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2章 暴力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暴力

齐天林就这么扼守在山头下,保持接近千米的距离,谁动我打谁!

阿汗富荒山的地形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植被,只有松散的碎石和光秃秃的岩石,他身上的迷彩布斗篷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把他藏匿在光天化日之下,消声器又隔绝的绝大多数枪声和枪口焰,特殊的山崖地形,就被他这么守住了!

他在等待黑夜……

村庄里的战斗是下午三点左右发起的,现在已经接近下午六点!

但是能看见远处的山梁还有星星点点的人在过来!

隐蔽好的武装分子们打算放弃这时的进攻了……有些开始退开,尽量退远一点,但是就驻扎下来,看样子是要跟齐天林耗下去了。

齐天林在斗篷下摸索着打开3D背包,先取出太阳能电池板开始放在阳光下充电,然后摸出一根能量棒慢慢的送进嘴里嚼,眼睛却在奔雷帽的阴影下,仔细的打量所有的山面,寻找一条可行的下山道路,水袋吸管就在嘴边,一点一点的抿,不过也所剩无几了。

通讯系统已经关闭了,他没有主动呼叫就没必要耗电,主要是给GPS充电,屏幕已经调成亮度最低的状态,检查一下身上的武器装备,两支步枪,M40还有十一个五发的弹桥,SR25没怎么用,还有七个二十发的弹匣,四枚破片手雷,两枚震撼手雷,两颗烟雾弹,外加三个手枪弹匣。除此之外当然就是他藏在腋下的战刃和战锤了……

这种武器携弹量只能说是比一般正常装备略多一点点,对他根本不构成什么负担,对方对他最大的威胁还是人数,不过他尽量在这里吸引的目的也在此,首先是五人组制造离开的机会,其次,对方越集中,那么晚间他突围的时候,也相对更不容易在外围遇见人……

整个过程,他并没有过多考虑怎么才能从这么多人的包围中突围出去!

他有这个自信!

暮色降临的时候,阿汗富山区的天空还是有一种阴沉的美感,阳光下一直显得有点白花花晃眼睛的土疙瘩山,终于开始有点灰暗的色调,略微有点褪掉让人烦躁的暑热感。

和伊克拉很多状况都发生在城市周围不同,阿汗富基本上折腾的地方都在小山村,因为前者毕竟在近十年的战争前,那还是一个比较强盛的国家,有完整的政治体系,所以反政府武装中间的战斗人员很多是原来的军人,城市里到处都有反政府的狙击手,而阿汗富呢?几十年来就没停歇过折腾,一直都是你唱罢来我登场,到处都是游击战,对于要求比较精密的狙击器材和人员都很匮乏,所以很少在阿汗富看见

狙击手,而且由于这边带有很明显的宗教圣战性质,也阻挡了国际雇佣兵的加入,所以面对齐天林这么一个狙击手,只要不近身,对他的威胁还真不大。

因为对于狙击手,最好的反制手段就两种,一个还是狙击手,另一个就是炮击,这两点都是阿汗富反政府武装所不具备的……

那就只有等人到齐了用人海战术来堆?

或者趁着夜色往上围?

很明显对方采用的是两者合一!

在齐天林准备到下半夜再开始偷摸下山之前,反政府武装分子就开始聚集起来行动了!

从他们的理解来说,一般来说一个能转移阵地跑这么远的狙击手,一般就携带了一支手动狙击步枪,一旦被搜索靠近,必死无疑!

所以在简单的休整和进食喝水,祈祷,开会一系列准备工作做完以后,夜间十点左右,齐天林刚感觉天色黑了没多久,偶尔翻下夜视仪搜索的他,就发现了这一波进攻狂潮!

也许是傍晚前又集中了一些人,也许是把两处悬崖下的人也汇集起来,足足有两三百人,散布在大概两三公里的横向带上,慢慢的躬身往山上移动!

月亮似乎也帮他们,有一点,但不皎洁,让这些习惯了在夜间行进的乡下人们如履平地般爬山,却又能躲在夜色里……

但是在AN/PNS夜视仪面前,这种天光下的夜景是最清晰的!

就好像一幕幕的黑白电影!

全部展现在齐天林面前!

突发的情况超出了齐天林预计的状况,两三百人一拥而上?

