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6章 业务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业务

亚当斯打电话给他确认的日程,官员们明天就回返回阿汗富,所以齐天林和亚亚只是在机场大厅随便找个角落席地而卧的待了一宿,第二天就开始恢复自己的工作岗位,直接在喀布尔的机场迎接自己的雇主。

苏珊的消息是德阳电子的那个国防部巡查团还在东亚逗留,归期未定,毕竟两相比较,谁都愿意呆在那边而不是阿汗富。

那就等着吧……

也许换个人,坐拥那么大的财富,就会什么都不做,去当个富家翁享受生活去了,可齐天林就算完成了找到叛徒这件事,估计还是会在这个行当混下去,除了做这个,他真的什么都不会吧,何况他那一身的奇特状况不用在战场上,真是可惜了……

一边想,齐天林一边和亚亚靠在停机坪外的一小块阴影处,午间的太阳很灼人,所以身上就尽量简单的穿着一件灰绿色军方T恤,外面罩一件内穿式防弹背心,然后是一件战术背心,天气太热,都不愿带防弹板,重量只会消耗体力……

他和亚亚胸前都是一排弹匣,手枪也利用快拔枪套挂在背心上,齐天林在右膝单独戴了一只始祖鸟护膝,亚亚什么都没戴,各自端着自己的自动步枪,看着一架客机降落……

那四个队友是在欧洲等着雇主一起返回的,狐假虎威方便得多,只是枪支都是分开携带的,所以顺着舷梯下来的时候四人都空着双手,看见迎上来的齐天林,打个招呼就赶紧去取自己的装备了。

没什么耽搁,三位官员以及四五个随行雇员加上PMC立刻就搭乘一架小型商务机到坎大哈,降落在那个戒备森严的军事机场,而不是上次出事的小机场。

当着雇主,都很专业,没有什么交头接耳的行为,戴着墨镜态度严肃,在大量军警的围护下回到绿区,解除了戒备状态,马克放下行李包就给齐天林做眼色,齐天林默不作声的跟着他走到营房外面,亚亚趁机就把齐天林的行李包给拆开收拾,把之前卷起来的床褥也铺好,很让亨克和詹姆斯有点羡慕。

马克随意的把手撑在墙面上:“假期过得如何?”

齐天林有个很西化的拉长脸表情,撇撇嘴:“被女人搞得头昏脑胀……”

马克哈哈笑两声:“是这样,我这趟回去顺便接了个活儿,我想找你帮忙。”

齐天林不置可否:“说来听听,有空才能去的。”

马克先点头:“过来路上我都听亚当斯说了,三位官员这次过来必须待够三个月,然后他们私下就有点商量想敷衍,尽量

少出去,确实是给吓住了,原本我想请假出去的,估计都用不上。”

齐天林不吭声,马克就继续:“就是打猎,目标是基地组织的扎赫里,一百二十万美元,我已经邀约了三个人,差个狙击手和尖兵,你和你那个小黑正好,价码平分……”

这也是流行在PMC中间很常见的赏金业务,这种目标如果由北约军方来完成,出动大量军队翻山越岭在山地间搜索作战,已经证明很不靠谱,伤亡颇大,出动自己的特种作战部队,伤亡一个队员,也相当于价值上百万美元的战损,所以半公开的在PMC圈子里发布通缉令,只要事前简单的签署一个协议,约定验证方式,定金都不需要,这些职业赏金猎人们自己就知道出动干活儿,无论效率还是效益都高了不少!

扎赫里算是塔利班在西南部的军事头目,制造爆炸案算是他的强项,数得上号,造成十人以上伤亡的案子,最近都有好几件,有一起针对警察局的更是一次性造成五十多人死亡!

齐天林沉吟一下:“大概什么时候?”阿汗富山地洞穴颇多,这种追击作战,非常消耗体力,也有点苦,但是圈套的可能性不大,何况马克是德国人,没什么太大的瓜葛。

马克算算日子:“就在这个月内……”

齐天林就想拒绝了,万一时间稍微和老鹰他们错开,到时候得不偿失就划不来了。

马克似乎看出他的表情,赶紧宣传:“其他三个人都挺不错,两个突击手一个医疗兵以前都是美军特种作战群的,现在是德阳的……”

德阳?齐天林皱眉:“德阳电子的?”

马克点头:“上次在机场不是遇见德阳的么,我也有认识德阳的人,但是在伊克拉公司,我在欧洲接了这个活儿联系他,他就给我推荐了这边的熟手,我已经打过电话确定,要是你有兴趣,我们下午就过去谈谈。”

齐天林怦然心动,这一个月能和德阳的搭上线倒是可以不着痕迹的接近他们:“人少了点吧?六个人,要是一百万,你不得只找五个人?”

