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章 向往

第一百一十三章 向往

齐天林想想,扔还了那把拆弹钳,招呼亚亚过来扶起自己,装作有气无力的样子:“我得赶紧去医院……待会儿你们处理事情,有什么情况打电话……”

顺手脱下自己的灰绿色户外衬衫,系在腰间,把后腰遮住,就在亚亚的搀扶下到旁边随便找了辆三轮车离开……

从发生事件到这时不过十来分钟的事情!

俩帅哥留下跟警方接洽,齐天林就和亚亚换了两次出租车,买了几件衣服,回了小旅馆,刚到房间,安德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听说你们自己去了医院?”

齐天林不留痕迹:“我们有自己的渠道,已经做了手术取出弹头。”

PMC们总有一些自己的秘密,安德森也不追问,确认齐天林没有什么大碍,很感激:“你抓住那个没有死,承认他们只是随机选择外籍游客发动袭击……今天的情况,确实非常感谢你的工作表现!我会上报并申请奖金……”

齐天林做着艰难的口气:“那就……谢谢了……”

刚挂了这部安德森发的电话,卫星电话就响了,蒂雅的声音不是很紧张,但是有点着急:“你受伤了?”

齐天林看看正在收拾血衣血裤的亚亚:“你知道,我没事的,这么快你们就知道了?”

蒂雅的声音还是有点着急:“我……知道,可是没有亲眼看见,还是很担心。”

齐天林笑着安慰:“还不就是那样,以后我小心点,今天这个主要是带了炸药……”

安妮的声音立刻就插进来了:“挨了两枪你还说没事?”

齐天林给吓一跳:“你在监听我们的电话?”

蒂雅赶紧告状:“她弄了部和我同号的电话,我打电话,她随时都可以掐断……”

齐天林心惊,幸好没说什么不该说的东西:“好了好了……总之就是没事,正在医院取弹头呢,别烦我……”说着就挂了电话,一阵白眼,你堂堂一个公主,真是一天闲着没事做么?

闲着没事做的还有柳子越,到了晚间,纠结了半个小时终于还是找纪玉莲要了手机号打过来,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刻,真是手都在抖,生怕是个陌生人接通告诉自己什么遗憾的消息!

还好,听到的是齐天林那个有点略微疑问的声音:“哈罗?”

柳子越突然觉得如释重负,啪的一下就挂了电话……只要活着,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齐天林奇怪的看看这个号码,查了一下属于渝庆的,就给纪玉莲打个电话:“您刚才没给我打电话吧?”

纪玉莲笑:

“越越刚把你的电话号码要去了……还是有挂念嘛,不错不错,要抓紧点……还有几天回来?”

齐天林算算时间:“两三天吧,应该尽快回来。”

直到第二天,齐天林才把自己的腰部包得严严实实跟亚亚一起到对面的酒店报到。

这边一片井井有条的撤离状态,安德森看齐天林动作明显有点影响,赶紧过来招呼:“你就呆在医院嘛……昨天亲王殿下都问起你的伤势,说今天要过去探望你呢……”战斗人员就这么简单,本来公事公办的相处,有过这一场生死搏斗,很快就能拉近距离,何况齐天林的工作状态是真不错,虽然亚亚有点不靠谱,但是当时的战斗中是完全合格的。

齐天林笑笑:“我们不习惯在医院留下什么医疗记录,所以能不呆在医院就不呆医院,怎么样?你们都在开始收拾东西了?”

安德森有点带笑:“还是给吓着了,真的发生在身边还是有点吓人的,留下几个经办人,头面人物今天晚上都要离开了……我们也跟着离开……”

齐天林点点头,这种情况也常见……

下午主要就是亚亚去办理各种枪支物品的清点手续,当地警方上门来找到安德森和他做了一个笔录,对于他们制止了一起影响极大的流血事件,表示了很慎重的感谢,不过齐天林和安德森都觉得没什么诚意……

主要是这一带这种事情真的太多了点。

原来这一行主顾当中那个被安德森重点保护的对象是苏威典王室的一位亲王,也就是安妮的一个叔叔,挺斯文的一个中年人,下午也带点感谢的意思,接见了齐天林,赠送了一块怀表给他,齐天林笑着接受了……

一起到机场,先送走自己的雇主,然后从香港转机回渝庆……

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依旧还是打车回家,亚亚的酒店房间都没退,齐天林自己提了一包在印度和香港购买的特产礼物,轻快的回家……

