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7章 区别

第一百二十七章 区别

两个成年男人肩并肩站在大石头边的凹陷处,还相互牵着手!

如果不是在战地这样的特殊情况,还真有点诡异和好笑!

齐天林实在是担心这种宗教领袖是不是思维模式不一样,待会儿突然做点什么就追悔莫及了,所以还是拉住好!

就算疣猪已经清过场,战斗机也检查过火场战绩,直升机们还是很谨慎的靠过来……

真的有点壮观,天上的直升机们纷纷打开高亮探照灯,甚至有三架武装直升机悬停在三个周围山头,从几米的高度放下几名狙击手观察手,然后又回到空中警戒!

其中一架就在齐天林和奥尔马所在的山头!

距离他们不过三四百米!

两人都不太慌张,独眼还撇嘴:“最近一次,我离他们就十五米!”

什么叫经验丰富,这就是了!

两人站在石头的阴暗部,这边又是个高点,确实除非调动一两个师来撒网搜山,真不太担心这一两百人的搜索,就跟之前齐天林面对武装分子围攻的一个道理。

于是一天之内,齐天林又享受了一遍!

只不过这次更轻松,纯粹是看戏。

他还有心情给独眼介绍:“这些支奴干装的基本都是精锐,不是海豹就是游骑兵,再不就是绿帽子,每架能装三十多名士兵,所以他们来多半就要落地的……”

果然这四架支奴干在警戒之下都悬停在不同方位,让特种兵们滑降下来,按照既定的计划开始进行搜索辨认,那些虎狼之士看得齐天林频频点头:“不错,应该是混编的,喏,那边那几个胡子蛮多的,应该就是海豹运载装具小队的……确实精良!”

支奴干放下士兵就稍微升高点打开多盏探照灯进行照明,把整个山谷大多数区域都整得雪亮!

奥尔马一直没说话,终于长吐一口气:“有望远镜没?”他看见已经有人在靠近刚才那个绿点区域,估计是循着绿点去查看了,有探照灯也锁定了那边,那一块有点亮!

齐天林摇头:“只有瞄准镜,动作太大了有点危险,我能看清……黑蓝色的袍子,头巾是黑色的,领子有条纹……还有他身边的人是……”

奥尔马专心回忆:“马苏德?你再看看,他的裤子是不是灰白色的……”得到齐天林肯定的答复,再和那身边几个人印证一下,伟大领袖确定:“就是他了,没错!回头我就有底了!”没有丝毫的愤怒和激动,轻描淡写就好像拍了只蚊子。

齐天林重新认真观察这些特种兵的行为,他也想寻找跟自己有关的讯

息,口中随口问:“马苏德通过什么方式能指引他们到这里来找你?那个东西只在视线范围内有效,必须要另外通知……”

都是专业人士,独眼皱眉:“我是临时决定过来的……他们过来要提前多久开始准备?”

齐天林熟稔:“准备大约两个小时,这个你可以排除,他们早就可以准备好随时待命,十分钟就出发,飞过来,大概也就一个多小时,那俩疣猪二十分钟就到!”

独眼点头:“那也 起码是一个小时以前通报的,我想想……这一带是用不了手机的,卫星电话……这边应该只有三部的!那他们几个中间肯定还有一部!”这倒是可能,几个人的话,一掩护,暴露一个电子讯号和坐标,传递一个特殊含义的短信就可以解决问题。

齐天林听着觉得有点荒谬,早上自己还在孜孜不倦的击杀他的一个小喽啰 ,现在就跟这个领袖一起谈得头头是道,生活真特么就是一场戏啊!

山谷里还有一些零星的枪声,不断有各种小型的枪战打响,应该就是遇见了活口,但是搜索进行得非常迅速,有三架武装直升机还不停的在周围盘旋寻找外逃的踪迹,一旦发现,就用加特林六管机枪进行清剿!

关键是,清剿完了这一块后,直升机一定会小心翼翼的过去放下人,检查确认,挥手否定以后,才接回人,继续搜寻!

齐天林佩服:“您还真是大人物,看看这个阵仗!”

大人物气势非凡,根本不屑一顾:“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齐天林解释得简单:“我就是个PMC,嗯,就是雇佣兵,我们一个小队来追杀扎赫里的,你估计也知道了,我掩护他们逃走了……我现在在想这是不是个圈套,故意要我来当诱饵把你引出来的。”

独眼皱眉:“你们追杀了多久?”

齐天林算算:“十来天前就决定了他大概的位置。”

奥尔马一口否决:“那就跟你们无关,我是昨天才决定穿过国境过来的!”

齐天林笑笑:“那就好,我的二十万美元没有打水漂。”

领袖皱眉:“二十万美元?”

齐天林笑着点头:“一共一百二十万,六个人分,待会我还得去把那支SR25捡回来,不然要赔给人家。”

奥尔马有点傲然:“你知道我的悬赏金额是多少么?”

