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0章 去也

第一百二十章 去也

B组明显有点无心恋战,根本就不愿进村子,直接顺着村外就开始撤离……

他们本来就没有进村!

对讲系统里也传来他们的声音:“A组越过谷底撤离,我们马上穿越。”

这事儿稍微有点不地道,本来亚亚和马克就是在另一头顶住帮他们拖人手的,可他们得手就想跑,要是这边待会儿被人追击,可就有点头疼了,这就是PMC的弱点,因为这样的临时组合,就很容易因为价值观或者作战方式的不同产生小混乱。

而PMC和正规军协同作战在阿汗富和伊克拉也很常见,由于指挥体系不同,作战模式也不同,价值观更不同,更难免出现混乱局面……

齐天林从自己胸前掏出两个SR25的弹匣放在身前:“A组撤退,我掩护……”如果按照他的习惯,应该是把村庄里的人清剿完毕再离开的,但是眼瞅着那三个人已经在穿过山谷底部了,难道再叫他们回去,那更不靠谱,也许就会给晾在谷底开阔地带。

现在就只有让亚亚和马克退,他来收尾,这是很少见的,让个狙击手来断后?开玩笑么?

因为那边打得有点闹热,这边几个武装分子还是意识到了问题,赶紧过去了,亚亚和马克本来已经追击过去,已经堪堪经过了扎赫里的房间……

亚亚听见阿拉伯语的呼叫,没有一点犹豫,掉头就走,连多余的一枪都没有,马克反而稍微犹豫了一下,一头扎进扎赫里的房间,借着里面昏暗的光线,把所有能看见的纸片文件地图什么一股脑折叠起来,塞进自己的胸兜里,才咬着牙追着亚亚的方向撤退!

齐天林在山顶都看见了……

这个略微空闲的时间,他摸出一个弹桥,安在M40的抛壳口,一下把五发子弹按进去,收拾好地面的痕迹,放进起的斗篷兜里,从刚才的俯卧,改变为侧卧姿……

狙击手最强调的就是依托,那种横端步枪站立,潇洒击发的都不是狙击手,是运动员,纵然是齐天林这样的非人怪物,只要超过一两百米的狙击,就必须依托,因为人体就算是呼吸的轻微起伏,在几百米之外就会变成几米的误差!

侧卧是最适合狙击手从上坡往下打,而且适合随时起身撤离,身体侧卧地上,枪托抵紧右肩部,左手轻压着枪托,双腿屈膝,左腿膝盖套进牛皮枪背带里绷紧背带起固定作用,M40的护木就放在左大腿上,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怪异的动作,其实是美军的标准科目动作……

山下的武装分子们终于从村子三点钟方向露头了,他们显然发现了扎赫里的尸体,

异常愤怒,用步枪朝天连续开枪,齐天林忽然有种要糟的感觉……

在这样偏僻的地方,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基站,当然这些人也不太可能有卫星电话,但是步枪可以作为最简单的烽火台工具,如果有相应的安排,可以把这种讯息传递到很远!

果然,似乎有相同节奏的枪声,在周围好几个地方响起!

然后更远的地方隐约响起!

以齐天林的听力能听到更远的地方响起!

周围,放牧的,放哨的,过路的,甚至打酱油的,也许听到这种约定俗成的枪声,都在传递!

是的,这里方圆几十里都只有这一个村庄,可并不等于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啊!

以前对抗苏军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传说,简单一串枪响,就可以表明大概的方向,没得说,已经暴露了……

即将面对的也许就是人民战争的海洋了!

如果刚才一鼓作气,全力攻击,全歼对手,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儿?

谁知道呢?

齐天林眼神无奈,身形却丝毫未动,“嘭”的一声轻响,五百米外的那几个武装分子应声倒下一个,剩下的四散开来,因为刚才的场面实在混乱,也许有人没注意到狙击手就被齐天林挨个点名了,现在呢?静静的山谷里,没有任何的枪声,就这么诡异的一个同伴应声中弹倒下,傻子也知道有个带着消音器的狙击手吧?

最后剩下的六名武装分子屁滚尿流的就各自隐蔽起来了,然后开始陆续有试探性的枪声朝几个周围山头可能有狙击手的方位乱射。

齐天林一动不动,这种情况,纵然他没有神功护体,也不会贸然移动,被打中的几率实在太小,那得有多点背,才会被散布在四五百米一发子弹的情况下被击中?

所以他只是清晰而安静的把刚才的情况在通讯系统里做了个通报,最后强调:“你们赶紧抛弃物资,按照来时路线快速脱离,我预感我们在两小时内就有可能被包围!我掩护,如果你们到达撤离地点,在看见对方武装分子前,我还没有到达,请立刻撤离!”

马克的答复非常简单:“明白!”

