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8章 求饶

第一百零八章 求饶

挂了电话的安妮转头面对满脸殷切的蒂雅:“盯着我干嘛……准备去参加你自己的科目训练!”算算时差不过才下午四五点钟呢,离晚饭前还有些时间。

蒂雅不满:“这是我的电话,胡子也是我的,你别随便拿去用!”

安妮的表情很自然:“这不是随便用,有正事儿!”

蒂雅有点质疑:“你让他去保护你们的官员,为什么不用你们自己的保镖?”

安妮摇头晃脑:“又不是什么对抗性的出访,一大群西方面孔的保镖你以为很讨人家喜欢么,用东方面孔更好,何况我还不是给他揽点活儿,你看他一天傻不拉几的做那些事儿,还不如一本正经的给我们王室做事,又有面子又有收入……哦,你们不缺钱!”面对蒂雅的时候,安妮真的越发话多。

蒂雅出馊主意:“我们偷偷过去会合好不好?”

安妮现在已经能熟练的使用皇家礼仪绝对禁止的白眼:“你以为说去就去?上万公里,我们稍微挪动一下,多少双眼睛看着呢!”

蒂雅不满的把自己的武装带挪一下位置,让上面挂着的手枪更适合自己的习惯:“我才跟他问候了几句,你就抢电话,你自己另外弄一部嘛,跟我抢!”安妮真的弄了部跟蒂雅一个号的电话,怂恿蒂雅打通说了没两句,自己就接通赶走农家女。

安妮撇嘴:“你认为他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么?得了吧……晚点你打电话给他确认物资清单,记得练习用英文……我不跟你抢!”说着就起身摘下别在左肩章下的软帽,戴起来走向一部CV90轻型战车,她现在真的拥有这种科技含量很高的介乎于坦克和步兵战车之间大玩具的驾驶资格,身上的四色迷彩显得很干练,只是在腰间有一条武装带,上面佩戴了一支G17手枪,很被蒂雅瞧不起……

齐天林正要找纸笔整理一下物资清单,就听见柳子越重重的把夜宵碗顿到茶几上,鼻间也发出点不忿的声音。

略微奇怪的打量了一下,除了发现碎花睡衣也没能掩盖住她的婀娜身形,没什么异常,掉头看看电视上是不是有什么引起她不满的情节……

柳子越没等到询问,只好自己开口:“你在跟谁打电话!”尽量的语气稍微严厉一点,然后赶紧解释:“我是听见你好像说马上要离开,你不是说你要陪你母亲一个月么?”

齐天林点点头:“嗯,算是临时的事情,我明天就得去一趟印度,那边有个活儿……”

柳子越关心的要点不在事件:“所以我问你在和谁打电话,我……

我有责任为你母亲监督你!”什么时候赋予你这个权利了?

齐天林随口:“一个朋友……”就在桌面上找到一叠红头信笺和铅笔,直接坐在茶几边开始写写划划。

柳子越一点不见外的伸头看过去,全英文,难不住她:“P226X2……PACA ArmorX2……什么意思?”

齐天林也不见外:“前面是手枪型号,我和亚亚各一支,然后是内穿式防弹背心,接着是通讯系统,最后是使用MP5PDW冲锋枪……”

柳主播一下就张开嘴,合不拢了!

从早到晚,她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各种情绪带走了,貌似到现在她才突然想起,面前这个男人过去十年在做什么!?

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她从来就没有问过,也许是下意识的不关心,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

可面前的这张清单上的东西明显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一般来说,柳子越认为自己还是一个见识比较广博的人……

脸稍微侧了一下,有点斜视的紧紧盯着齐天林的脸:“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

齐天林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送过你上班,我跟你父亲也谈了一下,我这些年就是做一些类似保镖或者护卫的活儿……你也知道我没多少文化,只知道跟这些东西打交道……”说完,继续埋头专心修改清单……

柳子越有点恍惚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顿时觉得好遥远,愣了几秒:“你去印度做什么?”

齐天林不抬头:“苏威典有个经济观察团,在东南亚一带巡回,据说有什么威胁,需要保镖……”他没有说的是,这个观察团规格有点高,其中有王室成员,所以安妮才煞有其事的要求他去参与,配合一下隶属于禁卫兵骑兵团的王室保镖组。

他和亚亚只是因为没有明显的欧洲外貌,被要求过去以游客伪装进行外围护卫……

柳子越口中嗫嚅了好几下才开口:“你……杀过……人么?”

