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章 适合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适合

柳子越先是恼怒的踢起脚上的拖鞋砸过去,嚷嚷着以貌取人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之后却自己靠在床头笑得哈哈哈……

没了那么多郁闷。

只是第二天早饭时候,刘晓梨很不满意:“你们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笑声都有!”

敢情还在听墙根呢……

柳子越愕然!

气吼吼的开车上班去了……

齐天林不在意,就开刘晓梨那个破大众车,带着亚亚陪着母亲,天天在周围各处景点游玩,山川美景还是不少,最近也不是什么节假日,不拥挤,纪玉莲很开心,只是偶尔看见亚亚随手折点树枝削削就祈祷别来小偷,免得出血案……

只是每天晚上,纪玉莲都要求回家,再远的景点就不去,反正每晚齐天林都得跟美女同房,然后睡飘窗台……

最后两天甚至一起搬到别墅新家去住,连亚亚都有房间,纪玉莲和刘晓梨打着监督的旗号住客房。

齐天林和柳子越也无所谓,美式装修么,当时就给挺大的卧室配了一张贵妃榻,齐天林在那睡得挺好。

只是最后一天,柳子越按照母亲的吩咐,早早的推掉一些工作安排,全家人都在别墅这边聚餐,气氛还算和谐,柳成林没怎么来过,笑说自己奋斗一辈子,居然家旁边都没有一个湖,在岸边的木廊上很舒坦的坐着对齐天林叮嘱了大半小时……

晚间再经过母亲的悉心叮嘱,齐天林才回卧室。

柳子越已经上床盖住自己靠在床头,美式的大床很大,越发显得姑娘的肩膀窄窄的,看着齐天林洗完澡提着那个小包,从衣柜里拿出枕头被子铺好,轻声:“我看看你那宝贝?”

两人除了第一晚的寥寥几句,平时晚上也只是偶尔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说起来还真像是结婚几十年的老夫妻,一点没有恋爱的感觉。

齐天林顿了一下,转身拿过去轻轻放在床头:“刀刃很锋利,千万不要碰到……”

柳子越略微有点好奇,这些年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没什么厨艺,接触过的锋利道具也就是双立人,现在很有点小心的打开皮扣,轻轻的拔出战刃,非常的轻,做工古朴,带有明显的非洲风格,但是在见惯了各种现代工艺品的女主播眼里,仅仅能说得上是有特点,没有什么格外出奇的地方。

另一边的小皮带扣住的战锤还稍微有点看头,起码锤柄和锤头上都有不少纹饰,很明显和刀是一套,带点不太理解的笑意:“都什么时代了,你还带着这样的古代武器。”

齐天林躬身在铺被单:“有时

候这些东西还可靠一些,比如现在,我都没法带枪回国。”

柳子越顺手就取出了那部同样挂在皮带上的卫星电话,有时晚上,她是能听见齐天林拿这部电话用阿拉伯语轻声和别人交谈,那时真想有个字幕在下面。

只是刚刚取出电话,就看见屏幕上闪烁一条短信的提示,虽然没有用过这种电话,实际操作也都差不多,一条英文的短信“I LOVE YOU ”意思简单明了。

没有一个月前的那种气愤,似乎真的很平淡看待两人之间的关系:“你在国外有女人?”

齐天林回头看看,柳子越就把电话扬了扬装回皮带里:“我没想偷看,正好在闪烁……”

齐天林笑着拿过皮具带,没看:“是个小孩子,我在战场上救的,现在应该还不懂得什么叫爱情。”

柳子越看着他的脸:“我是问你在国外有没有女人?”口气倒是颇有点玩味的感觉。

齐天林不会这么多语言上的技巧:“偶尔回到文明社会,生理需求肯定有,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在战地,没什么机会……”

柳子越还是那种略带嘲讽的口气:“这次你回来,有没有见识一下渝庆美女?”

齐天林笑着摇头:“就见识你了……”

柳主播的嘲讽多一点:“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齐天林耸耸肩膀:“这些天到处跟我妈游览,美女确实多,你排第一!”

柳子越想再冷嘲热讽一点,可总是绷不住笑:“你很会说话嘛?”

