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7章 观察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观察

真心帮陆文龙求月票,最后一天

接下来十多天的日子,真的如同马克形容的那样,几位官员能不出去就不出去,甚至连亚当斯都在几人煞有其事的陪伴下去视察过好几个区域……

齐天林主要带着亚亚开始练习各种枪械战斗技巧,看来培养他做一个狙击手确实不太现实,现在的狙击手不是简简单单的懂得击发就可以了,只要超过三四百米以上的距离,起码的计算能力是要有的,亚亚这文盲看来是很难学习。

绿区里面,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种训练场地,这些关在里面的大兵每天都在器械上面发泄旺盛的精力,齐天林很费了点心思,从黑市上给亚亚搞了一支AK102,这种AK步枪是通用北约子弹的,战友之间的子弹通用是个很重要的事情,亚亚这土鳖又用惯了AK,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小黑人也如释重负,他一直都擅长近战,那么努力的训练狙击实在有点强人所难,齐天林还帮他在黑市上买了套AK消声器和瞄具,欢喜得很,天天晚上都坐在桌前仔细擦拭。

齐天林出去的次数很多,不是在黑市上买点武器装备,就是到德阳电子那边借口和那几个讨论细节,到后来,那边都不怎么检查他的证件,混了个脸熟,自然也看到门口那面墙上老鹰和导演的身份牌一直挂在那里……

这天,马克接了个电话,低语一番,回头就给齐天林一个手势,准备出发……

给亚当斯简单的请假两天,再给詹姆斯和亨克说了一声,还是那部毫不起眼的丰田轿车,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三人就带着装备,到和德阳那几人约定的一个城外路边,没等多久,一架真的看上去很袖珍的羚羊直升机就飞过来,下来个家伙,点点头就把丰田车开走,三人赶紧爬上去,后面的座椅照例已经拆掉,那个医疗兵就坐在后面地板上,指指几个固定环,三人熟练的拉出自己腰上的挂钩挂住,羚羊一个急速攀升就离开地面,直奔山区而去

靠在后面的舱壁上,齐天林看见两个突击手熟练的操作直升机,一个驾驶,一个导航,确实速度和效率高很多倍,低下头最后整理一下自己的装备……

因为有可能是三四天的野外追击,所以每个人都携带了一个3D背包,带了一些必要的单兵口粮和能量棒,每人一个三升的水袋外加比较多的子弹携带量,为了尽量降低携行,都没有穿厚重的战术背心,都是内穿防弹背心加战术挂兜,也就是类似华国军队七十年代喜欢用的那种子弹袋,由于目标任务单一,没有携带任何多余的装备,只是在直升机上多携带了一些给养。

事先就已经约定过通用频率,马克就趁着这个时间进行战情通报:“最新的卫星图片显示线人所指的房屋确实出现了扎赫里的身影,结合以前的图片资料,应该有80%的把握,然后线人汇报这个山村是扎赫里一个部族亲戚的家,所以比较有把握,这里的武装人员也就十多人,最近的别的村庄也在六十公里以外,没有交通工具,所以我们的危险性不算大。”

其他几人都听着,默不作声,只是在斜斜的土黄色山脊上慢慢行进。

作为山地作战,包括战术挂兜在内,六人都采用沙色作战服,连枪支都用沙色布条包裹起来,那两个突击手估计是长期在这一带活动索性就是把步枪漆成了沙色,看上去很斑驳,弄成这样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

只是一人是M4步枪,一人是SR25步枪,在这样的荒山野岭,经常都是这山打那山,M4的射程真的不够,后者的威力就好很多。

医疗兵和马克也是用的M4步枪,没有携带机枪,这么远的距离携带机枪太消耗体力了,齐天林也不愿当这种怪物。

亚亚的黑色AK步枪也缠着沙色布条,重点是他自己从头到尾都包得严实,沙色阿拉伯围巾在头上扎住只露出眼睛……

齐天林算是携带东西最多的,他自己额外多背了一个包,还把亚亚的3D包也背在自己背上,他也是唯一一个携带两支步枪的,M40狙击步枪在这样的山地才是最有杀伤力的,那支高级M4步枪不过是个支援武器。

一行人在同样沙石遍地的荒山上行进,避开了山脊暴露轮廓,距离稍微远一点,不使劲分辩,都不会发现这些蠕动的小点是几个武装人员。

三个小时后,终于远远的看见那个叫艾卡什的村庄,马克远远的用望远镜和手中的卫星地图对比了几秒钟,肯定:“没错,就是这里……”,两个突击手和医疗兵就熟练的在山背后开始建立前线阵地,亚亚到左侧山巅建立观察哨,齐天林则和马克去右侧的山顶开始进行狙击观察。