雇佣兵自然是要对这些价码倒背如流的:“线索一千万,提头去的话,两千五百万美刀?”

领袖一脸的桀骜:“那你怎么?”

齐天林笑:“不

是没跟别人签约么,何况我做那个单子也是有别的原因的。”

奥尔马敏锐:“那你为什么救我?”

齐天林拿下巴指指山谷:“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越折腾他们我越开心!”

领袖才有点正眼打量他:“你还真不是一般人!”

齐天林真有点卖弄的心思,毕竟还是有点得意:“第二次了,大半年前,我救走了卡菲扎……”

奥尔马终于动容:“真的?他没有死?”

齐天林嘿嘿笑:“没呢,估计躲在什么地方积蓄力量!”

独眼不做声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冲击力……

下面的动作很快,但是也只能是失望了,实在找不到那个必须找到的独眼,也太多烧焦的了,没法一一清理凝结在一起的尸体残骸……有些士兵已经开始飞快的清点人数,直升机悬停或者巡航时间是有限的,不可能长时间的在这里耽搁,而空中不留警戒也是不可能的……

来回还要耗掉一些油料,所以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已经是他们能停留的极限了,陆续有直升机降落到地面开始搭载士兵上机,但是齐天林也看见一些小分队留下来,开始整理装备,四散开去,铁了心还要在周围做一段时间的搜寻。

真是花了血本!

齐天林转头:“怎么样,你有什么撤离计划没?”

奥尔马不隐瞒:“我在这里以东六十公里外,还有个接应点,只要到达那里,就没有任何困难了,那属于只有我知道的临时接应点……”

齐天林看看这位没什么寻死的想法,放开手,话说一直牵着一个男人的手也不是什么享受的事儿,就算是个大人物。

他把自己靠在石壁上遮掩,打开左臂的GPS,寻找一下方位,觉得干脆送佛送上天:“等这座山的狙击手和直升机都撤离了,我送你到那边!”

奥尔马点头,没有什么致谢的意思,也许在他看来,身边只要不是敌人,为他服务,那是理所当然的!

二十分钟以后,直升机都已经撤离,各处都还有断断续续的小型接敌战斗,齐天林就和独眼一起开始选定一个方向离开。

齐天林负责警戒,奥尔马负责带路,两人协同,步履很快捷。

相隔两三米,走在前面的齐天林很奇怪:“你一领导人怎么把这些山沟沟这么熟悉?”在他看来这些不都应该是身边人带路的事儿么。

奥尔马冷哼:“这边方圆几百公里才是我熟悉的地方,身边的人永远是别人,自己要有生存之道才能活下来……”

齐天林点头:“这倒是,你不会觉得今天这事儿是我把你们拖下水吧?”毕竟也死了这么多人呢。

独眼继续冷哼:“什么叫运气?这就是运气,如果没这档子事,指不定这两天他就寻着什么机会把我卖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所以这都是真主对我的庇佑,真主会让这些兄弟们得到安息的……”后面改用各种经文表达对今天这事儿的感谢,感谢的是真主,不是齐天林。

死了这么多自己的人,眼皮都不眨一下,什么叫枭雄,齐天林算是见识了,自己……真做不到。

齐天林不在意他不感谢自己,倒是觉得长途跋涉这么念经是个不错的消除疲劳的办法,虽然他自己是不会累,只是又走了半个小时不到,忽然他就停止脚步,奥尔马不等他做手势,就无声的定住,然后慢慢的轻轻摇晃着靠在旁边的一块石头后,轻轻拨动手里的AK步枪快慢机。

齐天林真捡回自己那支没子弹的SR25,这样的线索,可不能留在这里,然后随便捡了两把AK,一人一把,这也是奥尔马彻底信任了他的原因,一般人,谁会把后背露给另一个提着AK的人,齐天林是真不怕!

齐天林轻端步枪,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慢慢的把自己也靠在旁边的一块石头后,动静,其实才是搜寻战中最容易暴露自己的原因,实在是他可能已经在对方的视线范围了!

这里有两个关键点,首先,人眼确实是对余光里的东西,更强调动态,只要是轻微移动,真不容易被发现,这是个很多新兵上战场的盲点,以为看见敌人就赶紧趴下或者隐蔽,殊不知这样反而容易被发现,齐天林和独眼都是老手,动作不一样,但是都是一个道理,不动声色,慢慢的隐蔽……

其次热成像仪比一般夜视仪要重,一般都是手持的,很少有便携挂在头上的,所以行进中的搜寻者一般都用的夜视仪,没谁会一直把热成像仪举脸上,所以,动静这时远比温度重要!

一旦靠到石头后,场面就转化为伏击了!

他还是先于对方利用听觉分辨出了军靴在沙砾上的声音……

这和布鞋凉鞋的声音真的区别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