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7章 关己则乱

第一百零七章 关己则乱

柳子越自然是没看见这一切,看齐天林上来开车还很不耐烦:“搞什么呢……看见我出来也不知道把车开过来!”其实不过是第一天见面,却有一种丝毫不见外的熟稔,没有什么过多的礼节礼貌……

齐天林也不见外,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嘿嘿笑:“我以为是你的追求者,你或许要跟他走嘛,我傻不愣登的过来打搅,多不识相。”

柳子越勃然大怒,抓起自己手中的包就开始砸齐天林:“跟他走!?我什么时候跟谁走过!”真的是很愤怒,有种非常郁闷的感觉的!整整这么几年从来都是洁身自好,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谁,却被当成人尽可夫的随便女子?

三四个团队成员就惊讶的看见,一贯还算端庄大气的柳子越在那部宽大的越野车里啪啪啪的砸人,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是车身良好的减震带来的摇晃,是可以想见里面运动的剧烈的……关键是新车前排挡风玻璃是原厂贴膜,非常的透明!

完全能看见柳子越施暴的全过程!

齐天林不怕疼,笑着指外面:“喏……你的人,下巴都要掉了……好好好,我说错了,你真该去立个贞节牌坊……”然后在重击之下打着火,笑眯眯的跟外面还挥手致意,开走了……

柳子越回头一看,赶紧坐好,放下车窗,施展一个清雅的笑容,口中恶狠狠:“不许传我的八卦!”滑起车窗,掩面而逃……

盛夏深夜的马路上,XC90如同轻巧的非洲狮,无声而迅猛的滑行在黝黑的柏油路上,只看见白色的地面虚线,不停闪过。

尽量在平息自己情绪的柳子越伸手打开音响,这是她自己开车的习惯,一曲电台播放的老歌《今宵多珍重》轻轻荡漾在车厢里……

真惬意……

总算恢复了心情……

齐天林决定干脆就当做一次保镖工作来摆正自己的位置:“您是要去哪里?”

柳子越有点讶异的撇他一眼:“你傻么,叫你开回你家,他们是真无聊到会打电话查岗的,我还是相信你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齐天林觉得有必要说一声:“那个,他们拿了我的护照,说明天跟你办结婚证去。”

尖叫一声的柳子越只蹦跶到半空就无力的掉下来:“那又如何呢……他们都不怕我这个烈属被人背后指指戳戳,我也无所谓了。”看来她还真不知道是她爹在背后搞鬼。

齐天林好心:“要不明天你把你的个人身份材料,给我一份详细的,我这边争取尽快给你弄出国……”看着柳子越奇怪的眼神,自己也觉得好笑:“我绝对不

是卖猪仔,你自己的渠道可能没这么快,如果你真需要,两三天都可以。”万不得已是只有动用尊贵的公主殿下帮忙的。

柳子越鄙夷的看他一眼:“我自己是有护照的,别以为我没出过国。签证哪里能这么快办出来,随便哪个国家都不可能!光是国内的官僚主义都是十五个工作日!”

齐天林不争论:“总归你可以把东西给我,我去安排,弄好了给你,你想学什么专业?”

柳子越抱怨:“我都二十七岁了,还跟一帮小孩儿混着去念书,像个什么样!我那么大的团队,说走就走么,起码也要捣鼓一个月……天啊!我的前半生被你毁掉,变成寡妇,后半生眼看着又要被你毁掉,浪迹天涯!”

齐天林真觉得好笑:“很多人把这个叫环游世界,是一生中的终极梦想……”

柳子越赏他一双卫生球:“真难得你这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粗胚,居然还知道终极梦想这个词。”

齐天林真的是在这一天中逐渐恢复华语对话能力的,也多亏有这么一位以说话为本行的对话交流者帮忙……

到了楼下上楼时候,齐天林突然想起,轻轻的靠近柳子越嗅了一下:“昨晚你刚从我家出来?”确实是昨晚上楼闻到的那股馨香。

被他略有点亲昵的动作吓得一下跳上台阶的柳子越撇嘴:“别玩儿这些伎俩,我跟你说还是安分点!”

齐天林只好稍微退一步:“只是好奇的问问。”

柳子越一边自己走,一边点头:“嗯,昨晚下楼遇见的就是你了,我平常经常过来吃晚饭,有时也在这边住……”

齐天林真心实意:“谢谢你……”

柳子越嘴角小翘:“这个你倒不用客气,这边其实挺轻松的,没家里闹,我妈有点调皮,我爸又太严格……”到了门口,她自己就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熟练的打开灯,顺口不满:“你也没说早点回来……你妈这几年可想得厉害。”

齐天林忽然觉得这么叨叨的样子,真的就像极了两口子下了班回家的感觉,很温馨,很眷恋……

柳子越刚把自己的包随意扔沙发上,明显也有这种感受,一下就闭嘴,还得硬生生控制住自己准备到卧室就这么不关门换衣服的习惯动作……

真的就像一对小夫妻……

于是两人几乎都听见对方在呸呸呸的甩头!