山顶上的他禁不住有点苦笑,收起M40的消音器,把步枪牢牢的背在背上,开始整理那支SR25,并且转换阵地到一块大石背后,身上就不用盖斗篷了,只是把斗篷搭在枪口上,SR25同样有消音器,可是这样的夜晚和白天不同,射击的一丁点火焰肯定会暴露自己的方位,能遮一点算一点……

因为这种情况下,手动拉栓的M40就完全不适用了,以齐天林这样的熟手来说也是五到十秒击发一次,还不包括瞄准和调整呼吸的时间,只能采用SR25的半自动性能进行所谓的暴力狙击!

也只有SR25携带了一具串接的夜视瞄准具。

曾经在六十年代的越战战场上,出现过一个狙击手,面对类似的情况,这个家伙在仅有一个观测手保护的情况下在一场剧烈的夜间快速狙击当中,一百多米距离上,三十秒内爆头十六人!自己毫发无损,创造了这种利用半自动狙击步枪的战术和称号!

因为所谓的暴力狙击,有个前提,就是要把敌人放近!

放到两百米那么近!

对于狙击手来说,距离就是他最好的保护屏障……

可暴力狙击讲究的就是极快速度的转换目标,这在超过四百米距离上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别说快速移动,连呼吸都会影响射击的情况下,连续狙击的精度几乎等于零!

所以必须要把敌人放近!

然后按照由近及远的顺序,逐个射击!

整个不算很陡峭的山坡一直沉浸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只有偶尔的石块滚落声,似乎在提醒齐天林有危险在逐渐靠近……

这样安静的时间真有点让人窒息,纵然以齐天林这样的怪物都有点呼吸急促,终于难得的有一种兴奋感在充斥他的全身,头脑一片清明……

随着上山的坡度,面前散布的武装分子开始逐渐密度变大,开始十多二十米一两个人的情况,逐渐变成五六米扎堆……

齐天林一会放下戴在头顶的单目夜视仪观察下面的整体状况,又用枪瞄上的观察测算距离,已经超过六百米了……

五百米……

四百米……

对方没有协同战术的弱点也在这样的攀登中暴露出来!

毕竟山体没有任何小路,各个方向都有人,自然难度也不同,黑摸摸的也看不太清楚同伙的行进速度,时间和距离一长,包围者的位置就开始参差不齐了……

何况面对那么一个狙击手,都爬了这么久还没有任何中弹的叫声,说明对方一直没有开枪,有些心急的不免就冲得有些快,也不用在这片让人心慌的静谧中呆太久!

三百米!

齐天林看看距离,居然选择放弃射击,继续等待……

有些声音已经有点不加掩饰了,步伐陡然加快,步幅和动作都在加大,可以说是最后关头了!

有十来个人已经冲进了两百米距离!

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正面缓坡的距离最近,如果退到山下仰头看,这两三百名武装分子,就有点呈一个略扁的五边形……

齐天林还是没动,只是直起身,用头顶的夜视仪扫视和确认了一下周围所有登山武装分子的大概方位,才掀起头上的夜视仪,俯下身,把裸眼凑到SR25的瞄准镜上,倍率已经调整到六倍……

对方在瞄镜里已经能半个身子就占据视场了……

轻轻的呼一口气,枪体左倾大约十五度,右手手腕正好处于一个比较舒服的自然斜平状态,而不是一般握枪柄的垂直状态

,食指就开始如同弹古筝似的,拨动扳机!

真的就是那种快速的拨动!

整个握持步枪的右手都没有用力,仅仅是虎口向前顶住,全靠右肩的力量抵挡后坐力,整个右手都处于一种极度放松的状态,快速拨动扳机!

斗篷盖在枪口上,有轻微的跳动,每一次跳动就意味着一次击发,也意味着一个敌人被撩翻!

不是简单的击倒,齐天林的瞄准镜里几乎都能看清对方的表情和大胡子,哈里斯脚架支撑的步枪几乎没有做垂直移动,仅仅就是水平的微移,就击爆了下一个目标的头部!

夜间似乎刺激没有强烈,没有那么血腥,夜视仪下基本都是黑白效果,飞溅的**在夜幕的遮掩下也没有那么夺目!

但这丝毫不能掩盖那种挥动死神镰刀,肆无忌惮收割生命的嗜血气息!

就在坡度不到四十度的荒坡上,从最前面已经接近齐天林射程一百五十米范围的第一个武装分子开始!

由近及远……

一个接一个……

没有丝毫的抵抗和躲避……

更多是懵懂和惊恐的眼神……

不停的中弹滚翻下去……

那张斗篷压制了尽可能的枪口焰,但是在黑夜里的火光,每轻微闪动一次,就夺走一条生命!

依旧沉默在静谧中的极端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