打开门,在门口玄关处喊了一声妈。

没反应,就自己进屋,确定家里没人,也不奇怪,放下东西就到卫生间洗澡……

柳子越是一早到台里连续录了两场节目才回来的,晚上还有两场,只想好好睡一觉,纪玉莲说齐天林还有两天才回来,她的脑海里却老是萦绕着那两块绽开在齐天林腰臀部的血渍……

把车停在宿舍院外面,戴上墨镜就上楼,内地这样的主持人就这点比较好,既有明星般的曝光率,却不会遭到狗仔队的围堵,毕竟主持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影视明星有更厚重的背景

,起码都有一个电视台做支撑,只要自己不太过分炒作曝光,都不会被过分侵扰生活。

只是柳子越下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眼夹在副驾遮阳板上的结婚证,这两天渝庆的报纸上还是不痛不痒的把这事儿给捅了出来……

说的有板有眼,却是满篇的祝福口吻,真是奇了怪!

身为新娘的她一点幸福感都没有。

上楼打开门,就听见卫生间有洗澡的声音,开始以为是纪玉莲,走了两步,听见门锁声音的齐天林赶紧咳嗽两声,实在是从小到大住在这里,就母子俩,卫生间都没什么门锁,所以齐天林老是要表明自己的所在地,免得柳主播担心他有什么举动。

柳子越脚都已经迈进了客厅,一眼看见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礼物,正要不屑一顾的进卧室去睡觉,忽然心中一动,轻轻的倒退两步,深吸一口气下个决心,就推开卫生间的门,口中尽量自然:“妈……您……哎呀!”

老房子的卫生间都蛮小的,一两个平方而已,齐天林可真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个转身,让柳子越看了个清楚的背面,装着手忙脚乱的关上门退出来……

看上去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伤口吧?

怎么可能?

柳子越可是在办公室把那盘带子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十遍,怎么都不会认错了人,除了没有直接看见开枪击中,那两朵血花可是分外的清楚,刚才连部位都看得很清楚啊!

一脸不可思议带着狐疑的柳主播百思不得其解的上了床……

早上起得有点早,确实也累了,倦意上头,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梦见了那双挺结实的屁股!

所以等她突然被闹铃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一身都是汗,恍惚之间真想给自己两巴掌!

想男人也不至于到了这样的地步吧!

外面的已经有点暮色了……

理一理身上的睡裙,出来看见齐天林正坐在外面阳台打电话,茶几上一碗白粥,一碟咖喱油酥芝麻饼,一碟切开的咖喱虎皮蛋,外加一碟咸菜,让女主播顿时觉得食欲大开,匆忙的进卫生间洗了个脸,就出来坐在沙发上开始喝粥……

是苏珊打过来的电话,接到了苏威典王室的电话,觉得开发了重点业务前景大好的老太婆嚷嚷着要招兵买马,而且决定把自己女儿给拉到台前来开始重点培养,齐天林没什么意见,只是要求多注意导演和老鹰的情报……

挂了电话进来,柳子越正抬头看他,睡后的女人通常都能散发出一种特有的慵懒气息,特别

是在暮色之中,正好几缕橘黄色的暮光正投射到有点昏暗的房间里,整个气氛都显得有一种烟尘中的忧伤……

齐天林没这么诗意,只是欣赏的看看了这个女人:“粥够不够,厨房还有点……”

柳子越指指茶几边:“我已经端过来,这是第三碗……你手艺不错!”嘴角还有一点白粥,让齐天林很想伸手去帮忙抹一下。

不过关系没近到那种程度,他随意的拨拉一个小板凳过来坐下,背靠在阳台门边的墙上:“我听见你设定了闹钟,还要出去?”

柳子越心满意足的的喝下最后一点粥,捋捋小肚子,靠在沙发上拿舌头舔了一圈嘴:“还有两场节目要录……”迟疑一下,还是提问:“这次去……顺利么?”

齐天林不看这太过魅惑的动作,低头挠挠:“还行。”

柳子越直接开门见山:“我在一个境外台的新闻中看见你们那起突发事件了,你不是中弹了么?”

齐天林一下有点张开嘴合不拢,好几秒:“您……有心了!”

柳子越不耐烦:“别打马虎眼,说事儿,你那啥怎么都没伤口,我可都看清楚了!”脸还是有点红,不过下沉的的暮光很好的遮掩了她的脸色。

齐天林哭笑不得:“原来您还真是故意的!”

柳子越步步紧逼:“别打岔,到底怎么回事!”

齐天林躲不过:“那个……有内幕!高度机密!”

柳主播对于晚餐的好印象全都扔进长江里了,哼一声跳起来:“不想说,我还不乐意听!”

关上门换衣服去!

只是听见外面收拾碗筷的声音……

似乎有种过小日子的感觉……

似乎自己无数次的向往不就是这样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