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1章 折磨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折磨

阿汗富其实是个半山地,半沙漠荒野化的国家,由东北往西南呈现从雪地高原,到高原山脉再到沟壑山区,然后平原,沙漠的变化,也就是越靠近华国越高越冷,越靠近伊朗印度洋方向就越热越接近海平线……

而坎大哈就是正好是山区和平原的分界线上最大的城市。

这个城市也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著名的塔利班学生军起义的发源地!

所以这边的反政府武装密集度也是远远高于北方的!

只是因为首都在喀布尔,有些带有政治诉求的恐怖袭击比较多在首都,但是真正带有战略战术需求的恐怖袭击,在坎大哈才是多如牛毛!

这一次的打猎行动是在坎大哈城市以北偏十一点方向的位置,这边就是山区即将变为平原的末端,起伏不算太大,但是非常多沟壑,就好像一张树叶中间是主干,两边要分出很多小支干,每一个小支干又分出小丫,每个小丫,支干都是小山脊,然后很多很多片树叶堆在一起,就是这一片的地形地貌!

齐天林在通讯系统里面询问了一下,那边依旧是沉重的喘息声,在不需要战斗的情况下,轻装急行军,他们基本在一个半小时能到达直升机隐匿地点,现在大约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但是确实周围没有发现敌方的踪迹……

但齐天林这边就多了,何况他还刻意的暴露自己的行踪!

到达这边的山脊,齐天林并没有马上开始疾行,掉转身站山脊上取下M40步枪,半跪的姿势往后方村落已经扑出来的几个人打了一枪!然后才平端步枪,开始和亚亚他们去的方向呈三十度夹角移动……

那支在利亚比夺取的高级M4步枪,当时枪托上就绑了一个高明GPS,现在齐天林已经转移到自己的手臂上用防水袋绑着,虽然这里没多少水,但是防尘防晒,实在是荒野游击战的必备佳品。

和一般城市导航GPS不同,这种野外GPS更强调罗盘方位和周边环境,更适合徒步行走,定位也非常精确,齐天林没什么担心迷路的,不时扭头看看左上臂内侧的GPS路线,只是调节到省电模式,他也不知道要步行多久,虽然有携带一个小型的太阳能充电板,但是追击之下也许都没有什么闲暇时间来靠在什么向阳的山崖上悠闲充电吧。

为了保证通讯效果,无论是五人小组还是齐天林都基本上是在山脊上行走,山谷里面对信号的遮蔽性太大,而且在这种只强调速度,不在乎暴露的时候,山脊也是最省体力的。

因为基本上山坡上都没有什么植被,所以攀登穿越没有那么复杂

,只是碎石比较多,随时容易垮塌,而随处可见的大石头也是从山顶垮塌下来,当年没少给苏军补给线造成困扰。齐天林终于爬上一座小山的山巅,貌似也是周围相对最高的地方,不需要什么望远镜,就能把周围的状况一览无遗,那些蚂蚁一样的小点正在朝自己的方向靠近,从多个方向!

通讯系统里面也传来马克有点如释重负的声音:“我们已经到达藏匿点!安全!你呢?”

齐天林没想把自己的状况告诉他,毕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完全是非正常人所为的事情,可也许就是他直立在山巅通话,被远处的武装分子看见,激动的枪声此起彼伏!

通讯系统里都听见了!

齐天林匆匆按下PTT开关:“就这样,我要开始战斗了……你们在原地卸下给养原地藏匿,把坐标告诉我,然后先驾机返回,我摆脱以后,两三天左右会通知你们到什么地方接我!”

都能听见他的话,这就是纯粹的以一己之力掩护其他人离开!

他不摆脱追兵,一架单独的小羚羊根本无法靠近接走他,那种以为在直升机舷门挂个加特林机枪就可以完全压制地面武装的做法,只会在影视剧里出现,本身都在绝不能悬停挨打的直升机,只能高速运动,这时的机枪对几百米下的地面扫射,那个散布精度有多大?何况现在看上去那些小黑点极其分散,一亩地也就几个人,但是把范围展得极开,很有经验不疾不徐的包围过来!

那三个德阳的轮流开口:“骚瑞,我们绝不会放弃你!谢谢!”现在着实有点后悔刚才的小自私了。

很快坐标读给齐天林,他顺手输入GPS,显示已经有三十公里左右距离了,那边传来马达的轰鸣声,马克大声:“我们期待你的呼叫!”

