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章 吓跑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吓跑

柳子越很快就换上衣服到台里去,齐天林也没有主动要求接送服务,等收拾完碗筷,就给纪玉莲打个电话,问清楚柳家的地址,过去陪自己母亲了,这才是他回国的主要目的。

柳家是单位宿舍区,不过和纪玉莲那个老宿舍区两码事,就跟商品房似的,七八栋二十层左右的高楼,六七栋五六层的小楼,领导都是住小楼,看着很普通,其实一栋五六层的小楼就住了四户人,大得很!

齐天林打车过来的,提着给柳成林刘晓梨买的礼物,更多还是给纪玉莲买的东西,两大箱,被知道他要过来的三位长辈出来迎接进去。

早就过了晚饭时间,柳成林很高兴齐天林的到来:“这就对了,这边也是你的家嘛,要不要陪我喝两杯?”

齐天林点点头:“陪陪您……”刘晓梨就乐淘淘的拉老伴去厨房端点下酒菜出来屋外的小花园。

纪玉莲还是想念儿子,过来拉住就不放手:“这趟去了就不出去吧?休假到什么时候?”

齐天林面对母亲终究还是嘴甜了一回:“就是提前干完了事儿回来陪您嘛,还有大半个月呢。”

纪玉莲伸手摸摸儿子的脸:“在外面还是不要太辛苦,太危险的话,就不要做了,回家来还是养得起的。”

齐天林点头不隐瞒:“国外那个公司有人在打理,几年不回国,还是知道国内发展得好,我在外面还有点事儿,处理完了,我就回国来定居,陪您养老……”

纪玉莲有点憧憬:“还好只让我揪心了几年的时间,还好你终究平安的回来了,这些天,我真是做梦一样,菩萨保佑……”老太太有信佛的趋势。

齐天林拉母亲就在屋前花园的桌椅边坐下,笑着宽心:“要保佑也得是外国菩萨,您就别担心了,以后都是好日子。”

纪玉莲顺着好日子的逻辑:“那就得抱个孙子,你和小越倒是抓紧点,现在已经结婚了,我们也还抱得动,正好帮你们带孩子,不耽搁你们忙事业,再说家里条件也不错了,不忙也没什么。”

齐天林回来就打算对母亲逆来顺受:“嗯,这事儿就顺其自然,我不是还没满三十么,晚婚晚育孩子智力高,您还这么年轻呢……我给您买了这个,据说是防衰老的……”开始打开拉杆箱翻腾东西,试图堵住母亲的嘴。

纪玉莲完全没了十来年前对儿子严格的态度,只有一脸的慈爱:“还是多给小越买点东西,以后的日子还是你们俩过……”

齐天林趁着夜色暗自撇嘴,刘晓梨和柳成林端了三四

个小菜出来,打开一瓶白酒,开始小酌几杯。

刘晓梨的注意力在新房那边:“我们俩家这样,就不在乎搞什么婚礼形式,那边的家具什么的都是买的现货,现在已经大致不差的摆好,就是一些定做的窗帘啊什么还有几天,你们俩早点搬过去,我这边已经在把越越的东西打包,过俩天就一并全部让人搬过去……”

柳成林看女婿:“回来这么几天就还要出差,这么忙?”

齐天林尊重:“算是正好,我靠得近,就过去帮帮忙,挺顺利的。”

刘晓梨听柳成林大概讲述,有点好奇女婿的职业:“你和亚亚都是做那种大人物的保镖?”

齐天林尽量简单:“差不多,也就是做做样子,其实大多都没事儿……”有事儿就不是小事。

刘晓梨真和天下所有丈母娘一样,继续好奇:“那你这趟给什么大人物保镖,有多少收入?”

柳成林其实也有点好奇,毕竟他既在战场上搏杀过,也接触过一些高层的保卫人员,给齐天林斟上酒,也看着他。

齐天林笑:“反正看公司揽的活儿是怎样,这次是一个苏威典的亲王,但对外没有宣布,所以找我们这样的亚洲面孔去降低影响,收入嘛,大概一人四万块的样子。”

刘晓梨满意:“挺好挺好,够养活老婆孩子了,老柳你能不能帮忙联系点国内的活儿,不用老跑国外,多好!”

柳成林正抿酒的,差点呛住:“他们这种就得在闹腾的地方,哪里……”看看纪玉莲还是不多说了:“国内都是政府保卫部门的事情,哪会给私人做,来,小林!喝酒!我都想了多少年了,跟女婿这么坐着悠闲的喝两杯!”

