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28章 收获

第一百二十八章 收获

按照齐天林的想法,在这根本就没有实际路径的荒山坡上,根本就不用担心照面,大家走到几米之间的几率太小了。

真没必要节外生枝的去打斗一场,何况能这么远撒下来包围搜索的必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红翼行动中的四个新手海豹,当时都搞掉了一百来个人吧?

所以,二十分钟后,他安静的看着四条黑影呈菱形分布,悄无声息的从下方三十多米外走过,齐天林只是把枪口大略的朝向那个方位做防备……

奥尔马更是经验丰富,一动不动的等待过去,然后轻轻的探出独眼看齐天林,还是保持在石头后面隐蔽。

齐天林没什么动作,依旧不动……

十分钟后,两个故意延迟在后面的黑影才从后面摸过去,如果有人试图伏击前面的四个人,只要前面的人稍微扛住一点时间,这两个就会快速的包抄解决战斗,毕竟到了这个地步时间段,都是小分队规模的几人对几人,稍微有点战术上的优势,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

齐天林还是不动,又等了半个小时,确定真的没有人了,他才起身试探着往前走!

等他走了十多米,后面的独眼才起身跟上……

又过了两三小时,天已经接近蒙蒙亮了!

齐天林看看GPS:“先往那边走吧,那里不到七公里距离,有我的一个补给点,你这还有四十公里左右,我看你还是需要歇息了……”

他自己也有点渴,不吃东西无所谓,这种长途跋涉,水是不能缺少的。

确实很疲惫的独眼借着晨曦观察一下地形,思考一下答应了。

两人终于在太阳完全直晒以前到达了那个隐匿直升机的地点,现在自然是没有了航空器,只有一堆散乱不起眼的植被,其中一些有意无意的指向了一个方向,齐天林在那边十米外的一块大石后面找到一箱瓶装水,一包子弹,还有近十包单兵口粮。

子弹是SR25的,但是他也只有一个空弹匣,装满以后,把别的子弹装进弹匣包里,给自己的水袋装满水,扔了一包口粮给奥尔马。

阳光下两人才算是仔细的打量对方,奥尔马比起悬赏照片,瘦了很多,要不是那标志性的独眼表情,齐天林还真没有把握把他认出来,浓密的黑发,胡须也是黑亮的一大把,就是这个塔利班的领袖,在统治全国的时候,要求男性必须这样蓄胡子,不然就得被他的宗教警察当街殴打!乃至坐牢!

您是有多喜欢胡子啊?曾经的胡子叔齐天林不由得有点瞎想,他实在不太了解哪些教义……

领袖也很诧异:“你是华国人?”有点狐疑,毕竟那个邻国来搀和这件事儿的动机就太奇怪了,站在他的高度,考虑事情总会比较宏观一些。

齐天林耸耸肩:“我持南非护照,在坎大哈当雇佣兵来的,如果你们有什么行动,倒是可以提前告知我,免得我被误伤……”

奥尔马看来不太接受他这种幽默,反复的打量他,不说话,似乎能从外貌看出这个稍微有点胡茬的东亚人到底有什么心理活动。

齐天林不怕他看,自己打开口粮,三两下就折腾好加热食品,一点不讲究口感和是不是腻味,大口大口的充分咀嚼,强迫自己只是把这种进食行为当做补充体能的手段,而且尽量把从半斤蔬菜炖牛肉到薄脆饼干、能量棒、低脂无花果水果条,在葡萄酱和胡椒粉的胡乱搭配下,全部吃下去,使身体能够得到充分均衡的营养,才不管口感和味道怎么样。

领袖显然也熟悉这种MRE民用速食口粮,熟练的用注水加热包把自己的主食加热,快速的吞咽,同样也只少少的喝水,明显对野外生存很在行。

两人最后都一人拿一瓶清水,躲在阴凉处,慢慢的抿水,主要是消除干渴感,急速饮水在这时并不好,只会导致身体加速新陈代谢。

同样的行为,齐天林来自于科学的培训,大胡子就是来自于世代的传承,这就是区别。

但没有再说话……

齐天林自顾自的掏出太阳能电池板给通讯步话机充电,GPS也要顺便充一点,夜视仪就直接换纽扣电池……

大胡子看着他做事,发现他居然带了多用充电头适配器,掏出自己的一部卫星电话:“帮我也充充,我的充电板在护卫那……”

齐天林不做声的接过来,电话没开机,看来还是知道这玩意儿会被反侦察位置。

顿了一下,独眼主动:“相互留个电话号码吧?”

