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3章 下山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下山

滚翻倒下的尸体,几乎是在瞬间就引发了周围武装分子的反应的,但是几乎和滚动的速度相同,谁发现的时候,几乎也就是被紧随而至的枪弹击中的!

等有人开枪射击的时候,已经是齐天林打完第一个弹匣,开始更换的当口了……

只有两发子弹没有命中目标,十八次命中!

这让齐天林的接敌距离迅速的变成了两百米!

也就是说,踏入两百米范围以内十八个人,都已经滚翻倒地,按照齐天林在夜视仪里的瞄准,基本都是击中胸部以上,主要是头部……

仅仅三十五秒钟!

SR25的弹匣更换和M4是一样的,只是弹匣略大,齐天林手一拍左侧的空仓挂机,一直放在贴腮上的脸部,毫无表情,稍微调整一下呼吸,新一轮收割又开始!

AK枪声一旦响起,就是漫天遍地了,和正规部队不同,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曳光弹明显匮乏,几乎是没有,根本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弹道指示,所以子弹基本上就是铺天盖地的乱飞!

其实和那一夜,沙漠鹰遭遇团灭时候的感觉有点类似!

无数的枪口焰似乎成了齐天林的目标指示器,夜视仪虽然也受到一些枪口焰的干扰,但是更方便他射击了!

消音筒和斗篷,甚至枪口垒砌的石块,都尽量的隐匿了他自己的枪口焰,在几百米的距离上,很好的掩藏了他的位置,但纵使这样,齐天林还是感到自己身前的石头噗噗噗的有多次流弹击中的声音!

火箭筒倒是能指示一点方位,带着长长的尾焰飞上来,但在黑夜里把山坡也只照亮了一点点小范围,这倒是让齐天林赶紧把眼睛离开夜视仪,不然很容易造成临时的爆盲……

既然已经开始强攻,既然是早就商量好的,武装分子们就开始呐喊着上冲!

但是在齐天林身前这片三百米到四百米范围的无人区,一个个往上冲的枪手,都不过是他的靶子,还是难度不算很大的那种,因为爬坡的速度真说不上快!

SR25的强大精确火力简直就是为这样的战斗量身打造的,有那么一瞬间,齐天林仿佛觉得自己是在弹钢琴,手指灵活的弹动,低于4磅的扳机力和M40差不多,让他分外迅猛的就持续火力……

等他第三个弹匣打完,接敌距离已经扩大到四百米,不适合进行快速狙击,失误率也在攀升,他换好弹匣就没有继续浪费子弹,而是静静的看着下方武装分子们的胡乱射击!

黑暗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发生了什么,还是有人不停的往上爬,

更是有不少的呐喊在叽哩哇啦的乱喊,齐天林似乎又陷入沉默,把那三个空弹匣放到一边,又摸出两个个,静静的等着……

刚才那一拨疯狂的射击,六十发子弹,他清楚第一个弹匣有十八发命中,第二个就下降到十三个,第三个弹匣就只有八个了,要提高命中率,就只有再让敌人接近……

再次冲击的位置略有调整,换了一个角度,似乎更注意协同,一边有人叫喊,一边有人开枪掩护压制,从多个不同方向开始向山上跃进!

似乎能听见弹头划破夜空,击打在周围的沙砾之中,齐天林却恍若未觉,半跪起身,身体右转,右膝跪在地面,左小腿与店面保持垂直,屁股坐在右脚踝上,左肘放在左膝上,左手穿过背带托住SR25的护木,上臂紧紧的绷住背带,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区,让步枪保持稳定,依旧把斗篷搭在枪口,现在这件斗篷已经是遍布弹孔,还是那个原则,选择距离最近的敌人,开始又一轮快速射击,并不强调一击毙命,而是专注于快速的命中!

因为人体习惯,齐天林是按照击中最近的那个枪手开始,从右至左挨个狙击,快速的一轮打到左边尽头,口中念念有词:“十六十七……十八……”直到弹匣打空右手食指一按弹匣钮,空弹匣掉下,左手抓过新的弹匣送上,同时转身朝向右边,拍下空仓挂机钮,又开始一轮……

又是三个弹匣!

快速的高命中,带来的是一片片惨叫声……

山坡上可以说是哀鸿遍地!

终于让武装分子们的神经崩溃了!

终于没有人再敢往上爬了!

齐天林也顺势停止了攻击,加上步枪上原本的一个弹匣,连续又是六十发射击,已经让重型枪管开始产生高热,枪管也开始膨胀,导致射击误差开始增加,是时候休息一下了……当然SR25最起码都可以持续射击两百发不产生故障,这是基本出厂要求。

有些也许是相识的武装分子,纷纷开始叫着躲避着拖拽地面的伤员,齐天林倒也不开枪,狙击手在这方面也是有共识的,就是基本打伤的就不会补射,因为一个伤员理论上要消耗对方两到三名健康人员,所以有时候制造伤员比尸体更有杀伤力!

