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3章 敲打

第一百零三章 敲打

说完自己的过往,似乎就卸下重担的柳子越,不等齐天林有什么反应:“好啦……我先走了,原本也是好奇你这事儿,现在也算是明了了,爹妈那边,可能还会继续撮合一下,我打算应付着,过段时间我就出国深造,你担待一下,我担待了七年,该你来了。”

然后翩翩出门。

齐天林顺便送到门口,叫进来两位经纪,正式签订合同,柳子越那一番做作没有白费,齐天林还没有开口,两位经纪主动汇报,已经跟老板申请了一个优惠价格作为补偿,总价五百四十七万,外加这样那样的赠送,齐天林等他们说完,就直接点头签字刷卡。

让两位经纪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说早了点。

拿了房门钥匙和业主卡,就开车离开,因为纪玉莲打电话来说,牌友已经撤退,两家人要坐一起团聚吃饭了,先给柳子越打的电话,是她说自己过去的。

齐天林还得给亚亚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让他陪着一块过去吃饭的地儿,警告他不许开车,老实坐在后面云云……

只是车都已经开出去一米,他忽然又挂个倒档,滑回脸上笑容还没散开的两位经纪面前,滑下车窗:“好奇的问一声,刚才那位柳小姐是做什么的?”

两位经纪的脸上要多纠结有多纠结,吭哧吭哧的忍住笑:“您关系这么好,都不知道?我们渝庆最当红的女主播,电视台主持人!”

齐天林对这个行业更是没什么概念,配合两位的仰慕表情惊叹一下,毫无感受的开车离开。

低头在GPS上找到约定的食府,沿着宽阔的大道开车过去,齐天林非常享受家乡迥异的变化,确实比十来年前漂亮整齐了许多,那时的渝庆和全国上下都一样,就像个大工地似的。

现在明显私家车也多,周边更加注意环境,道路公共建设日趋完善……

刘晓梨也是有开私家车的,因为她没有公职,随便不少,拿着车钥匙和纪玉莲笑眯眯的走出来,亚亚提着行李箱在后面,刚才那两位牌友也对满脸喜感的亚亚很好奇,搞得小黑人又多削了一堆篾条。

刚走出茶楼几步,一个年轻人嗖的一声,从亚亚身边错过,再从纪玉莲和刘晓梨之间撞过去,把两位老妈子撞得有点踉跄,然后两人一下就懵了!

啊啊啊了好几声,纪玉莲才高声叫出来:“抢钱了!”

就在刚才那么一撞,两位大妈习惯性挎在两人挽着的双手之间的两个包,就被那个年轻人一把拽走!

穿着运动鞋的年轻人跑得飞快!

这就不是人跑过去的声音了,尖细得多!

是箭!

亚亚被撞的时候就下意识的开始套皮绳了!

一根宽宽的竹篾条当做主干,好几根次要的篾条用铁丝绑在内外两侧加固和增加弹性,主干的两头还挖上了小槽,皮绳只是一瞬间就套上去,然后左手持弓,一把削得尖尖的篾条为箭握在左手心里,右手飞快的张弓搭箭,比用那个M40狙击步枪熟练多了,丝毫没有犹豫和对后果有什么展望,嗖的一声,竹箭就飞出去了!

大约三十厘米长的箭,没有尾翼,却在他的精心削制下,变成了飞行稳健的箭矢,毫无花巧的一下钉在三十米开外年轻人的屁股上!

一手拿着一个包的年轻贼子只觉得屁股一阵剧痛,双手腾不出来摸,强行继续跑!

但是速度已经慢下来……

亚亚又是那种打猎时候,半躬身往前跑的动作,端起手中的弓,现在他已经跑过了纪玉莲和刘晓梨,就在两位当妈的的面前,表演了一把什么叫连珠箭!

这是繁华的大街啊!

纪大妈高喊的时候,没有人帮忙,甚至还有人闪开让路,生怕牵扯到自己,于是就给后面的亚亚留出了一条射击通道。

您可以在脑海中想象那个动作,身子是半躬着的,脖子是缩着和弓一个水平,弓是横握在手中,箭矢又和弓柄握在一起,每一次亚亚的右手探到前面,拔箭,挂弦,拉弓,瞄准,放箭,顺势又拔箭,挂弦……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充满原始的韵律美感!

贼子也就美感了!

他充满的是印第安风格美感!

亚亚的竹箭就好像印第安人插在头上的一长排羽毛似的,从他的屁股开始,沿着大腿一直插到小腿!

最后真的是疼得扔了包,在地上想打滚,碰到箭矢又拉动伤口,更加喊疼!

