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9章 战斗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斗

几乎就是那么一刹那,十来个武装分子就从各个小楼里面冲出来,衣衫不整,但无一例外都提着步枪和火箭筒,甚至其中还有两个少年,更是有个小孩拿着一把手枪也一并跑出来!

既然开火,那就是战斗行为,无所谓对方是什么人了,如果不冷酷的开枪射杀,只会把自己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已经算是死过一次的齐天林再明白不过这样的道理。

这种M40狙击步枪和他以前在利亚比队上使用的SSG69很类似,都是手动枪机步枪,准确的说应该是属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M40A3型,拉一下枪栓,扣一下扳机,发射一颗子弹,因为没有利用火药的反作用力自动上膛,所以相比半自动步枪,更精确更简便,只是在这样骤然面对多个目标的时候,就很考校狙击手的速射能力了。

齐天林的动作很熟练!

已经重新放大到十倍的镜框里快速锁定一个扛着RPG的男人,因为枪声来的突然,他也是突然开始闭气,大概有六秒的时间,在第四秒屏气凝神击发,随着右手食指水平轻微平移扳机,玻璃纤维枪托有一个并不太猛烈的后坐力,通过OPS消音器的压制枪声,很细微的嘭一声,7.62毫米专用狙击步枪弹只是轻微的让搭在枪口的篷布有个小小的跳动,就带着破空的声音飞越几百米的距离,旋转着击中那名正要击发的火箭弹手,弹头毫无阻力似的破开头颅……

齐天林毫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头部一下爆开,就好像用斧子在头部劈开一个V字形一样,在后脑爆开,手中的M40纹丝不动,右手大拇指往上拨动旋转后拉枪机,再用拇指甲往后一顶枪栓,带着温度的弹壳被拉出来……

这时食指和中指正好放在抛壳口,带着半指手套的两指轻巧的夹住弹出来的弹壳,不让弹壳飞出去暴露自己的位置,再把手指放开,掉下弹壳,拇指往前一推一挂,一颗新的子弹上膛……

食指回到扳机上,一个新的呼吸调整正好完成,伴随轻噗一声,又一颗头颅炸开……

对于狙击手来说,从一个个瓶盖大的瞄准镜口上,清晰的看见一个人头就像西瓜一样炸开的时候,很多人都过不了这一关,太考验心理承受力了,所以军事狙击手和奥运会射击手完全是两码事。

上面这一整套手动击发动作,熟练流畅,枪口只是在四五百米外的村庄里面微微移动寻找下一个目标,一个弹匣五发子弹,悄无声息的就击毙了五个人!

M40A3的装弹过程并不是很快捷,需要用弹夹补充装弹,所以,齐天林没有去浪费这个时间,放开到一

边,抓过另一侧的SR25,利用这支具有20发弹匣的新型精确射手步枪开始压制!

感受完全不同,齐天林把快慢机放到单发上,专注的开始压制,在这个距离上,能这样单发半自动射击的优势就是,就算有失误,可以马上补射!

就跟之前他和蒂雅逃亡时候用的那支苏制SVD一样,但是无论精度还是手感都好上太多了……

既然放开了打,下面的五个人也没有了任何顾忌,直接就是两个进攻手雷扔过去,然后亚亚和马克一组,另外三人一组迅速的开始左右包抄!

阿汗富游击队或者说现在的塔利班武装分子是在PMC界是享有盛名的,他们的战斗力早就超越了更有名的索马里民兵,这几十年来,他们无论是面对全特种兵出战的苏军,还是精锐的美军都游刃有余!

他们没什么精良装备,却总是能迅速的组织进攻,虽然有时候有些战斗方式在齐天林他们这样的行家面前显得有些好笑,但不可否认他们真的还是有战斗力的。

因为村庄之间的土坯房有些密集。对方也不得不被分割到几个小巷中来……

亚亚似乎更喜欢这样的战斗形式,AK步枪基本上没有抵肩瞄准射击,都是平端在腰间,两个AK弹匣反过来捆绑在一起,很多西方教官都很反对这样的方式,认为会导致供弹不畅,可在非洲,这就是最方便的弹匣联接器!

而他的胸前这个弹匣兜有四格,每一个都是这样联接的两个弹匣,加上枪上的弹匣,就一共就十个,三百发!

这是一个很高的个人携弹量,只有一些高密集战斗才会采用,可这小黑人就喜欢,一打起来就没有那种西方战士发自本能反应的点射,他是哗啦啦的长连发!

