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6章 阵仗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阵仗

何谓炼狱?!

几乎所有的宗教形式,都有这个词,就是漫天遍地的火海,让人的肉体和精神都在里面得到精炼!

有没有淬炼出来,齐天林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起码死了一大半,不下两百人!

和枪弹甚至炮弹攻击怎么都能有漏网之鱼不同,汽油弹的攻击,几乎就是无一活口!

汽油弹有两种杀伤模式,一个是高粘性的燃烧油料附着在人体身上,弄不掉的,除非立刻用毯子沙土捂住隔火,但也铁定是个深度烧伤了,更加符合伤员比尸体更麻烦的原则!

另一种才是最致命的,燃烧是需要氧气的,汽油助燃的这一块空间几乎是瞬间就把氧气全部消耗殆尽,很多人在这一片是窒息死的!

所以现在山谷里几乎就是一片无声的哀嚎!

齐天林冷冷的看着,也许自己的无意中闯入,带动了这次对他的围攻,也许奥尔马就在附近搞什么事情,过来顺便看看这次攻击……

但是最终还是因为他的身边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叛徒!

在这种觉得十拿九稳的情况下,进行了目标指示……

但是?!

齐天林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的闪过几个念头,疣猪的起飞是需要准备的,叛徒跟美军的联络也是需要时间的,他半夜三更在山坡上掏个卫星电话出来报方位可不是什么理智的行为,那么追根溯源,马克这次的行动,是不是有颇有深意,自己就是那个被留下来当诱饵的倒霉蛋呢?

齐天林真的不是一个太过聪明的人,他只是个照章办事,拿钱走人的雇佣兵狙击手,大型计划从来都不是他所擅长的,他只知道具体战斗,这一点,也许和奥塔尔那傻大个也差不多……

想了想,齐天林还是放弃继续思考,不擅长的事儿就别勉强自己去做,但是既然这样,就必须要破坏美军这件事儿,就一定要损人不利己白开心!

因为他的耳中又听见轰鸣声了!

远处似乎传来一片红光爆闪……也许是那架被击中的疣猪坠毁了!不知道那俩倒霉的飞行员跳出来没……

但是跟着来的就铁定是著名的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了!

因为这明显就是好几架直升机的声音!

看来美军这次是铁了心一定要把奥尔马给搞掉!

必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支彪悍的部队就不叙述了,一句话,所有美军最近三十年的著名特战都有他们的身影,是他们把所有各个特战部队的猛人们送到各个地方,无论坠落在索马里的黑鹰直升

机,红翼中的支奴干,伊朗的人质营救,2003年的拯救女兵杰西卡,全部都是他们干的!

只要是作战中的直升机,多半就是他们来了!

山谷里面剩下的武装分子真的不多了!

如果是几架支奴干,哗啦啦的放下一两百名特战精英,围歼之下,真的可能完成这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任务!

齐天林有点瞠目,怪不得最近调不出人手来搞扎赫里?

直升机还没有到,空中尖叫着穿过两架超音速战斗机!

这是来搞战地勘察的,确认刚才疣猪的攻击效果,评估后面的直升机作战方案用哪一种!

这些都基本是美军教科书般的秩序,也越发证明了齐天林的判断!

下面的幸存武装分子们也从击落一架敌军飞机的兴奋中醒过来,真切的感受到了惊慌,直升机的轰鸣已经能听见,一听就是很多架!

大部队来了!

有战斗机,还有攻击机,然后才是直升机,傻子都知道不是为了来救那个所谓的狙击手!

都被骗了,那个狙击手敢情就是个吸铁石,大诱饵!

塔利班以为可以用狙击手吸引来直升机攻击!

美军却利用那个狙击手吸引武装分子集中,甚至是吸引奥尔马露面!

只有齐天林这傻蛋啥都不知道!

山谷里原本还想去扑火救人的武装分子们顿时就开始四散逃跑了!

没有任何的通讯装备,枪声也混乱,加上黑乎乎的一片,真的就是一片惊恐万分的鼠窜场面……

独眼身边的人毕竟是精锐,好很多,观察没有攻击,十多个人小心翼翼的簇拥着他开始快速的爬山,力求尽快脱离这片山谷……

可殊不知他们这样集中移动的场景,在黑白屏幕上等于就是告诉直升机上的热传感仪:“我们是主力!”

齐天林在夜视仪里也能看见,一阵摇头,加起SR25,开始点射狙击,一个……两个……,不断有人在奥尔马身边倒下,驱赶着那几个人往自己附近的山头爬上来,最后总算让他只有三四个人爬上了山脊,可是那个红点也露出来了!

齐天林的SR25已经没了子弹,只能扔掉,M40也没什么用,还在背上,他就提着AK步枪迎过去,毕竟只有一百来米的距离,都在这片山脊上!

