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6章 对折

第一百零六章 对折

齐天林最终还是乖乖的交出了护照,不为别的,那种面对战友的托付,拼死都要完成的事儿,他自己不也正在做么?

何况柳成林这事儿比他那个,恐怕无论使命感还是感情上,都来得更重,不可能扭转的,他自己再明白不过。

那就办个手续吧,也可以顺势就把小柳给送出国再离婚,大家皆大欢喜,国外人也不太觉得有婚史是多大回事儿。

柳成林喊了一声,果然有人进来就拿走护照:“明天就给你,动作快得很!”说得跟办假证似的。

齐天林苦笑:“您这样对小柳可不太公平。”

柳成林轻哼一声:“公平?这就叫公平!是你父亲的血和命,让我坐到现在的位置上,不然她就还是那个在县城摆摊妇女的女儿!是你牺牲的消息让她立刻从广播电视学院转到电视台,是你的事迹演讲让她迅速上位获得地位,得了好处就开始叨叨不公平!那不是我柳成林的女儿该干的事儿!”

齐天林帮柳子越解释:“物质上她应该从来没有抱怨过,我是说感情上!她也算是个成年人,有自己的思想,您看她现在多么的出色……”顺手指指电视。

柳成林笑起来:“哟……还没拿证呢,就开始帮媳妇说话了!”看着电视:“你放心,我的女儿我最清楚,她也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女儿,是个好孩子,就是书念多了,有点矫情,现在大学生都这样,你将就一下,还是我们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最好!”

这种将就,估计谁都想吧?

确实有人想,长江地产的周总就挺想的……

他是来做一个高端的访谈节目,在一张巨大的绿色背景布前面,坐在一张豪华皮沙发上,非常休闲的靠着,柳子越也气度非凡的靠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两人侃侃而谈&

这样的场景后期用电脑抠掉绿色部分,就可以放到任何一个设置好的场景里,现在初步是打算在长江地产的一个高山流水别墅里,主要是柳子越不太喜欢出外景,有点宅,不过她现在也有这个排场了,台里面还有点鼓励她这样,算是养大牌嘛。

在化妆间换了一套银色的小裙装,头发盘起来非常的雅致,同样银色的中跟鞋在斜翘的脚尖显得很俏皮。

一般来说,面对摄像机做访谈是有点忌讳跷二郎腿的,从肢体语言上来说不太尊重人,可面前这个周总的目光实在太……太**裸了,肆无忌惮的在柳子越的服装上做剥除工作,短裙的下半身更是重点对象……

这样的二郎腿不单是防御,更多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抗议!

周总的脸皮真的有点厚,现场导演刚示意完成了一个阶段的拍摄,柳姐可以休息一下,他就开口:“柳小姐今天的衣服是Max Mara今夏的新装吧,您有没有兴趣一块去意大利参加他们的秋冬发布会呢,应该会收获不小的。”

确实是Max Mara的夏装,两条银色带点细小水钻的肩带,展现出柳子越带点骨感却又不显得削瘦的浑圆肩部,灯光下越发显得有一种独特的曲线魅力;

吊带裙的胸部其实是不太好处理的部分,因为切合女性曲线,必须要有一些缝线的变化,何况现在还是以大为美的主流审美观,所以这个部分很见功底,大牌就是不同,一堆看似乱糟糟的胸前碎花充分调和了裙装胸部的曲线,也让看起来有点晚装气质的吊带去,有点漫不经心的慵懒……

收腰以后就是笔挺的褶皱加灯笼形的裙摆,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一双细长的美腿,淡淡无色的丝袜如果不是翘二郎腿,就应该斜着并排……

真好看!

价钱也够高吧?

周总如是想……

对于他们来说,水银灯下的女人就是一张张标着价钱的商品而已,如果没有同意你的开价,只能是你的价码不够,征服这样的女人,得到的不是肉体上的满足,而是心理上的那种优越感……何况这还是一个圈子里传说没有被人征服的烈马!

直接开出价值上百万的意大利之行应该有一亲芳泽的可能吧?

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柳子越的答复就和那堆碎花似的,漫不经心:“这是去年去香港在小店淘的断码货……我更乐意这样的成就感。”

不等周总继续开价,柳子越指指摄像机:“机位红灯已经亮了,开始同步录音了……下面请问周总……”

团队成员对柳子越的太极推手了若指掌,自然知道怎么配合她,这也是她比较能统御这些人的原因,在这个几乎都在待价而沽的圈子里,她的洁身自好又或者说特殊身份,让下属们还是信服的。

只是录完周总,再录完一个别的节目以后,柳子越拖着有点疲惫的双腿,刚卸完妆走出化妆间,就看见周总满眼的关切,送上一束淡雅的花:“确实太辛苦了……我能送您回家么?”