只有亚亚嘻嘻哈哈,一点不在意。

齐天林也不是很在意,一个人了,刚没有什么顾虑,他身上才难得有点热血突突的感觉,以前就很喜欢这种狙击战斗的感觉,可自从黑大个附身以来,远程作战太少,总是没什么压迫性,只有近身战斗才能让他紧张一些,可那个还不算他擅长的,搞得一身伤,疼啊……

继续还是侧卧端好M40步枪,校调好弹道修正,通过瞄准镜里的可变焦瞄准刻度线,判断最近的追兵已经在一公里距离内,这些头包布巾的武装分子确实已经锁定他这么一个单一目标,铁了心好歹要把他给逮到手。

当然这里一般也不会出现围而不攻的状况,因为同样他们的给养也不算方便,反正山上只有一个狙击手,搜索围捕的把握还是很大!

这是距离齐天林最近的一个方向,他已经展开斗篷把自己重新隐匿起来,隐藏在这片沙砾色的山坡上,没有在最高处,那里是他刚才通讯暴露的位置。

山下的武装分子大约在他身前呈一百八十度分布,粗略估计在近百人,因为另外的身后两侧基本都是悬崖,不利于逃跑,也不利于围捕,这也是他选择这里的原因,他只有一个人,腹背受敌可不是什么好享受。不过也许是刚才的那几个村庄里看见他跳崖的武装分子已经和部分人会合,考虑到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跳崖装备,现在连很陡峭的两侧都有人,只是他们不攀登,按照不同距离靠过来准备在崖下守株待兔,刚才他在山巅都看见了。

M40步枪也重新拧上了消音器,九百米左右的距离,齐天林没有随便挑人射击,毕竟这支步枪他也没有用多久,挑选最边缘的一名武装分子做检验,调整风偏,将瞄准位放在目标的行进路线前三四米的地方,右食指第一指节轻轻的压在扳机上,等待那个目标逐渐接近十字线,开始减缓呼吸,并均匀缓慢的向后轻扣……

十字线终于和目标重叠时,齐天林的呼吸基本上就是自然的停止了,全身都处于一种瞬间的凝固,只有食指指尖持续增加对扳机的压力,绝不是快速的扣动扳机,只是一点点的增加力量去压扳机,直至无意识的击发!

距离太远,一点点细微至灰尘级别的晃动,都能导致弹头在飞越这么远的距离偏移那仅仅一人宽五十厘米的范围,所以M40的基本要求是100米距离必须要精确至25毫米内,也就是二指宽!

齐天林是老手了,轻压扳机的时候,心里面只有那个正在和十字线重叠的目标,任何对后坐力和枪声、灰尘的心理预期,都会影响晃动,只有看见那个身体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突然折倒,才算是完成一次击发!

依旧还是用拇指拉开枪栓,食指和中指熟练的夹住正好跳出来的弹壳,轻轻放在手边,眼睛已经在瞄准镜里寻找到下一个目标,控制肩部作细微的调整,就开始收割下一条生命!

因为没有枪声,没有枪口灰尘,也没有瞄准镜的反光,狙击手的射击就是这么残酷的开始杀戮!四散躲避寻找大石头的武装分子们有点骇然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倒下!

很少遇见这样的情况,包围住一个狙击手的时候,强大的心理压力已经很不适合做这样精密的活儿了,所以他们才有点肆无忌惮的包围过来,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心理素质极其强大又居高临下的狙击手!

怎么办?

首先就是胡乱的射击,几支

RPG火箭筒也朝着刚才齐天林出现过的山巅尽量标准的发射,这也是齐天林为什么要离开那个范围近百米的原因,他曾经出现的地方肯定是打击重点。

所幸这些武装分子是没有什么重武器的,清一色的AK步枪和RPG火箭筒,轰炸射击一番以后就开始继续围进!

只是他们刚开始试探着从石头后面探出身子,露出面积比较大的,立刻招致装好子弹的M40毫不留情打击,那种仰面扔枪倒下的镜头还是对身边的武装分子很有震慑力!

齐天林对这个国家的人或者这些武装分子并没有任何的厌恶或者不认同,只是一旦上了战场,就要尽量抛弃所谓伦理道德,尽一切手段扼杀对手的生命,保全自己!

连续两个弹桥十发子弹打完,还没有靠近山脚的武装分子们已经开始犹豫,是否还要用自己的性命去这样试探这个该死的狙击手?

在打得枪炮隆隆,子弹横飞的战场上死去,和在这样静谧的山谷里,稍微移动一下,无声的就被掀掉天灵盖!

两码事!

这完全是折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