借着夜色,对方真没有发现他这么个同样穿着袍子,头戴头巾的黑影,实在是周围也太乱,石头隐蔽也多……

有点来不及了,齐天林似乎已经能看见远处似乎有直升

机的红灯在闪烁了!

独眼距离他还有五十米左右……

齐天林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扔了手中的AK步枪,双手一拉,一手锤,一手刃,轻挥一下战刃,从弹匣袋掏出来的刃口还包裹着斗篷布,估计已经被凝血黏在了刀刃上,黄光只是轻微的溢出,齐天林就开始飞奔!

也就是华国武侠小说俗称的草上飞!

五十米距离几乎是瞬息就到,他的动作太过轻飘,根本就没有被惊慌的卫士们发现,贴近就是一挥锤!

轻重两股力顿时就开始拉扯他的身体,幸好有体验过,才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惊慌失措,一名卫士就脑浆四溅的倒下,另一边刃口也挑开了一名卫士的脖子!

战锤的近身搏杀比战刃利索多了,就那么顺着一拉,又砸翻了最后一个卫士,齐天林把锤子往腰间一插,浑身轻飘的就扑向最后的奥尔马……

独眼将军自然也是有拿枪,因为卫士遮挡了视线,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被齐天林一下扣住手腕一翻,AK步枪掉地上!

齐天林连战刃都顾不得恶心,叼在嘴里,另一只手就一把抓下奥尔马的头巾,扔在地上,然后把这其实有点健硕的领袖人物按在地上,正好压住头巾!

奥尔马还在挣扎,齐天林压住他,用英语和阿拉伯语轮流喊:“老子是来救你的!你身边有叛徒!”

曾经身为宗教学校校长的奥尔马,自然不是只能说部族语言的土包子,而阿汗富最通用的波斯语,有百分之六十的词汇都来自阿拉伯语,连书写字母都是一样的!

所以他听懂了!

何况他还真懂点英语!

停止了挣扎:“你是什么人!”

有些人身为领袖,必然就是有与众不同的特质,遇事冷静,判断敏锐几乎是个基本要求,在确认自己的战斗力确实搞不过身上压着这个人,立刻就放弃无谓的抵抗,就跟当时的利亚比领袖一个样。

齐天林看他不挣扎就笑了:“我是那个狙击手,本来来搞扎赫里的,偶然看见你,都打算走了,结果发现飞机是来攻击你的,那就要救你了!”

伟大的宗教领袖完全被这番表述搞糊涂了:“你到底是谁!”

齐天林放开他,伸手到下面的头巾上摸到那个救生灯,关掉开关,确认没有亮了,才伸手拉出来放奥尔马手上:“我刚才正面看见你的时候都没有,回头听见轰鸣声就看见这个东西黏在你头巾上了,会一直闪光,指引飞机来轰炸你!”

没有知识有常识!

长年战斗在第一线

的宗教领袖拿着手里的塑料玩意儿惊呆了:“真的?”

齐天林看看周围,摘下头戴式夜视仪给他戴上:“你看看那边有个绿点……是我击毙的,他就是你的叛徒,是他放的!你是红点,就是你手上这玩意儿,你可别打开来看,马上就是几颗导弹砸过来了!”

独眼翻起放下的看了两次,才确认那个绿点真的是黑夜中看不出来,只有戴上这玩意儿才闪动,惊奇而愤恨:“魔鬼的诅咒!我要去看看那是谁!”说着就要起身!

是的,对他来说,必须要知晓这是谁,才能清洗自己身边的某个系别!

这样高级别的叛徒,绝不会是安插进来的奸细,只会是背叛自己的高官!

拽回夜视仪戴上的齐天林一把拉住他:“等等!他们不会有兴趣搬走尸体的!”

不用他解释谁是他们,啪啦啦的直升机旋翼声就过来了,成群结队!

齐天林四周看看一把拦腰挟起领袖,一边跑一边解释:“他们有热感仪,能发现温度不同……”一下窜到一块大石头边,表面比较大光滑的!

然后就拉住领袖叮嘱:“千万不要动……这块石头是向着西边的,傍晚晒够了,多少还有点余温,而且光面反射的光谱和我们差不多,容易看走眼……”

领袖不知道明白光谱是什么不,总之也知道齐天林没恶意,两人就跟被老师撵出教室罚站的学生似的,紧紧靠在大石头旁,一动不动,但是却能看见整个山谷和天空的情况!

低空盘旋着四架支奴干运输直升机,八架武装直升机!

高空还有几架战斗机在高速穿梭!

在更高的地方,可能还有一架空中预警机在作总指挥!

也只有奥尔马才配得上这样的阵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