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4章 危险

第一百零四章 危险

齐天林是最晚到的,实在是因为GPS也无法应对城市飞速的变化,某些路段是临时单行道,渝庆在交通上和香港有点类似,没有太规则的田字形交通格局,到处都是扭来扭去的窄马路,经常因为一点小施工就得设置单行道,别说外地人,本地人都容易搞错。

长辈们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这么多年都等过去了,不在乎这一会儿。

只有柳子越一脸的别扭,实在是坐不住,很想跳起来跑掉,又迫于父亲威严的目光,只好坐在那里乖乖的玩筷子。

走进来的齐天林表情没什么格外的热切,对于柳家他真没什么感情,但是在他离开的十年里,毫无疑问,是柳家让母亲得到了所有的情感支撑,这就值得他用一切去回报。

亚亚倒是看见他走进来,就腾的一下从角落跳起来,一直都放在手边的篾条们终于被他放弃,乐呵呵的就蹦跳到齐天林身边,如果他有尾巴,估计会摇得很欢实。

齐天林摸一摸黑小弟的头:“中午吃的什么?”他看见桌上是比较高档的海鲜火锅,这玩意儿,没个筷子可不方便。

亚亚自在:“他们就在房间,别人送餐来的。”还特别拿了一套塑料叉子给他才解决了问题,实在没法用筷子。

齐天林笑笑过来先认真的给柳成林和刘晓梨鞠个躬,才按着西式礼节,搂着母亲亲一下脸颊,纪玉莲笑着,居然有点害羞的轻拍儿子一下,但幸福的泡泡,冒得到处都是。

只有柳子越这个全场最不和谐的姑娘,只是看着,没什么表情。

齐天林也对她点点头,自己才坐下:“实在是不能适应渝庆的变化,太大了,有些地方找不到路,稍微耽搁了一下。”

柳成林看看手上的表,不在意:“还早,没关系,来,听说你昨晚才回来,估计还没有吃火锅,先吃两口,回家了就得吃这个!”满脸的溺爱,就是一个父亲的模样。

刘晓梨顺手就挟了点菜给齐天林放在他面前有点沸腾的锅里,纪玉莲帮儿子把火锅调料弄好放在他面前。

这两位就更溺爱!

柳子越自从齐天林回来,地位就直接唰唰唰降级,越发不满,鼻子里出气又不敢太重,只好拿筷子撒气,使劲的在锅里捞菜,口中总是忍不住要嘀咕的:“我来就不许吃,他来就围着团团转!”

高档火锅的锅总是要有点特色的,不是那种井字格,而是分成了梅花状,但是都是把一个隔板架子放进锅里的,下面是活动的,愤愤不平的柳子越就把筷子从下面伸过去,在齐天林

面前的格子里把毛肚鸭肠给拖过来!

亚亚是真不会用筷子的,但是浓香味让他很有点垂涎,只是略微犹豫,就拿出自己的小刀,飞快的把一双高级的乌木筷子削尖,变成两支箭头,还有倒刺的那种,然后乐呵呵的就开始在锅里插!效率非常高,一插一个准,还都跑不掉,比在水里叉鱼简单多了!

齐天林根本轮不上说话,就专心吃,真的很怀念!

滚烫的菜肴带着熟悉的味道,在口中让味蕾彻底的放松,逐次炸开,那种感觉,就跟扔了个高爆雷在狭窄房间里一样,猛烈而震撼!

柳成林没怎么吃,倒了一杯白酒,慢慢的抿,一双眼睛只在齐天林身上徘徊,非常满意!

不矫揉造作,不油腔滑调,不鬼鬼祟祟,大气明朗,也许没有那种聪慧过人的感觉,但是给人非常的踏实,当然,以他在南疆那片死地苦熬经历的眼光来看,齐天林浑身都充满杀气!

只有不停的在生死沙场上折腾的人,才会拥有这种杀气,他自己现在就只有一点点残余了,而那个不声不吭的小黑人和齐天林一样也浑身满溢,但最为难得的就是两人都没有那种让平常人都能感觉出来的戾气,这在那种能扭曲人性的沙场上,是最宝贵的,那就是一个人是否变成杀人机器的标志。

刘晓梨嘴上闲不住:“越越说你买了房子给你妈住?”

齐天林嘴里还包着东西呢,点头:“妈喜欢住哪里都行,先买在那,这些天我就把家具家电给弄好,环境还是不错的。”

纪玉莲终究还是关心儿子钱够不够用:“买的哪里?”毕竟在母亲的眼里,这总归还是那个高中都没有念完的傻蛋。

齐天林还得想一会儿那个绕口的名字,柳子越不耐烦:“托拉斯卡庄园!”

三位长辈一起小惊叹:“哦?别墅啊!”他们都以为是买的单元房呢,之前齐天林不也说买两套么。

齐天林总算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我想了想,还是别墅清净一些,别人也不来打搅。”

刘晓梨有点好奇:“听说那边环境很好的!老柳……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买一套?”还是身份的问题,他们家现在住单位上买的房子,其实超大,比齐天林那小独栋还大,但就是不能买别墅这样太过招摇的。

纪玉莲也好奇:“别墅啊,听说城建局老高家还是买了一栋,但是没敢在这种地方买……”

柳子越撇了撇嘴,从随身小包包里拿出那个相机,把照片调出来给两位母亲看,顿时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她也轻声的解释一下。

小黑人几乎是立刻就在座位上来了个向后飞跳!六十四度呢!

