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5章 必须

第一百零五章 必须

没什么实际的内容交流,但是齐天林和柳子越似乎有一种简单的默契,就是对对方都没什么兴趣,共同把这段长辈的想法给应付过去就成。

所以到了电视台,柳子越看见齐天林绕过来给自己开门,还有一个带着微笑的谢谢。

齐天林是看见电视台前几个带着相机的人,本能的就带上墨镜下车开门的。

还是被人手快的拍了照片。

等XC90开走,几个人就热切的围住柳子越:“柳姐,谁啊?看上去很矫健的哦……”

“请吃饭!不然就把刚才的照片放到网上去爆料!”

嘻嘻哈哈的同事们开着有分寸的玩笑,却一边给她看,一边当面就把照片给删除了,实在是这个行业有点敏感,柳子越的名气也有点压人,没人敢冒险把自己置于尴尬境地,要是真被爆了料,拍照的人可就说不清楚了。

只有一个提着摄像机一身迷彩装的小年轻咂舌:“O记的墨镜呢,很少能看见国内的人把这玩意儿戴出彪悍的感觉来,真有范儿!”

正在笑着拔腿往里走的柳子越略微偏头:“O记,什么O记?”她只知道这个摄制组跑腿的小伙子算是个军事发烧友。

这边热切的介绍:“Oakley!飞人乔丹创立的牌子呢,顶级的户外产品,他刚才戴的那副看着很一般吧,最好的型号!弹片都打不穿的!现在伊克拉和阿汗富的特种兵最喜欢的型号!”

另外一个摄像师瞧不起:“就你们这帮莫名其妙的捣鼓这玩意儿,什么时候有弹片需要遮挡眼睛了?”

军迷嘀咕:“好东西,不识货!关键是人家把那玩意儿戴出了味道!懂不懂!铁血的味道!”

柳子越撇撇嘴:“铁血?”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已经有人迎上来了,各种材料和分镜头剧本:“柳姐,今天是来自沪海的长江地产老总,谈论话题是……”说话这位女性已经起码三十多了,精明能干的样子,可还是遵照行规,毫无芥蒂的称呼柳姐,谁叫她就是台柱子呢,这么大一个电视台,一多半的人都指着她呢。

和浙杭台主打歌唱演艺,苏南台主打婚介,湘沙台主打娱乐牌不同,同为省级电视台的渝庆台主打房产装修,柳子越就是当家花旦,在卫星台上总领一系列的节目,访谈,综述,晚会,综艺,统统都是她带着一大帮小主持人上阵,短短三年时间,硬生生的把渝庆台打造成了一个全国知名的装修台,只要买房装修,多看看渝庆台,准没错!

这个行业面对的可都是大鳄,不处在中心地带的渝庆却又

在全国有一个奇怪的政治地位,没人能随便对这里施加什么压力,加上对这个有着奇特背景的主持人更是没法。所以在初期的火爆揭短吸引观众眼球以后,很多房地产企业觉得为何不顺应这家冉冉升起的电视台,大家皆大欢喜呢?

正是柳子越确定的这条思路,先爆料吸引眼球,等大鳄们开始捋顺了就软硬广告共赢,再把目标转向装修这种无伤大雅,却依旧让观众喜闻乐见的内容上,只是偶尔敲打不合作的地产商!

所以三年下来渝庆台真是赚得钵满盆满,一切节目都给柳子越的团队让路,一切以柳子越为中心!

柳子越也赚得不少,二十七岁的她,已经在开始有意识的减少自己的节目时间段,开始从台前逐步转向台后,掌握着一个经验丰富的运作团队,公认的渝庆台一姐,几年内都没法有人撼动她的地位。

可她自己从内心来说却有点厌倦,草草的翻看一下台词本:“周总对吧,沪海有名的花花太岁嘛,行了,先化妆……”

齐天林熟练的把车开回食府,柳成林已经安排换了桌席,就是一点简单的小菜:“待会儿你还要开车,我就不劝你喝酒了,我们爷俩叨叨……”

纪玉莲在等着他,过来打个招呼:“好好和你老丈人说说,我们先回去歇息了,晚点去接越越……”儿子刚回来,真的挺不舍,可儿媳妇是大事儿,不得不成全啊。

亚亚也有那个陈秘书来邀请送回酒店,可小黑人一直等到齐天林回来点头,才起身离开。

柳成林开门见山:“刚才我找了个阿拉伯语的翻译过来,跟亚亚交流,他什么都不说……你这些年都在干什么?直接点,一直都在厮杀?我能闻到那个味儿……”

齐天林点点头:“一直在做雇佣兵,也就是所谓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光鲜的时候做高级保镖,阴暗的时候就当老鼠打洞。”

柳成林先说自己:“我在华石油当渝庆的老总,可能跟你接触的人来比算不得什么,但是也听说过华石油在海外的项目,有请你们这样的人来保护。”

齐天林点头:“华国在外项目是请了不少承包商,但是基本都分为两类,要么是当地军警,便宜,地头蛇嘛,要么就是美国的,因为他们在某些管辖权和开火权上有特权,我们是属于欧洲的,不过有时也会挂靠在美国公司名下接这种活儿,我自己是没接过华国的活儿。”

柳成林拿手指敲敲桌面:“这些年,你在外面有做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儿没?”