都觉得挺不靠谱的!

楞了几秒钟,柳子越还是提了自己的小包进卧室,锁上门,坐在床边看着桌面上自己的小像框发呆,好一阵,没听见齐天林有什么

强行闯入之类的想法,才开始脱衣服换家居服。

只是刚把连衣裙掀到头上,就听见齐天林轻轻的敲了两下卧室门:“我打算煮点夜宵……汤圆荷包蛋,你要不要?”

给吓一跳的柳子越差点被笼在裙子里跌倒,没好气:“不要!”

外门唔了一声,好明显的脚步声去了厨房,房间小,真能听见他哼小曲的声音。

柳子越把裙子扒拉下来,看着衣柜上面穿衣镜中只穿着内衣的自己,头发有点乱,但在电视台下楼之前还是下意识的敷了一张面膜,毕竟二十七岁了!

腰还是够细,就是胸部不太满意,忍不住稍微挤了挤,总算能看见一条深邃的沟,那就换个有挤压功能的BAR?

呸!为什么要想着取悦他?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是罩上睡裙,拿换洗内衣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还是拿了一套小蕾丝边略微有点性感的!

在厨房门口瞥了一眼,齐天林真的在做夜宵,动作还挺熟练:“别鬼哼哼行不行,难听死了!我知道你在厨房!”

好吧,齐天林就不用显示自己的方位了,在厨房里用自己熟悉的各种东西,捣鼓了两碗夜宵,放在茶几上,柳子越不吃的话,自己全吃了也不是问题。

柳子越好一阵才带着湿润的头发出来,拿一张毛巾慢慢的弄干头发,坐在客厅沙发上,熟练的用脚趾丫把电视遥控板点开,看着坐在沙发另一边闷头吃夜宵的齐天林:“你晚上就睡你妈房间?”毕竟齐天林那间屋,所有的寝具都是她的了。

齐天林无所谓,指指茶几上的碗:“你不吃,我就全吃了,好洗碗……”

老实说,齐天林的手艺还不错,乳白色的小汤圆和白里透黄的荷包蛋挺搭配的,他还随手撒了几颗枸杞在上面,点缀起来蛮有食欲,柳子越就顺手把毛巾搭在肩膀上,端过夜宵:“为什么不吃……”眼睛盯着电视,右脚脚趾熟练的换台……

齐天林真没看电视的习惯,稍微有点百无聊赖,忽然就听见一阵蜂鸣声,不同于现在手机那些千奇百怪的铃声,他这部卫星电话的声音永远都这么呆板。

一边起身,一边从T恤领口伸手到腋下取电话……

为了方便夏天衣服穿得少,他做了一套腋下的背带套,把战锤和战刃都挂在了两肋,不常用但真得长期带着的卫星电话也和战刃在同一边,一点看不出来。

柳子越是瞥见他这个奇怪动作的,也看见他翻起那个粗大的天线头,走到阳台门边,开始用英语对话……

准确的说齐天林

的英语真的不算好,比起他的阿拉伯语来说差的太远了,柳子越都比他好太多,于是正在吃夜宵的姑娘,眼睛骨溜溜的转一下,轻轻的就在沙发上滑过去一截,最后索性躺倒,靠在扶手上,支着耳朵听齐天林的对话……

开始齐天林有几句阿拉伯语的寒暄肯定听不懂,但接下来齐天林明显有点惊讶:“孟买?那块儿可不太平……嗯,你把地址和联络人发给我,好的,我尽快过去,物资清单,晚上我发给你……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公主殿下!”很不耐烦的挂了电话,表情语气都很不耐烦,可是在挂电话前,有个听上去很亲昵的称呼:“我的公主!”

很刺耳!

按照柳子越虽然等于零的恋爱经历,但是真看了不少电视剧和现实桥段,这个称呼只会用来称呼自己的爱人吧……

陡然有一种丈夫出轨被她抓住的感觉!

陡然就觉得很悲哀……自己还没开始呢,已经立刻变成了各种三流影视剧里的怨妇!

看见齐天林莫名其妙的拿着电话转身看着自己,柳子越真的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算算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柳子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怒火中烧了多少次了,一贯她可都是个波澜不惊的高傲性子啊……

难道真的是关己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