前胸的一排弹匣还兼有防弹作用,亚亚没什么畏惧的直接迎着对方就转过屋角,典型的非洲式开枪,横跨一步出去,就对着对方冲过来的几个武装分子开枪。

老实说,这些年这些塔利班武装分子没少跟美军或者北约部队打交道,北约军队的首要是保护自己,然后才进攻,能远点打就远点,能不贴身肉搏就不贴身,有时遇见塔利班这么抵近攻击,还会主动撤退,这帮人所以有点想当然的冲上来……

结果碰上亚亚这么个不着调的,一照面就给撂倒两三个,马克只好跟进,半跪在亚亚侧面,大半个身子都在屋角内隐蔽,端枪抵肩,准确的进行点射,效率也很高,主要是距离实在太近,也就二十多米,M4步枪打起来就最喜欢了。

齐天林这样的狙击手在这样的战斗中,通常

都是扮演三个角色:指定猎杀、随队观察和火力支援,所以看上去他距离最远,却是最繁忙的……

因为村庄是陡然开始爆发战斗,出来的武装人员有点仓促,只有两人携带了RPG火箭筒,都在第一轮被齐天林用狙击步枪干掉了。

灰蓝色穿着一个坎肩的扎赫里终于也露头了,一出来就看见视野里面三名被狙击手击毙的武装分子,他的经验也丰富,看见人倒下的方向,就大约判断出狙击手的方位,立刻一个转头就躲回屋后,招呼了两个人,开始往村外三点钟,反着齐天林的方向逃跑……

齐天林是看见了,口中对讲系统有条不紊的呼叫:“目标出现,正在往三点钟方向村外逃窜,B组包抄……”

B组就是德阳的三个人,那名本身携带SR25精确步枪的突击手和齐天林交换了M4步枪,很熟练的和另一名突击手沿着村庄外围的房屋和墙面急速奔跑,根本不进村子,既然已经打响,他们的作用就是从另一边包抄压制,才能在人数较少的情况下,营造出包围的气势,速战速决,顺便也可以堵住这边口子,以防逃跑,现在听见齐天林的呼叫,更加迅捷……

那个医疗兵在他们后方二三十米,也在跑,他的作用就是为这两人提供身后保护,医疗不过是这样的小组中的附加职能,战斗能力丝毫不差……

五百米外奔跑的人,对齐天林来说,狙击是不太现实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只是端着步枪紧紧的锁定扎赫里的身影,慢慢把刘坡尔德10倍瞄准镜的倍率缩小,这样,他又能以比较大的视野,既观察扎赫里,又兼顾为亚亚、马克的A组提供火力支援……

对方能战斗的人现在也就七八个左右,马克终于拉住了亚亚,让他不要肆无忌惮的冲锋,两人就在村子的七点方位形成防守阵型钉在那里,等待另一边的战斗打响……

B组的动作快,毕竟昨天对这里也看得太清楚了,绕到四点左右位置就开始接敌,因为他们之前都是从七点那边搜索过来的,这边房屋里有个别没有出来的人还能开枪攻击,可这样的零星攻击,他们有点不屑一顾,其中一个突击手忙中偷闲的摘下一颗手雷从树枝做栅栏的窗口扔进去,土屋瞬间就被炸塌了半边,里面没了动静。

齐天林口中持续报告:“B组十一点,十八米距离,三人,枪口指向你们的一点,攻击……攻击!”

这样的做法,就好比一方是在一个调度员的指挥下,明了对方的每一个位置,而敌人就好像没头的苍蝇,四处碰壁,扎赫里三人立刻就碰上了B组的突击手……

齐天林口中明确方位:“B组前方1点方位,转角后两米距离对方躲藏点……”

对方持枪在拐角后等待的情况,这些出身美军的PMC才不会去做探头进攻,直接掏出一颗M84震撼闪光弹,扔过拐角去,嘭的一声,虽然主要的爆炸点被土屋挡住,又虽然是大白天,可几百米外的齐天林都还是被这号称相当于五百万支烛光的亮度,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

两名突击队员本来是带这玩意儿用于迫不得已的室内攻坚的,现在一扔,然后就一个滚翻,两个点射,就听见对讲系统里略带兴奋:“目标击毙……”

马克的声音好久没出现了:“保留验证物……”

因为这些长年出没在山野的悬赏目标,并不太容易找到DNA样本,所以面部和指纹才是最常见的身份验证,所以……

一会儿,齐天林就看见出来的两个突击手之一的后腰挂上一个鼓鼓囊囊的东西……

弹匣收集袋倒是正好能装下一个成年人的头!

现在就是赶紧撤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