照例这种是有同伙的,刚要伸手去拣包扶人,亚亚的箭就飞过来!

在手上扎个透心凉!

在他的眼里,是没有助人为乐帮忙捡包一说的,只要在他狩猎的时候,争抢猎物,统统列为和猎物一样的待遇!

有四个同伙,剩下两个看他没几支箭,拔出小刀正要上扑,手上扎箭那个低呼:“有警察!”转身就跑!

其实是他实在是很怀疑,这两位要是再上去点,那个黑漆漆的炭头娃,是不是会把竹箭在他俩脖子上扎个透心凉,还是先走为妙!

剩下那两人只好扶起受伤最重的刺猬,一起仓皇逃掉,亚亚才神态自

若的过去捡起两个包,懒得看地上的斑斑血迹,转头回来交给纪玉莲,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两位老妈子相互依偎看得目瞪口呆!

原来他坐在麻将桌边捣鼓了一下午的工艺品是可以杀人的箭?!

刚才那种一支竹箭直接穿透手心的惨状,光是想想,都觉得浑身发麻!

更别提那个身上七八支箭都插进去两三厘米深的倒霉蛋了!

亚亚这才解开皮绳挂在脖子上,手里依旧拿着那几根看起来人蓄无害的竹篾条,回身提了那个立在人行道中间,绝对没有人敢去碰的手提箱,笑眯眯的站在纪玉莲背后,等待她们的安排。

俩当妈的被周围数百人围观,对看了一下,又看看周围,没发现警察,赶紧转身到路边发动一辆很不起眼的大众车,亚亚自己把箱子提着坐到后座,快速离开现场!

刘晓梨开车技术还不错,不过和纪玉莲对看了好几次,纪玉莲也想转头问问,嘴都张开了,却不知道说什么!说什么这小黑人都听不懂,还是去到食府再说吧。

食府里,柳成林已经到了,大马金刀的坐在餐厅包间里面,这个典型的北方汉子头发花白,白色衬衫解开两颗扣子,袖子也卷起来,秘书给他倒上茶就出去了,他拿起茶杯,手却略微有点抖动!

直到妻子和纪玉莲一起走进来,当然后面还跟着那个黑漆漆的炭头。

刘晓梨稍微介绍了一下,反正亚亚也听不懂,他不上桌子坐,自己就在宽大的包间里面找了个角落,靠近窗边的,又开始削篾条,偶尔警惕的瞟瞟门口,刚才街上的事情,说明这里也不太平!

纪玉莲有点头晕,捂住自己的头,坐在桌边不吭声,拿手指指亚亚再指指柳成林,刘晓梨就把刚才出门遇见的事情给丈夫描绘了一遍,只是没有加上任何动作,免得亚亚感觉到了。

柳成林的脸上越来越惊讶,扭头看看那个一点不起眼的小黑人,以及他手上灵巧变幻的篾条:“你们说他很听小林的话?”

纪玉莲点头:“嗯,就是一心一意守着的那种,我们一路过来,他就跟警卫似的。”

柳成林倒是笑起来:“级别很高嘛,我都还只有一个秘书,没有警卫员。”

正说着,柳子越就走进来:“都到了?待会儿我吃两口就走,晚上还要录节目。”这就是她打定的主意,错开时间,减少相处,看着烦人。

柳成林却皱皱眉头:“小林回来就,你就呆家里嘛,要不干脆把你妈公司的事儿担起来,让你妈她们到处去旅游一下。”

柳子越泰然的放下筷子:“他先去买了部车,然后去买了套房子,都是给妈的,报告完毕。”

纪玉莲想得瑟,刘晓梨先拿筷子打她:“哟……你这儿子很偏心哦!”她就只嘿嘿嘿笑不吭声了,脸上的笑容确实幸福。

柳成林喝一口茶,才开口:“我先到了好一阵,想着小林回来,心里就激动得很,总算是对得起老齐,不然等我死了,看见他都没好意思打招呼。”

刘晓梨看一眼丈夫:“不用想那么多了,等有了孙子,把照片烧给他看看,我的心愿就算是了了!”

柳成林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们俩在猫耳洞就说好了这件事,既然是我活着回来了,那这就是我毕生的目标!容不得半点改变!连小林成了烈士都可以回来,我就更要把这件事当成头等大事来办!”说着拿眼神看看自己的女儿,身为国企领导,天天看惯了各种脸色,女儿刚才进来,脸上却没有丝毫未婚夫回来的欢欣,他可是看得心如明镜的。

该敲打就得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