩笑……”但是没有讲述今晚的过程。

收拾好大包,就开始整理另外一个小包,这是个3D背包,也是很多承包商或者北约军战士出任务时候常背的一种小包,也就是简单的3DAY意思,大约就是3天给养的样子,和那个立体的3D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但是齐天林的记忆中,花猫是没有背这种包习惯的,他总是要求自己身上尽量的简单轻便,所以有时会让负重能力比较强的重犯或者大熊帮忙携带给养。顺手打开外面的小袋子,一叠银行卡整齐的放在一起,粗略一看起码有二三十张之多。

齐天林取出来手上微微展开一打量,有点惊讶,这里面几乎就是他没找到的所有银行卡,甚至包含了导演和老鹰的!有些人有几张,有些人就一张,依旧是把自己的要求或者密码简单的写在了背后。

小袋里没有只言片语,齐天林仔细的看过每一张卡,和脑海中的人对一对号,确定确实是所有银行卡,再无遗漏,只有花猫自己的被取走。就把所有卡又装回去。

继续打开下面的小袋却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就是花猫自己整理出来这些人的遗嘱,除了标题和那些人的名字是英文的,后面的内容全都是塞尔维亚语,齐天林可不认识,但是回头找苏珊整理一下也不难,折叠好又

塞回去。

这才打开背包的大袋,里面就是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文件,书面材料,地形图和手稿,以及一部数码相机。在夹层里面有一个HP的小笔记本电脑,不是军用的高级货,就是一般民用级的。

打开相机发现没有记忆卡就放到一边,接着打开那部电脑,却奇怪的发现在侧面插着一副耳机。

开机密码稍微折腾了一会儿,只是齐天林刚试着输入17,就顺利通过了。

非常的简单,两个文件夹扔在桌面上,一个视频一个照片,齐天林看看那副耳塞,拿起来戴上,打开视频文件夹开始一个个翻看。

身为尖兵的习惯真的很好,花猫仿佛是在交代后事一般,留下一个个自言自语的视频文件,看精度和形式,应该就是用那部数码相机完成的,详细的讲解了他从那晚开始的过程……

和齐天林不同,他熟悉那一带的所有地形,甚至详细到周围的每一个山包起伏,突围中到那里是他和翻译中间人的建议,就因为他们比较了解那一带的地形,觉得一个相对开阔并周围小起伏很多的地方,是容易摆脱追击的,视频中他承认这个决定是致命的,因为面对少数追兵没问题,面对数千名包围叛军,这样的做法反而害了大家!

但是他自己就在这样的战场上活了下来!

因为他太熟悉地形,和其他人几乎是无头苍蝇一般闷头乱跑不一样,他一直都明白自己在什么方位,刚刚开始最后的突击,他就辨明方向,找到一个半浅的侧壁,在混乱一片的枪炮声中,利用一颗手雷炸塌了旁边的土丘,把自己在里面深埋了起来!

仅仅是利用背上水袋的吸水管,悄悄的伸出一点点地面,换得空气流通,他就如同一个鼹鼠一般在土里呆了接近二十四小时!

然后在确认外面没有任何的动响之后,他才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利用身上的工具刀反挖掘爬了出来,站在这个仅仅能躲一个人的坑洞外几乎不敢做任何停留,稍微的移动就让他发现了好几具战友的尸体,同样带着耳中键盘临死对叛徒的嚎叫,他就脱离了战场……

就因为他的灵巧,几乎没有什么的受伤,在齐天林还在和奥塔尔对话的时候,他就已经逃回了那个给养的村庄,按照他的记忆和寻找,连夜弄走了包含他在内九个人的给养,迅速的步行向南!

如果不是夜晚的谨慎和惊慌,估计齐天林再来的时候,什么给养都不会找到了。

花猫选择的路线也和齐天林不同,得到给养一路向南,直奔叛军的大本营,那边现在也云集着各种来自西方社

会的军事承包商,心思远比齐天林灵活的他相对更容易的就混了进去,然后从这个并没有被封锁起来的港口,顺利的在事发三天后就登上了一艘返回欧洲的商船!