对于从没喝过高度酒的他来说,太烈了!

原本就充满喜感的脸,现在瞪大了眼睛,鼓着腮帮子,满脸的笑意!

齐天林笑着看他:“怎么样?”

亚亚憋了一下:“太辣了,有点晕乎……但是很不错的感觉!”

齐天林伸手帮他又倒上:“别跟他那样一口倒,慢慢抿……”然后给自己也倒上一杯,正准备敬柳成林说点什么。

柳子越把相机的操控权交给母亲,自己站起来:“我得走了,必须要回台里录节目,你们慢慢吃。”既然没有存在感,那就干脆趁机溜掉!

柳成林漫不在意:“把车钥匙交出来,小林送你去上班,晚上他去接你!”

柳子越有点僵住,柳成林看看女儿,缓慢而坚定:“他回来,你就没必要开车了,注意安全。”目光直接看着女儿有点倔强的脸:“道理我就不跟你再说了,这是必须的。”语气依旧不容置疑,必须的还有其他事情,这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或者说是警告。

两位母亲终于感觉到气氛,抬头看看,正要起身打圆场,柳成林挥挥手:“小林回来了,年轻人之间需要多沟通交流,老纪就到我们家去住段时间,让年轻人多适应一下,晚上小林接越越回家,我会随时打电话问候情况……小林,你去送她上班,待会儿回来,我有话给你说。”

齐天林也觉得气氛诡异,点点头起身,叫亚亚自己只管吃,少喝点酒。柳子越当着父亲还是没有任何不成熟的表现,深吸一口气,取出自己的车钥匙,放在桌上,给两位母亲点点头,就转身出去,只是动作有点急,完全表现出了她满心的愤慨!

齐天林也示意一下,就跟着出门……

柳成林脸上却一下就笑了:“看见没,身高都合适,站在一起,绝对郎才女貌!哈哈哈……”抬手打个电话:“小陈?给我找个阿拉伯语的翻译来……嗯,就是现在。”至于寻找难度和价钱不是他需要操心的,放下电话,笑眯眯的又给自己倒上白酒找亚亚碰杯:“毛……态!号洞息!”还是经常和外宾交流的,怪模怪样的腔调最常见。

两个当妈的也看着年轻人出去的背影笑着直点头,继续研究相片。

齐天林略微走快几步,跟上柳子越,只是对于这种并行,因为酒楼里人比较多,他还是习惯性的有个侧身,方便伸手帮旁边的人挡住所有未知的攻击。

柳子越是熟悉各种肢体语言的,稍微有点奇怪的看了看他,这么一打岔,刚才满

腔怒火似乎平抑了不少,扶一扶出包间就带上的墨镜:“你的车停在哪?”

齐天林笑:“就在门口,运气不错……你很有名?带个墨镜待会儿不拍跌倒?要不要我也戴上?”他的墨镜也挂在领口,实在是做承包商墨镜太重要了。

善于观察的柳子越看看他那副塑料框的墨镜,实在是不熟悉这个类型,但真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廉价东西,怪怪的……

其实也就是随便说两句话,调节一下气氛,齐天林还是有风度的帮柳子越打开车门,用手挡住她的头不要磕碰到,快速而仔细的注意关上门不撞到她的膝盖,才熟练的从后面绕到自己的驾驶座开门上车……

柳子越很奇怪:“你为什么要从后面绕?而且我看你就是这个习惯。”几乎所有人都会从车头绕过吧?

齐天林看她一眼提醒:“请系上安全带……我是顺便检查轮胎有没有问题。”这种科目性的东西早就根深蒂固在他的习惯里了,在复杂的环境里驾驶员不能信任每一个别人帮忙检查,只有自己看过,才最放心。

柳子越拉过安全带,怀疑:“你喜欢开快车?”很多愣头青在女人面前不就喜欢这样表现么?

齐天林有点奇怪:“谁说的?安全第一!”

车辆起步以后非常平稳,没有丝毫的急躁,各种转弯也没有任何离心力的表现,忽然让柳子越觉得坐这样接送的车上下班,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何况XC90本来就是以宽大舒适而著称的。

周薪五千英镑的VIP护卫驾驶技术,自然是要对得起这个价钱,让客户满意的!

柳子越靠在椅背上看着专心开车,没有丝毫交谈欲望的齐天林,忍不住开口:“刚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吧?”

齐天林没有扭头:“理解……我在海外有点关系,可以帮你加快出国进程,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就安排。”这种小事找苏珊就可以,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华国关系暴露在苏珊面前,所以还是用自己在法西兰那个律师吧,发个邀请函就行。

柳子越饶有兴致的看看他:“哪个国家?”自己也不是没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只是那个烈属的身份实在有点敏感,赶紧走,赶紧清净。

齐天林随口:“欧洲国家都可以。”

柳子越看看中控台缓缓升起来的屏幕上VOLVO的标志也随口:“苏威典怎么样?”

齐天林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这个不可以!”

柳子越一下来了兴趣:“为什么?”

齐天林也不知道为什

么,就是觉得不能都扎堆在那个莫名其妙的国家!

让柳子越和无法无天的蒂雅,还有真正肆无忌惮的安妮在同一个国家……

有一种莫名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