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09章 老实

第一百零九章 老实

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傍晚齐天林才带着亚亚上了飞机,刘晓梨还想让女儿全程陪同的,实在是因为柳子越这边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不得不怏怏的放走了女婿。

从出港大厅出来柳子越爬上XC90的驾驶座,两本鲜红的结婚证就放在扶手箱上,过来机场的路上两位母亲已经坐在后面分享过了,反而是两位当事人撇了一眼,都没在意这东西。

刘晓梨笑呵呵的爬上副驾驶:“女婿回来就更新换代,这车给越越开,她那奥迪给我们用,真合适!”

柳子越撇嘴:“他说了是给妈买的。”

纪玉莲靠在后面的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小腹前,做足了领导模样:“我又不会开车,还不是你们小两口的,我就坐……小林说这排座位能放倒,那你生了孩子,我就把婴儿车放上来,我坐后面的位置,挺合适吧?”XC90是七人座,亚亚刚才就坐在后面,就算没有削篾条,两位当妈的也觉得有点凉飕飕。

提起这事儿,刘晓梨就扭着身子和闺蜜分享自己的感受:“你说小黑是不是随时都要跟着小林?就好像好像那个……”社会主义的教育还是让她说不出奴隶或者仆人的形容词来。

纪玉莲摇头:“感情挺好,就像哥哥弟弟一样,我看他是真心尊重小林,也行……我们现在顺便去看看新房子,小黑一块住也应该能住下吧?”后面一句是问柳子越的。

柳子越正在把车往那边开,那别墅群也在机场路方向,偷偷的白眼,不说话。

刘晓梨皱眉:“可……小黑的手也太黑了点吧?”她可担心那小黑人用竹篾条把外孙给穿起来!

柳子越扑哧:“非洲人的手不黑难道跟我们似的?”她的手就白净得很……

纪玉莲也笑,不过收敛得快,把小黑人昨天在街上的行为解释了一下:“是这个意思,你没看见他下手那个劲儿,根本不当然,娴熟得很,那帮人要真是敢迎上来,所有在场看的人都不怀疑他会杀人的,脸上还没什么表情……”现在说起来还有点后怕。

柳子越昨天没机会听说,现在才一脸惊愕的听完,声音有点颤抖:“是……真的?”

刘晓梨点头:“可不是真的?我们亲眼看着呢,可吓人了!”

柳子越控制自己的声线:“他……他昨晚也说他经常杀人。”

刘晓梨飞快的和纪玉莲对一下眼神,顿时觉得这事儿有点阻碍小夫妻感情,立马改口:“杀人嘛……以前他在南疆缉毒的时候,不就有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晓梨跟上:“习惯了就没什么,

也就是份工作,那个老钱她爸年轻时候还是杀猪的呢,看着多和善一个人,一辈子过得平平安安的……”

纪玉莲有点离谱:“你爸都说了,他已经问清他现在做什么了,很支持,很了解,应该是不犯法的,杀坏人嘛!多杀点!给孩子积德!”

所谓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这两位!

柳子越只能撇嘴,不想搭理!

渝庆是没有直飞孟买的班机的,只能先辗转飞到新德里,再转机到孟买……

所以到达孟买机场,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两人从到处都是明晃晃的机场大厅走出来,后脚还在那个看上去很现代化豪华的空调大厅,身前顿时一股热浪袭面而来!

亚亚这小子居然很舒服的打了颤:“这才是生活!”也对,赤道长大的孩子嘛,热才是他习惯的动作,让齐天林顿时有了冬天带他去苏威典看看蒂雅的想法,真想看看这俩热带孩子会变成啥样?

孟买是号称全球人口密度第一的城市,上次在渝庆就很有点晕眼的亚亚这次更晕:“地球上还有这么多人?”

齐天林骗小孩子:“除了你们那里,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

小黑人非常的庆幸:“感谢大神保佑,我总算是降临在一个幸运的地方!”在他看来,贫瘠不过是需要花点时间寻找食物,这人多嘛,就完全是增加争抢食物的难度。

南亚这块这也是个不太平的区域,无论是领土还是宗教,牵涉各方面的敏感问题比较多,经常有这样那样的突发事件,刚才在机场就听说有人持枪伤人,所以在崭新豪华的大厅角上,居然有一个用破烂的沙袋垒成的齐胸高单兵工事!一个背着FAL步枪的士兵眼神散漫的站在里面,来往旅客也习以为常!

老实说,看上去有种现代文明社会和战争暴力的和谐之美!