齐天林老实:“其实这几年没怎么有机会说华语,要不是这些天跟你说说话,我这华语也恢复得没这么快。”

柳子越心惊怎么被带开了话题:“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你这些年真没有在外面有什么感情?我看你也不是那种冷酷无情的家伙。”

齐天林苦笑:“我们要么是在战火纷飞的前线战场,要么就是提心吊胆的保护宾客,哪里有闲心谈情说爱,或者说没有女人愿意等待这样的男人吧?”

柳子越在镜头前就以言语犀利著称,现在自然也有习惯:“我看你身上没什么伤痕,你那些在外面出生入死的说法,是不是有点吹牛皮?这可是引起女人好奇心神秘感的常见做法。”

齐天林身上穿着宽松的长袖格子睡衣,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就那么一眼,你眼神还真好?”

柳主播不脸红:“光线好,再说你这皮肤也太好了点,白白嫩嫩的,一目了然。”

齐天林有点脸红:“这个体质原因吧……”

齐天林敷衍:“你就当我们那是演戏,有拍戏的那种血袋道具,知道吧?”

柳子越几乎是职业性的送上一个刁钻笑容:“那你觉得你这种演戏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齐天林还得想一下才回答:“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大概就在这一两年处理完,然后回国定居,毕竟这里是我的祖国,只是你可得想好你的戏码要演到什么时候?”终于可以开始反击了。

柳子越点头:“我已经在搞一个公司,以项目责任制来做节目,把有些工作流程化,然后我就可以脱身出来,我也申请了英兰格的两所大学的传媒专业深造,会尽快躲出去,不劳你费心了。”

齐天林点头,好人做到底:“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带个外国人回来给长辈看,之后离婚也理所当然。”

柳子越正想点头,终究还是想多嘴问一下:“我现在不算胖吧,就没有让你有那么一点动心的感觉?一般只有心里有爱人的时候才会不屑一顾吧?现在的状况追求我总比一般情况要多点成功筹码,我就不值得你追求一下?”

齐天林老实回答:“是我的原因,你挺优秀,在茶楼就看得出挺不错,等知道你的知名度,就更景仰了,我这种大老粗挺有压力的……”

柳子越的口齿可比安妮那孩子麻溜:“你这话言不由衷,我觉得你是眼界有点高,也不知道你在外面这几年有什么底气,总之就有点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气度……”

齐天林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很少和人这么交心的谈话,听了倒认真思考起来,坐在贵妃榻边,双手互握放在膝盖上,慢吞吞的回应:“嗯……是,有一些变化,我也在适应,好像别人也说过,我喜欢跟人拉出距离,我得想想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得注意这些变化,我可不像变成一个怪物。”

柳子越似乎第一次认真打量面前这个男人,和她在茶楼第一次看见齐天林时的打量完全不同的方式:“可能,我对所谓的成功海归人士都定位在睿智、幽默、斯文有礼的那种,一开始就把你也划归在这一类,有这么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

齐天林双手大拇指相互顶一顶,抬眼看看靠在床头的美人儿:“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柳子越摇摇头:“聪明的人我在电视台没少见,就没笨的,你有一种很踏实的气质,可能想事情也是用一种很直接简单的方式,比较独特。但是……”

齐天林蛮诚恳的坐好听听著名电视主持人对自己有什么评价。

柳子越靠在床头:

“但是你似乎也隐藏了什么秘密,总之还是给你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如果我小个几岁,可能会比较好奇想去了解你,现在么,我只想找一个真正爱我,能了解我,呵护我的男人。”

齐天林摸摸自己的脸,似乎在看那层战锤带来的黄光是不是泛到了自己脸上,被柳主播给发现了……

难得的一晚,两人多说了一席话。

一大早全家人就坐柳子越开的车到机场,纪玉莲有点不舍,但是长年强硬的作风还是让她挺直了腰送儿子离开:“千万注意安全……”

齐天林点点头,再给柳成林和刘晓梨鞠个躬,对柳子越笑笑,就带着亚亚消失在人流中。

又折腾了两天,终于在喀布尔落地,就在机场服务站取出自己寄存的物品,当那重重的黑色武器包背在肩头,热浪滚滚袭来,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携带各种枪支的武装人员,以及到处都是警惕防备的目光,齐天林几乎是和亚亚一起长出一口气,还是这该死的战地更适合他们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