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8章 对敌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对敌

一直到下午暮色开始降临,那个小村庄略微有了点人气儿,村民们才开始出来做一些简单的农活和走动,少数几个孩子也开始出来戏耍。

山顶上的几个PMC也才略微好受一点,没有直接晒在骄阳之下,但是却更忙碌,毕竟需要记录和观察的项目更多了,齐天林和马克在步话机里不停印证:“左三分之一两层小楼左角男性,AKM步枪,第十六人……”

“确认,左三分之一两层小楼左角男性,AKM步枪,第十六人。”

“左四分之一破损窗小楼门口,刚出来男性。AK47步枪,第十七人……”

“确认,左四分之一破损窗小楼门口,刚出来男性。AK47步枪,第十七人。”

就是这样细致到每一个出现的人都被标明特征,直到天黑……戴上夜视仪,继续观察有没有任何特别的动静,比如养狗或者趁着夜色巡逻之类的行为。

六个人依旧是每个两个小时,两个人轮流放哨,四个人轮流观察……

下半夜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哨兵依旧,观察哨变成单人轮流一小时……

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现在的准备工作越细致,攻击成功率才会越高!

新的一缕曙光投射到山巅的时候,这六个人已经没有一秒钟空隙的监视村庄接近二十小时,对于村庄里的四十七口人,已经熟悉到看见谁谁谁就知道他和谁谁谁是什么关系了,过了早餐时间,除了亚亚在山巅放哨兼做粗略观察以外,其他五人都聚在一起作战前准备会,齐天林也通过步话机把听到的内容传递给亚亚。

马克展示一下手里的记录卡:“一共四十七口人,因为如厕习惯的原因,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躲藏在地窖或者屋内从来没有出来。但要注意防备突发状况。”

“身穿灰蓝色民族服装的扎赫里也确认就在处于中心区域的八号楼房中,包含他在内,一共十八名武装人员,我建议在午后十五点发起攻击,因为这时阳光和气温都是最高的时候,基本无人外出活动,进攻方向是现在的七点方向,因为这个方向因为光照原因,是没有一户人家有窗户朝这边,避免了被室内发现的可能性,我不赞成夜间突袭,那样太混乱,他们又熟悉地形,反而不利于我们行动,容易导致目标人物逃跑。”

手绘地图上详细标注了每一栋小土房的位置,都有编号,并注明每栋楼里面男性和女性数字,并有武装人员特别标注。

三名德阳电子的PMC对看一眼,点头有点缓慢:“白天是要好一些……但还是那个问题,是清剿还

是清理?”

这是在之前绿区商议时唯一有点分歧的地方,除了亚亚余下五人,齐天林和医疗兵建议还是清理,另外三人都觉得清剿更合理。

这是一个涉及到人性的问题,清剿的话,这支小分队就会从一个角落开始,逐户剿杀,不给自己留下隐患,纵然被发现,在中后期也不会掉进过大的悬殊对阵当中。

而清理就是尽量避免过多杀人,只冲着目标而去……但是这样的例子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会把人数较少的一方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最出名的案例莫过于红翼行动,同样几个海豹队员在这种情况下,抓住一个牧羊人,投票决定放过他,结果立刻召来数百人塔利班围攻,这帮人任务没完成还落得全军覆没,仅仅一个人逃脱,当然他们的求援还导致一架支奴干被击落,一整队来救援的海豹坠机身亡都是题外话了。

血淋淋的教训啊……

当然你也可以组织一个几十上百人的队伍过来包围打击,可钱分分就很少,对不对?

所以马克和两个突击手都极为坚决的要求清剿。

在观察过这么久,医疗兵终于也放弃了自己的立场:“只要尽量放过妇孺,我赞成清剿。”几人都转头看齐天林,亚亚不用问,他没立场。

齐天林无奈:“四票对一票,我一定服从大家,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只是尽量不杀妇孺吧。”

有个突击手拍拍腰间的一大卷银色强力胶带和白色塑料约束带:“我俩都带了东西……一路捆着走,只要他们不试图报信……”

齐天林一边低语告诉亚亚战术决定,一边开始准备自己的一件斗篷式伪装服,和丛林以及山地草原,都要采用那种很多布条伪装的吉利服不同,荒漠地带最好还是用斗篷式的简单罩衣,一张四沙色伪装篷布制作的斗篷在山体上更为隐秘……

作最后的商议和检查,确定各种非理想状况的撤退路线以后,齐天林就单独一个人先离开了,他得从上午十点就开始潜伏移动,最终以每分钟一两米的速度,在下午十四点前,到村庄侧面建立一个五百米左右距离的狙击阵地,他之前在山顶做的射程卡,全部都是基于此建立的。