相机应该就是在商船之前搞到的,很多这样的视频都是在这艘商船上拍摄的,偷偷摸摸躲在某个角落的花猫似乎精神已经处于有点崩溃的边缘,好几段都是一个人蜷在角落,对着相机喃喃自语,偶尔对上他自己的脸,也都是一脸的茫然和无助:“我不知道叛徒是谁,我没有任何可以相信的人……我想回家……我想回到家乡去……”

但后接下来的视频他就开始纠结于到底要不要去寻找叛徒……直到这个尖兵依旧自责于是自己把大家带进了一个不利于突围逃生区域,一种深深的负罪感促使他放弃了登岸逃回家做个富家翁的打算,还是投入到寻找叛徒的复仇路上去。

没有齐天林发自内心的那种强大力量支撑,这个小尖兵就好像一只惶惶不可终日的老鼠一样,东躲西藏,不敢回公司,不敢去熟悉的地方,到处故布疑阵,光是类似在巴黎购买电话卡的行为,就有七八吃,遍布法西兰的各个大城市,就好像钓鱼一样,在公司的周围留下一个个诱饵,联系了不同的四五家小侦探社,在不同的方位做最初步的监视调查。

因为他坚信只要活下来的,一定会去公司,就算叛徒,也会通过公司了解其他人的情况,那里永远都是一个节点,所有人都会交叉的节点!

所以在发现了导演和老鹰以后,他就把视线锁定在了这两人身上,再等了一段时间,就以为没有人活下来,只是出于谨慎,才留下最后一组监视人员发现了齐天林。

戴着耳塞的齐天林轻轻的用手指在电脑上操作,看过一个个视频和图片,亚亚很有点好奇,但是又的恪守自己的职责,有点搔耳弄首的样子,就跟个不安分的猴子似的。

同事们都陆续回来休息了,给齐天林和亚亚点点头,没人来打听和观察你在做什么,只是对有点奇怪的两人,明显也有了点防备,不再如同刚从那个村庄战斗回来那般亲热了。

齐天林干脆把自己的审视转移到**,自己靠在床头躺好,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屈起的大腿上,招呼亚亚休息。

然后他终于看见了导演和老鹰的照片,确实和苏珊提供给他的照片有点类似,但是角度明显不同,似乎器材也不同,明显是超远距离拍摄,里面甚至还有苏珊和后勤的两个人,随手检查一下照片文件,都被编辑掉了,还好后面的视频有介绍,这是他请的专业人员拍摄,当时他只是躲在另一个方位偷

偷的看着。

接下来就有导演在医院的照片,康复,进食,晒太阳……

唠唠叨叨的视频中花猫三番五次想下决心进去杀掉导演,可一来看见他遍体鳞伤,二来那种尖兵的敏锐感让他总觉得似乎还有什么人也在监视着这里,所以很快他就脱离了监视距离,远远的看着……

同事也雇佣了人跟踪老鹰,只是一到美国落地就被摆脱了!

直到突然老鹰又神秘的出现在医院,把勉强能够自由活动的导演带走,没有到更好的疗养地点去,却莫名其妙的两人来了坎大哈!

花猫没有犹豫的也跟了过来,形式也和齐天林差不多,采用接任务的形式混进了绿区,却完全失掉了对两人的踪迹!

只是突然齐天林的出现,有点让他两难,是继续在这边蹲守寻找老鹰导演,还是过去对付齐天林……

最终之前的种种诱饵还是把齐天林引了过来,但是从各种语气当中,花猫并没有对苏珊的各种短信表示怀疑……

反而提到就在前天,他又重新发现了导演的踪迹,神经质到有些神叨叨的花猫,甚至故意把自己暴露给了对方,希望对方来找寻自己!

意思就是说,这两晚的花猫,实际上是在等待那两人?

怪不得一见面他会那么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