那三个德阳PMC估计也意识到是自己的贪婪或者自私导致了这样的局面,回答明白的同时,加了一句骚瑞……

从山上的狙击位,不用瞄准镜,齐天林都能够清晰的看见,如同逃亡的老鼠似的五个人,沿着山谷底部,快速的跑到刚才那个藏匿给养的地方,取出里面的水袋和备用弹药,根本就不要那些3D包,每人都只携带武器和饮

水,马上就开始翻山!撒开脚丫子的沿着山脊狂奔!

在阿汗富和伊克拉的PMC最明白就是一件事儿,当你面对一群羊的时候,你是狼,但是当你面对的羊全部都武装起来时,第一选择就是跑!

因为这是别人的国家!

当被激怒的羊群围住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落得死无全尸!

齐天林看着已经翻山越岭跑掉的五人,反而觉得轻松不少,他也反复叮嘱了亚亚,要是单独回去了,就等着,别来找他,相信他自己能回去。

亚亚笑嘻嘻的就答应了,他有什么信不过的?

况且这事儿,在他看来还真不咋地,荒山野岭你把他扔这里,啥都不给他,一年半载回来找他估计还长胖了点!

他们的野外通讯系统是美规AN/PRC系列,理论上来说,这样的山区,百来公里都没问题,然后这玩意儿还带卫星通信功能,超出范围就换卫星通信,所以齐天林一直稳定的扎在这里报送现场状况。

那边五人组一直在听,偶尔回应都是满带喘息声!

齐天林能听见,隐约也有枪声回应了!

下面村子也回应!

再然后枪声询问得就密集了!

很明显……在汇集,而且有些枪声就朝着五人组逃跑的方向去了!

被验证了这个最坏打算的齐天林摇摇头,只好摘下M40的消音器,在大腿侧面固定好,才站起身来朝一个又在探头探脑的武装分子开了一枪!

M40独有的清脆枪声,回荡在山谷里!

枪声和崩开的脑浆,有个前后时间差,因为M40的弹头初速是七百多米,听见枪声的时候,子弹已经穿透了身体器官!

那个可恶的狙击手,居然还躲藏在附近!

村庄里的枪声开始提醒外界……

应该就是向我靠拢之类的吧?

齐天林有点恶趣味的猜想着。

M40里剩下的三发子弹在齐天林远远看见远处山脊出现人影的时候,调整好距离,试着打了一组一千四百米的距离,修正了两发才似乎击中了一个!

没有观测手给他确认战果啊。

山谷里就这样又回荡了三声清脆的枪响!

下面的人似乎也有点纳闷,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还敢嚣张的狙击?

就这么被大约发现在这个山头上了,还敢不跑?这可是没有什么绿化树木的光秃秃荒山!

一旦被上百人的武装分子包围,从山脚开始围捕,就没得逃了!

已经隐

约能听见周围呼应的枪声似乎在形成包围圈了!

只是范围还在几公里之外……

重新给M40压上五发子弹,齐天林终于站起了身,这才终于让躲在村庄里四处眺望的武装分子略微发现了这个细细的小点,胡乱的开枪……

可AK步枪超过两百米就没有精度可言,五百米朝上打嘛,齐天林似乎可以考虑有哪颗弹头经过的时候,伸手摘下来?

只是发现了他的方位下面的人明显很兴奋!

还搞了一支RPG打上来,就跟礼花似的!

算算时间差不多,脱下一直盖在外面的斗篷,齐天林把M40斜背在背上,拉紧背带,然后才是SR25,这个有三点带,紧紧的固定在背上,紧紧身上的各种装备,齐天林从怀里掏出战刃,轻轻的这么一挥,那种轻飘飘跟嗨了药一样的感觉就来了!

把战刃含在嘴里用牙齿咬住,双手抓住斗篷,抖一抖,展开,回头看看,选了个悬崖,助跑几步,蓬的一下高高跃起,手中斗篷兜住风!

直接就这么跳崖了!

战刃真的能让齐天林摆脱一些地心引力的束缚,只是背后两支步枪一共也有二十公斤左右,加上斗篷中心还是有个大洞用来钻脑袋的,呼呼的漏风,下降的速度也不慢!

原本以为可以跟单人滑翔翼似的,现在看来速度远远不止!

齐天林还是有空降经历,落地那是相当的标准,但是背上两支长枪,让他不能落地滚翻卸力,只听得腿部骨骼嘎吱嘎吱响了几下,总算没有断!

站起来,仰头看看,很有点得意,把斗篷这么一卷,他也撒了丫子开始跑,直接就奔那个给养点隐匿点去了……

和五人组只携带武器和饮水逃跑不同,齐天林不着急,选了个3D包,挑了些食品和弹药装好,把水袋也装好,紧紧全身装备,只把SR25提在手里,直接用战刃把剩下的东西全部划得稀烂,看看隐约在村子口探头的人影,扔了一颗烟雾弹,嘿嘿笑着:“俺老孙去也!”

顺着山脊朝另一个方向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