也就是在村庄的九点方位……

他得一个人横穿山谷底部,到村庄侧面去……

这是个苦差事,但齐天林现在不太一样,有战刃嘛。

前期还是移动得快,半躬身下了山,把自己的物资放在一个角落掩藏好,就开始在谷底匍匐前进,看起来就好像一张混在沙砾中平铺的沙漠迷彩色毯子

在不露痕迹的移动,俯瞰的人都注意不到,更别提数百米外的村庄了。

齐天林的头部原本裹着黄色格子方巾,现在也被斗篷盖住,两支步枪包裹在布条里,也掩盖在斗篷下, 横放在双臂上,缓缓的匍匐移动。

虽然有数百米的距离,但是没有任何植物掩蔽遮挡,齐天林不得不采用最费力的全贴地式匍匐前进,在有些极端时候,每个动作的前进距离只有三十厘米!

虽然慢,但齐天林摸出战刃轻轻的一挥,把战刃捏藏在步枪之下,强烈的阳光照射下,那点黄毛光也不算什么,总算让他整个身体一轻,爬行起来并不费力,有点像在冰面滑动似的……

差不多两个小时,齐天林才越过了这段两百米的谷底,贴靠在对面的山崖下调息了一会儿,才开始爬山,中途他回头看看对面山崖,那几个小点在他可以寻找之下,也很不易察觉的找到,他们也已经到达谷底,在齐天林用步话机的指引下找到那个物资掩藏点,放下身上多余的东西,只携带攻击武器,就开始在对面山崖下利用土坎石头,悄悄接近直至两百米距离……

齐天林终于到达预先在山谷对面选择好的一个能在五百米左右距离上俯瞰村庄的狙击位,先慢慢的给狙击步枪旋上长长的消音器,再拉开这张斗篷盖在M40步枪的枪口上,让待会射击的枪口气流降低到最低状况,不让枪口激起的尘土暴露自己的方位……

然后把和那个突击手交换的SR25步枪也取出来套上QD消音器,再把两支步枪上的瞄准镜的仰角和风偏旋钮都调校好,把能半自动射击的SR25上膛放在一边,才端起M40开始进行精确标准,口中为其他人做最后的战术指引:“1A安全,2A安全,3A安全,1B安全……”

整个村庄被划分为九宫格,确认整体没有多余变化以后,终于在步话机里通知:“没有异常情况,机枪阵地空闲,可以进攻……”

身穿山地沙漠迷彩的五名进攻人员,没有齐天林匍匐得那么谨慎,因为已经有了一个高点狙击手在掩护,利用沙石地形的遮挡,半匍匐半蹲身的快速越过山谷底部,非常幸运,没有引起任何对方动静!

齐天林只缩小了一下瞄准镜的倍率,能够在里面看见更大面积的视界,能够更全面的为下面提供瞭望,镜头里就是一副乱糟糟的穷困场景,到处都散落着垃圾,干草,废墟,土疙瘩……绿色都没有一点。

这里显然也是经历过战斗的,只是不知道是在这次阿汗富战争,还是上次的塔利班战争,又或是在之前的苏联入侵战争,总之这

个苦难的国家最近半个世纪一直都处于这种状况,那些残垣断壁,破烂不堪的土房却给这些塔利班分子提供了无数的掩蔽地点,犹如幽灵般的武装分子们就躲藏在这些地方,让北约军队一筹莫展……

五个人已经堪堪靠近土房区域,经过那个机枪阵地的时候,马克还心细的顺手取掉了机枪枪栓。

因为另外几人已经反复讨论过从第几号楼开始一栋栋的搜索进攻,齐天林只需要用阿拉伯语通知亚亚的行动方位即可。

从上面的瞄准镜里俯瞰下去,很清晰,两个突击手明显就是经常搭档冲击,面对这些基本连门都没有,只是一张破烂塑料布的土房,一个撩开,另一个突进,开枪,射击!亚亚通常是第三个进入的,马克和医疗兵负责在屋外警戒……

齐天林看不见下面屋内的状况,但是完全可以想象,三个全副武装的PMC,闭一下眼,适应一下黑暗,就无声的突击进去,不等里面那些人有什么反应,带着消声器的M4步枪和AK102就开始喷吐火舌,收割一条条人命!

看他们在里面呆的时间,应该有活口被捆绑起来封口,齐天林也不开口询问,免得干扰行动,只是单方面的不停报送自己的观察情况。

最好的结果是在清剿到中央扎赫里所居住的房屋时,成功剿杀,然后立刻撤退,最多留下十几条人命,不然就得面对所有人的战斗,估计不把所有人杀完不好离开……

预想只是设计,行动起来几乎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变数,突入到第四个小楼的时候,不知道里面的武装分子特别骁勇还是正好手里有枪,搂火了!

清脆的AK步枪枪声顿时就回荡在山谷里!

齐天林背上的汗毛一下就立起来,只有正面对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