齐天林打开自己没有信号的移动电话,大胡子也摸出一个开机,相互报上卫星电话的号码存储……

没有信号才不会被反追踪。

场景有点后现代主义!

在一个绝对没有手机基站的地方,两个人互留电话,就好像商业区两个有业务往来的白领留电话一样。

一个是神一般的雇佣兵,另一个是列为最恐怖之一的国际通缉分子。

这一休息就是五六个小时,直到气温达到最高时分,两人才起身慢慢的沿着山谷行走。

虽然热点,但是安全……

这个速度就很慢了。

中途还休息了

一次吃晚饭,一直到接近半夜,两人才到达奥尔马所说的接应点,毫不起眼的三五间山间土房,有一半都是沉入洞穴里的。

奥尔马不介意:“里面是通的,随时可以钻走,我很多时候都在这边,但是只带几个人过来,马苏德不知道……”

齐天林笑笑:“你平时带的几个人都被我打死了吧?”

大胡子居然点头,没表情……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试探,齐天林一路上有无数的机会击毙或者控制独眼,而奥尔马也有很多时间可以背后开枪,都是明白人,没有做这种无聊的小把戏。

齐天林钻进这个土房的时候,三个一脸沉静的牧羊人根本就不多问情况,分散就出去警戒了,这间后面有扇布帘的门就直接通往山洞,现在就两人坐在一张毯子上休息。

独眼靠在墙边,看着齐天林:“你有什么打算?”

齐天林自然:“待会儿太阳下山,稍微凉快一点,我就出发,朝坎大哈走一段,远离昨晚的战斗区域,呼叫我们的小直升机来把我接走。”

奥尔马直接:“有没有兴趣留下来给我培训人?我们很需要,钱不是问题。”

齐天林干脆:“没兴趣,你们的性质我理解,但是方式不赞同,我虽然只认钱,但是起码的道德底线是有的。”

领袖嘴角拉起一道嘲讽的笑容,没有作任何的辩解:“能否帮我联系上卡菲扎?”

齐天林摇头:“不能……我对他也是同样的心态,不认同,但是更想给美国人添堵。”

独眼不问缘由,点点头,顺手从旁边拿过一本《可兰经》递给齐天林:“带在身边……有用,或许会帮到你……”

齐天林有点撇嘴的接过来:“我没有信仰的。”但还是把经书顺手装进身上弹匣包的侧面口袋。

奥尔马没了嘲讽的意味:“人,必须要有信仰……”然后就端坐在那里,闭上剩下的一只眼,靠在墙面不说话了,那只瞎眼反而有点半睁的感觉,有那么一刹那,借着透进来的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这个人有点菩萨的味道。

也许这就是所谓宗教领袖的神棍气质?

齐天林笑笑,也抱着自己的步枪,靠在墙边闭目养神……

天色刚接近黄昏,手上的手表轻微震动提醒报时。

齐天林就起身,给没有任何动作的独眼首领说了一声保重,就低头出了土门……

在夜视仪和GPS的引导下,齐天林穿行在山地之间,直到半夜十二点过,才在一个山巅打开通讯系统的卫星电话功能,联系上

马克,报出自己的准确坐标,等待救援……

只有这个时间段,对直升机才比较安全,这种夜航对于PMC直升机驾驶员都是低难度了。

略微计算,有点欣喜的马克马上告知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等待的时候,齐天林无意中又打开自己那部卫星电话,准备给蒂雅打个电话聊聊天,那边现在是大约晚上八点过的样子……

刚一开机,一个短信就跳出来,打开第一个数字是1,后面一长串各种各样的两位或者三位数字,发信人是个未知号码。

齐天林略一思索就明白,这是个很简单的密码短信,掏出那本可兰经,借着GPS的低照度屏幕,按照数字翻看每个相对页码的第一个单词,再串联起来……

“伊斯塔法街四十二号,八十万。”

没有数量单位,估计也是因为可兰经上面没有美元或者英镑这个词?

齐天林顺手打开GPS地图寻找这个地址,就在坎大哈的西北区,算是比较高档点的区域,应该是个小型住宅,很明显,就是通知他可以到那里领取八十万的酬劳……

虽然是本着革命战友情谊,雷锋精神做好事不求回报,但是看来这位领袖也是个账目清晰的人,算是一个额外的收获吧,只是不知道这个货币的计量单位是什么,八十万,要是全是美钞,可有好大一堆呢,只是为什么是这个价码?

齐天林笑着乱想想,收好东西开始给远在万里之外的小吃货打电话……