齐天林看他一眼,苦笑:“对不起华国?我就是华国扔掉

的一颗小棋子,又没什么怨恨,自己运气不好罢了,还么有什么资格来对不起华国吧。”

柳成林摇头:“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这么些年,你能毫发无损的坐在这里,就说明你是有能力的?”

齐天林还是苦笑:“那是您觉得,这也就是这几年的运气好罢了,命嘛,总是忽好忽坏的。”

柳成林自己喝了点酒:“我和你爸的交情是过命的,小时候我见过你,但你还不懂事,就没有跟你说……你成了烈士,我不相信你父子俩都是这样的命,我在南疆军区也还是有点关系,拐弯抹角的打听,你当年的情况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连尸块都没有,所以才咬着牙认为你总是要回来的!”说到这里,手又有点抖,满脸的得意,把剩下的酒一口倒进嘴里,忍不住哈哈了两声。

齐天林抬头诚恳:“感谢您和阿姨,还有……小柳这些年照顾我妈。”

柳成林一挥手:“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当年我和你爸就说好的,谁活下去,谁就要支撑另一家人,这不用你来谢,我的命是他给的,高射机枪扫过来的时候,是他把我推开的!”

齐天林自然是听过父亲的光荣事迹,却不知道他把自己拦腰分成两段,救下的就是眼前的人,怪不得……

柳成林的声音却没有任何的哽咽或者感情冲动:“你爸叫齐楚越,还在我们上前线之前,你和越越出生以后的名字就取好了,所以就算你爸不死,你和越越的事情也是板上钉钉的,容不得改变!”

顿了一下:“你现在在国外有老婆没?我是说正经八百婚姻关系的那种!”意思是露水姻缘忽略不计,这样的老丈人真好!

齐天林是真没有,但是举得帮帮小柳也不错,作为难状:“有个未婚妻……已经在教堂举行过婚礼了……”

柳成林却摸摸下巴:“也……正常,叫你离婚也太强人所难了,就这么地吧,涉外婚姻的事儿,管得不严,你把护照交给我,明天我让人去把你和越越的手续办了。”

吓!

这么直接!

齐天林为难的摸摸衣服:“没带……”

柳成林手还在下巴上,嘿嘿笑两声:“小林……你对你柳叔叔不熟悉,我不怪你,但我是把你当自己亲儿子看的,百无禁忌,只要我把酒杯往地上一扔,你信不信,马上冲几十上百号人进来,管你再能打,总不可能都杀了吧,你那本护照,只要在渝庆,我就有办法给你找出来拿到民政局和越越办手续!”话虽然夸张,一个国企老总要从一个外籍华人身上抢一本护照,还真不太难,在齐天林

浑身神武,却不能杀人的前提下。

齐天林给提醒:“小柳不是说她是烈属,这件事有影响么,不太好办的,何况更是涉外婚姻。”

柳成林嗤之以鼻:“那都是我折腾的事儿,只要谁敢追求她,明天报纸上就会有花边新闻,谁谁谁追求烈属……这事儿真不难,当然我也赞成你不去找回原来那个身份,太麻烦,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

齐天林瞠目结舌!

这当爹的!

柳成林还有点得意:“越越现在的成就,全靠我这么打压,就专心搞事业……她现在的身家不比我差,还是我给压着,看不出来是一大富婆吧?”顺手把包房的壁挂电视打开,换到渝庆台,不用看时间,晚上黄金时间段全是她的节目!

都是录播,平日里柳子越的时间真的比较多,除了约几个闺蜜逛逛街,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和自己的团队厮混,一天录几天的节目!

电视上的柳子越一身的精明干练,一个小小的丁字步慢慢踱,站在五光十色的演播厅里,口齿伶俐的和嘉宾们唇枪舌战,背后的大屏幕上各种房地产以及装修的争论话题,层出不穷,下面的观众们时而哈哈大笑,时而鼓掌叫好,气氛带动得非常好。

齐天林看不怎么懂,有礼貌:“很漂亮!”

柳成林大乐:“这就对了!赶紧的,乖乖把护照交出来!这个媳妇不埋汰你!”

看齐天林还是不动:“这是我抱着你爹断掉的上半身,使劲用手捂住他的内脏,听见你爸说的最后一句话!”

“老柳!你必须把女儿嫁给我儿子!”

柳成林有点低声的嘶吼!

魂牵梦绕的一句话!

千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