齐天林未尝没有想念过跟父亲有这样的场面,现在换成这样一个可以算半个父亲的长者,也不错……

所以都喝得有点多。

刘晓梨和纪玉莲看得笑眯眯,起身到屋里给柳子越的一个助理打电话:“告诉她工作完成了早点回家来……”

俩当妈的不知道存了点什么心思,一个劲的劝酒,柳成林也劝,齐天林开始没察觉,第二瓶陈酿都见了底,刘晓梨笑着又从桌子底下提一瓶起来,忙不迭的开瓶,实在是有点别有用心的感觉,让齐天林差点笑出声来:“妈……两位妈……我这喝不醉的,来,我们还是先扶爸进去睡觉……”

柳成林算是渝庆华石油数得上的几个实权老总之一,平时也没少有这样那样的应酬,可五十多岁的年纪了,酒力也就一斤多,舌头确实有点大,使劲的往后抹自己的头发,笑容可掬:“我还

没醉,再来再来……”

刘晓梨认真的探头看看女婿,不满:“再喝点,你就当喝醉了……我们等着抱孙子呢,这边也把房间给你们安排好了,赶紧!”

齐天林只好捂头!

柳子越回来,就看见齐天林翘个二郎腿坐在花园里抽烟,皱皱眉:“怎么回事?”

齐天林无辜:“我来看我妈……”

柳子越看看他,赠送一对白眼,进屋去,刘晓梨拉女儿上楼进房间:“你们到底是谁不够主动?你别告诉我是你……要不要我待会儿给你夜宵里面下点蒙汗药?”

柳子越丧气:“您还是我妈么?您到哪能搞到点蒙汗药,我帮您申请世界历史遗产!”

刘晓梨还真想过:“买两盒安定压成粉,不就是了么?赶紧的,明天我都要去买婴儿装了,你不能让我男女都买,浪费吧?”这理由真理直气壮。

柳子越忍不住:“妈……爸爸是为着齐叔叔的意思,我都顺着他……可我真的还想再奋斗两年。”

刘晓梨不在乎:“随便你,你奋斗一辈子都没事儿,先把孩子给我生了就行!必须的!”跳起来去柜子里找给齐天林准备的睡衣!

所以过了一阵,齐天林被塞进来的时候,表情也颇有点讪讪:“嘿嘿……”

柳子越还坐在原处没动呢,脸色不善:“不许碰我东西!”

齐天林手里拿着睡衣,点点头:“我先去洗澡,保证不乱碰……”

行军速度真的快,三五下就洗完澡出来,把战刃和战锤的小包用自己的T恤裹住提出来,抬头看看……

就是一间典型的女性卧室,面积不小,浅咖啡色的墙面,白色顶面,水晶吊灯,一张舒适的大软床,一排博古架式的简约风格书架在一侧,隔离出一个小小的书房,一台白色的电脑……

整体都是成熟而典雅的风格,就算齐天林这样不懂室内设计的粗胚也能看出主人的知性。

可书房那边也只有一张椅子,地面都是石材面,纵然是夏天,估计还是有点硌人,有两面墙都是窗帘,轻轻拨开一看,一面是落地门,外面有个大大的露台,铺满防腐木,还有点葡萄架,两把椅子,估计姑娘晚上也有坐在这里看星星的时候。

另一面是一面大大的飘窗,有张两米长的飘窗台,上面有张飘窗垫和几个靠垫,齐天林却如获至宝:“我就睡这边了,不打搅您……”放下飘窗上的布帘,这边的落地窗帘再这么一隔,可不就一点不影响了?

柳子越就坐在床边,看着齐天林的行为,怒气渐消,这事儿

怪谁?

当然如果齐天林当年不出什么岔子,两人相互了解,一起走过年少时光,也许相互会吸引走到一起,但……他也不是故意要搞成现在这样吧?

至于现在,两人都是不太愿意逆着长辈的意思,齐天林还是表现得很尊重她,既没有欲擒故纵的不屑一顾,也没有见色起意的顺水推舟,就是平平常常的把她当做一个刚认识的朋友,也没做错什么吧?

柳子越叹口气,起身到衣柜里翻了一下,发现自己原本在柜子里的几床毛巾被都不见了,别说打地铺,分开盖都不行,可真够狠的!要不是窗帘遮住了飘窗,估计都跑不掉。

翻翻白眼,找了一件自己的风衣,摸摸厚度,换了件略微厚点的,提过去,隔着窗帘拉开缝递进去:“我习惯开着空调睡觉,你别受寒了……”

齐天林接过答复一句谢谢。

柳子越自己到宽大的卫生间放满一缸水,关门的时候却没有锁门,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真有一种信任了,把自己泡进热热的水中,工作的疲惫和家里这点小小的烦心事,都跑得远远的……

把自己折腾得像只煮熟的虾子,才红通通的爬出来,洗漱一番,做好保养出来,头发湿漉漉的,慢慢靠在床头擦干,还是那个熟悉的卧室,只是窗帘背后多了个男人……

顿一顿,柳子越终于开口:“十几岁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突然去参军?”

齐天林躺在飘窗台上,看看周围没什么可以窥探这里的地方,就拉起了一边帘子在看星空发呆,陡然听见这一问,还使劲回忆了一下,才嘿嘿的笑起来:“我妈给我说了你们要回来,我想起……四五岁的你,隐约是个挺胖的样子,吓住了!”

一下就给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