齐天林还是不抬头:“经常……”

柳子越几乎是本能的稍微往沙发另一头挪了一点,齐天林自然是感觉到,没有抬头,只是有点苦笑,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嘛,还结什么婚?明天早点把护照拿回来出发才是正事。

干脆把自己和亚亚的护照编号写给柳子越:“你帮我们订两张明后天到孟买的机票?”

柳子越接过去,只是拿起手机习惯性的拨给助理,让他们帮忙订票,然后就有点发呆的看着齐天林整理清单。

真的是难以想象的一种生活方式,真的是

两个完全不交叉的世界!

齐天林弄好以后就打电话给蒂雅确认清单,小姑娘的英语还在初级阶段,但是好歹二十六个字母会,乐呵呵的一个个字母全部记录下来,之后交给安妮,安妮又随手交给侍卫,会随着两人的护卫证件一起连夜飞过去。

然后齐天林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礼貌的给还在沙发上坐着,眼神明显穿越了电视机的柳子越说了声晚安,才回到母亲卧室,依旧打个地铺,睡前给亚亚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让他收拾行李……

只是刚要闭上眼,柳子越敲敲门,面无表情的走进来,递过自己的电话:“查岗……”

齐天林有点好笑的接过,跟三位长辈都分别寒暄几句,才目送柳主播关上房门出去,并没有注意到他打电话的时候,柳子越的目光几乎都在枕边的那套皮具上,那个插着战刃和战锤的皮具……

和齐天林倒头就睡不同,柳子越几乎是在**辗转了大半夜,直到有点晨曦透进窗帘,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后来,她是隐约感觉到有人坐在自己床边,惊骇之下,弹起来的!

只是她一手抓着自己的睡裙胸口,另一只手使劲拉薄被子盖住肩部以下,才睡眼惺忪的看清面前是刘晓梨满脸嗤笑的坐在自己床边。

刘晓梨满脸的鄙夷:“遮什么遮!料都没有!还挡!”

简直是一大清早就噎得柳子越说不出话来!

不就是C罩杯么,也不算小了了吧!有当妈的这么说话的么?

刘晓梨还摇头:“你说你再火爆一点身材,换套性感的睡衣,这一转悠,事儿不就成了么?我看你也就只配穿这种土不拉几的睡衣了……”

柳子越和自己这个不靠谱的妈打闹惯了,呲着牙就扑上去抱住母亲的脖子,却没防住当妈的手快,撩起点睡裙揶揄:“唉油哦……还小蕾丝呢……我看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平时在台里,一贯端庄大方的柳主播真的是怒了,小白牙使劲的在母亲脸上蹭:“你还是我亲妈么!”

刘晓梨撇嘴:“我是小林他妈,过来看儿媳妇的,你妈在隔壁!”一脸的惋惜!

惋惜女儿不够魅力,昨晚没一举拿下!

纪玉莲也不太满意,进屋就用脚踢地铺上的儿子,昨天早上还满脸慈祥的看着熟睡的儿子,怎么都看不够呢:“你干嘛呢!怎么还睡地铺?”

齐天林笑着抱母亲的腿,有那么万分之一秒的习惯动作是打算甩个大摔,笑得乐:“不熟……不好下手!”母亲开门就醒了,只是把武器移到枕头下就没起

床,让母亲也多享受下这些乐趣。

纪玉莲哭笑不得的踹:“你呀!”

柳成林没来,所以过来儿一阵四个人坐在茶几边吃早餐,纪玉莲和刘晓梨做的,柳子越没有啰里啰嗦的化妆捣鼓,洗了把冷水脸做了个面部保养就坐下来吃,要不是因为经常录节目化妆伤皮肤,她连这点保养都没兴趣。

刘晓梨加紧时间推销:“你看看,头发发质还是不错的,又黑又亮,说明内分泌好,重点是屁股够大……”

柳子越已经放弃了制止自己母亲的行为,一脸无奈的吃粥,一边牙痒痒的看着齐天林,不知道为啥却不敢像昨天那样喝骂他,难道因为这是个满手鲜血的刽子手?

齐天林不回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很享受母亲和岳母的溺爱,刘晓梨真的让他有种母爱翻倍的感觉,那就当成岳母来享受吧,在战场那片感情贫瘠的角落呆久了,真的很珍惜……

柳子越有点吃醋,瘪瘪嘴:“他今明天就要出差,去印度!”

吓?!

纪玉莲和刘晓梨一起恶狠狠的扭头,眼光里的火焰能把齐天林给烧成渣!

“怎么回事!”

“一周!就一周时间……国际业务,真的必须去!一周就回来!”

齐天林赶紧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