柳子越手中正拿着自己的手机,父亲的短信正在闪烁:“已经过去接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有种松口气的感觉,不是这个周总对她有什么威胁力,而是这样的事情太频繁太常见,真的很厌烦,连找借口的兴趣都没有,扬起手中的手机:“已经有人来接我了……”巧妙的避过周总伸出的手。

这确实是一朵没有男人的玫瑰,这是业界得到了共识的,有不少地产才俊也真的有抱得美人归的想法来上节目,但都被清冷的拒绝了,越发让业内人士津津乐道,谁能摘下这朵高傲的鲜花,获得的知名度不亚于在业界拍下一个一线城市的地王地块!

柳子越的团队中有人熟练的上来给她奉上文件签字,巧妙的站在她和周总之间,柳子越看看上面画的一张鬼脸,笑着随手在上面也回敬一个鬼脸,扣上文件夹,递回去,利用这点卡位,娴熟的带着三四个还在跟她讨论事情的人员走进电梯,闭合电梯门,那个送文件夹的文案满脸堆着笑,转身殷勤的帮周总按动电梯按钮,有意无意的遮挡住他跟上的路线……

只是出了电梯到大门,着实还有一个巨大的大厅要穿过,周老板总算是在大门口追上了她,柳子越的目光没看他,落在不远处停车场那辆铮亮的XC90身上,明显齐天林的脸朝这边看了一下,却不见车辆移动。

口中敷衍:“您还有什么事情?周总。”三四个团队成员已经准备不落痕迹的开始卡位了,可其中一位也看见了XC90,偷偷拉住了人,刚才就见过这部车送柳子越来呢。

周老板有种势在必得的打算:“您看这么晚了,我送您回家不是很方便么?”一招手,一辆AMG改装的小奔驰就轻轻的滑过来,司机下车,顺手把座位记忆按钮恢复到周总的位置。然后自己静静的走开。

和动不动迈巴赫或者兰博基尼一类砸人眼球不同,现在的中青年老板更倾向于这种真正的低调,一辆看上去大概几十万的奔驰在得到了德国原厂AMG的悉心调校改装以后,动辄翻一番,如果还有什么个人定制要求,翻个四五倍很容易的。

只有识货的才看得出那个AMG代表什么意思。

不识货的无脑女士,已经不是他们这个级别所需要去追求的了。

可柳子越还是没什么反应:“我有车接送,谢谢您的好意……”也挥挥手,很有点恼怒!齐天林这个白痴!

白痴这才把车开过来,天色实在有点黑,再戴个墨镜就有点太装了,本来承包商们在夜间会换上增光镜片,可这里真没什么必要,就这么跳下来,从车头过来,帮柳子越打开车门……

柳子越正要上车,还是停住对正在伸手的周总正面回应:“我的情况您可能也知道,我真不是在拗身价,这种事情我个人是比较反感,祝您在渝庆有个美好的夜晚……”然后踏上副驾驶座,自己伸手关上门,顺手上锁。

天林很有职业道德的对周总笑笑,真的很习惯自己这样的保镖身份,都有找柳子越要份临时合同的想法。

有点失望的周总叫住了齐天林,打算最后搏一下:“两部车换一换,归你了,如何?”

齐天林看一眼这辆起码两百万以上的改装款,有点惊讶,华国人现在真有钱,感叹归感叹,有点好笑:“追个女人,不至于这样吧?”说着就往车后走。

周总却不知道是认为齐天林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在嘲笑他,还是认为齐天林轻描淡写的态度让他有点下不来台,伸手就去拨齐天林的肩膀,应该说一米八几四十岁不到的周总正处在黄金时段,平常也经常到健身房塑造身材的他,一直以刚健的形象示人,对自己的身体颇有点自信。

齐天林却既没有回头,也没有还手,继续往前走,周总只觉得自己好像扒上了货车一般,一个趔趄,就有点恼怒了,实在是这种置他于无物的态度,对这样经常出现在各种杂志封面的风华人物来说,非常的罕见,况且还只是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保镖的一样的小人物,跨上一步就抓齐天林的手臂,他比齐天林可是高一点……

柳子越在车门后视镜里自然也看到了这点小动作,车窗关得有点严,没有听见外面的对话,只是无奈的瞥一眼:“真无聊!”就把自己靠在椅背上不关心外面的事情了。

齐天林在手腕被抓住的时候,笑着提醒:“动手的后果很危险哦!”

周总听不进去,开始加力,他也算是知道一点反手擒拿动作,抓住齐天林的左手腕就往后拗……

齐天林叹一口气,左手一抖,一股大力就震掉周总的手,反手一下就抓住他的杰尼亚腰带,稍微用力一捏,那块六毫米厚的磨砂银灰色皮带扣,就变成纸折的一样脆弱,捏成了对折,一放开,皮带就松了……

顺口提醒:“抓住了,掉下来很尴尬的……”

低着头的周总,一下就楞在原地,只知道双手提着裤子的两侧……

好久才单手摸出电话:“你帮我到杰尼亚专卖店去问问,那款我用的皮带扣是什么材质的……我的个天啊!”

一身的冷汗,人家真是不稀得跟自己动手,不然随便折哪里,不都对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