马克严谨:“我们能打的就这么几年,不能浪费时间,我休假的时候可全在忙这事儿,十多个目标中挑来挑去,这个是我觉得最适合我们,第一就正好在我们附近,第二他是武装分子,做的事儿也恶心,更方便我们动手。”目标是否是武装分子,这点很重要,有些刚入行的以为那些非武装分子好欺负,喜欢拣这种软柿子捏,其实越是这样的,周围的护卫越多,反而是一些武装分子,自恃武力过人,运气好就能碰见落单的时候!

齐天

林故作矜持的点点头:“那……我就先答应你,下午去谈谈看。”

马克笑起来拍他肩膀:“我知道你是个有内容的人,我不打听你那些事儿,我只想趁着退休前多找点钱,我可不想落得斯科特那样的下场。”

斯科特.赫尔温斯顿是行业内一个倒霉的反面教材,美国海豹突击队的,曾经是全球最精锐的海豹突击队历史上最年轻的队员,真的是一把好手,可生不逢时,服役期间一直没有遇见什么好任务,就悄无声息的退役,结果又不善经营,搞得自己穷困潦倒,正好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他就去了伊克拉当PMC,还是做防守型,可运气依旧不好,坐的越野车被伊克拉反政府武装包围,最后活活给吊在费卢杰的桥上烧成了碳烤青蛙!

尸骨无存!

齐天林苦笑一下:“你明白就好,不过我们这种人真早早回去养老,估计也跟他差不多,做什么都不行,还是在这些地方才知道干嘛。”

两人寒暄几句就回房,中午午餐过后,给亚当斯报备一声,两人就开车去了德阳电子所在的绿区,街面上依旧和一个月前没什么两样,齐天林眯着眼睛在大街小巷里面驾驶穿行,丰田轿车里面的空调制冷不算很强劲,但升起车窗不然外面看见是外国人才是明智的做法。

简单的民用车辆,其实小心点路线,反而安全一些,齐天林来过这边,所以他开车顺利的进入了绿区,停在德阳电子分公司的停车场,马克显然也有点羡慕人家的排场,啧啧:“看看人家这气势,这才是大公司……”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打电话,不一会儿就出来一个络腮胡把他们俩迎进去,还是在上次齐天林来过的二十四小时餐厅,另外两个PMC也在那等着,站起来握握手,坐下开门见山。

大公司确实不一样,德阳采用的是分公司驻扎在这里,然后不停的接活儿派遣人手,和齐天林马克他们这种小公司拿到工作合同才飞过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三人明显也很看重这个单子,毕竟他们虽然收费要高一些,公司也要剥削一部分,能够有这种私活儿的机会,只要情报可靠,还是很有搞头的。

马克掏出一份文件:“先说好,这是五万美元的情报费用,单独剥离的。”

那三人都点头称是,干这行的只要情报准确,后面的事情就是事半功倍。

马克小声:“我的一个老伙计现在是欧洲战略情报中心的情报员,偶然在美军的一份最近通报中发现的,他说他还能持续报送位置,而且稍微把这条情报压一下,所以我才动了这个心思。”

几人包括齐

天林都眉头大开,怪不得,最有搞头的就是这些高级情报分析员,他们得到的卫星照片,探子,线人的情报都是第一手的,是由他们筛选以后才报到上面给各个情报部决策,所以情报都是最新鲜也最实用的。

马克略微有点得意,摊开一份胶膜地图:“首先是有当地线人发现了扎赫里的踪迹在这个村庄,他是去这里走亲戚偶然发现的,就因为这个村庄比较偏远,据说扎赫里已经在这里呆了大半个月了,觉得挺安全,对北约来说,那里只适合空袭,但是最近一来另一边的空袭班次排得太满,二来这边气候状况略微有点差,扎赫里也不算是很显要的目标,所以打算搁置一段,那帮官僚主义大家都明白的……”

有个突击手熟练的用手指在地图上比划几下,就简单的测量出来:“两百多公里直线距离,这个区域我前年曾经去过,公路在这边就完了,剩下的全是山路,步行进去起码三天。”

另一个摸下巴:“晚上我找扎克谈谈,出点钱,租架小羚羊进去,我来开,不额外算钱,租用费几千美元就行,接近了提前降落,我们六个人挤挤能行,还没来那哥们不是一头熊吧?”

最后一个也点头:“快去快回,我看值得,又不是解救人质,回来最多带颗头。”

小羚羊一般是坐四个人,五个有点挤,六个人嘛,很挤,还好这五人都不是什么亨克那样的彪形大汉。

齐天林和马克都笑起来:“那是只猴子!”

(有月票的帮忙投月票,就这两天,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