下面似乎已经放弃了夜间的强攻,但是又伤亡这么多人,不甘心就此离开,在下面七八百米外的距离生起了四五堆火,齐天林用取掉夜视仪的狙击枪瞄拉近观察一下,不禁撇撇嘴:“荒山野林的,我看你有多少燃烧物?”

应该是用于自我壮胆或者警告齐天林的目的,但是这种相隔

几百米才有一堆的火,真没太大震慑力。

没有按照原计划等到下半夜,齐天林端着步枪仔细观察了二十分钟左右,就从怀里抽出战刃,先在斗篷上割下一块裹住刀体,轻轻尝试着一挥……

轻飘飘的感觉上来了,那道黄光挣扎着想透出来,军用斗篷布实在有点厚,看不出来,齐天林照例咬在刀柄上,端上SR25步枪,之前就把手雷都装在弹药兜里,现在没什么东西需要收拾,一个闪身就往山下跑!

其实在这种碎石颇多的山坡上下行,比往上爬还难,一个稍不留神就会因为落脚点松散犯错,如果有可能,最好是手持一根好几米的树干用撑杆跳的形式下行,不过这里漫山遍野都没有什么树干植物,就只能小心翼翼的挪了……

齐天林不用,浑身没多大的重量,跑起来真的很轻松,几乎就是踮着脚往下窜,只是手中的步枪不时平端着,右眼上的夜视仪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他在山上,通过夜视仪观察得很清楚,现在也是比较混乱的时间,有些人在慌慌张张的观察伤员,有些人在辨认死者,当然也有更多人退到了火堆以外的更远地方……

他选择的是正中偏右一点点的方位,比较开阔,但是处于两个相隔几百米火堆的中间,略微思考一下,反而更随便靠近了一个火堆前行,逐渐终于靠近了火堆一两百米,已经能清楚的听到那些部族语言在激烈的嚷嚷……

齐天林半跪下来,就跪在一个光秃秃的荒坡上,心里不由得有点突发奇想,要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一盏探照灯投在自己身上是不是很有周星驰的喜剧效果?对于这个十来年前就离开了华国的倒霉小子来说,记忆中的娱乐电影就只有周星驰了。

还好……没有,当然也不可能有,心里有点苦中作乐的哈哈笑两声,拨下夜视仪仔细观察,慢慢的腾出手来把SR25背在背上,拉紧所有的背带,让身上本来就不多的东西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锁定了一个方向以后,就开始弓着身,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往他能看见最落单的一个对方哨兵摸过去……

这就是所谓武装分子们设立的封锁线了,虽然山脚下的面积很大,但是就仗着人多,席地而卧,就地散布开来。因为还是知道这些外军有类似夜视仪这样的东西,也许自己的行为会被观察到,所以他们还是留下了一些游动岗哨,主要通过听音来察觉,毕竟在这么寂静的山区,一个人的听觉就可以覆盖很大一块面积了。

齐天林就是在观察了一圈以后,选定一个看上去相对最不受注意的哨兵,利用战刃的

轻身,毫无声息的摸过去,从腰部的手枪套侧面,拔出那把老妖留下的小防卫爪,几寸长的锋利爪片,套在右手中指上……

真的没人能做到这样在开阔地带这么悄无声息地的靠近一个手持AK步枪的武装分子,齐天林全靠战刃才能做到,提膝顶背,左手一下扣住哨兵的面部,特别是嘴部,就跟钳子夹住一样牢牢的固定,右手的防卫爪就在脖子上一拉……

三个动作几乎是同时的!

右手拉到右边就顺势往下一滑接住掉下的步枪,扑得一下把这个哨兵死死的压倒在地!借着防卫爪刺进咽喉割断气管和血管的动作,几乎被他往后掰断了整个颈部!齐天林按在哨兵嘴部的手似乎都能感觉到那种血流急喷的抖动感!挣扎几下就断了气……

三两下扒下哨兵身上特有的民族袍子,再摘下他的头巾包直接戴在自己头上,袍子一裹,低头看看自己的外形能糊弄人,才从背包侧面掏出一颗手雷,无声的拔掉保险,朝着远处的火堆,使劲一扔!

轰的一声!

真的扔了好远,爆炸的火光中似乎还炸到了什么倒霉蛋!

一片胡乱的枪声全都朝那边开始射击,齐天林看看从自己身边冲过去的两个武装分子,端着那支AK也跟着朝那边打了两枪,又让过几个人过去……

拨拉下一点头巾,遮住单目夜视仪观察了一下方向,才提着AK步枪朝黑暗的纵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