艾卡什村庄坐落在这一带特有的山脉中间,依山而建,二十来户低矮的土房散布在半山到山谷之间,山谷两边之间的距离在一千五百米以上,躲在对面山谷进行狙击肯定不太现实,这种距离的狙击,通常都要修正射击好几次,实在不利于暗杀,而且要得到扎赫里确切死亡的信息才能完成任务,狙击手更多时候就是辅助手段了。

村庄背后就是陡峭的山脉,非常荒凉,没有树林可以遮挡,没可能从山顶速降下去不被发现,山谷里面同样有点荒芜,没有什么可以借助的隐蔽物,

攻击小组只要靠过去,四五百米内,基本就是活靶子……

也许这就是扎赫里选择这里作为藏身之所的原因。

没有过多犹豫,马克取出那具顶级的10X50视得乐望远镜就开始进行攻击计划观测,齐天林摘下背上的M40步枪开始进行细致观察,选择自己的狙击阵地,制作射程卡。

当然,在这样的野外狙击,瞄准镜反光的问题一定要解决,很多美军都是采用蜂窝盖在瞄准镜外消光,效果很好,齐天林则是喜欢采用欧洲军队使用的形式,用胶带把瞄准镜前面物镜蒙住,只留下一道一厘米宽的缝,因为他也说不出来的光学原因,被遮挡了大半的瞄准镜其实一点没有影响。

马克的望远镜也是这样处理的,直接在橡胶镜罩上挖了两个长方形的小孔,细细的搜索观察山谷对面的村庄。

马克已经指认过扎赫里出没的那两栋房屋,齐天林重点观察,还在手边的射程卡上简易的绘制出了村庄的平面简图,详细到屋边某些植物的位置和高度,因为一旦转换狙击阵地,这些东西就有可能造成阻挡。

偶尔能看见当地典型打扮的男人,若无其事的背着步枪出来走动,村口居然有一个很不成样的机枪阵地,虽然仅仅是一挺破旧的RPK机枪,对付这么一个五六人的小队还是很有杀伤力了。

这时的时间已经接近正午,高温炙烤着山顶,没有任何树木遮挡的沙砾石块之间,齐天林和马克都一动不动的相隔两三米距离专心观察,纵然齐天林这样的体质,汗水也开始肆无忌惮的浸出来,一颗颗滴到下面的沙土上……

人眼的视网膜上其实布满两种不同的感光细胞,一种侧重细节和细节,但是对光线要求较高,另一种只能感受黑白,但是明暗影响不大,特别是对移动影像很敏感,所以齐天林趴在这里,眼睛就通过狙击瞄准镜轻轻的做8字形运动,一方面不停交换两种细胞扫视,一方面也算是活动眼球,避免疲劳……

步话机里有三个建立阵地的德阳PMC通报:“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开始轮流休息……”

大家都是熟手,之前也商议过分工合作,六个人不可能贸然进攻一个小村庄,所以一个接近24小时的观察是战斗前的基本准备工作。

整个过程除了眼球在移动,手上的铅笔在记录,喝水都是利用水袋吸管拉到脸旁边,半小时啜一口,含在嘴里,几乎是一滴滴的咽下……

齐天林和马克的观察工作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突击手才匍匐过来换班,两人都留下自己的观察记录给接班的人,才趴着

倒退离开。

那个医疗兵把亚亚换下来,小黑人居然连汗都没怎么流,自在得很,退回到来就在阵地角落按照齐天林的要求睡觉休息。

阵地也很简单,就是先在一块空地选一个洼地周围钉下几根营帐钉,拉上尼龙绳绷在上面,再覆盖防水布,把沙石铲倒在上面铺平就有了一个完全不显眼的平面宿营地,最多把下面的洼地稍微挖深点。

那三个家伙明显都是合格的土拨鼠,隐蔽阵地做得服服帖帖,三个人钻进去居然不拥挤,角落还有透气孔,略微调整姿势就开始小憩。

然后在两个小时后,手上的手表轻微震动,闹醒三人,简单进食以后又去默不作声的换下别人,继续观察……

和影视作品上那些雷厉风行的炫目狙击战斗不同,真实的伏击战斗就这么静谧枯燥,集中所有的力量,以求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