机场到市区有三十五公里,没有高速路,也因为齐天林没有通知自己要过来的具体时间和航班,所以苏威典方面并没有安排人来接机,两人随便找了一辆黑底黄顶的出租车,司机的英语不错,顺带叽里呱啦的宣传一些旅游景点,估计是想两人长包租车,一个亚裔和一个非洲裔的人一起来这里,太具有旅游客的感觉了。

一路上的感觉就是乱糟糟,无论建筑还是交通,什么都是乱糟糟的,唯独经过海边的时候,齐天林给亚亚指了一下方位:“喏,这边就是阿拉伯海,对着这条直线一直穿过这片海,就是你的家乡……”

一天到晚口口声声说跟着齐天林就是天下最好选择的小黑人,偷偷扒着车窗,看着浩瀚的海面,

一声不吭……

顺带说一句,就连海上的船只也乱糟糟的,到处都人挤人。

出租车停在一家安妮给齐天林的四星级酒店门前,两人没什么行李直接上楼,找到一间租用这里套房办公的苏威典临时办事机构。

确定了身份以后,一位金发碧眼的欧洲小伙子礼貌的把他们带进去。

一位有点胖胖的高大白人男子接待了他们,态度很好,仔细的再次验证了他们的身份,从护照到PMC从业证件,详细到他们的国航机票,才一脸嗤笑:“叫我安德森,少校……我在华国领事馆呆过,相比之下我更宁愿相信华航的检验过程,这里简直就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齐天林坐得很安稳,点点头笑:“我也这么认为。”小黑人坐在他斜后方,轻松而不遗漏的观察周围环境。

其实很简单,安德森打开旁边的一台电脑,给齐天林展示:“这个苏威典的经济观察团带有半官方的性质,主要是投资性,也带点慈善目的,所以要到一些比较复杂的环境去实地查看,保镖组全部都是从禁卫兵骑兵团挑选的专业人员,但是有观察团人员就提出,他们在前面几个东南亚国家就显得太招摇了,那些气势非凡的北欧小伙子,走到哪里都是瞩目的焦点,一点不亲民……”口气有点得意,可真得承认,北欧男性真的高大威猛,况且还是甄选过的骑兵团!

齐天林则不介意的撇撇嘴:“上面的人可真是闲得无聊,快点把地方转悠了,事情完成了就撤呗,难道南亚这块很有趣么?”

这句话明显深得安德森的好感:“这块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又挤又乱,卫生条件也不好……言归正传,他们就要求撤掉一些护卫,然后以外围警戒的形式来保证安全,可我们到了这里就接到最近不怎么太平的通知,所以需要增加点人手,你们的装备和证件早上已经到了……”摁动内部通话器,一个同样高高大大的北欧金发小伙子提着一个黑色大包过来,笑笑,把东西放在桌面上,拿出一块签字板,让齐天林对应检查验收签字:“奔驰工作完成以后,请交回所有物资……详细到子弹数目。”

齐天林点头,他熟悉这种模式,有些业务是由雇主提供所有东西,所以必须严苛清收。两支手枪都是腰部快拔套,两件很薄的内穿防弹背心几乎了可以掩盖在衬衫底下,稍微粗壮一点而已,两支可以折叠枪托的PDW冲锋枪带有十厘米长的消音器,居然一个装在旅游背包里,一个装在三角形的单肩挎包里,各配备了四个十五发弹匣,外加两个手枪弹匣,因为是标准的防守业务,携弹量并不大

,只是各带了一枚烟雾弹和闪光震撼弹,这么密集的地方,携带手雷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对讲系统是隐蔽性的,无线耳塞和喉头通话器基本都可以隐藏起来,步话机主体上有三个频率标签,分别标明正常,突发,求救三个状况,要求记住后就销毁。

两部当地手机,只储存了一个指挥的电话号码。

最后是两只代表内部人士的三王冠小领章。

安德森看齐天林签完字,自己也笑着拿过一个签字板:“我这里也有一份要签署的。”

齐天林拿过来,原来是PMC的标准雇佣合同,粗粗一看,价格还真不低,防守的在这样非战争地区,拿到四千英镑一周,算是比较顶级的价格了,很多英超球员也不过是这个薪水价格吧,何况如果有突发事件,还有追加的。

齐天林一边暗笑朝中有人好办事,一边随手就同意签字,只是在合同签署方一栏,他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而是用了沙漠鹰保全公司的全称。

安德森轻松的拿过去:“楼下有给你们开了个房间,随时跟随观察团行动就是了,对讲系统里向我报告……”一般是需要PMC之间开会通报的,但是他们是独立的国家机关系统,外聘这两位除了有业务上的需求,更多还是来自相关人物的要求。

齐天林摇摇头:“这边太高档了,不太适合我们这样的背包客,万一有心人注意到了,就失去意义了……”虽然能猜到点是安妮故意找的事儿,不过既然来了,就的做出点专业的样子。

免得别让人瞧不起,齐天林在这方面真的很老实。

安德森送上一个大拇指赞扬这种专业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